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8章 绝对是没错的

第108章 绝对是没错的

    ()    自从四十年前那场正邪大战以后,每五年一次的武林大会恶魔崖便没再参加,而今,恶魔崖意yù和江湖正道修好,尽管子郁非的盟主令对恶魔崖没有约束作用,但这次的济南府武林抗清大会,恶魔崖还是派出了以秦雪生为首的高级别代表团前往参与……绝对是表现出了相当高的修好诚意。

    此时,绝世丑男丁一守同志已坐在了一辆套着两匹健马,准备启程的宽大马车前,显然是充当了车夫的角sè。

    秦雪生左手握鞭,右手提着已灌满明月轩酒楼特供“放倒牛”的酒囊,表情冷漠,淡然,朝绝情师太略一头,便迈步登上了马车,只是在车门关上的一刹那,目光才深深地盯了绝情师太身侧的西门大官人一眼。

    西门町原本还打算上前跟未来老岳父客套几句,祝他一路顺风啊,保重啊什么的……见此状况,只好作罢。

    “你秦叔就那xìng子,外冷内热,你可别介意啊……”

    还是妖魔辛无双辞行前表现的有“人味”,轻推了一下有些发愣的西门町,将他拉过一边,一扬手中的绢帕,像变魔术似的,手心里已托着一只jīng致的瓷瓶,“喏,这可是疗伤圣品碧清丹,稀罕着呢,我可没有,是你秦叔特意让我转交给你的,还交代,你内伤未愈,最好是不要逞强,妄动真力。”

    西门大官人接过,表示,感动。

    “辛前辈……”

    “叫我姑姑。”辛无双一扬绢帕,嗔道。

    “姑……姑姑,咳咳,那啥……婉没事吧?”

    “这个你放心,不就是醉酒么,有你秦叔在,喝死了也能整活……”辛无双咯咯一笑,毫不担心的样子,“不过,这次可是醉得不轻,听你秦叔,她全身神经都已麻醉,起码得在床上躺个两三rì,不然的话,我们也不用租马车了……”

    到这儿,辛无双忽然近身,朝西门大官人极其妖媚的一笑,低语道:“我看婉还是完璧之身,真是让姑姑替你们着急啊,女孩子嘛,比较矜持,但你作为男人,该主动还是得主动,该使手段就得使手段,只有实实在在得到了她,她才是你的……”

    正着,秦雪生忽然撩窗探头,冷喝道:“无双,走了!!!”

    “来了,来了……”辛无双一扬手中绢帕,却是在扭腰而去前,又对西门町眨了眨眼,捂嘴轻笑道:“町啊,此次事了,我们便回恶魔崖,可别让婉等你等的yù-火焚身哦。”

    西门大官人满头黑线,算是服了辛无双这个老妖孽,厚颜如他,也是被辛无双一句“yù-火焚身”的有些脸红。

    道不同,不相为谋。

    在门前送行的除了西门町,唯有步步不离他左右的绝情老尼。

    随着马车往济南府方向而去,喝了足有三斤半“放倒牛”的西门町,原本还没事,但回头看到老太太,却是不由得感到有头晕。

    “绝情前辈,外面风大,我们赶紧进去吧,也不知道王姑娘怎么样了。”

    绝情师太却是一摆手,脸上难得地露出郑重之sè,很是认真道:“雪恩这丫头非得也要赶去济南府,一会儿我们也得分手,别的且不了,但馨儿现在有孕在身可是不能久等,你今儿必须给老身一个准话……”着,一把抓住西门町的胳膊,一副西门大官人的回答不让她满意就不放手的架势,“吧,你准备何时去峨眉迎娶馨儿!”

    “咳咳……”西门大官人头更晕了,很是想了一下,方抬头正sè道:“绝……咳,绝情师叔祖,您也知道,现在国难当头,晚辈身为朝廷命官,正是为国效力之时。不过请您放心,不管公务如何缠身,快者一个月,最慢也不会拖到来年开chūn,晚辈定当赶到峨眉将馨儿接来京城。”

    这厮倒没有哄骗老太太,他考虑到明清大战爆发,老朱当前最缺的就是饷粮,是时候将云南那处宝藏整出来了,到时候,就顺便去趟峨眉。

    但却是耍了个滑头,不提“迎娶”,只“接来”。

    而为了防止老太太发现他耍滑,话一完,连忙岔开话题,状甚亲热道:“师叔祖,定xìng前辈一直对我抱有成见,您可得替我做主啊,可别我到了峨眉,山门也不让我进。”

    “她敢——”

    貌似西门大官人的回答让老太太比较满意,脸上又恢复了清新……不,知xìng的笑容,闻听西门町此言,当即很是牛叉地一挥手道:“在峨眉,她虽然是掌门,但老身看着她长大,我的话,她必须得听,不然,就是目无尊长,我大可以老大耳刮子抽她,还不能有怨言……”

