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2章 久经杀场的女流氓

第112章 久经杀场的女流氓

    西门町原打算将柳怀素押回京城,但不会交给朝廷,只是吓吓她,捉弄捉弄她,然后,“迫于”江湖同道的压力……将她放了。

    毕竟,凭着明月堡和她本人在江湖中的声望,若是将她交给朝廷处死,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也过早地暴露自己对明月堡的敌意。

    再,尽管李自成对朝廷有大用,但死也死了,再怎么拿柳怀素或者明月堡出气也于事无补,更何况战事爆发,估计朝廷也没有这份闲心和精力去对付江湖第二大势力,还不如暂且压一压……秋后算总帐也不迟。

    因此,西门町一开始就没想着要置柳怀素于死地,不然的话,他那一掌,就不只是让柳怀素“吐血受伤”,而是“吐血身亡”。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柳怀素的伤势,就算服用少林大还丹,也得在床上休养个三五日。

    起来,这也是柳怀素自找的。

    她闪躲,转身,拉下蒙面巾,花容失色,急呼……这一系列过程中,她又装成了弱者,隐藏起了真正的实力,甚至为了装可怜,力求逼真,眼看着西门町一掌击来,完全是“惊吓”的忘记了抵抗……当然,西门大官人的掌势忽然划了个的弧度改击向她的咪咪,对这种“淫贼打法”,柳怀素也是有心理准备不足,惊讶羞愤之下,想再避让,已是不及。

    却此时,西门町看到轻舞霓裳三人过来,心思电转之间,却是改变了主意。

    不为别的,就一。

    掌击人家女孩子的咪咪,还在上面揉来揉去,怎么解释?

    这厮原本就是存心故意,如果郝矗没来,想着柳怀素受此羞辱,不但不会告诉别人,反而会横加掩饰。

    但现在突然冒出一个明显是“玉观音”的脑残粉,关键是他亲眼目睹,在他的“指控”下,黑暗幺蛾子绝对会配合郝矗,给他整出一个大雷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话,柳怀素可是轻舞霓裳的闺中密友,并且,现在又不能跟她翻脸揭穿她的真面目。

    如此,在郝矗这个“人证”,柳怀素右乳掌印这个“物证”,以及当事人口述……不排除当事人口述时添油加醋,和口述后寻死觅活等等催人泪下的表演,种种证据都指向了一个事实……西门大官人对柳姑娘实施了性骚扰,并且,还是反复,多次,手段极其的下流,无耻,令人作呕,激愤。

    正是忽然间考虑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西门大官人当机立断,果断出手……将“烫手山芋”递给了郝矗同学。

    而郝矗本能地接住柳怀素后,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随着目光落在柳怀素脸上,看到她睁开的双眸貌似羞不可遏地样子连忙闭上,这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怀抱着的娇软身躯是自己的女神,只一瞬间,24k纯**的气质尽显无遗,让他整个人彷如灵魂出窍,彻彻底底呆住了……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西门町不得不再次发生一声厉喝:“快滚!!!”

    这厮猛地一惊,方如梦初醒,用十二万分感激的目光看了西门少主一眼,转身,嗖,钻入了那片民房中。

    看着他离开,西门町暗自吐出一口气,先不慌不忙地走过去将郝矗那把长剑捡起来,然后迎向了轻舞霓裳三人。

    面对她们疑问的目光,西门町神色平静,语气平淡,为今晚的行刺事件作了定性和简要明。

    “这是一起私人恩仇,尽管李自成是朝廷重犯,但两个刺客却是来自江湖两大门派,为了不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决定隐瞒事实真相,禀明皇上,闯贼是畏罪自杀。另外,我也希望你们忘了今晚的事,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离天亮还有一会儿,都回去睡觉吧。”

    轻舞霓裳她们毕竟都是江湖中人,对这种涉及官府的事儿还是不感冒的,听西门町这么,自然是认为西门大官人做的对,也没追问两个刺客是什么人,并且异口同声表示……我们都在睡觉,啥都不知道。

    回到客栈,打着哈欠,没啥好戏看一下子兴趣全无的子萝莉,招呼也没打,第一个回屋,死觉。

    轻舞霓裳对西门大官人脸色稍霁,但也只是微一头,便回了屋。

    而宇文凤,招呼了一声也回屋了,但听到轻舞霓裳的关门声后,却是又悄悄地溜了出来,然后做贼似的,推门进了李自成的房间……西门大官人正在里面收拾。

    宇文凤的解释是,她只要醒过来就睡不着了,闲着也是闲着,干脆过来帮帮忙。

    对此,西门大官人看了看满地的鲜血,表示,欢迎。

    打水,拖地,寻找星星的血迹,擦拭……好一通忙乎后,最后一件事……掩埋尸体。

    西门大官人扛着打包好的尸体,和宇文凤在城外找了个荒野之地,两人,两剑,挖坑,掩埋,收工,回客栈,天色微亮。

    两人都有些疲惫,但都表示不想睡。

    于是乎,对宇文凤的帮忙表达了诚挚的谢意后,西门大官人也接受了她的提议,去她屋里唠唠嗑,坐等天亮。

    两人一前一后进屋,宇文凤正要关门,西门大官人忽然想到什么,连忙阻止,孤男寡女同处一屋,关键是霓裳妹纸还在旁边屋呢,还是大道自然比较好。

    却是不料,宇文凤忽然轻咬下唇,俏脸也瞬时殷红一片……娇艳如花,而两只眼睛微微眯起,貌似在适应屋内黑暗的光线,却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西门大官人,让西门大官人感觉很是“诡异”……这厮从来没见过“败家娘们”还有如此妩媚,性感的一面,没等他回过神来,宇文凤“砰”地一下,已反手关上了门,紧跟着,一个华丽的三百六十度大转身,一下子转到西门大官人身前,伸臂,搂脖,直接将两片柔嫩的红唇印向西门大官人的大嘴。

    西门大官人遭人非礼,本能反应,挣扎。

    同时,脑海中闪出一个念头:宇文凤,你想干什么?咱们是哥们好不好,你这样子我一心理准备也没有!!!

    很显然,宇文凤“蓄谋已久”,力争一举拿下町哥,一上来就按情-欲套路走……贴唇,轻咬,探舌头,使劲儿往里钻。

    尽管她热情如火,奈何业务不熟……动作相当地笨拙,搞得西门大官人差忍不住手把手教她。

    不过,西门大官人一贯都是非礼别人,一时间还没适应被人非礼,更不适应被“好哥们”非礼。

    这厮抬臂,试图反抗。

    宇文凤好不容易下定决定,抛开羞耻之心,主动出击,若是不能成功,她还有何脸面见江东父老,唯一的选择……挥剑抹脖子。

    她才刚刚二十,还有大把的青春,岂能抹脖子自杀?!

    面对西门大官人的反抗,宇文凤展现出了彪悍的一面,一把将西门大官人推到了墙上,抬双臂架起西门町的双臂,死死摁住,并且,还把火热的娇躯往前,的西门大官人呼吸不畅,真气乱窜,动作熟练的仿似久经杀场的女流氓。

    这便反映出一个需要男人引起警惕的事实……每一个动情的女人,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流氓。

    终于,西门大官人的防线被宇文凤宣布攻破。

    因为,町哥不但用灵巧的舌头回应起来,而且,宇文凤清楚地感受到,腹下,两腿-间,曾经被自己握在手中的西门大官人的独门兵器,正以令她惊诧的速度在快速举起。

    虽然隔着好几层衣服,也能感受到它的热度和硬度,让她不由得身体发软,浑身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