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0章 你别激动(第一更)

第110章 你别激动(第一更)

    西门町认出了蒙面人是柳怀素,却是搞不清她此来的目的……是营救李自成,还是杀人灭口。

    “退后——”

    西门町正寻思着柳怀素此来的意图,以便决定是否要揭穿她,柳怀素却是不给他琢磨的时间,一把将李自成提溜起来,人闪躲在他身后,而那把锋利的刀依旧紧压在他的脖颈大动脉上,押着他作势往门前而来,嘴里低喝道。

    “你别乱来!我退,我退……”

    看柳怀素的架势,西门町不免有些投鼠忌器,只能选择暂时妥协,再伺机而动,一边连连摆手道,一边很是听话地向后退去,只是房门已被他掩上,一步之间已是贴门而立。

    但柳怀素作势前来只是“虚晃一枪”,也是分散西门町的注意力……就在西门町后退的的一刹那,柳怀素右手的刀疾速地,狠狠地,一划,在李自成一腔鲜血飚出来之际,左手又“啪——”地一掌,重重地击打在他的后心处,当即将他那具搬砖大汉的硕大身躯击飞向西门町。而在一掌击出的同时,柳怀素却是借力倒纵而起,“嘭”的一声,用后背撞开了临床的窗户,蜷身而出。

    西门町没想到柳怀素如此狡诈,也没想到她出手如此凶狠,果断,又如此迅疾,等到发现不对,想要出手阻止也是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脖子上鲜血狂飚,嘴里也是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的李自成向自己“直扑”过来。

    不过,西门大官人的反应也是不慢,第一时间判断出,李自成已救无可救……只听声音,柳怀素那阴柔无比的一掌,绝对已将他的五脏六腑都震碎了。况且,他脖颈处那一刀,几乎将半拉脖子划断,更是难以施救。因此,西门町刚刚贴门立定的身子,像猎豹般猛地低伏,疾扑而出,任由李自成嘭地撞上门,跌落在地,而他却已从柳怀素撞开的窗户追了出去。

    虽然天气阴沉,看不到一丝月色,但刚下了一场雪,到处是白茫茫一片。

    西门町一从窗内纵出,便看到几十米外,柳怀素黑色窈窕的身影很是醒目地在雪地里飞奔着,当即疾追而去。

    柳怀素想着,李自成作为朝廷重犯,西门町理当先救治一番,等发现不能施救再追出来,自己早跑没影了。再了,自己一刀划开李自成的脖子,紧跟着又一掌将他向他击打过去,怎么地也会阻挡他片刻吧,而自己只需要这片刻的时间,就可进入百十丈外的一大片民居,从容隐身,遁去。

    但现在,她跑出去几十米远,也就眨眼的功夫,西门大官人就追了出来,明显是置李自成生死于不顾,并且,反应绝对是神速,丝毫没受李自成身形阻挡和鲜血狂喷的影响。

    因此,西门町的衣袂破空之声,着实把柳怀素吓了一跳。

    心里一紧的同时,也有不太相信地回头看了一眼……头发扎成马尾辫的男人,不是西门町还是谁?

    情急之下,柳怀素也顾不上再隐藏自己的实力,瞬间将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极致,却是本能地沿着原先想好的逃跑路线,迈开两条大长腿,撒丫子继续向那片民居奔去。

    当即百十丈的距离,按她现在的速度,也就数个呼吸之间便可赶到。

    不过,在这种平地上毫无阻隔的奔跑,西门町的速度却是能将柳怀素爆到外太空去。

    这一,柳怀素也是能清楚地感受到……耳听的身后西门町的脚步越来越近,这“数个呼吸”的距离,却是让她感觉异常地漫长。

    ……

    五十丈。

    四十丈。

    三十丈。

    二十五丈。

    二十丈。

    十五丈。

    十二丈。

    十丈。

    八丈。

    七丈。

    六五丈。

    ……

    忽然,柳怀素感到劲风迫体,身后的西门町已近身追到,一掌击向了自己的后心。

    不好!!!

