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章
    ()    秦远完全是处在迷茫的醉酒状态,他走进网吧,就是为了逃避现实。

    完全没有想到,嫂子方芳会找他,而且还找到这里来。

    倒在怀中的嫂子方芳,没有化妆,更没有洒香水。但是却有一股淡淡的芬芳体香,钻入秦远的鼻孔中。

    他忍不住的深深吸了口气,忽然觉得这么做,实在是禽兽……他妈的,这是嫂子啊!

    对自己的嫂子方芳,心生不纯洁的念头,这是很不应该。虽然这是秦远身体自然而然的本能,他依然觉得这么做是对他嫂子的亵渎。

    嫂子方芳19岁嫁给秦远同样19岁的哥哥秦山。

    这本来是珠联璧合人见人羡的一对鸳鸯,哪知道造化弄人。

    新婚的第二天,秦山与一个远房亲戚一起,要去沿海城市淘金,匆匆的走了。

    不久之后,远房亲戚传来信息,秦山失踪!

    在几千万人的城市里,失踪了一个人,好比大海里丢失了一滴水,用尽了所有能用的方法,还是没有秦山的下落。

    秦远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为此还欠下了不少的债。

    面对着嫂子,秦远总是很内疚。

    自从秦山失踪之后,秦远的学费和生活费,大半都是靠嫂子方芳在酒店当服务员,同时兼职刷盘子洗碗,以及扫地清理厕所。

    一天到晚忙下来,常常累得直不起腰。

    二十一岁的方芳,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繁杂的工作,也无损她的天生丽质。辛苦工作了三年的她,依旧可以和秦远学校的校花相媲美。

    在加上她的娴熟善良,以及善解人意,秦远觉得方芳比学校的校花还要美丽百倍。

    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秦远的同班学生吴三炮。

    正是因为吴三炮偶然见过一次方芳,便惦记上那一对迷死人不偿命的胸器。

    罗三炮与二妹还在一起打炮的时候,就叫嚣着以后要试试秦远的嫂子好不好玩。

    也正是因为这样,忍无可忍的秦远第一次动手打人,把罗三炮当场打成猪头。

    然后被教导主任开除。

    倒在秦远怀中的方芳,神情有些痛苦,她想站起来,却没有如愿……她的脚腕似乎扭伤了。

    秦远深深的呼吸,近在咫尺的貌美女子,完全当得起童颜巨那啥的傲然巨物,隔着薄薄的布料,与自己进行着亲密的接触。

    即使是神,也难以挡得住这种诱惑啊!更何况是秦远这个在狼友唆使下一心想着破去处男之身的普通sāo年?

    自然而然的,他的下面搭起了帐篷。

    这样一来,他身体微微后倾,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心中催促着嫂子方芳快起来,潜意识里,又希望嫂子不要那么快的起来。

    天如人愿?

    天如人愿!

    嫂子方芳起来了一下,忽然又再次的倒下。

    “难道嫂子也喜欢倒在我怀里?”秦远的心中,冒出了如此无耻的想法。

    “远,扶我一下,我的脚扭了。”

    然来是脚扭了啊。

    秦远心中有那么一的的失望,同时也有那么一的奢望。

    方芳在秦远的怀里,姿势暧昧,她的柔弱手撑在秦远的身上。

    忽然,她发现手掌下居然有东西在动。她低头看了看,居然,居然是那里!

    女子本来就要比男子早熟,21岁的方芳,立即知道自己情急中,居然一下子就抓到了秦远的命根子。

    她本来就羞红的脸,这下更加的红了,像那熟透的水蜜桃,几乎可以溢出水来。

    “远,快扶我起来。”

    秦远见嫂子的手,离开了自己的重要部位,也是松了一口气,醉酒的状态也清醒了不少。

    他伸出手,本来想抓住方芳的肩膀。

    哪知道这时,方芳自己又一次起身。嫂子的身体往后仰,秦远抓向双肩的手,出乎两人意料的抓向了方芳傲人的胸。

    若是平时,秦远还可以很快的反应过来。

    可是此时,他足足喝了几天的酒。

    后来才知道,他足足喝了三天,总计二十三瓶。

    哪怕他此时头脑清醒了不少,但是酒jīng依旧在他的体内。受到酒jīng的麻痹,他的反应能力自然就不可避免的缓慢。

    吟!

