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章 读女器

第一章 读女器

    ()    县三中,晚自习。

    秦远认真的做题,忽然他的同桌罗三炮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下了自习,让我来一盘。

    呃!

    秦远,男,十九岁,家境普通,学习一般。沉默寡言,胆怕事,是个懦弱的软蛋。

    可他再怎么懦弱,也是个成年了的男子。

    来一盘,也就是打一炮。

    “罗三炮难道是想走我的旱道?”

    夜晚的风,从窗口钻进教室,秦远只觉得前胸后背都是冷汗,身后的菊花,也是不自觉的紧了一紧。

    “罗哥,这……”

    秦远声的把纸条递回给罗三炮,他的额头也是不知不觉的涔出汗液。

    他的同桌罗三炮,是学校教导主任的侄子,在县三中的学生中,是一个蛮横的霸王。

    身旁经常跟着几个献媚的狗腿子,欺负弱学生,那是家常便饭。

    欺负秦远,那更是每天的调味品。

    懦弱的秦远,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可今晚,秦远鼓起勇气。献出自己菊花这种屈辱,他承受不起。

    “这这,这什么这!你丫的欠揍是吧?”罗三炮很不赖烦的吼道。

    秦远拿回纸条坐立难安,脑袋里混乱一片。

    “你子磨磨蹭蹭的干嘛呢!快递给你右手边的二妹。”

    恍然如从梦中惊醒,原来不是给自己的……吓死我了!

    很快的递给右手边,一个外号二妹的圆脸女生。

    没多久,二妹丢了一张纸条过来,上面是大大的【NO】。

    在秦远捡起纸条的时候,她还狠狠的瞪了一眼。

    客串起临时的传递员,秦远将纸条递给罗三炮。

    “我艹,这sāo货隔了几天就不认识我了?”

    罗三炮唰唰唰,又写好一张纸条,扔给秦远。纸条朝上,上面的字一目了然。

    “老地方,20”

    望着纸条上的字,秦远一言不发。老地方,也就是两人以前也搞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秦远再次将纸条递给二妹,又一次被圆脸女生狠狠的剜了一眼。

    “不关我的事儿,瞪我做什么。”秦远在心中道,同时,接过新的纸条。

    “不!”

    接下来,罗三炮和二妹,当着秦远的面讨价还价。

    20,30,50,60,80……最后100块成交。

    秦远吞了吞口水,看到**裸的交易内幕,他的分身蠢蠢yù动。

    好不容易挨到晚自习结束,秦远站起身,就想回到宿舍。

    他的肩膀被罗三炮狠狠的拍了一下:“远软蛋,你嫂子今晚来不来?”

    “不,不知道。”秦远低头声回答。

    “去买一盒套子,拿到cāo场东西角的草地,快。”罗三炮扬长而去。

    绰号二妹的圆脸女生也瞪了秦远一眼,紧跟着走出教室。

    秦远垂头丧气的伸手掏了掏裤袋,翻遍了所有的口袋,找到了94块7毛钱。

    三天前,他还有200块来的。

    被罗三炮前前后后勒索了几次,此刻只有不到一百块。

    而这些,是三天前嫂子拿给他的一个月的生活费。

    秦远捏了捏拳头,用力的在墙壁上锤了一拳。

    嘭!

    声音很响,他的手也很疼。

    他挪动脚步,来到校外的药店,买了一盒【夜夜高歌】,这是最便宜的套子,花了秦远十二块钱。

    即使罗三炮良心发现,今后的大半个月不再勒索秦远,秦远也只有82块7毛钱。

    作为一个月的生活费,再怎么省吃俭用,也远远不够。

    而且中途可能需要买文具,还有交一些测验费考卷费。

    夜晚的风,有些凉,秦远裹着校服,紧了紧,

    迈开步子,向cāo场东西角的草地走去。

    那地方平常没什么人会去,偏僻yīn暗隐蔽。

    压抑的怪异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秦远的耳中。

    他走的更近了一些,听到的声音也更清晰。

    “你个sāo货……老子要干死你!”

    “我喜欢,就喜欢你干,用力干!”

    “浪逼,爽不爽啊?”

    “爽,爽死妹妹了……好痒,用力啊!”

