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四章 人工呼吸

第十四章 人工呼吸

    ()    还有一,让秦远更加的喜出望外。

    他发现,自己的弟弟,也跟着涨大增粗了!

    男人存于尘世,金戈铁马傲视苍穹。

    不外乎追求两种: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无非就是争名夺利,抢权抢钱抢女人。

    在这其中,很关键的一,就是要男人有本事。

    那个女人不希望找一个有本事的男人来靠,始终要找一个男人来靠,当然要选一个最有本事的,别墅洋房豪车名表诸如此类。

    更加关键的一,则是男人的底气。

    正所谓裤裆有杀气,胯下有神话!

    除了清心寡yù的少数人,那个女人不想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威风凛凛驰骋疆场,回到家依然攻城略地杀气腾腾!

    此时的秦远,觉得自己也越来越有杀气!

    他跑到洗手间,对着里面的镜子,望着胯下的杀器沾沾自喜。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秦远大叫一声冲出寝室跑下楼去,都来不及和老韩大声招呼。

    “跑啥呢,别摔着。”老韩在身后喊道。

    秦远挥了挥手,朝着饭堂后面的校长办公室一路飞奔。

    他身后的老韩,忍不住的赞叹:“那子好快的速度啊!”

    秦远急匆匆的跑着,刚才的欢喜劲儿过了之后,他忍不住的担心嫂子会难过。

    如果两人间,必须有一个人伤心难过的话,秦远情愿是自己。

    嫂子,别担心,我会好好学习,还会赚很多的钱,我要让嫂子过好rì子!

    不停的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对嫂子好。

    秦远只顾着想嫂子,没有注意到刚刚走过转角的人影。

    嘭!

    忽然撞到一个温软的**,秦远微微一怔。

    他的步伐很快,冲势很急。碰撞之下,直接将前面的人扑着向后仰倒。

    撞上的一瞬间,极其短暂的愣神后,秦远便知道自己撞到了一个女人。

    来不及做别的想法,他xìng福起航的称号能力,马上就体现了出来。

    各种能力提升百分之十,秦远超水平的发挥,让自己的身体和对方交换了位置。

    他自己狠狠的砸在地上,而身上的女人安然无恙。

    丝毫不顾忌后背和后脑勺钻心的痛,秦远回神的刹那,便焦急的喊道:“嫂子,你没事吧?”

    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心爱护,让受到惊吓的秦宛如心生羡慕。

    秦宛如刚刚在校长办公室,无缘无故的被校长,当着一个让人忍不住羡慕嫉妒恨的陌生美丽女人的面,把自己给严肃的批评了一顿。

    好不容易在陌生美女的劝下,校长才让她离开。

    她还在回味校长深奥的指示,堪堪走过转角。

    忽然就仿佛遭遇到炮弹撞击般,刚刚走过转角,还没撞上之前,她就有了察觉,可来不及反应。

    她心想这下完了,真的完了,年轻的人生就这么断了。听到秦远喊嫂子,她才清醒过来。

    “真羡慕他嫂子,居然在如此危机的时刻,第一时间就是关心嫂子。”

    秦宛如刚准备自己不是,险死还生的她,忽然想起,自己之所以遭遇这次的危机,还不是身下男人惹的祸?

    既然你着急,我便让你多急一下。

    莫名其妙的被批评,还是当着外人的面,秦宛如本来就愤愤不平。

    无缘无故差被人撞死,更是让她郁闷难当。

    身下温暖的胸怀,有力的心跳,结实的臂弯,这又让久旷的少妇,感觉到了一丝丝甜蜜柔情。

    再加上身下男人,发自内心的关怀。

    所有的这一切,让秦宛如下了一个决定……装死。

    “嫂子,你回答我?”

    “嫂子,你话啊?你有没有事?”

    秦远目似yù裂,嫂子连续打了自己两次电话。

    在秦远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设置出一个场景:

    嫂子方芳焦急的在校长办公室等待自己,可自己久久没来。

    嫂子更加担心了,等了一会,她又打了电话。

    心地善良而又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嫂子,定然是坐立不安的担心。

    于是,嫂子想要走过转角,前来寻找自己。结果被自己冒失的撞倒。

    这个转角处,周围没有灯光,只有较远的地方才有

    灯光亮起。

    幽暗的地方,秦远都看不清身上的女人相貌。

    但是他双手呵护的抱着,自然感觉到身上女人身材的婀娜曲线。况且,他的第一想法就是自己的嫂子。

    秦远呼喊了两声,身上的人儿没有回应。焦急的他也没有发现身上的人胸口的急剧起伏以及嘭嘭心跳。

    轻柔的将身上的女子,平放在地上。

    “嫂子,我不要你死!”

