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3章 树立树立老丈人的威严

第103章 树立树立老丈人的威严

    ()    秦婉被西门町如此亲密的举动搞得心里涨满了甜蜜,却也及时清醒过来。

    不过,她离开町哥的怀抱后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难为情,而是一脸幸福状,眼露自豪,依偎在他身侧……额?爹爹的眼睛要吃人,还是介绍给姑姑先。

    “姑姑,他就是西门町。”

    “婉——你搞没搞错?!”秦婉话音未落,辛无双一甩手中的绢帕,已一惊一乍地叫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邋里邋遢的白脸了??”

    嘴上着,两只眼睛像雷达扫描一般从西门町头上看到脚下,又从脚下看到头上,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实在是在他身上找不到亮。

    很显然,看惯了邪魔那张“神奇”的脸,辛无双的审美观也变得比较重口味了,竟然看不上帅得掉渣的西门大官人。

    “姑姑……”秦婉一副“我不理你了”的样子,娇嗔地白了一眼辛无双。

    西门大官人额头飘过四五根几丈长的黑线,心里琢磨着这妖气冲天的老女人是婉妹纸哪门子的“姑姑”,要不要……也讥讽她两句。

    啪——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响,一根儿臂粗细的长鞭彷如一条觅人而噬的狂蟒,呼地在地上呈螺旋状急窜翻滚而出,搅动周围的空气嗡嗡直响。

    没错,老秦同志被这对完全无视他这个老子,就在他眼皮底下秀恩爱,明显是要活活气死他的两口激怒了。

    不过,老秦强压下脱下鞋子满大街追打这个便宜女婿的冲动,也选择无视这子,长鞭卷向秦婉,准备玩“强拆”。

    秦雪生含怒出手,狂风鞭电闪而至,速度之快,连西门町也没反应过来,长鞭已是到了近前,正傻在那儿等着挨抽,却发现鞭梢忽地一折,一弯,异常灵活地缠上了秦婉的腰身,西门町这才发应过来,眼见鞭身一直,就要回拉,这厮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作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探手间,一把揪住了长鞭,粗长的鞭身陡然紧绷!

    西门町倒不是要伸量一下秦雪生功力几何,他心里很清楚,鹫颉攻入他体内的真气古怪难缠,让自己吐血受伤,现在被自己用叉腰神功暂时压制住,一直没来得及化解,肯定会伺机反噬,因此万不得已绝不能妄动真力。

    所以,这厮用的是蛮力,想冷不丁一个照面就缴下老秦的长鞭,嗯,不错,就是给老秦一个下马威,震慑一下对方。

    实话,西门大官人这么做绝没有不尊敬老秦的意思,他当然也已经猜到这个手握长鞭,目光不善,短短半分钟时间内已猛喝了四口酒绝对是个酒篓子的中年男子就是婉妹子的老爹,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很不想第一次跟岳父大人见面就让他难堪,但既然从秦婉入手貌似人家不给面子,那还是拿出过人的实力来,也算是以战止战……若是能把实力最强的狂魔镇住,其他人应该会知难而退。

    所以,这厮果断出手。

    不得不,西门大官人这么做太不给未来老丈人的面子了,人家管教自己的女儿,你插什么手啊,人家还没同意把女儿嫁给你不是?

    诚然,这厮心中的未来岳父已经有了好几位,积累了不少的胆识,因此,首次面对老秦这个未来岳父一也不发憷,也没有表现出一丁的敬畏,更妄谈尊敬了。

    这就让秦雪生一张老脸挂不住了,原本还眯缝的眼睛骤然睁大,刚喝下的一口酒差喷出来,你子竟然敢对我出手?!我……

    直到此时,其他人才看清眼前状况,一个个立马被吸引住了目光。

    绷直的长鞭两端,秦雪生和西门町各伸左手,都脸红脖子粗地暗中较劲,用柔韧无比的玄铁乌丝编织的鞭身“啪啪”直响,大有随时断裂的可能。

    很显然,西门町还是看了老秦,也是对自己的一身蛮力太过自信……他冷不丁大力一抽,并没有将长鞭夺过来。

    秦雪生凭着一套“狂风鞭”在江湖上大杀四方,一身功力绝不是白瞎的,临场应变能力绝对完爆西门町十条街,在长鞭几乎要脱手的一瞬间,左手疾伸,腕部一沉,一抓一扣,鞭柄重新被牢牢掌控的同时,内力如狂cháo般通过长鞭向西门町攻去。

    转瞬之间,攻守转换,让西门町不得不接受一个万般无奈的事实……比拼内力。

    当然,他不比也可以,果断撒手,但这样一来不是让町哥示弱么?

