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4章 这个冲突完全没有必要

第104章 这个冲突完全没有必要

    ()    啪——

    鞭响,人飞……站起。

    啪——

    鞭再响,人再飞……再站起。

    啪——

    啪——

    啪——

    ……(别邪恶啊)

    秦雪生已记不得抽了多少鞭,持鞭的手臂已经酸麻,酒囊内的酒也早已喝干,而他圆睁的双目又已眯缝起来,像看怪物一般盯着再次走到身前的西门町。

    西门大官人现在的模样,怎一个“惨”字了得……束发的纶巾不知何时已经掉落,满头秀发跟鬼似的乱蓬蓬披散在头颅四周,一身儒服早已化为根根布条,零零碎碎挂在身上,随风飘舞,衣不蔽体中,横一道竖一道红肿鞭痕触目惊心。

    不过,却跟大伙儿想象中的皮开肉绽,甚至骨断筋折……相去甚远,甚远,甚远。

    要知道,秦雪生一鞭的威力不要开碑裂石,便是钢筋铁骨也会被抽成碎渣。

    场中所有人,都平生第一次亲眼目睹了什么叫打不死的强。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若是西门大官人躲闪,不秦雪生抽不中他,起码不会落得如此惨状……没错,西门大官人放弃抵抗,任由老岳父鞭抽,是在施展苦肉计。不过,看这厮脸上白白嫩嫩,没有一丝鞭痕,显然是避开了要害。

    他开始打出秦婉这张“亲情牌”,意图淡化双方敌意,失效后,又打出亮肌肉这张“实力牌”,不料轻敌失手,致使震慑不成,反而让他内伤更为严重,如此一来,甭保护雪恩妹子,搞不好他自己一条命都要搭进去。

    而问题的关键是,泰山大人怒火冲天,态度极不友善,貌似把他生吞活剥的心思都有,但他又不能逃跑。

    迫不得已下,西门大官人只好打出主动献身“挨抽牌”,让老秦同志消消气……必须是实打实地挨抽,不能躲,不能闪,不能逃跑,也不能反抗,当然更不能躺在地上装死。苦肉计嘛,总得作出一牺牲,不然的话,如果老秦不解气,一切都是白费心机,林雪恩二人依旧难逃毒手。

    尽管这厮肉身强悍到变态,但也是娘生肉长,狂魔那一下下发狂似的的鞭抽,绝对是货真价实,鞭鞭到肉,着实是把他疼得不轻……呲牙咧嘴+浑身直哆嗦,这对傲娇的町哥来,牺牲确实是蛮大的。

    起来,自打西门町穿越后,除了那次被英婷爱折磨得死去活来,还从没如此窝囊,如此凄惨过,因此,这厮咬牙硬抗鞭抽,心里却犹如百万只草泥马在狂奔,可是把未来老岳父的祖宗十八代都cāo了个遍。

    好在西门大官人这一套组合牌打下来,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没让他白白挨鞭子。

    且不别人,就秦雪生,此时已怒火全消,心底唯有深深的震撼。

    作为cāo鞭手,老秦心里很清楚,随着西门大官人貌似跟自己叫板似的一次次站起来,他鞭上的力道可是越来越重,到后来,那绝对是使足了十二成功力,可即便如此,仍是不能奈何他,他照样是拍拍屁股站起身。

    更主要的,每一次鞭抽,秦雪生都清晰地感受到,从西门町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内力反弹,也就是,西门大官人不但没有运功护体,还将浑身的功力内敛,仅用血肉之躯来硬抗。

    正因如此,西门大官人的肉身之彪悍,让老秦同志极度怀疑这子究竟是不是人类。

    此时,眼见泰山大人满脸惊疑地看着他,明显一副罢手的意思,西门大官人果断甩出一张装傻卖萌“溜须牌”。

    这厮强忍着身上火辣辣的疼痛,伸双手,到额前,分撩开遮住眼睛的长发,看了看秦雪生手中的长鞭,脸带惶恐道:“这位前辈,看您舞鞭的风采跟江湖中传的神技,狂风鞭极为相似,莫非您是……”嘴上着,貌似是心虚地一缩脖子,眼睛瞄向了不远处被辛无双紧紧拉着,正满脸心疼看着他的秦婉。

    “哼!”

    老秦鼻子哼了一声,腰杆挺了挺,抬头看天……你子终于被老子抽醒啦?现在才认出本尊??

    “哎哟哟,我今儿可是开了眼界,终于明白‘有眼不识泰山’是怎么一回事……”随着一阵香风扑到,齐B短裙创始人辛无双仿似一只花蝴蝶翩然而至,一甩手中的绢帕,翘起兰花指往西门大官人额头戳去,嘴里道:“你这个糊涂的臭子,不是姑姑我你……”

    我靠,你个老妖婆,老子跟你很熟么?

