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正文 第113章 又想让你沦陷了

正文 第113章 又想让你沦陷了

    尽管宇文凤浑身酸软,脸似火烧,但被西门大官人的独门暗器戳在要害部位,却是让她越发地情动起来。

    女流氓潜质彻底爆发……已完全不像是傲娇的火凤凰,更像是盘丝洞的女魔王。

    或是担心站立不稳,原本抬起来架住西门町双臂的两条胳膊已变成紧紧地搂住西门大官人的脖子,整个人像是挂在町哥身上。那张樱唇更是逮住西门大官人的舌头无师自通地施展出了“吸星大-法”,吸得那叫一个狠,猛,貌似把町哥的舌头连根拔起。

    西门大官人是啥货色?

    又哪里能禁得住这般勾引??

    这货绝对是给阳光就灿烂,遇到火星就旺燃的**狂魔。

    他原本就很想去找裳裳温存,泄火,结果被憋住了,很不幸的是,宇文凤同学主动送上门……竟然还敢非礼西门禽兽,不是找死么?

    开始的挣扎完全是因为还不适应被人非礼的感觉,但随着宇文凤丁香舌头伸将过来,温香软玉入怀,那丰满而充满弹性之地的挤压,以及她身上传过来的熏香果的独特幽香……转眼之间,这厮便可耻地硬了。

    该死!老子从来……从来还没有如此被动过,从来没有!!我要杀你个水流成河!!!

    西门大官人舌头被人家逮住不了话,只能在心里愤愤不平。

    这厮解放出来的双手,一手猛地一搂宇文凤蛮腰,让她的腹愈发地密贴向自己,好好地感受了一下西门二哥的冲天怒火。而另一手,却是两指如刀,从宇文凤的后面衣领处一路向下,“唰——”地便“剪”到了臀部以下,连着好几层衣服,包括最里面的亵衣,通通剪开。

    宇文凤只感到后背一凉,没等她发应过来,西门大官人头往后一仰,轻松化解了她的“吸星大-法”,紧跟着伸手到她腹部揪住衣服一拽,“嗤啦——”一声……大概半秒钟的时间,西门大官人已创造了一个新的,最快的,将别人衣服脱光光的个人纪录。

    “啊——”

    宇文凤这才反应过来,本能地发出一声惊叫,也连忙伸手想去掩住胸前两只饱受束缚突然弹跳出来后,颤颤巍巍,显得很是兴奋的大白兔。

    西门大官人还真没想到“好哥们”竟然深藏绝世大胸器,立马=眼睛就直了,在她伸手要捂住的一刹那,手上的衣服一丢,已抢先攻占了她胸口的其中一个高地,而另一个高地也是没放过,几乎同时,头一低,一张大嘴很是精准地刁住了大白兔的嫩红眼睛。

    一揉一捏,一吮一吸。

    异常的敏感,顿时刺激得宇文凤浑身哆嗦,更是无力,酸软,脑子里一片空白,唯有喉咙底,鼻腔中,发出一阵阵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服的呜咽声。

    不过,当宇文凤被西门大官人近乎粗暴地扔到床上的时候,她终于有些清醒过来。

    宇文凤今儿鼓足勇气主动出击,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女流氓行动,向西门大官人表明心迹而已,绝对没想过要把一血交出来……那也太不要脸了。

    此时眼看着西门大官人心急火燎地扒自己的衣服,宇文凤明显是被吓到了,无限惊恐,也是语无伦次道:“你,你……你别过来……我求求你……你不能这样……你放过我好不好……”

    但她显然觑了西门大官人已经爆表的**指数,没等她完,这厮已施展出一招必杀技……饿虎扑食,恶狠狠地将她扑在了身下,并且,为了不让她再啰嗦,影响气氛,一只手牢牢地捂住了她的嘴。

    这次,换成了宇文凤挣扎,抵抗。

    一场激烈的肉搏战,以西门大官人用坚挺炙热的独门暗器刺入宇文凤的身体,而宣告获胜。

    因为,当一朵梅花在她身下绽放的时候,疼得她直吸凉气,双眉紧锁,也彻底放弃了抵抗……却是有两行晶莹的泪滴从眼角滑落。

    这绝对不是幸福的眼泪,也不是疼得落泪,而是伤心。

    没错,她是喜欢西门大官人,也曾幻想过交出一血的神圣时刻,但绝不是以这种“被强”的方式。

    咋呢,自作孽不可活啊。

    西门大官人心里很清楚,宇文凤竟然敢如此大胆地非礼自己,只能明一……她已经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自己。那么,自己要了她,就是对她喜欢自己的最好回复……哥同意,并且,负责一辈子。

    正是抱着这种想法,这厮不管不顾,火力全开,无所不用其极,压根没空管宇文凤是何反应,满脑子只想着如何精心耕作身下这片净土,回报凤同学的垂青。

    不用怀疑,在西门大官人这个老手的折腾下,没一会儿,满腹委屈,伤心的宇文凤,已是变得情难自已,慢慢地,也是积极地回应起来。

    毕竟,她也是满心地喜欢西门大官人,现在木已成舟,多想也是无用,还不如顺应身体本能的反应,积极配合。

    激烈互吻,四肢纠缠,战鼓如雷,春光无限。

    这厮可把人家凤折腾惨了……初夜便遭遇如此凶猛的火力攻击,对她而言,正儿八经是生不如死。

    房间里尽是宇文凤同学低吟婉转,或是兴奋难遏的声音,那种难以形容的灵魂出窍的滋味,让她从天堂到地狱来来回回穿越了不知多少次。

    不知过了多久,当西门大官人再一次将愤怒的子弹喷射出来的时候,宇文凤粉红嫣然的娇躯发出一阵如同断气般的颤抖,便像一滩烂泥般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而空气中,早已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淫-靡气味……诚然,这是一种西门大官人灰常熟悉的味道,也是一种能让他激情消褪的味道。

