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七章 嫂子以后天天吃你的香肠

第十七章 嫂子以后天天吃你的香肠

    ()    听到厕所内的声音不对,门外的两个高个子相互看了一眼,他们还向罗三炮询问了一句话,可是没有得到回答。

    “不对,进去看看。”

    两人进入厕所,刚好看到罗三炮湿漉漉的扑向秦远,秦远闪开一边。

    于是,湿漉漉的罗三炮风sāo无比气势如虹哇哇大叫的扑进了便池。

    终于解决了生理问题,一包尿撒的舒舒服服畅快无比爽的没边!

    抖了抖鸟儿,提了提裤子,秦远惬意的对栽倒在便池的罗三炮道:

    “唉,我都提醒你了,叫你不要过来,你偏要,这可怪不得我。”

    “我要杀了你!你们两个上,打死他!”

    罗三炮艰难的抬起头,对门口的两个傻大个咆哮道。

    挑了挑眉毛,秦远朝门口勾了勾手指。同时脚步一抬,踏上了罗三炮刚刚从便便池中抬起的头。

    悲催的罗三炮,闻着浓烈的腥臊尿sāo味,两眼一闭呼吸一窒直接晕了。

    门边的两人,曾经欺负秦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次见罗三炮栽倒便池,也只当是一个意外。

    更重要的是,秦远全身的绑带实在太多了,两只手一只插着吊针,一只提着吊瓶……双手不闲。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秦远面对他们所变现的淡然,也让两人觉得有些怪异。

    “孬种,你胆儿肥了,敢打我们罗大少?”

    秦远抖了抖眉毛,这个话的人,他记下了。

    果然,两人成包围之势,逼向秦远。

    而秦远云淡风轻的站在便池边的台阶上,如不是周围的环境,不是奇峰异石。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倒很像武林高手的风范。

    刚才话之人,一招猴子偷桃,直取秦远的下身要害,另一人则是一拳砸向秦远的腰际。

    秦远身子不动,两只脚在台阶上一滑一错,瞬间让开两人的攻击。

    一招落空,再接一招。两人见秦远双手不闲,直接将他当做一个可以移动不能还手的活靶子。

    秦远是孬种的人,招招不离秦远的下身,或抓或掏,似乎认准了这一个地方。

    看得如此情形,秦远眉毛挑起:下流龌蹉无耻卑鄙,都不足以形容。

    那人怎么掏也掏不到,反而越掏越起劲,瞪大双眼脸颊通红。

    “我还不信了,我一定要捏破你的鸟蛋!”他气急败坏的吼道。

    另外一人,越打越是心寒。一连七八拳,没有一拳打中。

    有时候明明眼看就要砸中目标,忽然眼前一晃,台阶上的昔rì的懦弱软蛋,就险而又险让开了自己的攻击。

    一次两次是意外,三次四次是运气,七次八次,那绝对不一般!

    他心中有了想法,便准备后退,可是还哪里退得了?

    “嘿嘿,不跟你们玩了。”

    秦远静如处子动若狡兔,再一次闪开紧缠不休的猴子偷桃,一个前空翻腾入空中。

    刷刷两脚,分别踢在两人的屁股上。

    秦远安稳的站在地上,回头看向两人。

    这两人嗷嗷大叫,双双扑进便池。

    那个骂秦远孬种的掏蛋爱好者,得到了秦远的特别照顾,不但扑进了便池,还狠狠的撞在便池内壁上。

    嘭的一声响,把一旁的罗三炮也给震醒。

    罗三炮摇头晃脑的爬起来,对着便池的两人大吼:“快起来,打死他,敢打罗爷爷,我艹……”

    他的话还没完,就被秦远一脚踩了下去。

    “我艹……”

    呜呜呜呜!

    “尼玛……”

    呜呜呜呜!

    只要罗三炮一抬头,秦远就一脚踩下去。

    “别打……”

    呜呜呜呜!

    “不好意思,没听到。”秦远歉意的抬起脚。

    好不容易抬起头,罗三炮哭喊道:“没听到,你还踩?!”

    呜呜呜呜!

    秦远再次歉意的抬起脚,不好意思的道:“对不住啊,习惯了。”

    艰难抬起头,脸上湿漉漉的,满是黄褐sè的东西。

    “我……”

    ……

    “不要!,别踩了!我投降!”

    罗三炮惊慌大叫,看到秦远再一次的抬脚,吓得差瘪过气。

    呃。

    “别怕,我脚上有灰尘,弹弹灰尘而已。”

    能不怕吗?罗三炮只觉得心中憋屈的要死!

    只要哪怕还有一分的机会,他绝对会拿命跟秦远拼。可明显的一丝机会都没有,再这么下去,比死都要难受。

    便池里的三个人,腌茄子一般爬了起来,垂头丧气的面对着秦远。

    这三人平常也就欺负欺负弱的同学,真要遇上狠角sè,也只有被欺负的份。

    只要看到秦远抬脚,三人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恐慌和惊惧。

    “那个,你们刚刚什么?”

    秦远手指掏耳朵,示意没听到。

    三人哭丧着脸,没有被尿sāo味熏死,也要被秦远气死。

    “秦远,大哥,老大,大爷,我们投降,我们以后再也不找你的麻烦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低迷委顿,要死不活。

    三人望着身边的便池,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

    特么的,这便池有多久没有清洗了!

