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章 男生住女寝

第四章 男生住女寝

    ()    悲哀的有缘人秦远同志,十分悲哀。

    他竟然第二次没有看到神秘人给他的提示。

    在柜台结完账,秦远扶着墙走出了曙光网吧。

    嫂子方芳正在打电话,夕阳的光辉,斜shè在她前凸后翘的玲珑身段上。金sè的光芒,像一件闪亮的彩霞云裳,完美的陪衬着她自然散发的美丽。

    走出网吧的秦远,痴痴的望着,若不是那一只破旧的诺基亚手机,稍稍破坏了嫂子的整体形象,他差一以为自己看到了女神降临。

    “远,你在看什么呢?”

    “女神!”这两个字完全是秦远下意识的回答。

    方芳有些慌乱,她在秦远的头上敲了一板栗。

    “瞎什么,走,嫂子带你去吃饭,你还没有吃饭吧?告诉嫂子,你想吃什么?”

    被嫂子的板栗敲醒,秦远皱了皱眉头。尼玛的不对劲啊,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可以和嫂子这样的话?

    她该不会以为我是在挑,挑逗她吧?

    晃了晃脑袋,秦远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己醉酒。

    其实,吃什么这个问题,除了专业的美食家以外,一般人都不是特别的讲究。更加讲究的是同谁一起吃。

    正所谓秀sè可餐,看着靓丽的美女,哪怕是吃着白稀饭,想必粥的味道也会带着清香。

    嫂子方芳与秦远,其实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她只是隔一段时间,就会给秦远送一些生活费,以及一些应季的衣物和生活用品。

    在嫂子方芳与哥哥秦山结婚的当晚,秦远在长辈的唆使下偷偷的躲进了衣柜中。那时候,农村闹洞房,流行听床,秦远便是推选的听床者。

    他本想钻入床底,奈何床下有杂物,于是,他躲进了衣柜。

    哪知道没多久,嫂子进房间换衣服,拉开衣柜门,陡然就看到了毛头子秦远。

    那时候,方芳只穿着贴身的衣服,羞怒的她给了秦远一个响亮的板栗。

    加上刚才的板栗,方芳总共赏了秦远两个。

    给过秦远板栗之后,方芳也想起了她给秦远第一个板栗之后的的新婚之夜,神情有些痛苦和悲哀。

    “想吃什么,吧,嫂子带你去吃。”

    秦远的视线鬼使神差的稍稍下移了一,落在了方芳的重要部位。

    他的脑中出现一个声音;我想吃你的nǎinǎi,可以么?

    啪!

    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秦远被自己刚才的想法差吓尿了。尼玛啊,这是嫂子,秦远你特么的还是不是人啊,简直禽兽不如!

    慌忙移开视线,秦远不敢再看嫂子,他想自己是不是喝酒喝坏了脑子。

    “远,你干嘛?好端端的自己打自己,吓了嫂子一跳。”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太对不起嫂子了,嫂子辛辛苦苦的打工赚钱供我读书,我,我却被学校开除了。”

    当然,秦远觉得自己真正对不起嫂子的是,他刚才的想法,太特么的猥琐龌蹉了。

    “对了嫂子,你的脚没事吧,你把鞋脱了让我看看?”

    秦远完就后悔了,这天底下哪有叔子看嫂子脚的荒唐事。

    两人神sè都变得不正常,尴尬,很尴尬,非常尴尬,相当的尴尬!