    町哥可是很傲骄的,怎么能示弱呢。

    大不了再次鲜血狂喷,who怕who啊……这厮一咬牙,一瞪眼,强运叉腰神功,毅然决然就对攻了过去。

    噗——

    结局如他所料,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也不得不撒开了手……仰身向后飞跌而出,一直站在他身后满脸担心地看着的林雪恩及时伸手将他抱住。

    而秦雪生虽然没鲜血狂喷,但也不好受,气血翻涌,蹬蹬蹬后退了三步才稳住了身形。

    “町哥——”

    随着一声不低于一百分贝的尖叫,秦婉一个箭步冲上,一把从林雪恩手里抢过西门町。

    这丫头自打看到老爸和町哥较上劲以后,可是一也没担心,反而是心内暗喜……爹爹啊爹爹,吴伯伯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嘛,嘻嘻,这样也好,就让你和姑姑见识见识,我秦婉选择的男人……哼哼,那可是相当厉害滴。

    正一脸得意地看着极少见过的老爹双目圆睁貌似要将眼珠子瞪出来的样子,却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町哥先怂了,并且还是鲜血狂喷的方式,绝对是受伤不轻啊。

    秦婉心里刚刚才充满的甜蜜幸福劲瞬间被心痛的感觉取代,第一时间发出比死了爹还悲恸的尖叫。

    这让老秦同志情何以堪?

    女儿如此紧张西门町,却看都不看差也吐血的亲爹一眼,秦雪生表示很恼怒,很失望,很郁闷,很无奈……他的手在哆嗦,嘴角在抽搐,牙齿在狠狠咬着,很想找堵墙一头撞死。

    眼看老秦满脸涨红,颇有脑溢血的迹象,关键时刻,丁一守展示出了他的身体优势……过膝的大长手及时伸过去,紧紧抓着秦雪生颤抖的手,香肠嘴里滚出两个字:“冷静。”

    而此时,再次呕了一口血的西门町一挺身站了起来,抬手一抹嘴,就手在衣袖上擦了擦,然后冲林雪恩了头,又看了一眼像是打量外星人一样看着他的绝情师太,这才伸手一拉秦婉,选择直面自己的老丈人……当然,假装不认识他是必须的,并且,还得装糊涂。

    这厮装模作样,摆出一副凛然之sè,对秦雪生怒声道:“我看你也是江湖前辈,却为何偷袭我家婉?哼,只要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她!!!”

    秦婉被西门町拉着,还以为町哥哥要跟她一起拜见自己的老爸呢,正勾着头感觉有些羞涩,一听西门町这话,那叫一个巨汗,抬头吃惊地看着他,竟是忘了阻止。

    “啊——”

    秦雪生借着老基友丁一守大长爪的安抚刚刚强压下去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仰天发出一声绵绵不断的长啸……狂魔同志狂xìng大发了。

    啸音贯通穹苍,声波震爆方圆百丈,让人耳鼓震呜,头痛yù裂。

    只一瞬间,百丈内生无数只野鼠野兔口冒白沫,疯狂哀叫乱窜……咳咳,还是在场的人类,秦婉和林雪恩首先抵挡不住,双手抱头掩耳,翻滚地面,紧跟着绝情师太、邪魔和妖魔也是脸sè发白,跌坐于地,运功苦苦硬撑,唯有西门大官人站立不动,倚靠变态体质抵御那股无形的想要钻入脑髓的超高音阶的啸声,但也无暇去照顾自己的婉和雪恩妹纸了。

    忽然啸声一停,百丈内的生灵好像三魂七魄骤然重新回体,但也是一个个头昏脑胀,手足无措,眼前一阵阵光晕闪炽……没错,就是出现了短暂的失明。

    啪——

    却在这时,鞭声再响,唯一站着的西门大官人已被老秦同志一鞭抽打的横飞而出,嘭地摔落到了十米开外,根据老秦目测,应该能让这子躺着三五rì。

    如此,老秦哈哈一笑,发出睥睨天下的狂傲之声:“就这本事也敢在本尊面前骄狂?!”

    实在的,老秦同志这么就有不厚道了,他跟西门大官人比拼内力时,第一时间就已觉察到西门町已经受了内伤,并且还不轻,即便这样,人家还跟他硬抗了好一会儿。现在又用内功鬼喊鬼叫,趁着人家心神迷乱,这才一鞭把他放倒……西门大官人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怎么能“就这本事”呢。

    不过话又回来,秦雪生不这么就不叫狂魔了,而狂傲的人最看重的就是脸面,但西门町这个便宜女婿却是一也不给他面子,若是不好好羞辱他一番,树立树立老丈人的威严,以后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是的,没错,老秦同志在内心里已经默认了西门大官人这个便宜女婿的身份……老吴果然没错,这子的确是有些能耐,若是他没受伤,老子还真不是他对手,嗯?对了,是什么人这么厉害,竟然能伤了他,看情况是受伤不久,这个人难道就在附近?

    这么一想,秦雪生不由得举目向四周观望,却在这时,西门大官人很不给他面子的竟然没事人似地又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