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九章 3P【求票求收藏求一切】

第十九章 3P【求票求收藏求一切】

    ()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为了不当一个爬行动物,秦远决定多占一些便宜。

    秦远的脸,在童颜巨、rǔ萝莉硕大的胸器上,主动的寻求窒息。

    他的右手,拉着萝莉的左手,手指在上面摩擦着,诠释着揩油的基本含义。

    他的左手,也不甘示弱,誓要与右手以及脸庞一较长短,抓住了后面的臀部,测试是否如想象中的弹力十足,而结果出奇的满意。

    啊!

    妹纸全身各处遇袭,慌忙惊叫出声。

    只顾着避免成为王八蛋而大占便宜的秦远,瞬时惊慌失措。

    他的分身也受到了惊吓,昂扬的高抬龙头,yù要突破裤子的束缚,飞驰而去。

    慌乱的秦远,急中生智,猛地往后一倒,拉扯着更加慌乱的萝莉,扑进自己的怀中,向后倒去。

    破了处男之身的秦远,本就是血气方刚的sāo年。面对着一出现就让他被yù望掌控的极品童颜巨,rǔ萝莉。

    兽血沸腾的他,恨不得立马剥掉两人身上的所有束缚,亵玩那对庞大的白玉峰峦,亲吻添抵轻咬那峰的两粒红丸,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过桥摸河直入沼泽深入幽谷探入花芯紧抵云端!

    让自己的凶猛巨蟒翻江倒海直捣黄龙肆意绞杀……

    “快放开我!”

    萝莉被突如其来的一场‘意外’,吓得娇容失sè。

    平生第一次,被男xìng搂搂抱抱又摸又碰。

    只感觉心肝如鹿乱撞,粉面羞红。

    一种难以言喻的酥痒,让她几乎没有动弹的力气。

    被对方触碰的位置,此刻像烙铁一样烙印着奇妙的滚烫。

    秦远更是感触强烈,萝莉的皮肤细腻而不失弹xìng,光滑而又温润,如羊脂白玉一般。

    特别是在秦远胸口的两团异于常人的硕大存在,更是压得秦远喘不过气来。揽着萝莉的细腰,都不敢用力,生怕一不心,把那盈盈一握的杨柳腰就给弄伤。

    他的手掌不着边际的在萝莉挺翘的PP上,抓捏了两把,紧绷的嫩肉骄傲的自动反弹秦远的袭击。

    感触更加强烈的则是秦远高抬的龙头,全身心的舒爽,让这个yù突破束缚遨游天外的巨龙,似乎寻觅到它朝思暮想的巢穴与归处。

    两人姿势暧昧仰倒在地,秦远火热的坚硬,烧火棍一般杵在萝莉平坦温润的腹,与她的神秘地带隔着一片青青草原遥遥相望。

    那滚烫的棒子,极其的不老实,雀跃的跳动着,随时都准备着翻过草原进入秘境踏上征程,解开神秘的未知突破两人中间横隔的薄薄壁障。

    啪!

    萝莉情急中,打了秦远一巴掌。

    “打是亲,骂是爱。童颜巨、rǔ的妹纸,你跑不了了。”

    秦远心中念叨,萝莉的一巴掌,打得清脆却不痛,反而更加增添了征服的yù望。

    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更想得到。

    “痛,我的心,心痛,快,快,我,我无……无法呼吸!”

    成大事者,不拘节。

    干大事的人,通常都不要脸。

    为了征服身上这个初次见面就让自己yù罢不能的极品萝莉,秦远誓要做一个干大事的人。

    脸面这玩意儿,在终生及终身大事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秦远一副心脏病发作的痛苦神情,嘴里急促的呼吸,似乎不久就会窒息。

    同时,倒下的时候,他的右手揽住了萝莉的腰抓住了柔嫩的屁股瓣儿,左手如有神助神机妙算,极有先见之明的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他右手紧紧的揽住萝莉的柳叶腰肢,让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左手捂着胸口焦急的揉着,手背则是将萝莉紧贴的胸,揉弄出各种诱人犯罪的玄妙形状。

    干大事的人,不但在关键时刻,需要舍弃脸皮,还要掌握技巧和节奏。

    透过微眯的眼缝,秦远见萝莉涨红的俏脸,实在是到了抓狂爆发的边缘。

    哪怕他现在极其的舍不得带给身心的各种畅快感受,也不得不为了以后两人能够深入了解坦陈面对,给萝莉留下一个印象很深却绝不能让其仇恨的形象,

    就在萝莉想要张嘴大叫之时,她忽然发现身下的男子没有了动静。

    眼见是进气少,出气多,命不久矣。

    身为一个护士,一个心地善良的护士,一个有职业道德心地善良的护士,一个有职业道德心地善良的清纯萝莉护士,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刹那间,几近抓狂的萝莉,瞬间变回了人世间最美丽温柔的天使。

    “你怎么样?我去叫医生。”

    秦远死死的揽住萝莉的腰,仿佛随时要咽气一般,以丢掉了大半条命的姿态,焉着嗓子呜咽道:“来,来不及……”

    “我该怎么办,你快啊,你千万别死啊!”