    “远,你饿了没?”方芳身为长者,率先转移注意力。

    “我,我还没饿。”秦远转过头去,他不敢再看夕阳下女神一般的嫂子。

    “哦。”方芳顿了顿道:“我刚才给五中的副校长打了电话,他答应了让你去五中念书。你以后要用功,不准再提打工的事。你放心,嫂子会按时给你送生活费的。”

    “不早了,那我去学校了。嫂子你也回酒店吧,五中是吧,我知道路。”秦远逃似的疾步离去。

    尼玛喝酒不但喝坏了脑子,身子也特么的出问题,他居然想着嫂子的傲人之处,身体忽然就起了反应。

    此地危险……不能久留。

    方芳的脸,也是时青时白时红。见秦远走远,也转身朝工作的酒店走去。

    路边的一辆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对方芳道:“靓女,去哪里?上车吧,你看你的脚受伤了。”

    “不用了,没多远。”

    脚没伤的时候,确实没多远,也就三条街而已。走路也就十几分钟。

    只不过现在,怎么也得几十分钟吧,更重要的是,伤的地方是脚腕,每一步都会让她很疼痛。

    “走路吧,远转学要不少钱,而且天气渐渐转凉了,过段时间得给远买衣服。现在能省一是一。”

    方芳一边想,一边忍着痛慢慢往前走。

    县五中和县三中不在同一个方位。县三中在县城的南面,而五中却在县的西面。

    从曙光网吧到县第五高中,差不多要走一个多时。

    刚才嫂子还问秦远生活费还有没有,够不够?秦远哪里敢不够,方芳的辛苦他是知道的,每逢假期,他都会去酒店帮嫂子的忙。

    特么的,我有事没事上什么网啊!

    秦远每一个月生活费也就是一百多块,这还是嫂子和他两人都神省吃俭用的结果。

    毕竟,嫂子方芳每个月还得给家里寄钱补贴家用,还有以前为了找秦山所借的贷款,这些沉甸甸的胆子,都无情的压在方芳的肩上。

    有很多人,都在劝方芳改嫁。连她的父母都不例外。

    去年过年的时候,秦远的父母也表示不愿拖累方芳。这个家,方芳付出的太多了。而秦山至今依然下落不明音信全无。

    可不知为什么,方芳对所有人的好意都只是笑了笑,依然辛辛苦苦的工作,丝毫没有要改嫁的样子。

    秦远满嘴酒气,摇摇晃晃的走在马路上。他甩了甩脑袋,把那些什么69式,后进式,什么征服女人,什么民族文化……统统的甩出脑外。

    他暗暗发誓,此生一定要让嫂子幸福!

    之所以他可以不用像村里其他青年那样,早早的外出打工,这一切全都靠他的嫂子!

    搜了搜口袋,摸出一支皱巴巴的双喜烟。

    他在几个口袋里掏来掏去,骂了一声艹,居然没有打火机。

    想抽烟的时候,没有打火机,这可是sāo心挠肺的节奏。

    就在这时,前面三个染了黄毛的社会青年,勾肩搭背的横中直撞而来。

    走在路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纷纷绕道而行。

    “伙子,快闪开,前面有混混。”

    一位好心的大婶,提醒秦远靠边走路。

    那三个混混,可没有打算放过已经靠边走的大婶。

    “老女人,你刚刚我们是什么?”

    “老二,她刚才我们是混混。”

    “老三,你觉得我们像混混吗?”

    “不像。因为混混没有我们哥几个帅。”

    三个黄毛自问自答,嘻嘻哈哈。把老实本分的大婶吓得不轻。

    “对不起,对不起,我误会了,你们不是混混,不是混混。”

    好心的大婶慌忙道歉,更是想绕路离开。

    “嘿嘿,一句对不起,你觉得能够解决问题吗?如果我捅你一刀,然后对你的尸体声对不起,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大婶吓得连连后退,脸sè很是难看:“我要赶回家给女儿做饭,你们行行好,让我过去吧。”

    三个黄毛相互看了看,嬉笑着道:“想过去,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嘛,你刚才我们是混混,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这是诽谤!诽谤你懂吗?信不信我们可以去法院告你!”