    西门町偏头一让她的兰花指,却貌似尴尬地对紧跟而至的秦婉道:“呃……这位姐姐是?”

    这厮又甩出一张溜须拍马牌,当场把妖魔乐得合不拢嘴,丝毫没介意西门大官人对她的无礼……女人天生就爱慕虚荣,尽管她猜想西门町这么是恭维自己,当然也不排除是讥讽自己老不正经,有恶心人的意思,但心里还是舒畅的一比。

    不过,有一必须得承认,妖魔敢衣着暴露,明她对自己的身材还是蛮有信心的,丰满妖娆,凹凸有致,的确是有料,而她白皙的皮肤也没见松弛,跟秦婉站一块,如果不看她那张浓妆艳抹也掩饰不住沧桑的脸,还真让人误以为是姐妹。

    “你……你……你要不要紧……疼不疼……”

    秦婉这妮子眼瞅着老爸辣手摧自己男人,可把她心疼坏了,也紧张极了,若非辛无双死命拉着,她早冲了上来……若是町哥因此不理我,我……我就死给你看。

    此时她一冲过来什么也不顾不上,嘴上带着哭腔着,手上已手忙脚乱地掏出“胭脂盒”就要给自己的町哥擦药先。

    听到秦雪生又发出一声冷哼,西门大官人心里虽然地感动了一把,但可不想功败垂成,再惹泰山大人生气,连忙拦住秦婉,一脸诚惶诚恐的样子在她耳边轻语道:“婉,这英明神武的使鞭男子……咳咳……不会是你爹吧?那样的话,我可真是大大的失礼了……”

    诚然,轻语归轻语,却必须能让老秦“偷听”到,西门大官人窥见他的腰杆又挺直了一些。

    秦婉明显还对她爹大大地不满,满脸怨愤之sè地瞪了他一眼,撅着个嘴,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辛无双绢帕一扬,满脸妖媚地插话道:“哎哟喂,你个浑子一张嘴可真甜,怪不得我们家婉婉被你迷得连亲爹都不要了……”一抬头,又朝秦雪生埋怨道:“我秦大哥哎,妹子我可是帮你数着呢,一共三十七鞭……哦,第一鞭不算,你足足抽了这浑子三十六鞭,即便你有再大的火气也该消了,还端什么臭架子啊。”到这儿,却忽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辛无双行走江湖四十年,今儿算是开了眼界,翁婿第一次见面,竟然送三十六鞭作为见面礼,绝对是旷古绝今呐。”

    “啊?”听辛无双这么,西门町倒是对这个妖里妖气的女人生出了一好感,连忙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朝秦雪生躬身施礼道:“晚辈行事鲁莽,有眼无珠,竟然不识秦前辈于当面,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则个。”

    这厮故意拽文……不走江湖豪放路,改行官家礼仪风……装出一副读书人的斯文模样,低头认错的同时,却也是提醒老秦同志,咱可不仅仅是江湖人的身份,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官人,本官现在不追究你鞭打朝廷命官的罪责,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可别过份啊。

    “哎哟哟,不愧是朝廷为官的,这文绉绉的词儿,我们这些只懂打打杀杀的莽汉鲁妇可是八辈子也不出来……”

    很显然,辛无双同志听出了西门大官人的言外之意,眼见自己没读过几本书的秦大哥翻了翻眼,貌似对这个便宜女婿跟他拽文很不爽,连忙发声,给予暗示……哥,见好就收吧,能搭上一个当官的女婿也是你老秦家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呐。

    “哈哈……”秦雪生习惯xìng举酒囊要喝酒,却发现早已空空,仰天大笑几声,“我狂魔一生,最不怕的就是威胁……”语气一顿,话锋一转,“不过,我狂魔却是不会跟辈一般见识……”面sè一沉,也终于看向了西门大官人,目光凌厉道:“你胆敢让婉受了半委屈,我狂魔发誓,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这话一,秦婉第一时间赶脚老爸太伟大了,太有爱了,太那啥……可亲了,脸含羞涩地飞扑过去,抱住老秦就要在他老脸上亲一口。

    老秦仰头避开,嘴里斥道:“胡闹!”心里还有句话没出来……老子的威严都被你这个死丫头搅没了。

    好在便宜女婿很识趣,上前一步,当然是彻底放下了身段,恭恭敬敬施礼……作出了庄严而郑重的承诺:“多谢秦叔叔成全,也请您放心,晚辈一定照顾好婉,此生永不负她!”直起腰身,一甩长发,话锋一转……趁气氛和谐,直奔“主题”,一脸正sè道:“想必秦叔叔你们与峨嵋派林女侠二人起冲突当是因为姚正博,晚辈以为,这个冲突完全没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