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七章 名器【愿每位湿兄都拥有名器】

第二十七章 名器【愿每位湿兄都拥有名器】

    ()    在一座大型的公园里,两个老人你来我往,正在象棋棋盘上针锋相对相互绞杀昏天暗地。

    其中,银白胡子的老头,明显棋高一着,直杀得对面清瘦老头毫无还手之力。

    “老周,这盘你可是要输了。好了谁输谁在脸上贴纸条。”

    忽然,洋洋得意的银白胡子老头手机响了。

    “喂,艾啊,想爷爷了是吧。什么,有人欺负你,是谁?爷爷回去收拾他!”

    老头好言安慰几句,忽然双眼一瞪,怒目而视对面的清瘦老头。

    “你你你你你……”

    “我我我为我什么?我手一抖,棋盘就乱了,这盘就算和棋,和棋,嘿嘿嘿!”

    眼看银白胡子老头吹胡子瞪眼睛,处在爆发抓狂的边缘。

    称作老周的清瘦老头,棋子也不收了,慌忙哈哈大笑的扬长而去。

    “老高,你还要开会,我回去一趟吧,看看是哪个子敢欺负艾艾,顺便看看看秦。”

    ……

    秦远坐在教室,刚才娃娃脸的高艾接连两次的投怀送抱,勾弄的心痒痒的。

    这个女孩子是什么人呢?

    24岁,还特么的是处女,真是难得啊!

    物以稀为贵!若是女子之友设想中的十五六岁,秦远还不会吃惊。可是这特么的24岁啊!还特么的这么漂亮!

    家世评分还那么的高,看来不是普通人,那她上教学楼来做什么?

    就在秦远胡斯乱想的时候,秦宛如抱着一垒试卷进来。

    简单的激励了几句,话锋一转。

    “同学们,前几次我们高三三班的最高分和平均分都是最低的,这让我在别的班级的老师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啊。”

    “这一次,你们只要平均分得了第一,我请所有人吃早餐,若是有人夺得了全年级的第一,我请他下馆子。”

    一时间,教室里窃窃私语。在激励和压力的双重攻势下,学生们的情绪调动了起来。

    眼见自己的目的达到,暗暗头。

    没多久,卷子相继发到了学生的手上。秦宛如在教室走来走去,忽然,他看到了角落的秦远。

    一看到秦远,她止不住的芳心大乱,早自习的时候,那让人血脉膨胀的一幕,久久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她偏偏还不能表示出来。

    昨晚,也不知是哪位老师,一直激战到凌晨四五,寝室的隔音效果很差,以至于秦宛如完全被动的听到了全程的chūn宫斗的现场录音。

    她止不住打了哈欠,睡眼朦胧的她,看到秦远手中拿着一张纸条。

    作弊?!

    怒气冲冲的走过去,对悠然自得坐在作为的秦远喊道:“纸条拿来!”

    秦远表情怪异的递了上去,趴在桌子上,无辜的看着秦宛如的反应。

    惊讶!诧异!好笑!无聊!气恼!

    多种情绪出现在她的脸上,一张俏脸红彤彤的,似乎能捏出水来。

    “这个是新来的吧?居然给秦老师写情书,兄弟佩服啊!”

    “听是转校生,刚来就旷课三天了,一事儿没有,牛人!”

    “虎哥,那子胆子不啊,他敢跟虎哥抢女人,还敢给老师写情书,我都要佩服他了!”

    “闭嘴,我让你们查的事查到没?算了看样子也就普通人,你看他穿的衣服都不伦不类的,不等了,在学校里我不动手,只要他出了学校,我们就去堵他。对了你们告诉豹子那家伙,他欠我一个人情,叫他搞定。”

    ……

    窃窃私语的议论声,钻入秦宛如的耳中。这明明是一张检讨书,居然被学生误以为是情书。

    这让她以后还如何为人师表?

    她刚想什么,眼角忽然看到了神情怪异的秦远,不自觉的想:难道真的是情书?

    认真的看向纸条,大大的一张白纸,大片大片的空白,只有的三个字:检讨书。

    这是检讨书?!

    她深深的呼吸,她告诉自己:冷静冷静,我是老师。

    可还是忍不住要发飚,十指颤抖的将纸条递给秦远,艰难的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出来。

    “同学,请问这是你写的检讨书?准备交给我的检讨书?”

    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误会,她还没有被人这么的戏耍过。

    很不幸,她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个头的答案。

    “很好,请同学将检讨书写一千次。”秦宛如撩了撩耳际的发丝,cháo红的脸,竟然满是妩媚的味道。

    摇了摇头,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秦宛如很庆幸和佩服自己的机智。

    转过身,对交头接耳的学生重述了一遍这次测验的重要xìng。

    高三四个班级,就她一个班主任是女xìng,也就她的学生成绩拖后腿。

    秦宛如看了看秦远这个转校生,没来由的摇了摇头。不能自己的想,她这一次恐怕又要垫底了。

    在来之前,她看过了测验试卷的题目,有好几道高分题,都是前几天的课程。

    “老师,写好了。”

    秦远乖巧的把纸条交给秦宛如,然后埋头做试卷。

    狐疑的接过纸条,看了一眼,紧接着风中凌乱……

    纸条上写着:检讨书一千次!

