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三章 送上门的女仆【红票收藏飚起来】

第二十三章 送上门的女仆【红票收藏飚起来】

    ()    秦远躺在床上,枕着手臂,神情轩逸。

    望着自顾自睡觉的秦远,肖丽愣了愣。

    她站在床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我……”

    秦远眯着眼睛,从下往上打量着这个深夜来访的,赵伟的未婚妻。

    圆润的腿,散发着粉红的光泽,应该是沐浴不久的样子。

    脚下是一双普通的拖鞋,但是脚的上面,却一都不普通。

    那里温润湿滑紧致,是一个让男人舒服过瘾爽快到没边的国度!

    只有真正进入其中的人,才会深有体会,秦远自然很有发言权。

    秦远的眼神,掠过神秘的桃源,路过青青草原,爬上平坦的腹部,攀上两座矗立的山峰。

    山尖居然在颤抖,秦远的眼睛陡然一亮……肖丽胸前的突起,太过明显,这两粒豆蔻傲娇的挺立着,等待着……

    再往上,就看到肖丽张开了嘴,秦远对这张嘴的印象可是最深的。

    他的分身也有同感,而且感触更深!

    分身可是在那巧的嘴中,足足畅游探索进入了不知多少次。那嘴吞咽口水时,压缩着秦远的巨根,更加的深入其中,在那紧致的喉咙里,秦远的巨蟒,差受不住刺激而吐出口水。

    见到这张嘴要话,秦远直接打断。

    “你放心吧,虽然我被你强暴了,但是不用你负责。”

    肖丽又羞又恼,转念一想,也觉得秦远没有错。

    自始至终,都是她自己主动。

    后来两人都舒服了,肖丽还因为两人的交战太过激烈,**处为此还有些红肿。

    不过到底,她对秦远还是有些强暴的意味。

    而如今,她又一次感受到燥热难当。

    秦远在她身边路过,她闻到熟悉的男人的气味,她体内的燥热更加的强烈。

    为此,她脱掉束紧的内衣,鼓起勇气,敲开了自己的同桌,宿舍的邻居,帮助过自己在教室发泄过一次的秦远的房门。

    “我进来是想问问,你在医院花了多少钱,我,我赔给你。”

    肖丽对赵伟彻底的失望加死心,不过,秦远是受到自己的牵连,才无端被砍了一刀。

    自己无论从哪方面想,都应该进行赔偿。

    即使对方不要自己的赔偿,也应该表示什么。

    “赔偿是吧,这个事嘛。”

    听到秦远停顿的声音,肖丽微微窃喜着,她真没钱,有钱的话也不需要在饭堂帮忙,来抵消生活费。

    “这个同学人真不错,都不需要我负责,他竟然一个人可以住单间,不是有钱权,就是有关系,应该也不需要自己的赔偿吧。”

    肖丽期望的看着床上姿势不雅,下身的宝贝高高竖起的秦远。

    “你等等啊,我算算。”

    呃,肖丽傻眼了,真的要我赔偿啊!

    秦远一本正经的扳着手指头:10块,25快,37块……

    肖丽开始的时候,还算镇定,可是后来,就瞪大了眼睛。

    100块,135块,167块,198块……

    天啦,都两百了,还不止的样子!

    肖丽慌乱了,深深的吸着冷气。

    263块,312块,376块,489块……

    五百了,还没到头!

    “我即使每个月在饭堂可以帮助洗刷碗筷,而有120块的收入,哪怕那钱一分不用,到过年放假,也还不起啊!”肖丽心慌了,赔偿金远远超过了她的心里预期。

    717块,836块,952块,1068块……

    “好了好了,你别数了,你直接告诉我多少钱吧?”

    秦远嘿嘿一笑,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碗里的馍馍锅里的粥,冰箱的水果到嘴的肉。

    不完完全全的吃进肚里消化干净,这他妈的对不起党和人民!

    “肖丽,虽然你是我的同学,但是我们好同学明算账,总共约二十九万八千七百六十九块四毛七分钱。”

    肖丽张了张嘴,二十九万八千多,确定?

    “看在你是我同学的份上,后面的零头,也就免了吧,你就给我个整数,二十九万人民币。”秦远一本正经不苟言笑郑重其事神情严肃。

    从秦远的脸上,肖丽丝毫看不出任何玩笑的意味。

    一个普通的农民,年收入是一千多,丰收的时候,也就多两千出头。

    对未婚夫完全死心的肖丽,不可能再接受赵伟给她的钱,而且,她还要将以前收的钱原原本本的还回去。

    赵伟累积下来也就近千块,肖丽还没有开始还,而如今,又欠下秦远二十九万人民币。

    咬了咬嘴唇,肖丽火热的嘴唇娇艳如花。

    她迟疑的问道“怎么会这么多?”