    敏感部位被人抓捏,方芳不可抑制的轻轻呻吟了一下,她瞪了秦远一眼,不顾脚痛,咬着下嘴唇站了起来。

    方芳此时很想在地上找条缝,然后钻进去。

    秦远被开除的第二天,方芳去学校的时候就知道了,也知道了前因后果。

    对于秦远打伤罗三炮一事,她坚决的相信并且支持秦远的做法。

    她心想,秦远能够维护自己的名誉,也不枉费她这几年的辛苦。

    接连找了两天,她才找到颓废的秦远。

    然而,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滑稽的剧情,这一幕幕,就像港澳台rì韩的电视剧。

    先是方芳欣喜的找到了秦远,焦急的走过去。忽然听到秦远以后要找个女朋友,就找自己这样的……年轻貌美胸部傲人。

    接着方芳着急走路,没有注意脚下一摞摞的啤酒瓶。然后就戏剧xìng的扑进了秦远的怀抱。

    再接着方芳的手抓了秦远的命根子,而秦远也不心捏了方芳的惊人柔软与傲人的弹xìng。

    事后的秦远过一句话……这他妈的像做梦一样!

    方芳低着头,绯红的俏脸如火在烧。秦远也好不到那里去,刚才的一幕幕,简直可以媲美他所看的都市!

    更加让秦远忐忑不安的是,开放妹纸发来了信息:

    嘻嘻,大湿兄。我喜欢69式和后进式,你呢?

    这特么的不是坑人么?嫂子可是就在眼前啊!!!

    69式和后进式,你喜欢就喜欢呗,跟我个屁哦!老子喜不喜欢,关你屁事!

    秦远不敢轻举妄动,他生怕自己一个的举动,引来嫂子的注视,然后看到这些少儿不宜的信息。

    就在这时,屏幕右下角第N次弹出信息。

    尼玛啊,这是作死要命的节奏啊!

    他看到了信息的前几个字“征服女人”。

    就算想要教我怎么征服女人,也用不着当着我嫂子的面吧?

    秦远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趁着嫂子方芳还没有看到这些‘民族文化深层奥秘’的资料,秦远也顾不得那么多。

    他慌忙转身,击取消,删除,退出……他关闭了所有,这才转过头来,惴惴不安的看着嫂子方芳。

    方芳到底有没有看到刚才的信息,秦远并不知道。嫂子对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秦远也默契的选择暂时xìng的遗忘。

    “远,你还好吧?”

    “还好。”

    “以后不要喝这么多的酒,对身体不好。”

    “恩,好。”

    两人一问一答,相互都觉得有些怪异。

    秦远揉了揉眉心,道:“嫂子,我不想读书,我想出来工作,这样你就不用那么的辛苦。”

    这句话,已经是秦远从他哥哥失踪后,第七次提出不读书而出来工作。

    方芳皱了皱眉头,她拿出长者的身份。

    “你在三中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不过你放心,嫂子觉得你做得对。但是你还是应该继续读书,你现在都高三了,这是关键的一年,不能半途而废。不然我这几年的辛苦,岂不是非常的不值?”

    秦远撇撇嘴,嫂子的回答几乎与以往没有任何的不同。

    “儿子,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名牌大学,到时候也让那些看不起我们家的亲戚看看,我儿子还是很有出息的。”

    “记住,我们是让你读书的,不要惹事。”

    “儿啊,你可得努力,争取做我们这一片的第一个大学生。”

    脑中一片混杂,父母的期望,给了秦远很大的压力。

    为什么非要读书?为什么?为什么?

    秦远在方芳深深的注视下,妥协的了头。

    “远,你不要担心学校的事。我在酒店工作,认识了五中的副校长,他经常在我们酒店吃饭。你收拾一下,我给他打个电话。”

    秦远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向柜台走去。

    他没有发现,电脑屏幕的右下角,不知疲惫的再一次弹出信息。

    征服女人,征服各种各样优秀女人的身体和心灵。

    悲哀的有缘人,我忍不住还是想告诉你这些提示,希望你不会像上次那么的悲哀,能够完整的看到,毕竟这个很重要。

    征服优秀女人的身体和心灵,你就可以获得诱人的技能。

    技能可以换取各种各样的能力,这一,有缘人可以自己查看读女器。

    作为我在这个最低等空间的最后一个有缘人,我要告诉你。

    你在使用读女器的过程中,会获得相应的称号。

    当你破去处男之身时,你将获得xìng福起航称号。

    当你征服了三个女xìng的时候,你会获得第二个称号。

    当你征服了五个女xìng的时候,你会获得第三个称号。

    ……

    每个称号都有着独特的作用,有缘人,不要懈怠。我暂时要离开这里,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夺得了终极称号,那时候我就会收你做我的亲传弟子。

    忘了告诉你,我的有缘人,终极称号叫做:

    大湿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