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九章 企

第二十九章 企

    ()    也不知追了多久,秦远回头望着身后气喘吁吁的李米米,那胸前的一对咪咪高低起伏蹦蹦跳跳好不喜人。

    “米米,你的名字谁取的,好有内涵哦。

    “兔崽子,别跑……”

    李米米实在跑不动了,心中感叹前面的秦远咋么不去报体校,不然绝对能拿到好成绩。在这么一个普通的高中,真的是浪费啊。

    “我们商量个事吧,那,那件事你不要出去,我答应你,以后罩着你,谁干欺负你,姐姐我替你揍他。”

    秦远心自己学了无影脚之后,一般的人,怎么可能欺负的了自己。

    不过,有个jǐng花以后围在自己的身边,这种事怎么也算不得坏事。

    于是,秦远满口答应道:“好,就这么定了。”

    李米米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心口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但是,下一秒,秦远的一句话,如一座五行大山压在了她呼之yù出的胸口。

    “姐姐,你的浅紫sè内内好奇怪哦,线头居然都没有剪干净,还是黑sè的线头呢!”

    一根黑sè的线头,差引发了一场血案,抓狂状态下的李米米,战斗力果然恐怖,几乎都要追的上秦远的初级无影脚。

    终于,在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秦远高举双手投降。

    好的今天要好好上课,坚决不旷课的秦远,觉得自己在李米米心中留下一段印象之后,需要给李米米一消化的时间。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秦远得知了李米米有个男朋友,早在五年前就当兵去了,至今还没有回来。

    当兵一般两年也就回来了,这么看来,秦远估计那人是不会再回来了。

    作为一名现代人,一名有爱心的现代人,一名助人为乐很有爱心的现代人,秦远决定,要给李米米一些爱心。

    在秦远赌咒发誓绝对不将早上的事传出去之后,脸颊通红呼吸急促的李米米,方才从暴乱中清醒过来,撩了撩耳际的发丝。

    香汗淋漓的她,更显妩媚风情。她自己也觉得从来没有这么的欢畅过,望着秦远围在腰间的校服,清啐一口:屁孩!

    ……

    在做测试的不仅仅是高三三班,其余的几个班,也在同时进行。

    雯雯,把做好的试卷交上去,几个姐妹偷偷的问她,感觉怎么样,能不能拿第一?

    她笑了笑,前十名不难,前五名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前三名就有悬,第一名她也只是得过一次。

    叮铃铃!

    这一次测验,就是两节课。

    两节课之后,雯雯侧着头望着窗外,青天白云,阳光灿烂。但她的视线,却没有放在任何一个地方。

    她的眼中仿佛没有焦,她的脑中,忍不住想秦远一边抓着自己的傲娇之处,一边还嗷嗷大叫着自己被强暴,叫嚣着要打110报jǐng。

    她想发怒,却又怒不起来。

    不久前,还在自己身后,吓了自己一跳。虽是救了自己,可却是也吓到了自己。

    可是那子似乎还意yù未尽,揽着自己的腰,还摸,摸自己的屁股……姐妹们羡慕嫉妒恨的海豚臀。

    “真讨厌!”

    雯雯发现自己还是没法生气没法发怒,而且被秦远触摸过的地方,还烫的厉害,而且伴随着酥痒,叫人打心眼里羞恼不已。

    在新来的代课老师的催促下,雯雯才回到的教师。

    “老师应该会批评他吧?谁叫他那么坏!”

    雯雯摸了摸被秦远抚摸过的屁股瓣儿,一股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让她体内一阵抽搐,一律灼热的汁液徐徐流出,浸湿了她的内内。

    吟!

    她猛的捂住嘴,举头四望,生怕有人听见。

    就在这时,一名女jǐng和秦远相继走进教室。

    雯雯看到身着jǐng服的李米米,走进教室,而秦远跟在身后,她呆了愣了懵了……他不会真的报jǐng了吧,jǐng察是来抓我的,连jǐng察都是女jǐng那肯定没错了,我强暴了他!

    秦远示意李米米不用出声,他与雯雯若即若离,总感觉着肉没有吃到嘴里,总是不安全的。

    有个免费的姐姐,给自己狐藉虎威,秦远第一个想法,就是来试探自己与雯雯,还欠缺多大的火候。

    “雯雯,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是为什么吧?”

    雯雯低眉垂首声回答道:“你去报jǐng了,我强暴你这事,我真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幸好两人话都是很声,不然,这样的话如果传出去,也不知该是多大的震动。

    被校花强暴,被一个娇可人,有着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海豚臀的校花,在醉酒后强暴自己。

    这种美事,就是花大把钱跪着求着校花来强暴,那也是绝大多数人乐意之至的事情。

    “雯雯,这事对我的影响很大,你看这怎么办?”

    还怎么办?你把jǐng察都找来了!!!

    雯雯又恨又恼,看了看身后的李米米,她眼中一片晶莹。

    她的好姐妹,开始还给自己出过馊主意,想把自己推销出去,就把自己狠狠的灌醉,然后进入男宿舍……

    自己yīn差阳错的进去了,但没有把自己推销出去,还被人给告了!

