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一章 幸福同桌【求票求藏求一切】

第十一章 幸福同桌【求票求藏求一切】

    ()    这特么的奇葩!

    秦远走到最后一排,向着自己的位置前进。

    他对属于自己的最不显眼的位置很满意,有个身材不错的女生做同桌,也非常欢喜。

    哪知道,走近之后。才看到自己的同桌,手拿一件校服,在校服的遮挡下,是一条紧绷的牛仔裤。

    牛仔裤的裤腰内,赫然插着她自己的手!

    秦远那个山崩地裂般的震撼啊!

    尼玛这可是教室,胆儿太肥了!

    在朗朗的读书声中,竟然,竟然偷偷的那啥!

    女生长相一般,不过前凸后翘,倒也堪称火辣。

    童子鸡秦远短暂的呆愣之后,怀着批判的态度,轻手轻脚的绕过女生坐到了靠墙的位置上。

    在教室这么光明的地方,怎么可以做出如此yín秽的事情?

    不行!

    作为一个好好学生,秦远当然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在自己身边发生。

    秦远谴责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同桌的动作。

    火辣同桌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她把校服主要挡着外边,秦远坐在里面,女生的一举一动,丝毫逃不脱秦远谴责的目光。

    哦!啊!

    细微的呻吟,就在秦远的一尺之遥。

    秦远继续谴责,眼睛一眨也不眨。

    同桌插进裤腰内的右手,不停的捣鼓着,速度越来越快。

    秦远虽然是个十足的处男,可是不意味他不知道,同桌在做什么!

    从出生到现在,这特么的是秦远第一次亲眼见到女人,在做这种事情。

    还特么的是在教室,在朗朗的读书声中!

    秦远谴责的意味越来越重,双眼死死地盯着,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只见同桌颤抖着伏在桌面上,更好的遮掩自己的**与秘密。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察觉到秦远的存在,丝毫不知道一个男人就在旁边看得目不转睛。

    咕噜,咕噜。

    秦远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的场景,刺激的秦远口水分泌加快。

    恩哦!

    同桌忍不住呻吟出声,仿佛岛国chéng rén艺术现场直播。

    秦远不但目光谴责,他的分身也跳了起来,以奋起直立来表态和主人是同样的立场。

    班主任秦宛如老师走进教室,遥遥看了秦远一眼。

    此时的秦远,由于分身谴责的太过投入与深重,合身的裤子,顿时变得紧身。

    别样的难受,让秦远不得不换一个坐姿。他眼角的余光,恰好看到秦宛如走进教室并向他看来。

    呃……

    要命的是,秦宛如在向他招手,示意秦远过去。

    低头飞快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谴责意味浓厚的分身,秦远慌忙摇了摇头。

    他都有些怀疑,秦宛如是不是故意的。非要他挺着一杆枪,站在讲台上……

    秦宛如秀眉微皱,这还是第一次碰上,有学生对她摇头。

    这时候,教室外蔡副校长也对秦宛如招了招手,秦宛如瞪了秦远一眼,方才走出教室。

    呼!好险……

    秦远收回目光,准备继续谴责学校的不良风气教室的yín秽行为。

    他的目光,直直的撞上了同桌挑逗的眼神。

    只见这个身材火辣的同桌,眼犯chūn光秋波暗送。而她手上的动作却依然没有停止!

    秦远开启读女器,同桌的信息立马显示出来。

    肖丽,19岁。

    身高;160cm.

    三围:36,26,32.

    啧啧,身材果然不错!

    了头,秦远看向刻度尺。

    尼玛,震惊了!

    刻度为1,刻度尺红sè……哇擦,粉木耳耶!

    肖丽见秦远头,一把将秦远的手拉过来,直接往裤腰内塞去。

    还真不是一般的开放啊!这样的妹纸做同桌,是不是一种超级难得的幸福?

    对于未知的事物,秦远总是充满好奇

    对于女人,更加如此。特别是女人的身体。

    肖丽媚眼如丝,对秦远的迟钝犹疑有些不耐烦。

    “快,快!”

    声音细不可闻,堪堪让秦远隐约听到。

    读书人,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yín,威武不能屈……我是不会屈服的!

    秦远感受着别样的强烈刺激,,心中念叨着不会屈服。

    忽然,肖丽把她课桌上的一块橡皮擦,丢在秦远的脚下。然后飞快的白了秦远一眼,向秦远倒了过来。

    此时的肖丽,chūn意荡然,脱去校服外套的上身,只是穿着一件简单宽松的黄sèt恤,完全无法掩饰胸前两只呼之yù出的肉球。

    俯下的时候,恰好让秦远更加明了的看到,里面浅蓝sè的蕾丝胸罩,以及,胸罩不堪承受的白花花半圆形软肉。

    这是在勾引!秦远这个好学生,谴责的目光更加强烈。

    哥怀着批判的态度,默默的看着,就是不妥协……呜!

    俯下身子的肖丽,一只手抓向秦远脚下的橡皮擦,另一只手,则放在了秦远的大腿根部。

    与秦远两腿间的宝贝,仅仅只有一寸之遥!

