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二章 进来聊聊【求票求收求一切】

第二十二章 进来聊聊【求票求收求一切】

    ()    劈里啪啦机关枪shè击一般,秦远听得心中一喜眼皮一睁眼睛一亮!

    能出这么一番豪言壮语的人物,除了秦远的好兄弟浩子,还能有谁?

    “浩子,你怎么在这里?”

    秦远欣喜的坐起身来,习惯xìng的锤了浩子一拳。

    “别打,痛……”

    还是迟了。

    浩子嘶哑咧嘴,一半是真一半是假。

    秦远仔细一看,浩子手臂上还绑了木板缠着纱布吊着绑带……十足一副骨折的模样。

    身上更是有多处瘀伤,有些地方还贴着药膏。

    “谁打的,告诉兄弟,给你报仇!”

    浩子好奇的看着昔rì的懦弱软蛋最好的朋友,感叹一个星期不见,秦远的气质有了很大的变化,似乎还长高了,也壮了。

    他还不知道,秦远的分身也同样有了变化,增粗涨长有杀气,气宇昂扬破苍穹!

    浩子,和秦远的年龄相仿,三年前认识,一直是最好的朋友。

    “别提了,还不是为了找你,罗三炮身边的两个狗腿子,嘴巴里不干净,我一个人就把他们两人揍了一顿。”

    秦远哈哈大笑:“是啊是啊,你一个人揍两人,你就上了医院,人家屁事都没有。”

    浩子老脸一红,一连串秦远不够兄弟,居然揭短。

    两人嬉闹一阵,浩子忽然神神秘秘的凑在秦远的耳边道:“你刚才乱摸,是不是想摸一个腰细胸大童颜巨,rǔ的护士?”

    还没等秦远话,浩子连珠代庖的毛病,又犯了:“你不用,我知道。”

    “你也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反正我知道。”

    两人知根知底,听浩子这么一,秦远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秦远伸手到浩子的腋下:“不?”

    “不。”浩子一边躲避,一边促狭的笑着。

    “真不?”秦远心生一计,转过身去,yù擒故纵。

    “罗三炮三人给一个神秘人,丢到厕所便池,暴踩了一顿,想不想知道那个神秘人是谁?”

    “真有此事?”

    秦远了头,他所的那个神秘人,不正是他自己么?

    浩子凑了过来,把他刚来的时候的一幕了一遍。

    原来,秦远做完手术,倩倩就一直在身边陪伴。

    她的父母不知如何得知她来医院实习的第一天,就差被人杀死。一时间吓得受不了,要她立马回家。

    本来倩倩坚持要等秦远醒来再回去,可她的父母以为她不愿回家,急的寻死觅活,明天见不到倩倩,就从楼上跳下去。

    这时候,浩子过来上药,听到倩倩的事动静闹的很大,好奇的看了看,才发现病床上躺着的是自己的好兄弟秦远。

    于是和倩倩明之后,由浩子在一边照顾,而倩倩连夜坐了回家的车。

    “啊,她走了,有没有给你地址啊?”秦远急忙问道

    “没有。”浩子笑着回答。“不逗你了,拿着,这是她留给你的纸条。”

    秦远接过纸条,狐疑的看着浩子。

    “别看我,我没有偷看。”呃,话出口,浩子就后悔了,这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我去外面抽根烟,不打搅你看情书,嘿嘿。我没看,我真没看……”

    望着嘻嘻哈哈跑出病房的浩子,秦远笑骂一声‘贱人’。

    纸条是一张医生开处方用的便笺,带着淡淡福尔马林的味道。

    缓缓的打开,上面有几行清秀的字迹:

    秦远,你好。你看到这份信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我也救了你一次,恩,我们扯平了哦。

    对了,你以后要注意,不要让伤口沾水,不然会发炎的。

    还有,@@@@@恩,你以后不要去招惹别人的女朋友了,这样不好的。

    @@@@我的电话是133……,有空可以打电话给我。【向倩倩】

    秦远看了一遍,感叹那个妹纸还是挺关心自己的嘛。口口声声扯平,字里行间都吐露出想报恩的意思。

    “若不是她的父母急着召她回家,不定我现在……就可以……”

    回味着38D神器的惊人触感,秦远忍不住想着把童颜巨,rǔ萝莉压在身下,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

    最后两行,都有很明显的涂抹痕迹。

    看得出来,倩倩在写这两句的时候很是犹豫。

    “不要再去招惹别人的女朋友,这是想做我女朋友含蓄的表白吗?”

    秦远臭美的想着,暗笑倩倩犹豫不决的写下自己电话号码时,挺着38D神器会是怎样的娇羞。

    记下倩倩的号码,随手发了一个问好的信息。秦远走出病房,与浩子并排而立。

    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底十钟的夜sè,秦远从浩子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红河’上,对着夜幕下的县城吐出一股浓烟。

    在这一刻,秦远生出一股站在高处俯览脚下的莫名yù望,只是他自己还没有发觉。

    “浩子,那神秘人就是我。”

    “噗。”

    ……

    “真的。”

    “噗!”

