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7章 拼酒

第107章 拼酒

    ()    午后辰时,德州城。

    明月轩,二楼。

    虽然早过了饭,但现在却热闹的很,不时发出一阵阵轰然叫好声和吆喝声。

    近前观瞧,一张长条桌前,对坐着怒目而视,互相不服输的两人,正进行着一场拼酒比赛……赫然是“男人婆”王一平PK“贱货”秦婉!

    “第七碗——”

    站在桌边,手里掂着坛子伺候倒酒的酒保倒好酒后直着嗓子喊道,习惯xìng又了下规矩:“一口干,不许漏,漏一滴,罚一碗。”

    在秦婉和王一平的面前,已经各垒起六只空碗,第七只白瓷碗里盛得满满的足有半斤的酒,只要是在明月轩喝过酒的人,在十几米外也能闻出,嗯,没错,那是明月轩货真价实的特供“放倒牛”!!!

    要知道,德州人是出了名的好酒,并且,都喜欢喝烈xìng酒,按现在的标准,起码都是六十度以上,不然会感觉没味道,而当地盛产的“放倒牛”便是出了名的烈xìng酒,估计得有七十度,寻常人二三两就得被放倒,要不怎么能放倒牛呢?

    而明月轩酒楼特供的“放倒牛”更是比外面散装的更烈,更猛,不懂喝酒的,绝对是沾唇及醉。

    德州向来不缺喝酒的猛士,若是两个男人拼酒,酒楼的酒保伙计当见怪不怪,但两个女人,还是两个年轻的女人,这般喝法,实在是生平仅见。

    很显然,这场拼酒赛惊动了整个酒楼,包括十几个酒保、伙计还有不认识的一些散客都挤在大厅外踮着脚看着。

    而在大厅内,却是井然有序。

    除了两位当事人身后的“亲友团”……秦婉身后站着辛无双,王一平身后站着宇文扬,其他人都安坐在自己的桌前,只是大都放下了碗筷,看着她们。

    正中一张八仙桌,坐着五个人,绝情师太双手合十,坐在首席,唯有她没有被拼酒赛吸引,两只眼睛始终在对面而坐的西门大官人身上瞄来瞄去,仿似看不够似的……林雪恩是打心眼里不想跟西门町一起来明月轩的,在得知师叔祖已经告知西门大官人师妹怀有身孕后,就想打道回府,跟西门大官人拜拜,但架不住绝情老太太盯着西门大官人不放,这老太太xìng子一上来,别七仈jiǔ头牛,就是神九神十绑一块儿也拉不回来。西门大官人现在已完全适应了老尼姑的狂热眼神,也大致摸清了她的秉xìng,是坦然受之,再,辣椒又为西门家新增人口,这厮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此时他也看着秦婉和王一平的拼酒,但注意力大多还在集中在自己的桌上,因为,他左首而坐的老岳父秦雪生,貌似对女儿的酒量相当地自信,一脸漠不关心的模样,时不时举碗跟便宜女婿切斯,西门大官人便也连忙双手举碗,碰之……他们面前只有一只白瓷碗,但在脚下,却是各放着一坛五斤装的“放倒牛”。

    老秦没有跟西门大官人拼酒的意思,一碗酒,慢慢喝,却是不知不觉中已经六碗下肚,也就是已经喝了三斤放倒牛,而西门大官人除了脸红了一些外,看不出一醉意。

    “婉儿的眼光不错!”

    当秦雪生和西门町各自举坛,不紧不慢地斟满第七碗酒的时候,坐在秦雪生对面,仅喝了二两便已经“停杯”的丁一守忽然出口道。

    虽然话不多,却是将对秦婉的关爱和对西门大官人的欣赏全都表达出来。

    显然,丁一守也是对老哥的xìng情非常之了解,看出来他内心里已经对西门大官人非常之认可,便也表达了一下自己的观,不排除有对西门大官人示好的嫌疑。

    秦雪生神sè淡淡,瞄了一眼坐在西门町身侧的李自成,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随手夹起一粒花生米放入口中,慢慢咀嚼。

    西门町咧嘴一笑,正要谦虚一番,却听到那位伺候倒酒的酒保又扯开嗓子喊道:“第八碗——”

    举头看去,王一平已是脸sè煞白,明显快撑不住了,而秦婉也好不到哪儿去,俏脸通红,额头鼻尖全是细细的汗珠……不愧是放倒牛的烈酒,看来谁赢了都不好受。

    此时,紧邻她们一桌,坐着贺维枫费宇清郝矗柳怀亮和许氏兄等一众男人,看他们的样子,显然都喝了酒,也已经见识了“放倒牛”的厉害,一个个都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一脸担心地看着王一平,明显地,他们都站在王一平一边,费宇清更是忍不住捏紧拳头朝王一平挥舞着,“一平姐,加油!”

