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2章 保护雪恩妹子

第102章 保护雪恩妹子

    ()    “明月堡是……”

    这是英扎吉临死前最后的发声,肯定是准备出心中最想的,也一定是别人所不知道的关于明月堡的某个秘密。

    而他先叫西门町救他,紧跟着喊出这四个字,不难让人联想到,他要出的“明月堡是……什么”关乎西门町。

    再加上柳怀素不顾西门町喝止,仍是果断杀之,甭管她作出如何合理的解释,但在有心人,尤其是识清了她真面目的西门町看来,都不能排除她“杀人灭口”的嫌疑。

    如此,英扎吉永远卡在嗓子里的四个字,经过西门大官人很是jīng明的脑袋瓜子稍稍运转,答案已是呼之yù出……明月堡便是玄武庄灭门案的幕后真凶,起码也是幕后真凶之一!

    不过,目前显然不是跟明月堡翻脸算账的时候,西门大官人瞥了一眼一剑击杀英扎吉后随即对四散逃跑的清兵展开追杀的柳怀素,便疾纵而起,向鹫颉逃跑的方向追去。

    而他刚刚后心挨了鹫颉一击,鲜血狂喷,明显比几天前福禄那一击要厉害多了……体内真力乱窜,五脏六腑翻滚不已,内伤应该不轻,当留在原地运功疗伤先。

    但这厮想着鹫颉也受了伤,现在又带了一个人,他轻功再牛-逼也跑不远。更主要的是,西门大官人已看出赖慕布在大清的地位绝对不低……身为大清国师的鹫颉连徒弟都不顾,却是拼死也要带上他。

    因此,西门町强提真气压住鹫颉攻入体内的真力,撒开脚丫子就狂追而去。

    的确,鹫颉轻功再牛-逼,在受了内伤的情况下带着一个人还是受到了拖累,刚到那片密林便被西门町追上了。

    不过,鹫颉选择逃往这片密林,却是想给自己的轻功开外挂……脚踩树冠借力,不然的话,在空地上飞行当然不能持久,即便持久也会被窜起的西门町轰下来。

    现在他可以在空中借力,无疑是让他的绝世轻功如虎添翼,鼓胀的黑sè淄衣有如垂天之云,身形忽高忽低,有御气乘云之态,又好像神仙之流,追风万里般一路轻踏树冠而去,慢慢又拉开了与西门町的距离。

    西门大官人仰首紧盯着轻功绝臻的鹫颉,尽管心里佩服的五体投地,却没有就此放弃。

    起来,西门大官人奔跑的速度也不慢,甚至比鹫颉还快了少许,却被树木阻挡……他开始也运功飞纵而起,想脚踩树干借力,却根本做不到鹫颉那样在树梢上天马行空地施展轻功,好几次因为气息不畅差一头栽下来,反而是影响了追赶的速度,干脆就在地上紧跟着鹫颉逃跑的方向追去……想着他总有力竭降落时,那时候再收拾他。

    这片密林的面积虽然不,但总有尽头,大概两盏茶的功夫,已将西门町远远抛开的鹫颉飞出了林外,他显然早有打算,毫不停留,又直奔不远处的一座山而去……正是狂魔几人转出来的那座山。

    而等西门町追将出来,只看到鹫颉的背影在那山路间一闪而没,正要提气追去,却忽然听到左侧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以大欺,胜之不武,传将出去肯定有损爹爹您的威名,还是让我来领教领教峨嵋派的绝学。”后面一句话鼻音很重,明显带着藐视的意思,而话音一落,又响起“啪——”的一声鞭抽空气的爆裂声,貌似是表现一下自己的身手。

    秦婉?!爹爹??峨嵋派???

    很显然,这熟悉的声音包含的信息量太大,让西门大官人惊讶不已,立时将鹫颉和赖慕布抛到了脑后,不由自主地就止住了脚步,稍一停顿,便疾步向声音来源处走去。

    五六十米,转眼便至,西门町一看,发现林雪恩竟然也在这里,更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而场中所有人……当然得排除死翘翘的姚正博,也早已听到动静,都抬头向他看来。

    林雪恩心内的惊讶丝毫不亚于西门町,樱桃口张得能塞进自己的拳头,却是既惊又喜,随即又隐隐感到担忧……恶魔崖三大恶魔在此,再加一个魔女,只怕町哥也是不能全身而退。

    秦婉猛地见到西门町,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

    她在吴三桂府上休养了五六rì才痊愈,而吴三桂同学也一直没有告诉她当rì西门町没有现身狮场来救她的真相,这个时候西门町早玩起了“失踪”,当然更不会来探望她,这就让秦婉以为西门大官人压根不关心她的死活,也丝毫没将她放在心上,伤心绝望之余,更是郁愤难消……自己清纯纯的初恋之花和粉嫩嫩的少女之心惨遭负心汉无情的践踏,这口气怎么能咽的下?如此,在京城西门大官人经常出没之地,便异常高调地出现了婉妹纸和三桂兄貌似亲密的画面,尤其是西门将军府大门两侧沿街上,更是一天出现好几回。遗憾的是,秦婉臆想中的“西门町忽然撞见后脸上表现出悔恨交加甚至痛哭流涕恳请自个原谅”的场景一次也没出现,她这个弱智但也可以理解的示威行动算是白忙乎了。

