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五章 畅快报仇

第十五章 畅快报仇

    ()    就在那时,秦远拿出了一把菜刀。

    “嫂子,如果你敢自杀,我便立刻自尽!”

    一边,一边将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一条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阻止了嫂子自尽的秦远,一手拿菜刀,一手拿砍刀,挨家挨户的走门串巷。

    不管他走到哪里,就是一句话:

    谁他妈的再敢乱嫂子一句坏话,杀一个不亏,砍两个有赚!

    天可怜见!

    秦远的软弱胆远近闻名,从到大,他从没有和人打过架,被人欺负,也只是闷在心里。

    过年的时候,连只鸡都不敢杀。

    可那时候的秦远,望着寻死觅活的嫂子,就敢跟人拼命。

    那是真拼命的架势!

    狠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盛传的谣言,方才偃旗息鼓。

    曾经的一幕幕,恍如昨rì。

    方芳守在病床旁边,整整一宿都没有合眼。

    虽然医生,没有生命危险,可方芳依然坚持守候等秦远醒来。

    早上的空气清新,气温适宜,方芳打开窗户,让阳光洒进房间。。

    一rì之计在于晨,这是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刻。

    而这时,秦远醒了。

    他的分身,比他本人还要先醒……这就是年轻人的晨勃。

    秦远不仅仅是晨勃,他还是被尿给憋醒的。

    那种蓬勃的尿意,让他睁开眼就要起床上厕所。

    “远,你醒了?”

    带着疲惫而又欣慰的神情,方芳慌忙问道。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头痛不痛?我去喊医生!”

    担心!焦急!慌乱!关切!欣喜!

    各种情绪,交织在方芳简单的话语中。

    “嫂子,我没事。”

    秦远躺在床上,他不敢动。他获得xìng福起航称号后,身体的恢复力抗击打能力等等都提升了百分之十。

    更重要的是,他的分身也增粗长长了百分之十。

    本来就普通规模的宝贝,这下子明显带有杀气。

    平躺在床上,秦远就能够看到,那一显眼不堪的帐篷。

    “真没事?”方芳追问道,她过于担心秦远,始终不放心。

    没事,身体没事,可是里面有事啊!

    哥要上厕所,哥尿急啊!

    你让哥怎么好意思,当着嫂子的面,甩着虎鞭若无其事的路过?

    “嫂子,我真没事。你回去吧,我等下就可以出院了。”

    自己一百多斤的人,昨晚躺在地上,嫂子一定很担心吧?

    她肯定哭过,眼睛都是肿的。

    望着嫂子美丽的容颜,在熬夜的心力交瘁下,略显疲惫和娇弱。秦远很内疚,同时,也很想将嫂子拥入怀中,给她温暖。

    “远,乖,嫂子给你买早餐去,你想吃什么?”方芳站起身来,可是疲惫不堪的她,陡然起身,大脑供血不足。顿时头晕目眩站立不稳。

    秦远眼疾手快,慌忙抓着往床上一拉。

    嘭!嘭嘭!

    这是两人强而有力的心,在雀跃的跳动。

    嫂子方芳理所当然的没有摔在地上,顺其自然的倒在了床上,自然而然的扑在了秦远的身上。

    秦远那个天崩地裂的激动啊!嫂子可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晚上chūn梦的对象,趴在他的身上,他都希望时间忽然停止!

    现在是早上,秦远刚刚睡醒,他晨勃了,憋尿了,兄弟气宇昂扬了。

    这时候,一个意外,让嫂子倒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气宇昂扬的兄弟,更加的昂扬起来。

    而且,他还感觉到……

    方芳太累了,她不但是整宿没合眼,不但是身体疲惫,更重要的是她心累。她太担心太在乎秦远,三年前懦弱的秦远手拿菜刀的场景,她深深铭刻在心底。

    从头晕中回过神来,方芳俏脸刷的就红了,她居然趴在了秦远的腰间。

    一种灼热的物事,在她的掌心跳动!

    天啊!在网吧方芳就不心抓到了秦远的分身,这一次更加难堪!

    那物事跳了跳,方芳在跳动了好几下之后,才回过神意识到这样不妥。

    而她在离开之前,秦远难以自制的臆想:嫂子啊,女神啊,这是在给自己撸!

    直到嫂子仓皇逃离,一瘸一拐的出了病房,秦远方才停止臆想。

    “嫂子的脚?看来在网吧的时候,真的扭伤了。”

    秦远还不知道,方芳为了节约钱,忍着痛走了一个时才回到饭店宿舍,也没有去看一看,只是取了一白酒自己揉了揉。

    后脑勺和后背,都绑上了绷带,看样子很是吓人,那形象,就像是从战场上抬下来的重伤员。

    活动了一下筋骨,秦远没有发现哪里不妥,只是绑住的地方,有些麻痒。

    此时的秦远,还挂着吊水,还有半瓶左右的样子。

    “等不及了,再憋下去,万一憋不住尿床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秦远本想直接将针头取掉,又担心嫂子回来会责怪,索xìng自己提着吊水走出房门。

    为了不引人注意,毕竟胯下的杀气自己女人知道就行,没必要宣扬和招摇,秦远唯有弯着腰走路。

    如此走路的模样,就难免有些怪异和滑稽。

    早上医院的人还不是很多,这让秦远少了很多的尴尬。

    他焦急的寻找洗手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人……罗三炮。

    罗三炮的鼻子上还打着膏药,脸上还有多处的淤青红肿,本来模样就有些搞笑,不过此时,则更加搞笑。

    只见他捂着鼻子,哈哈大笑,笑起来的时候,牵扯到鼻子的痛处,于是又嘶哑咧嘴的喊痛。

    他一边哇哇的喊痛,一边哈哈大笑。那情景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那子居然敢要泡我嫂子,真是找死!”