    嘶!秦远倒吸一口凉气……我忍!

    假装拿不到橡皮擦,肖丽身子再压低一下,两只活泼的兔子,直接抵在秦远的腿上。

    秋天的服装都不厚,秦远的大腿忍不住颤动了一下,于是接触的地方更加的舒爽,灼热。

    烫!很烫!

    此时的肖丽,全身都烫!

    脖子,耳根,脸颊,手臂,所有裸露在衣服外的地方,都燃烧着催情的红sè。

    这种灼热滚烫,肖丽直接传递到秦远的身上。

    忍不住了……坚持啊!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快,摸我!”

    肖丽急促而微弱的声音,瞬间燃了秦远的怒火,同时也燃了他的yù火。

    秦远快速的环顾四周,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最不显眼的角落。

    他猛地用力,将肖丽的头,按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同时,一只手,伸进了肖丽的衣领中,大力的揉、搓着滚圆的玉球,让其不断变换着诱人的形状。

    而另一只手,探入肖丽解开的牛仔裤内,狠狠的捣鼓着……

    没多久,肖丽浑身颤抖起来,她死命的捂住嘴,只能传出轻微的咦哦声。

    几秒钟之后,肖丽的cháo红退去。她慌忙捡起地上的橡皮擦,挣脱秦远的两只魔掌,端端正正的坐好。

    刚才的一幕,仿佛从未发生过。

    秦远怒了,他弟弟更是怒不可解。

    这是什么事嘛!

    他抓过肖丽的校服,擦了擦手指的水泽,刚才的**体验,让秦远的分身更加的涨大,几乎到了极致。

    肖丽却不敢看秦远,撕下一张纸片,写了几个字,在课桌下,递给了秦远。

    回味着刚才的触感,秦远打开纸条。

    刚才……谢谢。帮我保密。

    叮铃铃!

    铃声一响,肖丽逃似地走了出去。

    男女的校服都是一个样式,看着肖丽留下的衣服,秦远有些狐疑。

    陆丰邀请秦远一起去吃早餐,秦远慌忙把校服缠在腰间。

    挺着枪招摇过市,秦远可没有这种爱好。

    秦远与陆丰一起走出教室,对于学校的构造,秦远并不熟悉。

    两人一路走,一路着话。

    什么地方是卖部,什么地方是乒乓球台,什么地方有草地,什么地方容易看到美女。

    在陆丰的解下,秦远一一记在心里。

    这里,将会是他要生活一段时间的地方。

    “秦远,我们走快,不然等下没位置了。”

    秦远答应一声,加快了步伐。

    饭堂就在宿舍楼的隔壁,共有两层。

    第一层一般是普通的学生吃饭的地方,饭菜实惠不贵。

    楼上则是老师用餐的地方,他们都有配备的饭卡。

    当然,经济条件好的学生,也是会上二楼。那里饭菜比一楼丰富,有更多的荤菜可供选择。

    二楼比一楼高档,价格也成正比。

    “秦远,走,我们去二楼。”

    陆丰很佩服秦远,诚心想交个朋友,准备上楼破费一番。

    秦远笑了笑,陆丰的家里条件看起来也不是很好,衣着虽然都洗的干净,可是明显是很久前买的。

    “我们排队,就这里吧,挺好的,不用上去。”

    四条蜿蜒的队伍,秦远随意选择了一个,排在末尾。

    秦远新来,还没有饭卡。陆丰把自己的卡拿了出来,交给秦远打菜,自己去打饭。

    一刻钟之后,终于轮到了秦远。

    “一份回锅肉,一份青菜。”

    咦!是你!

    秦远望着给自己打菜的人,竟然就是刚才在自己的帮助下,达到高、cháo的同桌同学肖丽!

    肖丽眨了眨眼睛,给秦远的分量足足两倍有余。

    而划卡的时候,只收了一份的钱。

    “肖丽,渴吗。”

    二十多岁厨师模样的男子,拿着一杯水走到肖丽的身边。

    “不渴。”肖丽脸sè大变。

    “你看你这么累,喝水吧。”厨师笑着催促道。

    “我不……”肖丽的话还没完,就被厨师抢前制住,强行灌了一杯水。

    肖丽呛得眼泪婆裟,猛地使力将厨师推开,踉踉跄跄的跑出了饭堂。

    陆丰打好饭走了过来,见秦远迷惑不解,道:“那个厨师是肖丽的男朋友,他们经常吵,很正常。”

    收回看向饭堂外的目光,秦远与陆丰两人找了个角落,边吃边聊。

    吃饭后,陆丰去了教室,秦远打算回寝室躺一下。

    甩来甩去的感觉,实在难受。

    秦远在楼下和宿舍管理员老韩打了声招呼,蹬蹬蹬上楼。

    此刻还是早上,同学吃完早餐,基本都回到了教室,有些在外面晒太阳。在宿舍的楼道上,秦远还没有遇到一个人。

    来到三楼属于他的寝室门口,拿出钥匙,插了进去。

    忽然,隐隐约约的喘息,压抑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传进秦远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