    ……

    “没骗你。”

    “噗!”

    ……

    望着浩子这贱人的鸟样,秦远恨不得也让浩子尝尝自己无影脚的厉害。

    两人抽完半包烟,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秦远确定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也确定浩子没有将自己被人拿刀砍这件事告诉给嫂子方芳。

    于是,两人一起离开了医院。

    路上,秦远偷偷制造了几根香肠,丢给浩子。

    这个特制香肠,对伤势的恢复,有着极好的效果。

    秦远自己也吃了几根,他还发现了一个好事。

    他制造特制香肠的极限个数,从八个,升到了九个!

    估摸着应该是赵伟攻击时,他全jīng神的极度集中,让自己的jīng神力提升了一。

    在香肠的促进下,秦远背上和后脑勺的擦伤,基本都好了,只是手掌的刀伤,就没有那么快痊愈。

    秦远手掌上缠着纱布和膏药,走路回到县五中。

    这几天事情一件接一件,他来到五中,都没怎么上课。

    跟门卫还有老韩都打了声招呼,随便敷衍了两人对手掌的伤口的好意询问,秦远慢慢的走上了三楼。

    这时候,时间为凌晨零左右。

    留校住宿的学生基本都睡觉了,偶尔有几人正在洗衣服。

    秦远径直走过,路上有遇到身材脸蛋不错的睡衣暴露的,就抱着批判的态度,用谴责的目光,深入其中……

    快到他自己寝室的时候,看到给自己破处了的同桌肖丽。

    肖丽上身穿着简单的白sèt恤,下身穿着紧身的牛仔短裤。

    她似乎刚刚洗过头,头发上还有水珠,淡淡的洗发水香味,让秦远在走近的时候,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湿发的女人,更有诱惑力,这是浩子那贱人在巷子里征战多年得出的杰伦。

    秦远觉得很有道理。

    肖丽也看到了走近的秦远,她弯腰站着,挺翘的臀朝着秦远,似乎在发出盛情的邀请,召唤他进入一个奇妙的湿润的温暖的紧致的世界。

    “你,你好。”肖丽憋了半天,也只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忽然,她看到了秦远手腕的纱布,岑透出的红sè的血迹。

    “你怎么了?”焦急的询问,透露了她心中隐隐的关切。

    赵伟是肖丽的未婚夫,秦远估计那家伙可能再也没法进入同桌肖丽的身体。

    卵蛋破碎的声音,秦远可是听得很清楚。

    此刻的肖丽,虽然穿着衣服,但是在秦远的眼里,跟赤身**基本没有区别。

    昨天那场酣畅淋漓的战争,秦远可是将肖丽的全身各个地方都探索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没有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秦远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始末都了一遍。也明了赵伟被jǐng察带走。

    听完之后,肖丽只是恩了一声,便没有再话。

    走过肖丽身边的时候,秦远看到肖丽裸露在空气中中的皮肤,是鲜艳的红sè。

    回到寝室,秦远仰倒在床。

    宿舍里多了很多行李,是嫂子从县三中秦远以前住的宿舍搬运过来,另外还添置了一些应季的衣服。

    “还是嫂子对我好。”秦远忍不住就要将各种自己认识的女人,拿来跟嫂子比。

    比来比去,只有一个结果……嫂子最美丽最漂亮最温柔最贤惠最最好!

    咚!咚!咚!

    寝室外响起敲门声,秦远询问了一声,也没人回答。

    没多久,敲门声再次响起。

    秦远皱了皱眉头,起身开门。

    门外站着面红耳赤娇艳yù滴低头不语的肖丽,赵伟的未婚妻,自己的同班同桌同学,还是自己的被破处的对象。

    深夜!来访!孤男寡女!

    食髓知味的sāo年秦远,一股邪恶的yù火,从他的腹中丹田处蹭蹭冒出,瞬间升到!

    “我睡不着。”

    细微的声音,从肖丽的嘴里出来,进入秦远的耳中。

    睡不着是好事,秦远心中暗想。

    你睡得着了,也许我就睡不着了,即使我睡得着了,我‘兄弟’它也未必安安生生的休息。

    秦远侧开身子道:“进来聊聊吧。”

    聊,多么又内涵的字眼。

    畅所yù言!深入了解!秉烛夜谈!谈谈人生和人身的理想!

    古时文人sāo客,对一个聊字,研究的很是透彻。

    聊,和什么人聊,在什么时候聊,在什么地方聊……这满满的都是内涵!

    肖丽偷偷看了秦远一眼,走进房间。

    秦远随手关上了门,反锁。

    两人还没有开始聊,秦远的兄弟对来访的肖丽雀跃的头,先一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对每一位喜欢热爱这本书的朋友,雪梨表示热烈的欢迎,雪梨辞掉了工作,专心写作,希望朋友们热烈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