    看来上次还是没有将罗三炮打怕,见到那种贱样,秦远就手痒。

    “且去听听他在笑什么,该不会又想打我嫂子的注意吧?”

    尾随着跟在罗三炮的身后,秦远咬牙憋着尿,他的腰弯的更厉害了。

    罗三炮身边跟着两个高个子,秦远都认识,是县三中的几个蛀虫,平时跟着罗三炮欺负女生打骂同学。

    学习成绩不怎么样,打架闹事倒是行家里手,欺负曾经的秦远,那是家常便饭。

    “你们两个,那子后来怎么样?”罗三炮痛苦的笑着道。

    其中一个挥了挥拳头,很是炫耀:“那子还以为自己是谁,也不看看我的拳头。炮哥,那子一进学校就要找秦远那孬钟,嘿嘿,结果就栽在我们哥两的手上。”

    尾随身后的秦远,耳力比以前更加的灵敏,隔着一段距离,他也听到了前面的话语。

    他妈的,敢老子是孬种,欠揍!

    秦远掩住冲动,听前面话的意思,是有个人来学校找自己。

    会是谁呢?

    罗三炮催促身边的两人继续,秦远在身后竖起耳朵认真的听。

    “炮哥,那子胆儿真肥,他,他……”

    “他什么!你丫的话吞吞吐吐的,他的什么,你照着就是。”

    罗三炮长得不高,也就一米六五的样子,他身边的两人都一米七五左右。

    他踮着脚给了两人的后脑勺一巴掌,彰显他老大的威严。

    那两人摸着后脑勺,其中一个扭捏的道:“那子要和炮哥你老妈做朋友,要和你姐姐谈感情,还要和你妹妹聊人生的理想。”

    另一个不赖烦的打断,抢着道:“炮哥要求原话,你那么文绉绉的做什么,还是我来吧。”

    只见这个抢话的人,咳嗽一声,舔了舔嘴唇润了润喉咙,对着罗三炮献媚的道:

    “炮哥,你听好了。我艹你老母!干你老姐!rì你老妹!入你姨!上你姑!睡你全家女xìng!”

    这人绘神绘sè抑扬顿挫蕴意十足!

    他身边的高个子,懵了。

    附近的医护人员,懵了。

    首当其冲的罗三炮,也懵了。

    竖起耳朵的秦远,同样懵了。

    “我艹你老母!”罗三炮跳起脚来,一巴掌拍在那人头上。

    “我干你老姐!”罗三炮再次跳起,再次拍头。

    反反复复的几句经典语录,交汇着啪啪啪的声音,响彻整个楼道。

    那罗三炮时不时的牵扯到鼻子的伤处,鬼哭狼嚎的叫骂着。

    噗!

    秦远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尼玛,太搞笑了!

    不管是文绉绉的要畅谈人生理想,还是直接露骨的干艹rì入睡,这罗三炮非要听,特么的怨不得他人。

    罗三炮怒了,骂一句,拍那人一巴掌。

    秦远笑了,听一句,他就‘噗’一声。

    啪啪啪啪!

    噗噗噗噗!

    “子,你笑啥呢!”被揍的那子,捂着脑袋指着秦远叫喊道。

    他这句话终于转移了罗三炮对他的仇恨值,罗三炮冷哼一声,转过身来。

    “是你?!”

    惊讶!诧异!激动!仇恨!扭曲着痛苦的畅快!

    “你这软蛋,居然被人打得这么惨,活该啊,哇哈哈哈!”

    秦远的外形确实吓人啊,绷带在身上的覆盖率都超过了地球的绿化率。可他不是被人打的,昨晚莫名其妙的人工呼吸,让他意yù未尽。

    激动的不只是罗三炮一人,秦远也同样激动。

    敢打嫂子的注意,打一两次是远远不够的。如今他可是有60个技能!

    “你们,你们想干嘛?”秦远怕怕的声道,这楼道上太显眼,不适合秦远低调的风格。

    “我们不干嘛,就想和你聊聊。”

    三人摩拳擦掌,向秦远逼近。

    秦远飞快的看了一眼地形,不远处是洗手间!

    “我不想和你们聊,我要上厕所。”手拿吊水瓶,模样悲惨的慢慢挪进男厕。

    好机会!

    罗三炮两眼发光!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报的越早越畅快!

    罗三炮想笑,不心又牵扯到鼻子的伤处,倒抽了一口冷气,对秦远的怨恨,又增添了一分。

    “你们两个在门口守着,我进去跟他聊聊。”

    带着报仇的畅快,罗三炮走进男厕。

    【PS:冲新书帮了,打滚卖萌求红票求收藏求评求打赏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