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五章 屈服了,你来吧

第二十五章 屈服了,你来吧

    ()    早上,少女月经般准时的铃声响起。

    秦远惬意的睁开眼睛,来到五中,都有三天没上课了,今天,秦远是必须要补上去才行。

    身边的肖丽,安安稳稳的睡觉。

    秦远看到她的身上,有着不少荒唐后留下的印记,她的眼角还有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快乐,而流下的泪滴。

    她的脸上,却有着淡淡的微笑。

    上一次欢爱之后,肖丽睡梦之中的眉头还是微皱的,但现在,却舒展开来。

    “我这位好同学,似乎被我蹂躏的很是舒服啊,看来下次可以来高难度。恩,这可是我的女仆,应该不会反对。”

    秦远穿衣起床刷牙洗脸,将要换洗的衣服,丢进了洗手间的水桶中。

    送上门的女仆,不用白不用。

    秦远给肖丽盖好被子,看到肖丽神秘花园肿胀不堪,粉红长河尤其如此,暗想昨晚的夜夜高歌太过癫狂。

    更加的回想起,自己拿手机和萝莉吹牛打屁,而同桌同学还跪趴在自己的胯下卖力的吞吐。

    血气方刚的sāo年,无耻的勃起了。

    老子有根大香肠!

    接连制作了七根香肠,秦远手上有伤吃了两根,留下五根放在枕边。

    好学生秦远,自然很有礼貌的和老韩打了招呼,更有礼貌的,用读女器窥视查探了走过路过的莺莺燕燕。

    学校就是好啊,不每一个都漂亮的没边,但是胜在朝气蓬勃青chūn靓丽,年轻就是本钱。

    更加重要地是,学校里比外面街道上,粉木耳更多!

    秦远一路走过,大部分都是刻度一到三的浅红sè标尺,如假包换的粉木耳。

    “要是征服了这么一校园的妹纸,哥哥我该有多少的技能!”

    一边跑步,秦远一边评头论足。

    兴致正高的他,没有发现一双美目盯着他足有一分钟,眼波流转,嘴角挂着莫名的笑意。

    美人盯着他,那也就罢了,几个神情不善的男生,也是对他虎视眈眈。

    学会无影脚之后,秦远的脚力那是远超常人。

    别人喘着粗气奔跑,他却闲庭信步的走着,速度居然一都没落下。

    陆丰凑过来,询问秦远旷课的事。

    秦远扬了扬受伤的手,自己英雄救美。

    陆丰笑了笑,上次英雄救美,就牵上了校花雯雯的手,这一次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香艳劲爆。

    不过他有些担忧的告诉秦远: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更严重的是,今天要测验,秦远旷课漏掉的都是几节重要的内容。

    果然,早自习的时候,班主任秦宛如走进教室。

    “关于今天的测验,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我也不多,同学们也都知道,你们现在只有大半年的时间学习,接着就是关键的高考,你们年纪都不,都是成年人。”

    秦宛如打了个哈欠,继续道。

    “还有一,我想跟大家,那就是近几天的纪律问题,旷课问题。”

    唰!唰!唰!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秦远的身上,万众瞩目的荣耀,让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陆丰更是担心的,用唇语告诉秦远,不要撞老师,以前有人撞秦宛如,结果不知为何自动退学。

    虎哥以及他的几个心腹,幸灾乐祸的望着,一副大快人心的模样。

    “秦远同学,你转学来五中三天了,你过来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女人,是一种很记仇的动物,特别是美丽的女人,更特别的是严肃又美丽的女人,尤其如此。

    一个新来的转校生,没有正常的上课,秦宛如被叫到校长办公室,当着外人在场的情况,受到了平淡却严厉的批评。

    为此,她郁闷的失眠了。

    而且这个新来的转校生,在自己对他招手,示意他过来的时候,居然摇头!

    她还记得晨跑时,秦远大言不惭面不改sè心不跳的调戏,也记得秦远撅着屁股扭捏尿急的尴尬情景。

    “我还不相信,我制服不了一个学生。”

    一个老师的威严,是不容挑衅的,特别是一个美女老师。

    秦远安安稳稳的坐在座位上,所有的书本,倒是在这旷课的几天,被蔡副校长安排人送了过来。

    他的身边,坐着刚刚起床匆匆到来的肖丽。

    一回生,二回熟,两人怎么,也算是熟人,还是很熟很熟的那种。

    “你还好吧?”

    肖丽脸上的红cháo,在昨夜的纵情荒唐之后,悄然退去。如今是正常的白里透红娇艳如滴。

    了头,这位被chūn药毒害情yù折磨的痛不yù生的同桌,又一次的对秦远了声谢谢。

    她忽然凑到秦远的耳边,细不可闻的声音道:“我中午再给你洗衣服,主人。”

    唔!

    尼玛!

    这是赤果果的诱惑啊,来的哪一出!

    岛国毛片中,最出类拔萃的就是制服诱惑,而最最出类拔萃的就是女仆制服诱惑。

    主人,么么哒!

    晨勃还没有完全退去的秦远,他身子长高后本就有些紧身的裤子里,一条蛟龙猛地抬头!