    柳怀素暗道一声,猛地将前冲的身形向左侧避让,同时回转身来,一把拉开了蒙面的黑巾,口中急叫道:“是我——”

    很显然,柳怀素眼见着已是逃脱不掉,即便不隐藏实力,也不见得是西门町的对手,脑中电转之间,主意已生……亮明身份,你总不会不念江湖同道之情,仍然痛下杀手吧?

    却是不知道,西门町早已识破了她,刚才一掌,不一掌将她击毙,起码也要将她击成重伤。

    西门大官人实在是恨透了这个黑暗幺蛾子的阴险+狠辣……不但杀了对揭开玄武庄灭门案真相有大用的英扎吉,现在又杀了对朝廷招安农民军有大用的李自成。

    此时,西门町眼中已清楚地看到柳怀素花容失色的模样,并且柳怀素也已经左闪避让,即便他收手不及,最多也是击打在她右肩上。

    而在柳怀素想来,凭西门町的武功,出手肯定能做到收放自如,应该不会伤到她。

    但西门大官人这一掌,不但“收手不及”,更是“无耻”地划了一个的弧度,砰——地一声,结结实实地打中了她饱满的胸口,位置击打的不是一般的合适……正中右胸最高峰。

    噗——

    柳怀素一口鲜血喷出,人也蹬蹬蹬地连退七八步,一张俏脸瞬间变得煞白,一双明眸不可置信地瞪着西门大官人。

    这个时候,西门大官人貌似才认出她来,嘴里“哎呀”一声怪叫,一个箭步上前,将要跌倒的柳怀素一把抱住,脸上满是歉意道:“怎么是你???”

    嘴上着,伸指连她胸口几处穴位,止住她继续咯血,却也再次感觉了一下柳怀素胸口的弹性,心中竟是不由得荡了一荡。

    柳怀素受此一掌而吐血,大部分原因当然是内伤不轻所致……基本上已无反抗之力,还有部分原因,却是咪咪被打,羞愤难当……竟然打人家那里,简直是江湖淫贼的打法!!!

    原本煞白的脸,随着西门大官人又在她胸口戳戳,立马变得通红,差晕了过去,若不是西门町封住了她的穴位,肯定是一口鲜血……喷西门大官人一脸。

    “柳姑娘,你不是随同你兄长他们去济南府了么,怎会在此现身?在此现身也没啥,却怎么能行刺李自成?难道你不知道他对朝廷的重要性??现在你刺杀了他,绝对是死罪难逃……”

    “咳咳……西门……西门兄……”见西门町板着个脸,一副很是惋惜的样子,柳怀素连忙收起羞涩之心,强打精神,作出一副慷慨就义的神情道:“我知道,但为了……为了我……明月堡的清白,我柳怀素……虽死犹荣。”

    “你的意思是,刺杀李自成是为了明月堡的清白?这我就糊涂了。你跟我过,明月堡没有勾结闯贼,我已经相信你,也答应你在皇上面前为明月堡开脱,但你这么做,明显是担心李自成会告发明月堡,而杀之灭口……”

    “不——”柳怀素奋力直起身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我是担心他为减轻罪责而诬陷我明月堡,届时……我明月堡将百口莫辩。”

    “呃……好吧,我相信你。”黑暗幺蛾子巧舌如簧,就是想博得西门大官人理解和同情,然后放了她,听西门町这么,不由得心中一喜,西门大官人却是话锋一转,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不过,你也清楚,我现在在朝为官,正所谓食君俸禄,忠君之事,即便想对你网开一面,也因为职责所在,而不敢徇私枉法,不得不将你押往京城,听候皇上发落。好在你能理解,知道自己的行为罪当至死,而出‘虽死犹荣’这样的话。”

    我理解个屁啊!是我随口一的好不好??

    柳怀素两眼一直,神情一滞,差爆出粗口,西门町却在她饱满的胸口轻拍了两下,貌似那超爽的手感让他上瘾了,嘴上却是“劝慰”道:“你别激动,念在咱们朋友一场,我一定会劝皇上给你个痛快,绝不会让你临死前遭受凌辱和酷刑。”

    话音未落,柳怀素两眼一翻,不知是气晕过去了,还是羞晕过去了。

    ******

    ps:第二更肯定得晚一,等更的朋友不妨明早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