    看老太太眉飞sè舞的样子,西门大官人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一脸严肃的定xìng师太被她抽耳光的场景,差笑场。

    却在这时,呼呼啦啦,从明月轩酒楼内,一群人鱼贯而出。

    当先一人便是林雪恩,但手里却是抱着沉醉不醒的王一平,后面紧跟着贺维枫……最后走出来的,是并排而行,正轻声交谈着的轻舞霓裳和柳怀素。

    几乎同时,一辆马车从路角拐出,宇文扬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打开车门,迎上林雪恩。

    也有酒楼的伙计将众人的马匹牵了过来。

    登马车的登马车,上马的上马。

    一阵忙乎,一片“依依不舍”。

    “贺兄,临别之际,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西门大官人眼看着雪恩妹纸仅仅朝他头示意了一下,便招呼绝情师太登上了马车,感觉有些失落,正好见到神采飞扬的贺维枫从身边走过,忽然一把拉住他,神神秘秘地走到一边,沉声问道。

    由于林雪恩为了跟町哥保持纯洁的朋友关系,刻意对贺维枫同志表现出了亲近的举动,让贺同学很是有激动。

    此时被西门大官人拉住,虽然有些纳闷,但想着能跟梦中情人同去济南府,这一路上当少不了亲近示好的机会,脸上便满是掩饰不住的兴奋激动之sè。

    “西门兄,但无妨,弟洗耳恭听。”

    西门町当然是发现了林雪恩和贺维枫貌似有“jiān情”,特别是看他们俩站一起,男的潇洒,女的美貌,很是登对,心里便很是泛酸,尽管他对贺维枫比较赏识,但涉及到自己相中的“菜”,还是当仁不让的。

    这厮盯着贺维枫却是半天没话,仿似搞基的目光让贺心里一阵发毛,连忙提醒出言:“咳咳,西门兄,有话请讲。”

    “贺兄,你喜欢林姑娘是不是?”

    “呃……”贺维枫被西门大官人这么直接,这么措手不及的一问,搞得一愣,但很快神sè一正,坦然头道:“不错,弟对林姑娘心仪已久。”

    西门町暗自一撇嘴,表示对这个回答不爽,但嘴上却很是猥琐地嘿嘿一笑道:“那她对你有感觉吗?”

    “嗯……或许……可能……”

    “好了,你别了,我拉你过来,就是要跟你这事,贺兄,你可千万不要被假象所蒙蔽……”这厮摆出一副妇女之友的样子,“谆谆告诫”道:“弟是过来人,这女人啊,最是善变,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常言的好,摸到一个女人的身体不难,但若想摸透一个女人的心思,却是非常之困难。别看林姑娘貌似对你有些感觉,但弟可以断言,那都是假象!”

    贺维枫同学被西门大官人的话的心里一紧,没等他开口,西门大官人又沉声问道:“我再问你,你知道女孩子一般都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纯情处男摇头,表示不知道。

    “好吧,弟就好为人师一次,这女孩子呀,甭管是冷傲的,洒脱的,活泼的,开朗的,都喜欢那种正经里带不正经,但不正经却又不影响正经的那种男人。而你,却是太过正经,势难得到女孩子欢心……”

    “呃……西门兄,那弟该怎么做?”

    很显然,贺同学对西门大官人泡妞的本事还是佩服的,对他的话,当即表示……言之有理,完全不知道西门大官人是把他往沟里带,要把他打造成“yín贼”,直接将他和雪恩妹纸的“jiān情”扼杀在摇篮中。

    “嗯……”这厮看着贺维枫,装着很为难的样子,沉吟半天也不话,但在贺维枫殷切目光的注视下,像是下了决心,一咬牙,贴近贺维枫,在他耳边低语道:“弟有一招让女人对你倾心的必杀技,那**神尼的高徒,蛇仙宫的花无语,魔女秦婉,甚至轻舞霓裳,都是被弟这招拿下的,一般人我绝不告诉他,但弟对贺兄的为人一贯比较钦佩,也是不忍看到你为情所苦,这里就不敝帚自珍了,不过,你可千万别对别人啊……”

    “西门兄尽管放心,弟不是多言之人。”

    “那就好,我相信你。听好了,你只需这么,这么……这么办,林姑娘绝对会对你死心塌地。”

    “啊——”

    贺维枫心脏砰砰乱跳,一张脸涨得通红,很是惊讶地看着“西门兄”。

    “西门兄”此时一脸的郑重,很是严肃道:“相信我,没错的!弟也希望看到你们有情人,早rì成眷属。”但这厮心里却是嘿嘿直笑,只要你敢这么干,雪恩跟你翻脸,绝对是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