    这厮趴在玉体横陈的宇文凤身上,终于是偃旗息鼓,也绝对将宇文凤杀了个水流成河。

    但这厮却是不像宇文凤这般不堪,稍事休息……也就是事后一根烟的功夫,已是恢复了大部分体力。

    看着宇文凤媚眼如丝,气若游丝的样子,这厮心中顿时升腾起怜惜,自豪,骄傲和无限的快意。

    但随即,忽地想起什么,一骨碌爬起身来,脸上现出尴尬之色,还夹杂着一丝丝忐忑和不安。

    是的,西门大官人知道刚才的战斗比较激烈,也比较漫长,看窗外的天色,一轮红日早已高升,很是担心奸情败露,被老婆大人抓个正着,或被子大姐取笑。

    凝耳倾听。

    这厮眼睛一亮,轻轻吐出一口气,脸上顿时一副轻松之色……由于轻舞霓裳三人唠嗑睡的晚,后半夜又被柳怀素闹腾了一下,此刻竟然还在酣睡,两人都没起床。并且,听呼吸,没人叫醒的话,起码还得睡半个时辰。

    西门大官人俯身将宇文凤烂泥一般的娇躯抱在怀里,大手在她细腰秀背上轻轻抚摸,滑-嫩肌肤如上等丝绸,心里暗赞,嘴上轻笑道:“凤,你胆子不啊,竟敢非礼于我,老实交待,你是不是早就对俺垂涎欲滴?”

    这厮无耻就无耻在这儿,尽管是宇文凤非礼他在先,他强了人家在后,但犯罪的严重性绝对不能同日而语,故此,这厮绝口不提自己的“强”,却先声夺人,置人家凤于十分难堪的境地,从而占据心理上的优势。

    实话,他也怕宇文凤提起裤子不认人,到霓裳老婆那儿告他一个强-奸罪。

    宇文凤瘫软在西门町怀里,脑袋靠在他肩头,感觉非常之舒服。

    而心里,也早已放下了包袱,坦然接受了一血被抢的事实,取而代之的,是激动,欣喜,甜蜜和满满的幸福感。

    此时听西门町调侃自己,却是连话的力气也没有,只是俏脸带羞,眉目含嗔地横了他一眼。

    “你早嘛,看把你憋得,竟然憋成了女色狼,吓了俺一跳……”

    没等西门町完,宇文凤羞得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揪住这厮腰部的嫩肉狠狠拧了一把,脸也埋进了这厮的怀里,看都不好意思看他。

    西门大官人看她这副模样,也不好意思太过无耻了,毕竟,凤已成了自己的女人,该疼爱还是要疼爱的。

    这厮呵呵一笑,伸手拉过被子将两人盖住,挑起宇文凤的下巴,很是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脸上露出多少有些奇怪的神色道:“凤,我知道我长得帅,但还没帅到让天下女人都喜欢的地步。起码,我自认就没有你表哥贺维枫长得帅。况且,我这人一贯的花心,好色,你也经常拿这个我,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呢,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喜欢上我。”

    “你这算是谦虚吗?”宇文凤在西门大官人的温柔眼神注视下,羞怯之心渐去,恢复了往日的傲娇,忍不住讥讽了一句,却见西门大官人脸带微笑,满目柔情,顿时心里一软,有些幽怨道:“或许是我犯贱,自打在天尚人间酒楼第一次见你,便喜欢上了你。”

    “呃?不会吧?”

    “当然,那时候仅仅是喜欢而已,可没想过要嫁给你。但随着跟你接触多了,也渐渐发现,你虽然武功卓绝,却丝毫没有狂妄之心,随和谦顺,有情有义,为人处事也是举重若轻,人又长得风流潇洒,处处都能吸引女孩子的瞩目……”

    “咳咳……”西门大官人还是第一次听到女人这样夸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很是难得地谦虚道:“我有你的这么好么?”

    “你少得意!”宇文凤横了他一眼,切了一声道:“那你,为什么那么多漂亮的姐妹都死心塌地地跟了你?难道她们都是恬不知耻,少了你西门少主都活不下去?还是这世上就你一个男人?还不是因为你足够优秀,才让那些姐妹一个个都往你身边贴?哼,你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个祸害,跟你相处久了,迟早都要沦陷……”

    “呃……着着我咋又成了祸害啦?”这厮眼睛一鼓,很是惊讶的样子,紧跟着却合身一倒,将宇文凤压在了身下,探手间就摸向了依然河水泛滥的芳草之地,嘿嘿淫笑道:“看来,我真是一个祸害,又想让你沦陷了……”

    “嘶——你别动!”

    *********

    ps:最近会多,更新又不能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