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6章 特男人!

第106章 特男人!

    ()    绝情老尼姑脸上永远有一层迷雾一般的东西,好像从来不谙世事,八十多岁了,也没留下多少岁月划过的痕迹,给人一种老清新的感觉……汗,不能用清新这个词儿,对,是知xìng,相当地知xìng,外加和蔼又可亲。

    经林雪恩一介绍,西门大官人着实吃惊不,那真的是诚惶诚恐的感觉。

    但很快,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是的,没错,老太太表现的有些异常……拉着西门大官人的双手不肯放,流露出的热乎劲几百米外也能感受到,两眼放光,盯着他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嘴里念念有词,但西门町一个字也没听懂。

    诚然,作为好恶全写在脸上的单细胞动物,绝情老太太毫不掩饰对西门大官人的惊讶和狂热……哎呀,这伙子,太赞了!哎呀,这犀利而温和的眼神,太赞了!哎呀,这棱角分明的脸蛋,太赞了!哎呀,这一道道鞭痕……哎呀,老身受不了了!哎呀,这必须是我峨嵋派的姑爷啊!哎呀……

    “嘶溜溜——”

    就在西门大官人以为老太太脑子有问题,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浑身不自在的时候,随着一声兴奋的马嘶,彷如一道金sè的闪电,悍马同学及时杀到,从侧面一下子拱入西门大官人怀里,差把他撞翻,却是成功替主人解围。

    紧跟着,一阵马蹄声响,轻舞霓裳宇文凤柳怀素一群人拍马赶到,却是多了五个人……贺维枫,费宇清,独臂的宇文扬,郝矗,还有一年轻女子……尽管她相貌平平,但还是让西门大官人侧目不已,因为她剃了个很是醒目,在当时绝对算是另类的寸头,想不注意都难。

    西门町不认识她,但秦婉却是认识,还不是一般的认识,是那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认识……俩人一对上眼,稍稍一愣,双方立马横眉怒目,随时有冲上前干架的可能。

    好在西门大官人那副貌似经过严刑拷打的惨样,第一时间吸引了心疼、关爱、惊诧、好奇、兴奋、暗爽……等等不同的目光,一下子围上前来,无意中将二人隔了开来,寸头女子冷哼了一声,也不再看秦婉,状甚熟络地扑向林雪恩。

    无疑地,原本脸带忧伤,人也显得有些无jīng打采的贺维枫一看到梦中情人林雪恩,立马jīng神一振,两眼一直,脸上露出了自打老妈去世后的第一屡微笑。

    众人相见,免不了引见,寒暄,亲热,客套……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而这些个以江湖正道自居的侠少侠女们都自动将魔女屏蔽掉了,把她凉在了一边,即便西门大官人一时间也忽略了她。

    对此,幸福满满的秦婉表现的相当淡定,手里把玩着九尾鞭,满含柔情的目光牢牢锁定自己的町哥,表示,姐不在乎。

    华山和昆仑两派当然也接到了盟主令,贺维枫和费宇清便各代表两派赶赴济南府参加抗清大会,而宇文扬走镖出生,天南海北走了不少地儿,当仁不让地充当了两位大少的领路人。再那寸头女子,却是费宇清的师姐,也是费斌的得意弟子王一平,但江湖中人都叫她“王一拼”,因为她打架跟拼命似的,贼狠,贼泼,xìng格也比较豪爽,实打实一个女汉子,在江湖上的名头比阳光男孩费宇清响亮多了,也受欢迎多了。或许是xìng情相投,也或许是宇文扬的独臂触动了王一平的柔软神经,一来二去,俩人竟是迸发出了爱的火花。因此,宇文扬随同费宇清离开昆仑山,初尝爱滋味,刚刚找会一做女人感觉的王一平哪里还能呆得住,跟师傅找了个理由就下山追了上来。

    至于王一平跟秦婉的仇怨,起来也简单……昆仑派是距离恶魔崖最近的一个以江湖正道自居的门派,两家的势力范围多有重叠之处,而考虑到双方实力悬殊,费斌倒是一再约束昆仑弟子少去招惹恶魔崖的人,但恶魔崖以魔女为首的一帮弟子常常是主动挑衅,甚至追上门欺负人,自然地,王一平作为昆仑派年轻一辈的大姐头便没少替师弟师妹出头,跟秦婉大大干过无数场架。尽管秦婉武功略高一筹,也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但对上勇猛异常,悍不畏死的王一平却是半斤对八两,谁也讨不了好。两个人看对方都极不顺眼,秦婉叫王一平“男人婆”,王一平则称呼秦婉为“贱货”,一见面绝对是水火不容,大打出手,不打到双方都筋疲力竭绝不罢手。