    “你的药在哪里?我去给你拿。”

    秦远的形象,很好的给他提供了行之有效的遮掩。

    他满身的绷带,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重伤垂死的病人,与一个卑鄙龌龊无耻下流净占便宜大肆揩油的魂淡sāo年,完全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他,刚才应该不是故意的吧?他伤得这么重,肯定是出现了幻想,刚才肯定是一个意外。”

    “对,事情一定是这样。”

    人生如同崭新白纸一般的纯洁萝莉,深信人之初xìng本善的古人名言,把对秦远所有不好的印象,全都抹去。

    她的眼中,是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而她是照顾病人的护士。

    秦远很想大吼一声:妹纸,你怎么可以让智商和你的胸部比例完全失调,极其的不对等,IQ太特么的让人汗颜啊!

    哥这个样子,完完全全的是快要停止呼吸了。

    护校老师难道没有教过,面对这种情形,身为天使的你,是不是应该现在立刻马上……人工呼吸!

    忽然,萝莉的一句话,让秦远差真的咽气。

    “你别死了,死人的样子我,我怕。”

    感情这萝莉妹子,不是不会人工呼吸,而是怕哥哥我突然死掉。

    秦远都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装的过头了,把这个天使给吓到了。

    这个时候,也只有咬牙一路走到黑。

    接下来,只能交给老天和命运来安排。

    “你,你是护……”秦远艰难的道。

    “我是护,对,我是护士,救死护伤照顾病人是我的天职。”

    果然,老天还是钟情那些成大事的人,命运也同样眷顾着。

    吸气……

    送气……

    两瓣柔荑的粉嫩,贴在秦远火热的唇上。

    秦远暗笑一声,打开嘴唇,悄悄探出舌头。

    吸气……

    送气……

    唔!

    萝莉瞪大双眼,一个温润火热滚烫的物事,探入她的嘴里,一股酥麻的电击感,瞬间传遍全身。

    这是,这是吻……一心想着救人的萝莉,虽然此刻姿势暧昧,形象不堪,但她站在生命的守护天使这个道德的制高上,也就没有去顾忌这些。

    可此刻,这分明就是一个吻,还是一个深入的舌吻。

    瞬间,她就从制高上跌下,成为一个清纯的凡俗萝莉。

    惊慌失措!羞怯!诧异!酥麻!触电!

    她要逃离!

    秦远那个悔啊,那个恨啊,简直铺天盖地暗无天rì。

    太心急,太莽撞,太过分了……虽然他还想更过分一些。

    这一次,秦远没有强制拉扯萝莉。

    不是他不敢,也不是他不愿,而是有人来了。

    “谢谢,谢谢你救了我。”秦远还是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他是真的痛苦,软玉在手美人在怀却突然全部离去的浓浓失落感。

    不痛苦,那绝对是骗人!

    “护士,你真好,救了我一命。”秦远由衷的道,诚挚的话语,看不出有丝毫造假。

    “不,不用谢。”萝莉慌乱的搅动着双手手指,急促的喘息着,刚才的一幕幕,简直如同侦探影视一般玄妙离奇。

    她很自豪,她是护士,她救了一条人命!

    她激动的心,狂乱的跳着,羞涩的红晕俏脸,完美的诠释什么叫娇艳yù滴。

    急剧起伏的胸口,让秦远满眼都是波涛在激情澎湃。

    “倩倩,我等你半天了,你怎么在这里。”

    一个同样穿着护士装的女子,来到萝莉的身边。

    这个人就是秦远刚才用读女器查看过的李兰。

    原本李兰的身材面貌,在人群中也是不错,追求的人很多,所以对秦远的搭讪置之不理。

    可如今和萝莉站在一起,那分别就立马出来了,两者的区别,简直天壤云泥!

    李兰狐疑的看着面红耳赤的萝莉倩倩,又审视着躺在地上表情痛苦的秦远。

    “刚才多亏了倩倩及时的救了我,不然,我现在就看不到你们这两位如花似玉的美女了。”

    秦远可不愿意倩倩来回答,谁知道胸大无脑的她,会不会把刚才的一切全部告诉李兰,以李兰的jīng明,通过蛛丝马迹,万一看出什么,让萝莉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印象,那就亏大了。

    绝大多是的女xìng,都喜欢吃巧克力和糖。

    同样,也喜欢听甜蜜的话。

    一句如花似玉的美女,让倩倩羞涩一笑,也让李兰心情舒畅。

    两位美女一左一右的扶着秦远回到病床,这让被细心伺候的sāo年,兽血沸腾的生出一个禽兽的念头。

    左拥右抱……3P!

    就在这时,肖丽的厨师未婚夫赵伟,yīn沉着脸,带着浓浓的怨恨,刚刚走进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