    秦远猛地低头,捉住了秦宛如的柔夷红唇。

    温润细腻的触感,让秦远脑中急速充血。

    “这是嫂子,不要乱想!”秦远的心中,不断的念叨着。

    他嘴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

    吸气……

    呼气……

    听到秦远的嘶吼声,秦宛如有些后悔了。

    自己被批评心情不好,也怨不得这个男人。

    无故被撞,很明显也只是个意外。

    身边男人的宽广胸怀柔情蜜意,也不属于自己。

    感人至深动人心弦的关怀,完全是属于他人。

    秦宛如觉得自己鬼使神差冒出来的决定,太过分了。

    有错能改,为时不晚,秦宛如刚刚张嘴,准备出声解释自己没事,而且也不是那个所谓的嫂子。

    就在这时,一个火热的唇,捉住了自己的嘴……

    懵了!

    秦宛如彻底的懵了!

    事情发展的太快,她的脑袋都快跟不上运转。

    只是火热的唇,让久旷的她,无限的沉醉。

    “浓浓关怀的温暖气息,真的好温暖。”

    “自从当了老师,就板着脸装严肃。今天,就任xìng……一次吧。”

    秦远满脑子就是一个念头,给嫂子做人工呼吸。

    哪怕是自己死,也不能让嫂子死!

    他一次接着一次的送气,忽然发现他所谓的嫂子微微的动了动,及其配合的张了张嘴。

    嫂子没死!

    嫂子有救了!

    秦远比刚才更加卖力的送气。

    就在秦宛如意乱情迷,秦远心情舒畅之声,陡然出现的声音,瞬间吓住了两个人。

    “远,是你在那里吗?”

    这是嫂子的声音!秦远致死都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可是声音怎么是拐角之后传来的?

    秦宛如也是慌张失措,自己怎么能这么任xìng?传出去自己还怎么为人师表?

    而且,羞死了!

    “你不是嫂子?”

    秦远停止了送气,他察觉到地上的女人呼吸声很顺畅。

    秦宛如羞红的不仅仅是耳根,而是整个全身所有的地方,连细微的绒毛都在颤动。

    她一声不吭,飞快的脱下自己的高跟鞋,离弦箭般的奔驰逃离。

    坐在自己职位上的老韩,望着双手提鞋飞奔路过的秦宛如背影,自嘲的笑道:

    “今晚怎么回事?一个两个都跑这么快,这是在故意显摆给我这个老婆子看是吧?”

    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秦远满脑子都是嫂子。他还在想,地上一个嫂子,转角又一个嫂子。

    怎么有两个嫂子?

    平时不笨的秦远,只要一牵扯到嫂子,脑子的反应就会慢上一拍。

    当秦远想询问地上的女人究竟是谁,可那人已经跑远,只留下一个婀娜的背影,在灯光下无限拉长。

    不再担心嫂子安全的秦远,顿时疼的嘶哑咧嘴。

    刚才他都只顾着牵挂嫂子,连痛觉都给屏蔽了。

    嘶,疼哦!

    他摸了一下后背,湿湿的,全是粘稠的血液。

    “远,你,你怎么了?”

    望着模模糊糊靠近的身影,秦远彻底的放心了……这是嫂子,嫂子没事。

    “远!远你没事吧?”

    “远,你可不要吓嫂子啊!”

    方芳失神的抱着秦远的头,沁然泪下。

    而这时,转角处,走出一个中年人,

    这个人,秦远见过。正是因为他,秦远才能进入县五中,并且还分到了一个女寝室。

    这个人,就是县五中的蔡副校长。

    蔡副校长检查了一下秦远的情况,对痛哭流涕的方芳道:“芳,别担心,远没死,只是摔了一跤,撞上了头部,昏过去了。”

    方芳用衣袖摸了摸眼泪,焦急的道:“蔡校长,你快帮忙把远送到医院去!”

    皱了皱眉头,蔡校长拍了拍方芳的肩,有些不高兴的道:“芳,不是好的以后叫我蔡哥的么,下次别再叫我校长了,那样太生分。”

    现在远受伤昏迷,有可能危在旦夕。方芳抱着秦远的手,满是鲜血。

    若不是怀里的人,是自己重要的亲人,方芳只怕看到这些血就会立马昏倒。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一切。

    “蔡,蔡哥。快,远流了好多血!”

    方芳的声音发颤,好不容易缓住的泪水,不可自制的喷涌而出。

    三年前,方芳与秦远的哥哥秦山,在媒人的撮合下结婚。

    不知为何,新婚的那一夜,新郎秦山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第二天就与一个远房亲戚去了沿海城市打工。

    没过多久,秦山失踪的消息,就传回了村里。

    而且后来,发动各种方式寻找,没有丝毫的音讯。

    不知何时,慢慢的传出一种谣言。

    方芳是天生的克夫命,嫁谁谁就死!

    一时间谣言四起,口水四溢。

    方芳是家乡那一片最美的姑娘,对她羡慕嫉妒恨的大有人在。

    在谣言刚起的时候,那些人口诛笔伐,刹那间,就让方芳体会到了人言可畏。

    无论她走到哪里,无论她在做什么,都会听到各种版本诋毁自己的话。

    她扫把星转世!

    她命宫犯煞,克夫克子克父!

    她背地里偷人,偷野汉子!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那时候,方芳的父亲,活活气死,她的母亲也相继离去。

    陡然失去双亲的方芳,悲痛yù绝,拿着一把砍柴的刀子,就要自寻短见。

    就在那时,秦远拿出了一把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