    确实是多,多得离谱,哪怕肖丽去卖肝卖肾卖人,都未必还得起。

    秦远心中想笑的要命,可他为了今后的长久之计,不得不板着脸,继续装下去。

    “哥也辛苦啊!”他自我感叹,然后对肖丽解释道:

    第一,我的住院费总计一百三十八,零钱我就不了。

    第二,后续的治疗费,估计一百块左右。

    二百多块,肖丽了头,还算勉强能够接受。

    可是,秦远的的话,还没完。

    第三,我现在受伤了,营养费,总是要补偿一的。也算一百块吧。

    第四,我受伤旷课,这就要补课,也影响了我以后的成绩,耽误了我的高考,很可能就毁了我的人生。这一,影响很大,损失在一块到一百万之间。

    营养费还马马虎虎书的过去,补课的事情,肖丽打算再谈谈。

    第五,我受伤了,不能洗衣做饭,连刷牙喝水都成问题,这个我可能需要请人帮忙,这又是一笔钱。

    第六,我受伤了,我今年19岁,如花似玉的……呸呸呸,是骄阳灿烂的年纪,我需要谈女朋友,受伤的情况下,拍拖成功的几率是大大的下降的。这个你也得酌情赔偿。

    秦远越越起劲,接着道:

    第七,我受伤了,耽误了谈女朋友。这接下来的问题就大了。没女朋友,我的生理问题就得不到很好的解决,相信这一,你也深有感触。

    这第七,确实对肖丽深有感触。赵伟严重的不行,却又极端的喜欢看女人吃了chūn药的样子。这样就害得肖丽整rì整rì的如火焚身不能自拔。

    如不是她打心眼里是一个农村的淳朴的女孩,只怕她早已成为了让人震惊的黑木耳,而不是刻度为一的粉木耳。

    秦远让开一位置,让肖丽坐在床边。

    他板着手指一样一样的算:“你想啊,我去外面发泄一次,基本是一百块,而且还要担心对方有病,还怕

    突然遇上jǐng察打黄。”

    一步一步的诱导,让肖丽想想自己受伤之后,要面对多少的问题,耽误多少的时间,花费多少的金钱……

    望着身边憋着通红的俏脸,真的要忍不住了。肖丽的火热弹xìng的翘臀,可还贴着秦远的手臂。

    让烙铁一样的滚烫,烫的秦远心猿意马蠢蠢yù动。

    “还有一很重要的是,我的jīng神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这对我以后很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这jīng神损失费嘛……”

    “我热!”

    肖丽债多不压身,反正秦远过不用她负责任,而且有过一次密切而默契的配合,那么,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吧。

    她是真的热,千方百计的控制压抑,哪怕不停的冲冷水,都没有多少效果。

    她今晚冲了三次凉,还是热,渴,难受。

    “你先忍忍,我们先谈正事。”秦远死命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他都佩服自己心中yù望膨胀得要命,表面还居然能云淡风轻。

    “帮帮我。”肖丽用滚烫的胸袭击秦远的手臂,她不是一个随便滥情的人,此刻唯一想到的只有秦远。

    “不能洗衣做饭……”

    “我做。”

    “不能出去很好的解决生理问题……”

    “我帮你。”

    “不能爽快的享受……”

    “我伺候你。”

    “你就算当我的女仆也……”

    “我当你的女仆。”

    ……

    哇擦!早知道就这么答应了自己,刚才何必扯什么一二三四五六七,何必绞尽脑汁装圣贤,何必忍得那么辛苦!!!

    就要再次被强暴的秦远,虎躯一震,虎腰一扭,虎鞭一甩……农民翻身做主人!

    由被动变为主动的秦远,迅速而熟练的掌握住肖丽的敏感地带傲娇粉肉。

    被他亵玩的肖丽同学的胸,傲娇的挺翘着,热情的颤动着,欢畅的迎合着……

    秦远拍了拍肖丽高高翘起的屁股,指了指自己下面昂扬的龙头。

    正在亲吻秦远胸口两凸起红豆的肖丽,媚态万千在秦远胸口轻轻的咬了一下。

    那天整整吞进秦远巨根后的难受劲,她还记忆犹新,如今,这个因自己受伤的债主……就用心伺候伺候他吧!

    秦远放松身体,呈‘太’躺在床上,舒爽无比的看着肖丽跪趴在自己身上。

    披散的长发,遮住了肖丽的脸庞,秦远只能看到一个身材火辣的xìng感尤物,巧妙的吻着自己的胸口,然后一路往下。

    温热的唇内,探出一条丁香舌,在秦远的肌肤上画着圈圈。

    挠人心扉的酥痒,让秦远索xìng闭上了眼睛,用心感受来自同桌同学在床上的伺候。

    他感觉到,那条湿润的舌,游到了他的肚脐,在那个的坑洼游来荡去流连忘返。

    “往下一。”秦远忍不住催促道。

    听到指使,舌果然往下游移去,游过腹部,穿过丛林,与秦远的秦远的凶猛恶蟒面面相觑。

    “快啊!”秦远指挥着自己的分身用肢体语言进行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