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章 嫂子胸袭

第二章 嫂子胸袭

    ()    盆友,欢迎加入我们的湿友群。

    在我们这个伟大的高尚的民族文化探讨群,你可以畅所yù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秦远晕沉着脑袋,他看到右下角有一条信息弹出,想都没想就按了XX。心中想着企鹅什么时候也出现这么多的广告,嘴里嘀咕着并且打出一行字:“什么是民族文化?”

    刹那间,群里仿佛丢下了一颗炸弹。

    “兄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逗我们玩呢?”

    “嘻嘻,弟弟,要不要姐姐教你,很简单的,就是你上下动一动,再动一动……”

    “学一学苍老师,还有波多野啥衣等等等等,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了。”

    “我哥们儿,你该不会是处男吧?”

    秦远摸了摸鼻子:“靠,这件事我谁都没,你们怎么知道?”

    “哇塞,处男耶!呢么好久好久都没见过了啊!盆友,你在哪里,把地址告诉我,我来找你。告诉你个秘密,姐姐我最最喜欢童子鸡了。那青涩的神情,那结实有力的身体,兹兹,想想都美得冒泡爽得很啊!”

    “童子鸡,接视频。让兄弟我看看,你长得是多么的有特sè,多么的有个xìng,多么的环保,多么的媲美车祸现场。”

    “弱弱的问一下,兄弟也是背背么?”

    特么的,秦远差背过气去。背背是什么?那是断袖龙阳之癖!

    尼玛的,老子才19岁好不好,18岁成年,老子才成年一周年而已,有你们这么大惊怪的么???

    秦远头脑混沉,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醉酒醒来之后,稀里糊涂的登了企鹅,加了一个诗友群。

    进去之后,才知道所谓的诗友群其实是湿友群!

    专门研究探讨所谓的民族文化。

    而且进入这个群,还必须得改群名片。整个群成员,必须要有一个‘湿’字。

    什么湿人,湿神,湿圣,湿仙,湿妹,湿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连续起了三个名字,都早已被人占用。没办法,秦远索xìng给自己取名‘大湿兄’。

    一时间溜须拍马歌功颂德层出不穷,连大拇指都竖起了一箩筐。

    秦远没有想到的是,他醉酒的时候,获得了神秘人赐予的‘读女器’,就是为了帮助他获得‘大湿兄’的称号。

    可是,醉酒的他,对此还一无所知。

    此时的秦远,作为一个稀奇的童子鸡,正在接受广大民族文化爱好者的批判。

    “兄弟,你确定你是十九岁?你知不知道,十二岁你就可以享受新社会带来的xìng福生活,你足足浪费了七年的大好人生啊,你知道人一生能有多少个七年吗?”

    “帅锅,你知不知道姐姐我十三岁就谈男朋友了,然后,然后你懂滴。”

    “弱弱的问一下,好汉纸你真的不喜欢背背么,很舒服很好玩很刺激滴,你不信可以找我试试。”

    秦远一口气差喘不过来,这世道太他妈的怪异了。

    “我试,试你妹哟!”

    胆怕事的秦远,觉得非常的刺激。

    除了被逼无赖之下揍了罗三炮那一次,他还真的没有这么痛痛快快的出口成章的畅谈过。

    这时候,那位喜欢背背的大胡子头像的男人,给秦远弹来视频。

    “弱弱的问一下,你真的想和我妹妹进行超友谊深入交流么?我先提个醒,她是学体育教练。”

    尼玛还真是奇葩,居然还有人愿意,让自己的妹妹和别人进行负距离深入了解。

    秦远转念一想,自己也老大不了。18岁就可以参军对付敌人,19岁的秦远,怎么也应该可以对付女人了吧。女人再难对付,也应该不会比敌人凶狠。

    况且,在刚才一大群人的围攻下,秦远也觉得自己的确老大不。

    他的哥哥就是19岁娶的如花似玉的嫂子。他的同班同学罗三炮,据15岁就在微信上约炮了,至今有十多个床伴。

    尼玛的,我也太衰了吧!

    秉着深入了解乃助人为乐之道,秦远回复断背男:“你妹妹是否人老珠黄,早已闭经过了更年期?”

    自从他喝了酒,一觉醒来,曾今不敢的话,不出口的话,烂在肚中的话,如今越越顺畅。

    正如网络流行语:念头通达。

    “弱弱的一下,我妹妹芳龄二十一,尚未婚嫁。”

    这么好的年轻妹子?

    盯着屏幕,秦远不敢相信。陪伴了自己19年的处男之身,毁在一个二十一岁的妹纸身上,貌似也亏不了多少。

    “好,你跟你妹妹一下,下次我们好好联系一下约个地方。在你妹妹身上破处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

    很快就可以告别童子鸡的悲惨人生,秦远那是相当的激动啊!

    哪知道,断背男比他还要激动。

    “弱弱的一下,我真特么的激动啊。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吃饭,我要回去告诉我妹妹这件天大的好事。”

    太特么的奇葩了!