    无语……还是无语!

    秦宛如脑中几乎短路!

    咬了咬自己的丁香舌,秦宛如万分妩媚的冲秦远笑了笑:“同学,请起立。”

    就这样,秦远同学在测验的时候,很是悲催的站立着。

    秦远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发觉自己实在是得意忘形了,刚刚还摸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娃娃脸女子,现在又戏耍了自己的班主任,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知错能改,还是好学生。

    好学生秦远高高举起了他的两只手,若不是此刻站立,他远不是想把两只脚也举起来的。

    得到了火辣班主任秦宛如的首肯,秦远方才道:“老师,我站着怎么答题?”

    秦宛如还没答话,坐在第一排最中间位置的一个鹅蛋脸女生,不满的道;“你这几天都没有上课,旷的课都是这次测验的重,我想你这次还是不要参加测验的好,免得拉低了我们的平均分。”

    这是学习委员杨兰,老师不在时的全权代言人。

    因为高三三班没有班长,原本有一个,结果半个月前,据是得罪了学校四大恶人其中一个,堵了他几次,结果就退学了。

    学委杨兰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立马,各种责怪的声音纷纷而至尽数涌来劈头盖脸源源不绝!

    原本只是声的议论,但是在虎哥和他的几个跟屁虫的煽风火推波助澜之下,掀起了一片针对秦远的浪cháo。

    秦宛如看了看虎哥,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阻止。

    陆丰帮着争辩了几句,结果都淹没在汹涌的浪cháo中。

    同桌肖丽瞧瞧的拉了拉秦远的裤脚,示意他不要生气,有气回寝室再撒在她的身上。这确实是一个称职的优秀的善解人意的女仆。

    不过,秦远是真的生气了!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年轻女jǐng。

    “请问秦远是在这个班级是吗?”

    唰!唰!唰!

    所有的视线,再次的集中在秦远的身上。

    短短的几分钟,这已经是第三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更来的震撼人心!

    “jǐng察找他做什么?他该不会是做了什么犯法的事吧?”虎哥故作声的道。

    这么一,每个人都不自觉的看秦远的眼神就非常的怪异。

    女jǐng身着赞新的jǐng服,年轻的面容上,满是自信的志得意满,jǐng服的金sè五角星扣子,在她极具规模的上围压迫下,随时都有可能殉命当场。

    她的腿出奇的直,几乎都看不出膝盖转折的幅度,一直延伸到两腿的重。

    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远身上。秦远的目光却集中在女jǐng的两腿中间的位置。

    而且态度认真聚jīng会神,眼睛一眨也不眨。

    进到教室的女jǐng,显然对自己的身材相貌都很是自信,对异xìng的关注习以为常。

    美女,生来就是让人欣赏的,天生就应该受万众瞩目的存在!

    但是,绝对不乐意,被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一直直直的紧紧的目不转睛的钉在自己的最最**的神秘花园的所在之处。

    走了一半的路,前来找秦远的女jǐng,这个众人眼中难得一见的jǐng花,微笑的自信的脸上,陡然遭遇霜降,气温瞬间冷了不下十度!

    任何一个人,在公共场所,当着所有人的面,看着意味jǐng花的两腿中间,那这个人不难想象,该是有多么的下流!龌蹉!变态!

    女jǐng不断地告诉自己,眼睛看到的不是事实。在来之前,她反复确认,自己所要了解情况的当事人,是一个救人一命的英雄。

    这是被救的女孩,一个叫做向倩倩的女孩,反反复复所申明的。

    秦远一如既往的看着那个神秘桃园所在的方位,一边看,一边饶有兴致的头,似乎很是赞叹的模样。

    他确实很赞叹,这个食髓知味的sāo年,在曾今还是处男的时候,就和浩子两人一边看快播,一边品评各种名器。

    那些经典的有用的难得的经验,秦远依稀还记得。

    山高而路远,峰傲则水深!

    极其隐晦极具内涵的名言,从浩子那贱人嘴里出来,当时震jīng得秦远久久不出话来。

    而到后来,浩子对着快播里的各种女优的两腿根部的名器,一一评,秦远方才恍然大悟。

    如今,他亲眼看到了一个名器。

    雪梨睡觉之前,还是会想这些湿兄们,每人送上一个名器!!!

    01地狱十九层

    02荒野狮

    03泪落孤心

    04初之叶

    05szl139316

    06冰堂雪梨

    07寂寞无人懂卅

    08霜雪十月

    09帝国男孩

    10入梦三分

    11月下独寂

    各位湿兄们,晚上12多了,雪梨睡觉去了,多给你们准备几个名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