    她难过的流下了眼泪,楚楚可怜的看着秦远。

    有戏!

    大大的有戏!

    秦远很想笑,有时候看起来很笨很无聊很狗血的事情,偏偏很管用。

    秦远让雯雯好好考虑一下,他与李米米双双离开教室。

    李米米促狭的笑了笑:“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居然这么多的鬼心思。

    被秦远笑话惨了的李米米,在继续准备加大马力准备一雪前耻的时候。

    秦远淡淡的道:“线头,线头是个大问题。”

    霎时间,李米米的脸几乎红的发紫,狠狠的瞪了秦远一眼,蹬蹬蹬,用力的踩着地面快速的逃离而去。

    还没到上课的时间,秦远索xìng站姿走廊上,望着李米米匆匆离去的背影。

    这时,一辆捷达轿车开进学校。

    陆丰凑过来,指着那辆车道:“那是蔡副校长的车,他新买的,听花了十二万。”

    望着赞新的车子,秦远想了想,蔡校长似乎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而且对自己还很不错。

    学费可以暂时缓一缓,不用急着交,还给自己安排了的一个单间女寝室。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连书本文具都准备的妥妥当当。

    以前懦弱胆的秦远,自然巴不得如此,不会多想。

    可如今,几乎死过一次的秦远,使用了【xìng福起航】的称号,连思维运转的方式都与以前有了很到的不同。

    他猜想多种可能,都被他自己给否决了。

    一个很嚣张的学生,喊陆丰下楼,陆丰看了沉思中的秦远一眼,垂头丧气不情不愿的随着那个学生往楼下走去。

    没多久,陆丰在那人的带领下,来到了cāo场zhōng yāng的蓝球场。

    “豹,豹哥,你,你找我啊?”陆丰吞吞吐吐的着话,不敢看眼前的人一眼。

    在学校中,虎哥虽然是众人周知的四大恶人之一,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但是在学校中,他是不会乱来的。

    连弱的同学,他都不会欺负,更不屑于欺负。

    普通的同学在学校里见到虎哥,基本都不会有多大的事。但是见到了豹哥,可就不同了。

    学校四大恶人,分别是龙哥,虎哥,熊哥,豹哥。

    其中熊哥被虎哥打断了腿,去了别的地方。

    龙哥神神秘秘,真正见过和认识的人,并不多。

    虎哥凶狠,但是一般的学生,偶尔无聊的时候,吓着玩玩,一般不肖去欺负普通学生。

    但是这个豹哥,虽然排行最末,却是蹦跳的最厉害的一个。

    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欺负弱的同学,再加上调戏女生。高矮胖瘦生冷不忌。

    而此时,豹哥手中拿着一个篮球,好整以暇的俯视着瘦弱的陆丰。

    豹哥嘿嘿的笑了笑,露出了招牌的两只龅牙。

    “你就是转校生的好朋友陆丰?”

    陆丰心自己和秦远也就认识两天,远远谈不上好朋友。他可是还记得,秦远从虎哥的面前,大大方方的牵起虎哥追求了两个多月的目标。

    自己要是能够和秦远做真正的好朋友,那该多好啊。

    想到自己懦弱的本xìng,陆丰摇了摇头。

    “你不是陆丰?”豹哥眼睛一瞪,神情yīn霾。

    “我,我是……是陆丰。”陆丰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啪!

    豹哥猛地一耳光拍过去,一个清晰的五根手指印,浮现在陆丰的脸上。

    “我艹,你丫的胆儿肥啊,敢戏耍我阿豹!”

    啪啪!

    紧跟着又抽了两个耳光,令瘦弱的陆丰,只觉得双颊红肿头脑晕眩找不着北!

    眼见还要挨打,慌忙道:“我是陆丰,但不是转校生的好朋友,只是刚认识两天而已。”

    “你叫他晚上下了自习,到cāo场来见我。滚吧,软蛋!”

    豹哥自顾自的打篮球,不再看陆丰一眼。

    陆丰捂着脸颊,一步一挪的往教学楼走去。而这时,秦远设想了很多种可能xìng,一一被他自己否决。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很不好的可能,一股莫名的巨大的危机,袭上他的心头。

    蔡校长对自己的嫂子有企图?!

    【作为网文写手中的渣渣,雪梨的大湿兄,能够在这一周雄踞新书榜第一,击榜前几名,都市分类击第三,是第二名的两倍有余。雪梨想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不是雪梨的功劳,这是所有湿兄们的功劳。今天星期rì,明天就要换榜了。诸位湿兄,记住我们的口号:我们不做人物,一起来当大湿兄!】

    哪怕我们湿兄中没有多少会员,哪怕我们的月票为零,哪怕捧场榜只有一个学徒,哪怕我们都是**丝……但是,我们是一群勇往直前奋不顾身畅快淋漓的湿兄弟!!!

    明天的新书榜第一,湿兄们,你们有信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