    “什么,大声,我没听到。”

    尿也撒了,仇也报了,心情舒畅ing!

    呃。

    罗三炮直接两眼一闭,想晕却没有晕过去,微眯的眼睛,看到秦远又抬了抬脚。

    老大!

    大哥!

    大爷!

    爷爷!

    我叫您爷爷成吗?求求你,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三人提高音量,大声道。看架势,还要扑过来抱秦远的腿。

    “得了得了,给你们一次机会,以后再得罪我,我直接将你们丢到大便便池里!”秦远慌忙跳开,开玩笑,他这个可是增加了百分之十的意志力,才强忍耐着没有当场呕吐。

    若是让这三人靠近,恐怕增加百分之百的意志力也不行。

    秦远走出厕所,三人大声的呕吐起来。

    那个受到秦远特殊照顾的掏蛋爱好者,一边呕吐一边问道:“罗少,怎么办,要不要叫人?”

    咳咳。

    厕所门外传来咳嗽声。

    “我叫,叫你妈!”

    这个悲催的家伙,同时受到了两人的攻击。

    咳咳。

    听到声音,两人拳打脚踢,下手更重。罗三破更是猛地一脚,将其再一次踹进便池。

    见到如此情景,秦远心满意足的离开。

    做人留一线,这一次的教训,想必也让罗三破终生难忘,若还有下次,秦远必不会轻易饶他。

    罗三炮两人把掏蛋爱好者继续蹂躏了三五分钟,确定秦远真的离开,方才抢到水池边。

    臭,太特么的臭了!

    sāo,要熏死人啊!

    厕所的三人,也不知呕了多久。幸好这段时间没人上厕所,不然,真是让他们死上千百次的心都有了。

    秦远回到病房,舒舒服服的躺着。

    老子有根大香肠!

    老子有根大香肠!

    ……

    “远,你,你刚才念叨啥呢?”

    方芳提着豆浆油条还有稀饭,迟疑的走进病房。

    刚才隐隐约约听到的内容,让她心肝砰砰乱跳。

    她望着秦远,亲切的面容,虽然普通,却很是耐看。

    该给远介绍一个女朋友了。

    方芳第二次想要给秦远找女朋友,十九岁,对农村人来,确实不。

    秦远喜滋滋的制造特制香肠,得意忘形之下,没有注意到嫂子的到来。

    万恶的香肠能力,更万恶的奇葩咒语。

    该怎么解释?

    自己刚才的是;老子有根大香肠?

    “那个,嫂子啊,我,我刚才唱歌呢。”秦远随口编导。

    “对啦,嫂子,我请你吃香肠。”秦远着就在被单中捣鼓。

    正在给秦远放早餐的方芳,瞬间石化。

    这子疯了!

    刚才还自己有根大香肠,现在又请我吃香肠。

    远这是要干嘛?

    我是他嫂子啊!

    二十一岁的方芳,理所当然的知道,男人给自己的宝贝取各种外号,什么香蕉,什么长枪,什么分身,什么游龙,什么巨蟒……香肠,就是其中的一种!

    方芳的脸上,瞬间涌出一股匪夷所思的红cháo。

    “嫂子,给你吃香肠,很好吃的。”秦远拿出两根,递了过来。

    方芳早已羞于见人闭上眼睛,她的心中百转千回:远真的要我吃啊?

    “嫂子,很香哦!”秦远拿着香肠,在方芳的眼前摇晃着。对于自己制造的香肠,他可是十分的自信。

    紧闭双眼的方芳,在饭店上班。她的老板娘陈香,有时候就会在房间自己看chéng rén动作片。

    有时候也会邀请方芳一起看,在陈香的唆使下,方芳忍不住的看了一次。那里面就有女主角给男主角咬【分开念】的剧情。

    忆及此处,方芳不由得想:那个东东,怎么可能是香的?怎么可能很香?

    咦,哪来的香味?

    真香!

    方芳睁开眼睛,看到秦远递来的香肠,她心中五味杂陈:“是我想差了。”

    这种香味,确实难以言喻。仅仅只是闻着,就让人心里放松万分的舒服。

    食指大动胃口大开的方芳,接过香肠,自己吃了一根,递回一根给秦远。

    “嫂子,我这还有。”秦远掀开被单,一下子拿出四根。

    自从破处后,启用了【xìng福起航】称号,秦远制造香肠的能力,也有了进步。

    极限是八根,一次xìng制造八根之后,秦远就需要睡眠休息,回复jīng神。

    平时一次可以制造六根,而jīng神不会受到影响。间隔四五个时之后,他可以再一次制作六根,而不影响jīng神。

    “嫂子,香肠好吃么?”秦远献宝一般,把四根香肠都递给方芳。

    “好吃,你也吃。”

    两个人一起吃着香肠,喝着豆浆,窗外阳光灿烂。

    “嫂子,我以后天天请你吃。”

    秦远心怀舒畅,笑容像窗外的阳光一般灿烂。

    方芳看得一阵恍惚,脱口而出的道:“嗯,嫂子以后天天吃你的香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