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五章 低调的福利【二】

第三十五章 低调的福利【二】

    ()    秦远随意的一眼,之后,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只见右手边的一扇,装着透明玻璃的窗户内,一名长发女子正在轻解衣衫。

    女子也就十仈jiǔ岁的光景,背对着窗户,在秦远来的时候,刚好调好了水温。

    慢慢的褪去上身的长袖t恤,整整齐齐的将印着皮卡丘的卡通图案t恤放在床边。

    她姿势优雅,连脱个衣服这种简单的事情,在她做出来就有一种奇妙的韵律,一举一动,无不让人赏心悦目。

    秦远受到那股韵律的牵引,目瞪口呆的看着,眼睛一眨不眨。

    女子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窗户是透明玻璃,也许她以为自己拉好了窗帘。

    她动作优雅的退去了自己的宽松的运动装衣裤,身上只有最贴身的衣物,还在坚定防守着重要部位。

    一件兰菊花型的胸罩,jīng致而又美观。

    秦远只能看到一个光洁的而又嫩滑的后背,那后背如最昂贵奢侈的绸缎一般,隐隐发出晶莹的光泽。

    脊背往上,是一个xìng感迷人的长长颈项,丝丝柔滑的齐腰长发,大半都披散在秦远所看不到的胸前。

    待我长发及腰,醉卧花海听箫。清风一生吹雪,入骨相思可销。

    秦远记忆中的一首诗词,自动跳了出来。长发及腰的美女,秦远还真的没有见过。

    如今陡然遇到,还是在美女沐浴之时。秦远感受着优雅的韵律。心中默念道:

    美人长发及腰,眉目秋水波高。

    待我醉卧花海,听卿抚笛吹箫。

    反反复复的念叨着抚笛吹箫,安安稳稳的睡觉的巨蟒,晃了晃脑袋,抬起头来。

    刚刚被女子一举一动带出的韵律所左右的秦远,平和的心境瞬间打破。

    美人的背影美感犹存,但此时的秦远看来,更增添了情yù的本能。

    她的背有些瘦削,腰部更是没有一丝的赘肉,幅度完美迷人。

    腰部以下,则是一张圆圆的周正的脸庞。

    女人的屁股,就是她的第二张脸。

    如今秦远看不到她第一张脸,此时便认认真真的看第二张脸。

    她的第二张脸,如同她的动作一样,也拥有奇妙的韵律,优雅别致一步一摇荡人心魂。

    秦远连那一双长腿都来不及细看,他的目光完完全全的被那两片屁股瓣儿给吸引住了。

    美女继续优雅的退去贴身的兰菊花纹的胸围,和棉质的内内,款款的走入浴桶之中。

    不断散发的水蒸气,让整个房间,如同仙雾缭绕。

    仿佛是画中人一般,若隐若现。

    秦远越发的看不清晰,就越发的想要看仔细。

    他的脸紧紧的贴着玻璃,视线不偏不倚的盯着。

    哒!

    脚下细微的声音,吓了秦远一大跳。房间内的美女更是惊叫一声:“是谁?”

    秦远慌忙低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脚下不心踢倒了的一只扫把。

    若不是这只扫把,自己应该可以看到女孩的正面吧!

    喵!喵!

    秦远捏着鼻子叫了两声,猫着腰,也不去管结果如何,无影脚全力施展,瞬间就来到了走廊的尽头,秦宛如寝室兼办公室的门口。

    扶着门,他的心还在嘭嘭的跳着。

    偷窥啊!

    虽然不是完全的主动,但是那种别样的刺激,深深的刺激着他的荷尔蒙。

    这种纯粹用目光偷窥的感觉,与正大光明的使用读女器查看女xìng的**,感觉完全不同。

    使用读女器,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抓到。刚才那样的偷窥,则是有极大的可能被抓个现行。

    如果被抓到,那可就真的是……难以想象!

    后果太严重了!