    就在她又一次“示威”失败,打算就此放弃,正式跟将她奉为女神的三桂兄拍拖拍拖的时候,却看见一脸喜sè的朱微如从西门将军府出来,顿时又让她妒火中烧,赶脚都是这些贱女人缠住了西门大官人才让他变心,便故意找茬撞了上去……倒不是想跟朱微如PK一番,而是中食两指夹了一把曾经在她舌尖上表演过的锋利刀片,非常yīn险地要给朱微如那张完美无瑕的俏脸划上几道,放放血,毁毁容。

    幸亏朱微如身手不弱,瞥见银光一闪,第一时间闪躲开了,含怒一看,认识,是多rì不见,以为已经离开京城的魔女秦婉。她刚刚得知了西门大官人的消息,多rì的担心一扫而空,心里是异常欣喜,因此见到貌似也跟相公有一腿的秦婉不但没再发怒,反而是大度地含笑跟秦婉打起招呼,更是决定要将西门大官人出现在蛇仙宫的消息跟婉这个姐妹分享……隐隐有后宫老大的风范。

    这便让秦婉同学有火发不出来了,也惊讶地得知负心汉竟然已经失踪七八天,更知晓了当rì狩猎场血案还有其他版本。

    如此一来,就完全推翻了西门大官人在秦婉心目中的负心汉形象,也让她对自己这几天的“示威”举动感到羞愧,第一次深刻而全面地对自己和西门大官人的感情作了很是清醒的分析,得出一个结论……原来这份感情是自个儿死缠烂打强加给町哥的。那么,町哥会不会珍惜呢?这是一个大大的疑问啊。

    嗯,就这样,一贯是我行我素,以自我为中心的秦婉变得患得患失起来,当然也异常老实地“窝”在了西门将军府,让倍受打击的三桂兄能够化悲痛为力量跟随舅舅祖大寿冲上了锦州前线。

    SO,秦婉此番见到西门町,惊喜那是肯定的,但刚刚受了姑姑的挑唆和当着老爸的面,还伴有羞涩,紧张,激动,羞愧,自豪,不安……等等情绪。

    她嘴张得大大的,眼睛也是睁得大大的,却是忽而瞄瞄老爹,忽而瞄瞄姑姑,脸上的表情十分地丰富,就算最牛-逼的作家也描摹不出来。

    而狂魔,邪魔,妖魔,绝情师太,却是不认识这个身穿灰sè儒服,却是衣衫不整,袖子上,肩膀上,衣摆上,好几处都被东西刮破了,还沾了几根枯枝和不少的草屑,看起来颇为狼狈,但长相很是英俊的年轻人,除了狂魔微微睁开眼睛用探究的目光审视着他……显然是觉察到西门町疾步而来的速度绝非常人,其他三人都以为他是冒冒失失闯过来的寻常读书人。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大伙儿大眼瞪眼,都没话。

    还是西门大官人最先回过神来,目光从姚正博尸体上溜过的时候,猜想出了事情的大概……sè魔被峨眉派击毙,后来恶魔崖几人赶到,要为他报仇。

    一边是雪恩妹子,一边是婉妹子。

    西门大官人果断作出选择——保护雪恩妹子!

    但这厮走向林雪恩的时候,却是一直看着秦婉,满目柔情地道:“婉,过来,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一下。”

    这句话无疑是在场中所有人的耳边放响了一颗炸雷……且不辛无双夫妇和狂魔一下瞪大了眼睛,满脸震惊地看着他,也不绝情师太和林雪恩满脸的不可置信,单婉妹纸,那一颗心脏啊,第一时间响起了几百只青蛙的狂跳声,脑中轰的一下,一股鲜血以不低于290汞柱的血压从脚底板自冲到脑,多rì来压在心头的患得患失和紧张不安瞬时灰飞烟灭,两行激动狂喜的热泪狂飙而出,全然不顾老爹还在身旁,手中九尾鞭一扔,猛扑而至,一把牢牢地死死地搂住了西门大官人的腰腰。

    西门大官人可不知道婉妹纸自从遭遇狩猎场凶险后这些rì子来的心路历程和感情波动,他这么完全是把婉当作自己的女人,自然而然,绝对没有哄骗的意思,当然,他无视一旁的老丈人先跟婉打招呼,却是想从秦婉入手,意图化解双方敌意先。却是没想到秦婉反应那么大,倒是出乎了他的意外……额?不就是十多天没见么,这么想我?!

    这厮继续无视眼睛愈发睁大的场中诸位,一手搂抱住秦婉的蛮腰腰,另一手却是轻托起埋在他怀中被幸福冲昏了头脑的秦婉的下巴,看到她清瘦的脸颊布满泪痕,心里也是不由得涌起一股爱怜,一边帮她轻拭泪水,一边笑嘻嘻道:“傻瓜,你这是干啥,还怕我跑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