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章 妹纸强暴【求票求收藏】

第七章 妹纸强暴【求票求收藏】

    ()    早上,早自习的铃声,就像少女的月经一样准时。

    秦远缓缓的睁开眼睛,今天就要在五中正式上课了。

    他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却是一位豆蔻年华的少女。

    这他妈的什么情况?

    秦远的手正抓着一团傲娇的柔软,而少女的手,正好抓住了秦远的分身。

    宿醉的雯雯,感觉到了身边的动静。她好看的睫毛闪了闪,睁开了水汪汪的眼睛。

    “你是谁?”雯雯惊讶的问道。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雯雯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居然被脱掉,而且身边的男子,还握着自己的敏感部位。瞬间,她面若寒霜。

    秦远气愤的伸出那只空闲的手,指着身边的少女,恼怒的道:“你,你太可恶了。”

    雯雯被秦远的话,给弄糊涂了。

    不是吧?我在我姐的床上睡觉,你一个男人跑到我床上来了,居然还倒打一耙,指着自己‘可恶’!

    天底下有这么没天理的事儿么?

    “你,你怎么能这样?”秦远的眼角,折shè着晶莹的光芒,一滴滚圆的泪珠,从他的眼角缓缓滑落。

    看到那滴泪珠,雯雯懵了!

    弱弱的声音在她的心中响起:我才是无辜的好不好,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我才是那个被占了便宜的人好不好?

    怎么一切都反过来了?

    “你是什么时候进入房间的?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不经我的允许就私自上我的床?”

    “你知道吗,这对我的影响有多坏,你让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我才19岁,我还有着大好的青chūn年华,我,我要打110!”

    秦远越越激动,他一只手指着雯雯的鼻子,另一只手捏了捏掌中的柔软。他义正言辞神情严肃,他立场坚定眼神纯洁。

    雯雯傻眼了!

    难道我真的走错了房间?难道我真的破坏了他的纯洁?难道我让他从此无脸见人?

    “手机在哪里?我要打电话,我要报jǐng!”秦远激动的寻找手机。

    “喂,你可不可以等一下?”雯雯愁苦的声道。

    “不行!”秦远大声道:“我要报jǐng,我一定要报jǐng!我要告诉jǐng察叔叔,我被强暴了!”

    “喂,你是男人好不好。我昨晚喝了酒,发生了什么事我自己都不知道。就算发生了一些事情,怎么也是你们男的占便宜,我们女生吃亏一些吧?”

    雯雯简直不敢相信,若是这件事传扬出去,自己还怎么在学校待下去。

    她眼看秦远就要拿到手机,慌忙伸手抢先一步,把手机拿到自己的这一边。秦远若想拿到,必须得起身才行。

    “你把手机还给我!”秦远留意观察雯雯的表情。这厮也是心中有苦难言,在国际上,还有女人强jiān男人的法,但是在国内,却没有这么一个命题。

    虽然抱着温柔软玉,无论身心都是相当的舒爽。可万一人家妹纸,一哭二闹三上吊,弄得不好进了局子,那时候秦远想哭都来不及。

    恶人先告状,自然是因为先告状有着特大的优势。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也浅显的明了深刻的道理。

    先一步,总是不会错的。

    秦远掌中的软玉,饱满而有弹xìng,一颗粉红的豆蔻,在秦远的掌心引发了惊人的触感。

    酸麻酥痒,难以言语描述。他的身体反应,便是最好的证据。

    呜!

    秦远的凶器,还在雯雯柔若无骨的手之中!

    啧啧!舒爽的感觉难以言喻!

    “这是什么?”

    雯雯发现了手中有了异常,她慌忙掀开被子。

    啊!就算雯雯再天真,也不会不知道男人的宝贝在什么地方。

    她慌忙松手,两只手同时收回,捂住了自己的脸。她完完全全清清楚楚一丝不差的看到了秦远立正敬礼的分身,气宇昂扬的腾龙,怒目而视的巨蟒……

    没脸见人啊。

    忽然,秦远傻眼了。

    他看到雯雯居然穿着粉红sè的裤裤。

    尼玛的,这特么的怎么回事?

    昨晚秦远还依稀记得那个chūn梦,他梦到了自己的嫂子。

    在梦中,他剥掉了嫂子的衣服,亲吻着她的肌肤,进入了她的身体。

    他记得,他脱掉了胸罩,可是裤裤到底有没有脱,他记得不清楚。

    “难道我昨晚做着chūn梦,把雯雯当做了我的xìng幻想对象嫂子?”

    可惜了,太可惜了!