    而就在这时,秦宛如走进教室,一番话之后,名要秦远走上讲台。

    人生就是一场戏台,有时候现实比电视还要来的狗血。

    秦远低头看了看自己,yù突破封印遨游天外而躁动不已的分身,不着边际而又狠狠的在始作俑者肖丽的玉峰上捏了一把。

    面对唰唰唰shè来的视线,秦远只能无辜的摸摸鼻子。

    迎着秦宛如的目光,秦远摇了摇头。

    不是哥不愿意自我介绍,而是哥有不得已的苦衷!

    面对第二次的摇头拒绝,秦宛如淡淡微笑的脸,瞬间拉得老长。

    “秦远同学,你出来一下。”秦宛如严厉的瞪了一眼,走出教室。

    心中腹诽美女老师是不是提前到了更年期,秦远郁闷的看了看自己与教室门的距离。

    刚好是对角线的两端,最远的距离!

    “兄弟,你休息休息成么?”秦远低头给自己的分身好话,可是没有丝毫的效果。

    秦远想学上次一样,借肖丽的校服围在腰间掩饰尴尬。

    可他立马发现,肖丽今天穿的是长袖t恤……没穿校服!

    悲催的他,随手拿了一本大大的书,打开之后挡在身前,蹲着身子……无影脚!

    趁着没有多少人注意,秦远快速的来到教室门口,

    无辜的看着面对着他的秦宛如。

    “站起来。”

    秦远扭扭捏捏的站起来,脚步微微一闪,贴着墙壁。

    这样,教室的同学,就看不到动作搞笑,样子滑稽撅着屁股尿急模样的秦远。

    “站直!”美女老师秦宛如,很是注重仪态。

    她心中笑道,用尿遁来逃避责罚的,秦远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况且,秦远已经用过一次。

    “把书拿开!”秦宛如挑了挑眉毛,让一个学生站好,居然都要花费这么多的口舌和时间。

    秦远一直乖巧好学生模样:你让我出来,我便出来;你让我站起来,就也听你的;你让我站直,我依然二话不。

    可如今,要我把书拿开?!

    拨开云雾见青天,一条长枪破苍穹!

    哪怕了无数的好话,巨蟒也没有遵从秦远的意愿。

    面对着秦宛如老师的严厉眼神,秦远的抗争显得苍白而又无力。

    低着头,秦远依旧做着最后的努力,游恶蟒弃恶从善。

    “你听到我的话没有?”秦宛如老师,还是第一次这么的几yù抓狂。

    哪怕是众所周知的学校四大恶人之一的虎哥,在她面前也是无限的驯服。

    可眼前的这位,油盐不进。

    有些事情,既然无法阻止,那就坦然面对吧!

    秦远心态一宽,恶蟒也感同身受,立马头表示支持。

    秦宛如恼怒的伸手,猛地拍开,秦远姿势怪异神情纠结的拿在身前的书。

    啪!

    书本应声掉到地上,这本宣扬人体美学的课外读物,刚好翻到了一副大大的男xìng生理结构彩图上!

    呃!

    秦宛如神情一怔,地上的彩图清晰的无以复加,对男xìng生理特的彩绘可圈可!

    而在课本往上,一副立体的图像,更有视觉冲击!

    而且还是一副活动的图像,正在蠢蠢yù动摇头摆尾冲刺封印!

    冷若冰霜的秦宛如,瞬时间,一抹红霞爬上了她的脸颊,刚才还腾腾上涨的恼怒,刹那间没了踪迹。

    尴尬!羞怯!诧异!惊叹!无地自容!

    她的心中翻滚着莫名的难言的怪异感受,还偏偏面对着几经流氓一样的举动无能为力。

    久旷的秦宛如,不是没有见过男人,不是没有见过比图册更加清晰的现场版本,可她没有见过如此规模的凶猛巨蟒!

    胯下有杀气,裤裆有神器!

    神器是千万人梦寐以求的存在,而外溢的杀气,则很容易引动久旷少妇的敏锐感知。

    秦宛如的视线,不能自已的集中在秦远的分身上。

    “这是你自己要看的,可不怪我。”秦远抬头提胸挺直脊背,让巨根昂扬的姿态更加的惹人瞩目。

    他寻思着,秦宛如老师的行为,算不算是耍流氓。

    “你,你回吧,我,我要……”秦宛如一拍额头,暗恼自己和一个学生解释那么多做什么,这岂不是此地无银?

    “老师,这样不好吧?虽然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但是,怎么呢。我知道你很想要,当然,这是一种很正常生理需要。但是我……”

    秦远望着秦宛如红到了耳朵根的俏脸,有些纠结的道:“助人为乐快乐之本,老师你想要,我……屈服了,你来吧!”

    他闭上眼睛,一副任由秦宛如肆意施为的认命神情。

    谢谢这十位兄弟的捧场,雪梨会努力写出更好的故事情节

    01地狱十九层

    02月下独寂

    03初之叶

    04szl139316

    05冰堂雪梨

    06寂寞无人懂卅

    07霜雪十月

    08帝国男孩

    09入梦三分

    10泪落孤心

    谢谢大家,我们都是大湿兄,让我们继续风sāo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