    这种老实人,三个黄毛随意拿捏甚是顺手。敲诈一些东西,讹诈一些钱财,这是他们的拿手绝活。

    甩了甩脑袋,胆怕事的秦远,竟然在几个近在咫尺的混混面前,没有一丝的惧意。

    他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这世道真是奇葩,混混敲诈勒索居然开口闭口都是法律。

    摇摇晃晃的走过去,停下的位置刚好在好心大婶的身前。重重的打了一个酒嗝,嚣张的道:“借个火!”

    “借尼玛……”绰号老三的黄毛,开口就想问候秦远的母亲,被老大往后一拉。

    绰号大黄毛的混混,显然混得最久,他敏锐的发现就在刚刚的那一刻,秦远的眼神冰寒yīn冷,似乎随时都会择人而噬。

    “这位兄弟,有些面生啊。”看到身前有三个混混模样的存在,还敢嚣张的凑上前来借火的人,不是悲催的傻子,就很有可能是同道中人。

    秦远紧紧的盯着那个老三,随意的道:“你们是光头的手下吧,那子的手下怎么都是吃屎长大的,嘴巴都他么的像粪坑!”

    那个老三就要发怒,大黄毛赶紧拦了下来。他狠狠的瞪了老三一眼:可以称呼自己老大为子的人,你特么的也敢惹?不想活了!

    对秦远,大黄毛的态度立马大变。连称呼也跟着变了:“大哥,您混那条街的,赶明儿有机会,我们几个也好去孝敬孝敬一下。

    孝敬不孝敬,这倒是很玄乎,最主要的还是想掏秦远的底。

    秦远与光头并不熟,只是他的同班同学罗三炮和光头的关系不错。

    “光头那子,是不是最近手又痒了?过几天我再去找他耍一耍。”

    光头非常喜欢打牌,秦远是无意中听罗三炮所,此时出来,却是让大黄毛立马就信了。

    大黄毛弯着腰,给秦远着烟,他猜测秦远是要给大婶出头。陪笑着要告退,秦远淡淡的道:等等。

    “你,绰号老三是吧?光头有没有教你,不敬长辈是个什么罪?”

    混黑道的,不敬长辈的罪很大,轻则掌嘴三十,重则断手断脚。

    三个黄毛,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脸sè都很难看。

    他们还远远算不上是混黑道,但是道上的一些规矩,却也都知道。他们不约而同的想:面前这个年轻人,难道真的是道上混的大人物?

    这些家伙,只是在电视电影和中看到过真正的黑社会。而且他们知道一句话:不像混混的混混,才是真正的黑社会。

    秦远的一身烟味和酒气,也让他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不过身上朴素而且寒酸的衣着,看起来也不像是混混。

    三个黄毛还是选择了妥协,老三自己给自己三个耳光,秦远才挥挥手,让他们离开。

    望着狼狈离去的三人,秦远对自己曾经的懦弱胆怕事,暗暗好笑。

    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好饿啊!

    五中不远了,秦远和好心大婶打了个招呼,快速的离去。

    没多久,他来到了五中的校门口。

    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门卫直接带他来到了宿舍楼。

    “秦远,刚才副校长过了,你今晚早些休息,明天再上课。”

    门卫在前面带路,秦远跟在他的身后。

    “老韩,这是副校长要求你安排住宿的秦远,副校长特别嘱咐过,你要给他找个好些的位置。”

    老韩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专门负责最后这一栋宿舍楼的住宿。

    忽然,老韩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宿舍楼有六层,一二层为教职工的宿舍,三四楼为女生宿舍,五六楼才是男生宿舍。

    让老韩神情不自然的是,男宿舍没有空位了。

    门卫临走时的话,让老韩再次打开住宿登记册。

    不知是不是喝酒,又吹了冷风。秦远此时又饿又晕,很想赶紧找个地方想睡一觉。

    “不会是没有我的位置吧?”

    “有有有,一定有。你放心,副校长嘱咐过一定要给你安排一个好位置,我现在立马给你安排。”

    副校长可是管着她的薪水和职位,她岂能不用心?

    她翻到了第三页,眼睛陡然一亮。

    有了,就这间……三楼,单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