    再郝矗,却是得到师傅指派,赶往河南开封找师兄,然后一同参加武林抗清队伍,但却扑了个空,陆全已跟随少林智木大师前往济南府,掉头再追的途中碰上了贺维枫四人,便结伴而来。而让他惊喜异常的是,竟然在德州城附近见到自己的女神……柳怀素刚刚进行了一场“杀戮”,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从头到脚换了一身黑sè系,让肌肤愈显白腻,雪嫩,配上她脸上一贯的浅笑盈盈,让她在郝矗心目中的女神指数暴涨N倍不止,两眼看着她是一秒也舍不得移开,24K纯**丝气质一瞬间便展露无疑。

    同样挪不开目光的还有费宇清,当然,他是看到了宇文凤。

    如此,贺维枫五人便加入了轻舞霓裳他们追寻西门大官人的队伍中,直到听到秦雪生那声长啸,循声找到了此处。

    此时,这一群十七人分作了五处。

    抠脚大汉李自成同志,蔫了吧唧地伏倒在马背上跟一群马在一起,就不多了。

    西门町被绝情师太连拖带拽地拉入了离李自成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却是老太太不放心别人动手,要亲自为西门大官人搽药,换衣,搞得西门大官人那叫一个难堪,城墙厚的脸皮竟是浮现出一抹羞红。

    第三处,四个人,宇文凤明显是强作欢颜,正听摆出一副兄长架势的宇文扬着什么,准嫂子王一平也时不时插两句嘴,而费宇清则像狗皮膏药似的黏在宇文凤身侧,两眼深情而专注地凝视着她红唇一张一翕。

    离他们四人七八米的远的地方,轻舞霓裳,林雪恩,子书敏,柳怀素和贺维枫,郝矗,柳怀亮,许氏兄弟,扎推而站,气氛相当融洽地拉呱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林雪恩跟贺维枫并排而立,站在了一起,让贺维枫看向她的目光愈发灼热起来。

    又隔了五六米远,秦婉仍是孤零零一个人站那儿,一步也没动过,而她的目光从西门町身形消失处移开后,便开始一直打量着人群中极少言语的轻舞霓裳。

    她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位美人榜花魁,即便轻舞霓裳身边林雪恩,柳怀素,甚至子书敏,个个都是大大的美女,但在秦婉看来,轻舞霓裳依然犹如鹤立鸡群,尤其是她属于jīng致冷傲冰寒系,眉宇间蕴含着淡淡的冷意和英气,有如高高在上的王者,又似俯视苍生的女神,举手投足间就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其亲和力,基本为零,而冷傲系数,直接爆表。这就让秦婉从心底里不由自主地便生出一种感觉……这个后宫姐妹绝对很难相处,稍不矜持就会弄个热脸贴上冷屁股。

    就在秦婉心里权衡着一会儿要不要冒着冷遇的风险主动跟轻舞霓裳打个招呼,拉近拉近姐妹间的关系,那棵大树后忽然传来西门大官人惊喜的叫声:“真的??!!”

    或许是得到了绝情师太肯定的答案,西门大官人有些高兴过头的样子,手舞足蹈一下子从树后蹦了出来,忽地看到大伙儿都朝他看过来才醒悟过来,连忙神sè一正,和转出身形的绝情师太举步向众人走了过来。

    而西门大官人一出来,让所有人都产生了眼前一亮,jīng神一振的感觉……在绝情老太太的打理下,这厮原本还有些白脸的形象被彻底颠覆了。

    囿于条件所限,老尼姑身上当然也没有梳子,将西门町披散的头发整个儿拢在脑后,扎成了一个标准的马尾,虽然简单,却是将他脸部的轮廓越发显得棱角分明。一身霓裳妹纸特意为他订做的武士服,笔挺贴身,很显身材,关键是,老太太竟把自己那件黑sè的御寒大衣给他穿上了,明显是显得短,前后左右四开衩的下摆直到膝盖处,却收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让西门大官人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举步一走,下摆随步荡动,给人一种龙行虎步踏乌云而来的感觉。而西门大官人自己感觉很是别扭,脸上便摆出一副冷冷的表情,配上黑sè大衣的肃穆凝重感觉,无形中却让他显露出一股刚毅铁血的杀气……特男人!

    不霓裳妹纸秦婉宇文凤林雪恩等女看到后,眼中一个个异彩连连,连黑暗幺蛾子柳怀素也是心里感觉没来由的一抽,情不自禁微微咬了下唇。

    很显然,绝情老太太对自己的造型设计很满意,一脸的得意之sè,一手紧紧拉着西门町生怕这个峨眉派便宜大姑爷飞了似的。

    ********

    PS:荒了近一个月,卡文的厉害,由于需要铺垫和交待的东西太多,这一章删删改改,整了一两天,虽然还不满意,但实在是……流汗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