    两种声音,秦远很熟悉,分别属于罗三炮和二妹。

    两人的yín声浪语,清晰的钻入秦远的耳中。

    秦远以前也看过毛片,难受的时候也自己撸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听到如此yín乱不堪的话语。

    望着手中的【夜夜高歌】以及包装盒上很是挑逗的封面,秦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盒子塞进裤袋,止住前进的步伐,绕到一边贴着围墙的地方。

    哪里极其的隐蔽,秦远藏在一颗树后,探出脑袋,看着不远处的罗三炮和二妹。

    罗三炮掀起了二妹的裙摆,把他的手指探入了二妹的裙底。

    进进出出,不停地捣鼓。

    “哥哥,好多水哦,妹妹我都湿透了。”

    二妹放浪的媚笑道。她的手,在罗三炮的胸口画着圈圈,然后不断往下。

    罗三炮嘿嘿的笑着,yín笑道:“就知道你这浪蹄子水多,不然我还不找你。隔壁班的茵比你便宜多了。我们都老交情了,你还要我100块!”

    带着一股怒气,罗三炮原本进入的是一根手指,现在变成了两根。

    顿时,二妹呼吸急促媚眼如丝,嘴里吐出依依哦哦的莫名音节。

    “叫你要收老子100快,老子今晚搞死你!”

    罗三炮一只手快速**着,另一只手,抓捏着二妹的nǎi子。

    他用力一拉,撕开挡住手掌的衣衫,二妹的一对白sènǎi子,弹跳出来。在夜sè中颤抖着格外显眼。

    望着几米之遥正面对自己的一对雪白nǎi子,秦远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看到二妹的手,不断的向下摸索,来到了罗三炮的腹部,抓住了一条蟒蛇。

    罗三炮啧啧的舔着舌头,抽出了二妹两腿间的手指,随意的在她衣服上擦拭了一下。

    “那软蛋怎么还没来?我艹,老纸等不及了!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他!”

    秦远往后缩了缩身子,生怕两人看见自己。

    眼前的真人版现场直播,比秦远以前看的毛片还要刺激百倍。他瞪大眼睛,忍不住看着不远处二妹的雪白nǎi子,和隐约可见的两腿之间,他把手伸进了裤子里。

    只见罗三炮拍掉抓着他弟弟的二妹的手,猛地把二妹板转身面向自己。

    “胀得难受,给我吹吹!”

    “快,难受着呢,不然以后不找你了!”

    “你们女人长个嘴巴,除了吃饭话,不就是用来给男人吹箫的吗?让男人下面的宝贝插进你们女人上面的嘴里,这才是女人嘴最大的用处!”

    二妹不情不愿的蹲下,半跪在罗三炮的两腿之间,然后掏出对方的鸟,张开嘴,凑了过去……

    秦远清晰的看到,二妹张着嘴,吐出舌头,在罗三炮的鸟头上舔着,一次,两次,三次……

    眼前的一幕,让秦远兽血沸腾,他也觉得自己胀得难受,加快了撸的动作。

    他把自己想象成为罗三炮,二妹正跪在他的胯下,伸出舌头舔他的头。

    酥痒的电击感传遍全身。

    他抓着二妹的头,用力的向下按去。

    让二妹的嘴,把自己下面的巨根吞了进去。

    再按了按,让自己的巨根进入的更深一些。

    狠狠的用力进去,深深的进去。

    他看到二妹的眼角有眼泪流出,这个平时瞧不起自己的女生,难受的呜呜的叫着。

    反而,让秦远更加的有快感。

    他伸出双手,用力的抓着二妹的脑袋,前前后后的晃动着,不停的撞击着自己的分身。

    让自己下身的雀儿,钻进二妹的喉咙深处一次又一次……

    喘息着,撞击着,深入着……

    “sāo货,嘴巴张大,吞进去!”

    “对,含住,吞进去,全部吞进去!”

    让二妹的嘴,这张自己是软蛋的嘴,吞下自己的整条的巨根,并且,狠狠下压,让她的嘴唇亲吻着自己的蛋蛋……

    “爽啊!真他妈的爽!”抓着二妹的头,将自己的富含蛋白质的jīng华,尽数shè入她的嘴里……

    ……

    罗三炮shè入了二妹的嘴里,与此同时,秦远也在不远处假想着自己是罗三炮,也撸了出来,把jīng华shè在了地上。

    “秦远那软蛋,居然敢不听话。哼!不过他嫂子倒是难得一见美人,恩,下次那软蛋的嫂子来的时候,就找她来一盘。”

    罗三炮舒爽的提起裤子,递了一百给二妹。

    树干后的秦远,紧握着双拳,欺负他可以。可嫂子,是他的逆鳞!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我上次见到那软蛋的嫂子,啧啧,那脸蛋,那nǎi子,那细腰,那翘翘的屁股长长的腿。想想都爽啊,玩起来……”

    罗三炮正在整理仪容的二妹面前夸夸其谈,没料到几米之遥走出一个人影,一时间吓了他一大跳。

    还没容他看清,秦远狠狠的一拳,砸在罗三炮的脸上,将其砸倒在地。

    一拳,又一拳,再一拳……秦远一拳将罗三炮打倒,之后攻击就没有停止过。

    拳打脚踢,一下接着一下,罗三炮倒在地上双手抱头根本就起不了身。

    二妹仿佛是第一次看到秦远,惊恐的看了一下,转身就跑,连胸罩的扣子都没有扣好。

    叫你平时欺负老子……我打!