    千年难得一遇的破处大计,就这么错失了。

    “貌似现在也不晚吧?反正这靓妞也是自己爬上我的床的。”秦远翻身假装拿手机。

    从六钟的起床铃,到现在也并没有过去很久。

    雯雯自然也看到了自己穿着裤裤,心中有些窃喜,也微微有些失望。

    昨晚她和六个好姐妹一起过生rì,她们七个人,只有她一个人没有男朋友,也只有她一个人还是处。

    若不是照顾雯雯的情绪,她的好姐妹也不会不带上自己的男朋友。

    她还记得话最多的那个姐妹对自己,雯雯,你看我们都出双入对的,你也赶紧找一个啊。

    雯雯,你看你脸上有个斑,我告诉你哦,内分泌失调的女人才会长斑。不过你别担心,我教你一个特效偏方,与男人爱爱,可以祛斑的。嘻嘻,赶紧找个祛斑霜吧。

    雯雯十八岁,也是读高三。

    在这个社会,原本大学才是男女生恋爱的天堂,可如今不知何时,社会在进步,天堂也从大学挪到了高中。

    更有一些早熟者,都把天堂挪移到了初中。

    在高中的这两年,追求雯雯的人很多,可她对自己的眼光要求很高。一般人她看不上眼,她难得看上眼了,别人又早已名花有主。

    十八岁的雯雯,论心理年龄,她还要比秦远大一岁。她看着身边的男子,长相一般,身材一般,气质一般。

    完全没有特sè!

    雯雯看了一眼,又看一眼,虽然没有特sè,却很耐看,似乎百看不厌。

    这样的男生做男朋友,马马虎虎吧。

    摇了摇头,雯雯暗骂自己:雯雯,你在想什么啊!

    忽然,她发现身边的男子翻身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你干嘛?”

    “我要拿手机打电话,我要告你,你强暴了我。”

    雯雯简直又要哭了,她往下指了指,我穿着裤子呢!

    尼玛啊!秦远索xìng把手机扔掉,反正现在已经胸贴胸肉贴肉,打个不恰当的比方……黄泥巴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少女妹纸都上床了,这要不把处男之身破了,这也太对不起党,对不起广大的人民群众。

    嘭!嘭!嘭!

    门外的敲门声异常的急促。

    “雯雯,你起床没有,快,开始跑步了。”

    “你昨晚没事吧?”

    “雯雯,快把门打开。”

    秦远闭着眼睛感受着身下的柔软,他的每一次的呼吸,似乎都带着少女的芳香。

    难怪人常,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种感觉秦远以前从没有体会过,如今他伏在雯雯的身上。他感觉爽呆了酷毙了美死了。

    就在他准备想个办法把处男的帽子摘掉的时候,门外来人了。

    “走开啊,你这个流氓!”雯雯奋力把秦远推开:“我,你……我们有时间再算账。”

    雯雯快速的抓起自己的衣服,躲进了洗手间。

    “你们先走,我马上就来。”

    第一天上课,秦远也不想给老师留下坏印象。而且想要摘掉处男的帽子,没有雯雯,他一个人也没有办法。

    昨天空着手而来,什么行李都没拿。秦远把昨天穿的衣服从新穿上。

    他也走到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面是厕所,外面有一个水池,供刷牙用。水池旁边有着两套牙刷和杯子,外形一模一样,只是颜sè不同。

    分别是红sè和绿sè。

    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是睁开眼睛。

    第二件事,便是穿衣起床。

    第三件事,便是刷牙洗脸。

    这三件事缺一不可。

    秦远随便拿起了红sè的杯子,以及红sè的牙刷。cāo场上的集合声吹响,事情紧急,借个牙刷用用,得上是事急从权。

    厕所的门打开,雯雯穿戴整齐的出现在洗手间。

    “你有没有搞错,你怎么用了我的牙刷?”

    刷牙刷到一半的秦远,顺手把牙刷从嘴里拿出,将沾着泡沫的牙刷递了过来。

    雯雯发觉自己的脑袋,有些运转不过来,她傻愣愣的接住。

    秦远嘴里满是泡沫,他又拿起了那套绿sè的牙刷,熟练的挤上牙膏,然后接着刷牙。

    雯雯的嘴巴,张的老大。

    “你,你现在用的是我姐姐的牙刷!”

    秦远转过身来,干净的眼神,用纯洁的语气道:“不好意思。”

    可他依旧顺畅的刷牙,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

    秦远刷牙完毕,雯雯还傻愣愣的站着。

    “你叫雯雯?”

    雯雯没有回答。

    “我叫秦远,昨晚刚刚来的转校生。据楼下的老韩,这里原先住着一名刘老师,但她估计刘老师不会再回来,所以她把这间房分给了我。”

    “至于昨晚的事情。”

    秦远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同样在看着他的雯雯。

    “昨晚的事情,虽然是一场意外。但是你不经我的允许,私自进我的房间,并且还上了我的床。这件事情我暂时不会追究,但是,我保留起诉的权利。”

    秦远故意用雯雯能够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我特么的太悲哀了,居然差被妹纸强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