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5章 杀他也不能解恨

第105章 杀他也不能解恨

    ()    西门大官人此时的惨样,在外貌控眼中,那是相当的邋遢和难看,但他神sè一正,却是从他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股凛然正气,给人一种壮烈不羁的sāo客豪士风范。

    狂魔秦雪生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却也是被西门大官人忽然展露出来的这股气势给地震撼了一把,不由得愣了一愣。

    不等他话,西门町已接着道:“姚正博是怎样一个人,秦叔叔你们比我更清楚,在江湖上不是人人得而诛之,起码被他祸害的女子却是非杀他不可,这一,秦叔叔您不可否认吧?”

    很显然,对sè魔姚正博专职采花的cāoxìng,即便是他恶魔崖的兄弟也是不感冒的。

    因此,秦雪生闻听西门町之言,下意识地头“嗯”了一声,表示认可,却随即醒悟过来,恨不得大耳刮子抽自己……老子嗯个屁啊,姚正博这货再该死,那也是我狂魔的兄弟,还轮不到你一个辈来教。

    “既然秦叔叔您也头认可那就好了……”西门大官人却是不给老秦同志反悔的机会,伸手一指远远站着的林雪恩道:“或许秦叔叔你们已认出她是峨眉掌门定xìng师太的高徒,白衣峨眉林雪恩,而她也是晚辈行走江湖最早结交,最为可信的朋友之一……”语气一顿,神sè一肃,作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道:“到这儿,不由得让我想起第一次跟她见面时的情景,她已被姚正博擒拿,若非我恰逢路过,她清白女儿身定遭凌辱!!!”

    眼扫众人,貌似大伙儿的表情有些感同身受,西门町语气一缓,不紧不慢道:“不过,她虽得我相救,但对姚正博……已是恨意滔天,唯有杀之方能解恨,这种心情……婉应该最能理解,是不是啊?”

    正所谓,人逢喜事jīng神爽,秦婉这个时候的心情绝对是愉悦到了极,直接导致这妮子的美貌度……瞬间爆表,让人恨不得截图千张做屏保。<ww。ienG。com>

    此时她正依偎在老爸身侧,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脸上的神情跟犯了chūn病的母猫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痴痴地盯着自己相中的“公猫”……明显已被町哥不经意间展露出来的风范所迷倒。

    西门大官人突然问她,让她丝毫不带犹豫,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应声就答道:“没错。若是哪个男yín敢这么对我,杀他也不能解恨,必须废他命根!摘他腰子!还要戳瞎他俩眼珠子……”

    “咳咳……”尽管西门大官人对婉婉的回答表示十二万分的满意,但未免那啥……太残忍了,女人嘛,还是温柔好,连忙出言打断道:“嗯,就是这样了,秦叔叔,因此我认为,姚正博被杀,完全是罪有应得!当然,恶魔崖以邪恶自居,行事往往不拘泥于世俗礼法,率xìng而为,但如果容忍姚正博这种行径,认为他不该杀,这绝不叫邪恶,这叫脑残!!!”

    到最后,西门大官人已是霸气全露,外挂全开,浑身散发出的浩然正气连狂魔也不禁动容……产生出一种想暴打西门大官人的冲动,妈的!照你这法,恶魔崖没有把姚正博早早灭杀,合着全都是脑残?!而老子为他出头,岂不更是大大的……

    眼瞅着神sè已缓和下来的秦雪生又双目圆睁,脸sèyīn沉下来,西门大官人选择勇敢地跟他对视……诚然,这厮是冒着生命危险在装逼。

    他也是赌了一把,既然话已经开了,能否让双方化干戈为玉帛,最终实现保护雪恩妹子的目的,就赌岳父大人不会当面领认“脑残”的评。

    四目相对,劈哩啪啦……溅起一串又一串的电火花。

    而周围的空气……也瞬间紧张起来。

    “好!很好!不错!很不错……”狂魔突然掉头而去,一路狂笑道,“婉,德州城有家明月轩酒楼,可别让我们久等!”

    一直盯着林雪恩二人的丁一守见状,看了眼姚正博的尸体,毅然决定让他暴尸荒野,以免跟脑残搭边,迈开细长腿跟上狂魔。

    辛无双咯咯一笑,朝西门町抛了个媚眼,转身翩然而去。

    西门大官人暗自抹了把冷汗,对秦婉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举步向林雪恩走去。

    林雪恩当然还是一身白衣如雪,不知是什么料子做的,看起来很赞的样子,领口开得不高不低,恰到好处,映衬着不施粉黛的妍丽容貌,气质看起来极其的清新。而她眉宇之间,却又透着一股成熟的韵味,让人一见之下,只以为是嫦娥妹子跳槽,九天仙女越狱……反正,就是美的冒泡,简直不像凡人,

    她当然明白西门大官人现身后一系列行为,尤其是“玩自虐”那一出,都是为了救自己。

    这妮子原本就对町哥的为人很欣赏,再被町哥这么搞一下,尽管对他又勾搭上魔女表示很无语,甚至有一不耻,但要不感动,纯属胡扯,并且还是感动的一塌糊涂,狂魔每一鞭都像是抽在她自己身上,疼得她心头都在滴血。

    而这个时候,危险解除,风暴平息,西门大官人缓步而来,林雪恩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朱唇颤抖,却是发不出声,但心里早已跟叫魂似的一句接一句地呐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现身……”

    “雪恩,你没事吧?”

    西门大官人显然不能理解林雪恩此刻的心情,看她娇躯轻颤,脸上又这般神情,不由得上前一步,抬手轻握林雪恩仍然持着长剑的嫩爪,很是关心地问道。

    “没事,我没事……”林雪恩仿似触电一般,一下子灵魂归位,后退一步,让西门大官人手掌感触林雪恩的嫩爪有若无物……只微微一握,雪恩妹子就抽走了。

    随即,林雪恩展露一个牵强,却是让人心碎的笑脸,柔声道:“町哥,谢谢你。”

    但她声音柔和,却是让西门町感觉到一种很是陌生的距离在两人之间形成。

    是的,自从得知师妹跟西门大官人勾搭上以后,原本深藏林雪恩心底的对町哥萌生的那棵爱的萌芽就被她掐死了,暗自决定,要跟町哥保持距离,但刚才又被町哥深深地刺激了一把,让她有些神情恍惚,爱的萌芽差又趁机复活,这次,是被西门大官人出爪掐死了……让林雪恩遭“电击”而醒悟。

    但雪恩妹纸却是不知道,她现在面对的町哥已经不是当初的町哥,这厮已进化为一代yín侠……变成了一个貌似一身正气,却是灰常专业的老流氓。

    就现在,西门大官人明明听出林雪恩要疏远他的意思,并且也看出林雪恩明显是跟他保持距离的举动,但他完全无视,反而是品味着雪恩妹子柔和的声音,感觉就像是加了温的大水床,让这厮心里荡漾起无穷的邪恶来。

    “切,我们之间还什么谢不谢的……”当然,西门大官人也是很有职业cāo守的老流氓,表现得还算克制,大咧咧着,只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又上前一步,抬爪轻拍了一下雪恩妹子香肩,“雪恩,介绍一下,这位前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