    叫你打我嫂子主意……我踢!

    杂乱无章,劈头盖脸,打成猪头!

    ……

    几分钟之后,二妹带着教导主任和学校保安赶到,只看到秦远翻墙离去的背影。

    教导主任气急败坏的吼道:“秦远,你被开除了!”

    秦远跑出学校,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曙光网吧。

    曙光到了,黎明还会远吗?

    鬼使神差的走进了网吧,怀里揣着嫂子送来的生活费,如今仅剩的八十多块钱,秦远奢侈的买了一打啤酒,坐在网吧的角落……上网。

    开机,启动。

    秦远打开一瓶酒,仰着脖子一口喝干!

    他喝的不是酒,是寂寞!郁闷!难过!伤心!愤恨!

    愤恨不已的他,摇了摇晕眩的脑袋,再次打开一瓶一口干。

    没有间隔的两瓶啤酒下肚,从不喝酒的秦远,眼前一片模糊。

    他很少来网吧,只是熬不过好朋友浩子的软磨硬泡,偶尔来过几次。

    屏幕忽然自动的闪了闪,一行行闪烁的紫sè字迹凸显出来:

    人生不如意,十之仈jiǔ。

    生老病死,生死轮回,善恶有报,六道轮回。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等无花空折枝。

    ……

    秦远只顾着喝酒,没有发现网吧中只有他一个人。

    yīn暗的空间,静寂的夜晚,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唯有秦远孤独的喝酒。

    秦远使劲的摇了摇晕眩的脑袋,他只想着要上网。他要把自己埋进虚拟世界,不愿面对现实。

    在现实中,有很多很多的年轻人,之所以沉迷于网络。沉迷于网游,并不一定是因为网络有多好玩,网游有多么的吸引人,只是因为在虚拟世界中,可以肆意的笑,痛快的哭。

    不需要受人蹂躏还强颜欢笑,更不需要卑躬屈膝忍受屈辱。

    此时,秦远就要像那些年轻人一样,把自己封闭起来。

    什么吊儿郎当的同学,什么不怒自威的教导主任,什么鄙视自己的势利眼女生,什么狗屁的青chūn年华,都他妈的见鬼去吧!!!

    “你很寂寞?”

    “废话!”

    “你很愤恨?”

    “当然!”

    “你不满足现状,你想改变?”

    “还用?”

    屏幕闪了闪,秦远从没有喝这么多的酒,他的胃里一阵翻滚,而他的脑中,也是浑浑噩噩犹如浆糊。

    看不清楚屏幕上的字,秦远却听到了声音。

    他想都没想,回答就脱口而出。

    “你的人生很失败,你没钱,没势,没权,没房,没车,没女朋友,可以,你一无所有。”

    “算你运气好,遇上我。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达到我的要求,完成我的考核,那么我会带你离开这个低等空间。当然,你如果达不到,嘿嘿,你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了。”

    闪烁着紫sè光芒的屏幕,突然出现一个老虎机一般的转盘。

    转盘上有各种各样的图案,有九戒圣剑,黄金裹尸布,斯巴达之矛,风雷双翅……叮的一声响,转盘快速的旋转起来,四五圈之后。

    一束幽光,陡然从屏幕中shè出,正中秦远的眉心。

    “咦,你的运气不错嘛,居然抽中的是这个东西。”

    秦远空腹喝酒抽烟,他的嘴里念叨着:我没钱,没势,没权,没房,没车,没女朋友,可以,我一无所有。

    嘭!

    他喝完了第五瓶酒,打了一个浓浓的酒嗝,随手把空空的酒瓶丢在一边。

    “恭喜你,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现在开始绑定。”

    “叮!‘读女器’绑定完毕……”

    “他妈的别吵,老子头晕,要睡觉!”

    秦远第六瓶酒喝了一半,再也喝不下去。他终于体会了醉酒的感觉。

    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想,这种感觉真好!

    只是,在他面前闪烁的屏幕,发出苍茫的声音。

    “可怜的孩子,我遇到了一千个有缘人,你是最悲哀的一个,居然没有把我的提示听完就睡了,倒霉的孩子,嘿嘿,希望你不要死得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