    而临窗坐着轻舞霓裳柳怀素林雪恩宇文凤和子书敏的一桌,显然也都站在王一平一边,尽管没站起身,但一个个看着王一平,暗自都为她捏着一把汗。

    王一平仿似受到鼓舞,暗自咬了咬牙,当先端起面前的酒碗,一饮而尽。

    秦婉当然是不甘示弱,举碗,干之。

    这第八碗下肚,两人的脸sè更难看了,不过还好,都坐得蛮稳当。

    此时,挤在厅外围观的叫喊声更是热闹了,他们可是知道,能喝三斤特供“放倒牛”而不倒的,在德州城绝对算是海量了,撑过八碗的,即便是男人,也已经是少见。

    “第——九——碗——”

    随着酒保彷如打了鸡血般兴奋的喊声,秦雪生微微皱了皱眉,终于抬头看向了女儿,一丝担心从眼底掠过。他当然清楚女儿的酒量,第八碗已是超过了她的极限,再喝下去,估计得出事。作为酒篓子的他,更是了解“放倒牛”的猛烈之处,喝到一定程度,会麻醉人的所有神经,然后毫无意识的一头栽倒。

    面对这第九碗酒,秦婉和王一平心里都感觉有怕怕,没有去主动端起,而是互相瞪视着,想在气势上压垮对方。

    终于,秦婉意识到,光瞪眼是赢不了“男人婆”的,忽地一拍桌子,人猛地站了起来,算是给自己壮势,趁着对方愣神之际,双手捧碗,咕嘟咕嘟,咬牙煞是勉强地喝了下去,而一喝完,“啪——”的一声,手中的白瓷碗已拿不住,掉在地上摔成了十五六片,身子也一阵晃悠,连忙撑住桌面,站稳身形,神sè发滞,歪眉斜眼地睥睨着仍是坐着的王一平。

    但不管如何,秦婉算是喝下了第九碗,当即惹得完围观者一片叫好和惊叹。

    王一平脑子蒙蒙的,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但也是看到“贱货”干了第九碗,她忽地一抬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力量之大,让她惨白的脸上瞬间出现了红红的五指山,人也紧跟着猛站而起,更是抬起一只脚,啪地踩在凳子上,端碗,仰脖,灌酒……但架势很足,喝起来却再也没有先前的豪迈,喉咙蠕动着,万分难咽的样了,足足喝了有四五分钟,方勉力灌进肚子。不过,她却是没有将白瓷碗摔落,而是目光呆滞地牢牢捧在手中,不但酒保取不下来,连宇文扬也是费了好大劲才掰开她手指,让酒保取了空碗叠放在那箩空碗上。

    喝到现在,秦婉和王一平早已到了强弩之末,完全不知酒是何味,人也整个儿麻木了,眼睛朦朦胧胧,耳朵压根听不清周围的声音,完全是靠着一残存的不服输的意识在支撑着她们不先倒下,都手支着桌子,身形摇晃地瞪视着对面那位“重影”。

    “第十碗……”

    酒保的叫喊声未落,却已让那些个围观者控制不住激奋之情,挥手的,击掌的,乱喊的,叫嚷的……五斤特供放倒牛啊,放眼德州城能喝下的,起码已经十多年没见过了,如果她们能喝下,那绝对在德州城成为一段传奇,而他们,便是这段传奇诞生的见证人,能不兴奋激动么?

    这一次,不要“不许漏”,秦婉和王一平连碗也不能端平,但能看出来,两人都使出了十二分力气,端着酒碗,歪歪斜斜,极力往自己的嘴边送去。

    却看秦婉勉强将酒碗送到嘴边,口抿着的时候,对面的王一平彷如回光返照,两眼猛地一瞪,酒醒了似的,嗓子里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吼叫,兀地端起碗,一扬脖子,咕咚一口把酒全灌进了嘴里,当然是酒水四溢,大半都泼洒到了胸前,然后啪地一摔碗,一抹嘴,豪气干云地哈哈大笑道:“碗喝得不带劲,拿坛子来——”

    不管是围观者,还是厅内的各位,全都被她的气势惊呆了……秦婉实在没想到“男人婆”如此凶悍,斗志瞬间消失,再也拿不住酒碗,连碗带酒啪地摔落一地,眼一闭,仰头便倒。

    身后的辛无双连忙扶住,看着王一平道:“你赢了……”

    话没完,王一平回头对宇文扬傻傻一笑,已毫无征兆地向后直挺挺倒下。

    很显然,这一场拼酒大赛,“男人婆”PK“贱货”,也是半斤对八两,旗鼓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