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9章 非“黑暗幺蛾子”柳怀素莫属

第109章 非“黑暗幺蛾子”柳怀素莫属

    ()    且不贺维枫是否对林雪恩施展“西门兄”传授给他的必杀技,却众人分手后,西门大官人和霓裳妹子,子书敏,宇文凤,押带着李自成往京城而来。

    由于一场意外的“拼酒大赛”耽误了不少时间,并且风云突变,天空渐渐飘起雪来,他们赶到河间府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

    原本宇文凤要带着大伙儿去自己熟识的客栈入住,却听轻舞霓裳,先前临别前,柳怀素特意介绍了一家叫“如家”的客栈……她住过,很赞,隆重推荐之。

    于是乎,大伙儿便入住了如家客栈。

    感觉还不错,房间很宽敞,床很大,暖气足,冷热水皆备……西门大官人对黑暗幺蛾子兴起的一丝疑虑……她有这么好心?便消失了。

    众人风冒雪,风尘仆仆赶路,都有些疲惫,用了饭后,西门大官人藏着心思,让大伙儿各自回屋洗洗睡。

    这厮的心思,不用,也知道是等别人睡了再溜去霓裳妹纸的屋里跟她温存温存。

    并且,他也觉察到轻舞霓裳明显对他收了魔女心里不爽,原本就冷傲的脸上更是一片冰寒之sè,一路上就没给他好脸,便也想着用下半身跟她沟通沟通,再用上半身教她一些“容人”之道。

    无奈,有人偏不让他称心如意……宇文凤和子书敏都进了霓裳妹纸的屋里,唠得那叫一个欢……在隔壁屋的西门大官人,不用竖起耳朵,也能听到三个女孩子时不时发出的娇笑声,就凭这欢快劲,得嘞,一时半会儿绝不会罢聊,回屋,入睡。

    倒不是宇文凤或是子书敏看穿了他的心思,而是人家自己也有心思,想跟霓裳妹纸拉呱拉呱,亲近亲近。

    就宇文凤,今儿可是被费宇清纠缠的不轻,但在失去一臂的兄长劝慰,甚至软言相求下,还不好发火,更不能翻脸,“好人卡”发了一张又一张,奈何费同学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收效几乎为零,搞得宇文凤心烦意乱,只能自己跟自己生闷气,好在后来狠下心来,死活没同意准嫂子的“极力相邀”……跟他们同往济南府。

    虽然暂时摆脱了费宇清这颗牛皮糖,但宇文凤也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必须得把自己嫁出去了。

    至于嫁给谁,目标早已明确……尤其是看到魔女竟然也牢牢地挂靠上了西门大官人,让她心里不由得泛起五味杂陈……我比不上霓裳妹妹,但总要强过这个“贱货”吧??!!

    这么一想,宇文凤对拿下西门大官人,自信心陡然暴涨,但她考虑问题比较深入……嗯,得先跟霓裳妹妹搞好关系,谁让人家是天机阁大姐,而自己家道没落呢,若是能得到她的默许,起码以后少一个给自己穿鞋的人。

    如此,宇文凤压根没回自己房间,直接跟着轻舞霓裳就进了她的屋。

    而子书敏……这丫头现在俨然是轻舞霓裳的跟屁虫,也绝对是坚定的“轻舞派”……把轻舞霓裳当作了自己的偶像,心里暗暗发誓,长大了也做个像霓裳姐这样,不将天下男人看在眼里,高高在上的,女神一般的存在。

    但她也知道,偶像却是要“下嫁”给西门禽兽,对此,她表示,有遗憾……不过,话回来,西门禽兽倒是越来越帅,越来越有男人味了,貌似这天下的男人,也只有他能配得上霓裳姐……呀——这么乃,以后能配得上本大姐的,也只有……咳咳,这魂淡竟敢打本姑娘娇嫩的屁屁,这个仇必须得报啊!嗯哼,报仇是大事,老爹召集的那什么抗清大会偶是没时间参加了。

    至于如何在保证屁屁安全的情况下成功报仇,子大姐很是聪明的决定……唯有紧抱轻舞霓裳的大腿,方能逆袭西门禽兽的yín威。

    也如此,子书敏同学眼看着宇文凤进了轻舞霓裳的屋,立马收住了回自己屋的脚,紧跟着就蹿了进去。

    三个女人一台戏,唧唧呱呱忙打屁。

    西门大官人只好将sāo动的心按捺住,服用了一粒碧清丹后,将绝情老太太那件“拉风”的黑大衣脱去,便在床上打起坐来。

    不知不觉中,已是进入了忘我的境界……这厮自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风雪已停,隔壁的唠嗑也已结束,四周一片寂静。

    忽然,“吧嗒”一声轻响,却是猛地将西门大官人惊醒过来。

    凝耳听去,尽管对方将脚步声放得极轻极轻,但还是落入了西门大官人的耳中。

    稍稍一愣,瞬时睡意全消……脚步声正是从对门关押着李自成的屋里传来。

    没有丝毫迟疑,双掌轻轻一按,身体已从床上疾纵落地。

    开门,窜出……对面房门洞开,极闪而入。

    “站住!”

    没等西门町看清屋内情势,黑暗中已传来一声低喝。

    紧跟着,银光一闪……紧贴门边站住身形的西门町已是看到,跟他一样,也是一身黑衣但却蒙着面的人,正站在床头,手里一把锋利的短刀,直压在已惊醒过来,却因为被了穴而丝毫没有反抗之力的李自成的脖子上。短刀仅有半截手指长,却是锋利无比。蒙面人以食、中二指紧夹刀背,而刀锋,却是极其jīng准地压在脖颈处的动脉上方。这一刀划下,十秒内,床上将喷满鲜血,二十秒内,李自成同志将跟生命彻底拜拜。

    西门町识得厉害,站在那儿慢慢适应了屋里的视线,一边打量着蒙面人,一边悄悄伸手背后,缓缓掩上了门,屋内顿时越发黑暗。

    西门町趁着光线一暗之极,借着自己夜能视物,便要举步逼近,没想到对方竟是察觉,立马又是一声低喝:“别动——”

    而这时,西门町已完全看清了将身形掩在暗处的蒙面人……曲线玲珑的身材出卖了她刻意变粗的嗓音,再怎么蒙面,也要将那双清澈明眸露在外面……西门町稍一转脑,便猜出了蒙面人非“黑暗幺蛾子”柳怀素莫属。

    没错,正是柳怀素。

    不杀李自成,不能心安。

    自打西门町押着李自成跟她同乘一舟便想找机会动手,苦于西门町宇文凤看得紧。

    而明天便进京,今晚便是最后的机会。

    恰好在德州城遇到贺维枫一行,便假意与西门町几人辞别,也要去济南府参加抗清大会。

    很显然,她临行前向轻舞霓裳隆重推荐如家客栈,正是为了方便行事……不然,河间府可不,客栈起码上百家,到时,不要刺杀李自成,只怕找人都找不着。

    而她此来,为了不让自己的爱马“雪莲”见sè忘义,嗅闻到帝王驹的体味瞎叫唤,坏了自己的事,特意弃马,一路步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