    隐隐觉得有些不妙,秦远心翼翼的问道:“你妹妹不会是有病吧?”

    其实,秦远还想断背男他妈的就是神经病!天底下哪有这么巴不得把自己的妹妹送给人家干的?

    看样子,还是那种巴不得别人快干,狠狠干,现在立刻马上干!

    “弱弱的一下,我妹妹的身体很健康。”

    在秦远激动的大口吞掉整整一大块的干面包时,断背男再次发来信息:“弱弱的一下,我妹妹比较丰满,体重三百斤。”

    尼玛啊!这哪里是丰满,这是丰满过头了没有边界了!

    秦远嘴里噎着大块的面包,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好一会儿不上不下,噎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三百斤,这特么的什么概念?

    体重120斤,身高一米七的秦远,想象了一下,自己身下躺着一个三百斤的肉墙。这特么的谁能确定,这不是高弹席梦思?

    如果是在身上,秦远的身子……这是惨遭蹂躏的节奏啊!

    二话没,秦远非常果断的掐断两人的联系。

    返回到群中的秦远,看着群里的一些坏yín们,感叹自己遇人不淑,一不心就进了yín窝。

    这年头,两个头的乌龟,三个翅膀的鸡,重婚的和尚,当三的尼姑,都不稀奇。

    最最稀奇的,就属处男和处女!

    聊着聊着,秦远的问题果然就出来了。

    “刚才那位处男帅锅,快出来一见。”

    “呵呵,,当处男有什么感想?”

    “咳咳,我是专业研究男xìng泌尿生殖系梅毒的梅医生,我觉得你需要到我们医院来做一个详细的检查。你大可以放心的来,我们会为你的身份保密。”

    ……

    尼玛哦,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秦远被一群yín狼,给的面红耳赤口干舌燥。他连喝了三口酒,就想把企鹅给退出。屏幕的右下角,又一次的弹出信息,秦远厌烦的了XX。

    再这么聊下去,这些荡、妇、yín、娃还不知道要些什么。

    就在这时,那位自称自己13岁就谈男朋友的开放妹纸,发来了一条私聊的信息。

    “帅锅,大湿兄,妹纸我特么的想瞻仰您老人家的风范哈。”

    “我特么的瞻仰你一脸!”

    “大湿兄,您老人家别生气啊。要不你告诉我地址,我帮你破了童子之身?”

    秦远是真的不愿意跟这帮sè狼痞子在这么纠缠下去。父母的意愿可是让他考上大学。

    不知不觉,秦远又想起了现实中的种种。

    摇了摇头,他懵懵懂懂又喝了一瓶啤酒。他的脚下,此时不知究竟有多少的空酒瓶。

    他摇摇晃晃的起身,踢翻了若干的酒瓶。去厕所放水回来,他自言自语的道:“这什么时候,又来了几个人了?”

    此刻,乃是下午,外面阳光灿烂。

    在网吧的马路对面,一名年轻的女子,穿着浅蓝sè的酒店工作服,焦急的询问着路人。

    她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能吸引人们的眼球。

    长而直的纤柔细腿,盈盈一握的娇俏蛮腰,没有化妆却天生丽质的容颜。

    这些都是无形中,吸引人的本钱。

    更加吸引人的是,她被浅蓝sè工作服紧紧包裹的胸。

    这不是一般的胸,这简直称得上是胸器!

    她焦急的神情,朴实的穿着,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她傲人的本钱。

    从网吧出来的几个社会青年,刚刚出门,就被女子的傲人胸器给吸引住。目不转睛的盯着,直到女子走近和他话,他才回过神来。

    “你好,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身高一米七体重120斤左右,穿着蓝sèT恤的年轻人?”

    社会青年好不容易从挺拔的胸器上移开视线,他指了指酒吧。

    他并没有注意到女子所的人,但是像女子描叙的那种泡网吧的年轻人,实在是不胜枚举。

    秦远从厕所回来,又一次的看到右下角有信息弹出,皱了皱眉头,对于讨厌的广告,他不厌其烦的再一次的按了XX。

    与秦远私聊的开放妹纸,问秦远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有机会好帮他介绍。

    喝了一口酒,秦远想了想,最好是年轻貌美胸部大而挺,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的嫂子方芳。

    “对,我以后要找女朋友,就找一个像嫂子那样,年轻漂亮身材好,肤白臀翘胸部大。嘿嘿,我喜欢这样的。”

    心中所念所想脱口而出,秦远想到自己以后的女朋友,满意的了头。

    嘭!嘭!嘭!

    忽然,秦远脚边的啤酒瓶接二连三的撞倒。他扭头看去,年轻貌美的女子,惊慌失措满面羞红的向他倒来。

    那大而挺的胸部,那堪称极品胸器的玉女峰,那夺人眼球的傲然存在……秦远混沌的脑海中,响着一个声音:

    这不是嫂子么?

    接着,两团惊人的柔软撞入怀中。让人**的弹xìng,令人迷恋的芳香……秦远浆糊一般的脑中,回荡着一句话:

    嫂子胸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