    也不知那美女会不会出来看看,秦远很想看看她的正面是美若天仙还是惨不忍睹。

    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给你优的同时,也会给你相应的缺。

    但是有极少数的几个人例外。

    秦远希望这个长发及腰的美女,就是那例外中的其一。他记住了刚才的那个门牌号,有机会还要再去光顾一番。

    刚才只顾着偷窥,连读女器都忘记启动查看。

    懊恼的摇了摇头,秦远手上微微的用了力,正准备敲敲门。

    忽然,这扇门无声的打开了一条缝。

    呃。

    刚刚才偷窥了一次的秦远,还没有从激动中恢复过来。此刻悄然打开的门缝,让秦远的心肝再次火热非常。

    他左右看了看,没人。

    暗笑两声,钻进门内。

    秦远扫视一周,房间里空无一人,和楼上自己的寝室摆设相差不多。

    同样是一张一米二的木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仿佛豆腐块一般。整套都是热情奔放的大红sè,与秦宛如平时的严肃颇为不符相差极大。

    房间里同样有一台电脑,此时还是开启状态,电脑旁边是办公桌,摆满了学生的作业本和各种教导资料。

    透过半开的抽屉,秦远还看到里其中的一支口红。

    “女人不管是何身份,都同样爱美。”秦远在心中笑了笑,快速的记下秦宛如老师的企鹅号。

    扫视了一眼,秦宛如的聊天记录。

    我是帅哥:美女你好。

    宛如初见:帅哥你不好。

    我是帅哥:我怎么不好了?

    宛如初见:你打扰我工作了。

    我是帅哥:美女什么工作,来听听,本帅哥哈佛毕业,可以指导指导。

    宛如初见:我在贩卖人口。

    ……

    宛如初见:你是哈佛?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我是帅哥:吧,本帅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宛如初见:大舅去二舅家找三舅四舅被五舅骗去六舅家偷七舅放在八舅柜子里九舅借十舅发给十一舅工资的1000元。

    问:1、究竟谁是偷?

    2、钱本来是谁的?

    ……

    秦远看了看秦宛如的问题,被绕的头昏脑涨。那个自称哈佛的也是久久不语。

    “没想到严肃的秦宛如老师,也有这么可爱淘气的一面。”秦远原本的破处计划,可是放在秦宛如和雯雯身上。

    却离奇的在同桌同学肖丽的身上,给破了,如今还收做女仆。

    想想,都觉得造化弄人。

    秦远查看秦宛如的聊天记录,忽然听到洗手间有动静。

    尼玛,只顾着看房间,忘记了洗手间。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洗手间的设置,与他楼上的一模一样,也是外间是刷牙洗脸的洗漱台,里面是厕所,有门。

    此时房门半掩,偷窥过一次的秦远,食髓知味,斜倚在门边,往厕所内看去。

    白花花一片嫩白腿肉,半蹲在蹲式马桶上。

    细腻的肌肤,与少女的无疑。

    秦宛如老师火辣的身材,在半蹲的情况下,愈发的前凸后翘。

    白玉光泽而肥硕的屁股,半翘着,一股请君入瓮的寓意自在其中。

    而屁股的主人秦宛如,好整以暇的看着书。丝毫不知道,自己如厕的光辉形象,完全映入秦远的眼中以及脑海中。

    她看书很快,时不时的翻书,有时候舔了舔手指,这样翻书方才麻利。

    一眨不眨看着此景的秦远,恨不得把自己变成秦宛如的手指头,也让自己这个身材火辣神情严肃,喜欢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班主任,在自己的身上舔一舔,再舔一舔……

    秦远欣赏班主任如厕美景,虽然被遮掩了大半,依然难掩秀丽风光。同时,他想象着自己,被老师的丁香舌,在身上一遍一遍的亲吻着,添抵着。

    就像她舔手指尖一样温柔可爱,同时又不乏妩媚风情。

    特别是用这种女儿家姿态,娇媚的舔着自己的分身之时……

    越想,秦远就越是躁动不安热血澎湃兽血沸腾!

    两腿间的宝贝,可不管不远处是不是自己主人的老师。它只是本能的抬头傲立……不可一世!

    秦远只觉得自己,像一只不断充气的气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胀得难受。

    视线在老师的敏感部位来回扫视,他的右手,悄悄的伸进裤子,抓住自己好不安分的恶蟒,缓缓的撸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