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九章 不好意思,习惯了

第三十九章 不好意思,习惯了

    ()    那辆车,秦远只看了一眼,就不会忘记。

    这是蔡校长新买的捷达,价值12万RMB。

    秦远转过身,跟管理员老韩随意的聊着天,眼角的余光,紧紧的钉在车里。

    车内装了看起来简单,其实很有涵养的饰品,低调简约jīng致美观。

    再美的景观,秦远也没有看一眼,他看到了一个女子,坐在副驾驶上。

    巧的嘴,可爱的嘟着,两只眼睛分外有神。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纯洁,像一溪的清泉。。

    在秦远看向她的时候,她也看着秦远,还冲秦远做了一个鬼脸。

    这个女子,秦远见过一次,名叫蔡思思,很漂亮……6岁。

    “韩老师,怎么没看到蔡校长的妻子呢?”

    既然有女儿,自然有妻子。

    “哦,蔡校长的妻子,生下女儿没多久,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后来听打伤人,就被送到jīng神病院去了。”

    jīng神病?

    秦远又问了几句,可老韩也了解的并不清楚。

    了头,秦远告辞离开。

    浩子那里可能有问题,但是应该不急。

    如今嫂子的问题,是最为迫切和严重的。

    好学生秦远,选择xìng的遗忘了刚才还匆匆的要出门替浩子两肋插刀。

    为了嫂子,也只能让两把刀暂时插着先。

    叮铃铃。

    午饭的时间到了,秦远索xìng直接去了饭堂。

    没多久,肖丽急匆匆的跑进来。

    赵伟被抓了之后,肖丽的工作比以前繁重了很多。

    她马不停蹄的进入里间,分菜,洗锅刷碗,动作麻利一丝不苟。

    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站在大堂的秦远,一直盯着她挺翘的臀而啧啧称赞。

    与秦远一样在称赞的还有大厨,这是一个大胡子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样子,额头的鱼尾纹,无声的告诉别人,他已经步入了中年人的队伍大叔的行列。

    “肖丽,赵伟被抓了?”

    肖丽恩了一声,继续工作。

    “你晚上冷么?”

    肖丽怔了一下,没吭声,继续工作。

    “肖丽,要不我帮你分担一部分的工作,工资再给你涨一倍。”

    他的双眼发光,这年头付出就是为了回报。只要肖丽答应,他今天晚上就不会寂寞。

    恩,秋天,树叶渐渐凋落了,天气慢慢转凉了,夜晚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越来越需要一个年轻的身体暖床了!

    身材火辣的肖丽,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高中女生,男朋友刚刚被抓起来的女娃,前凸后翘凹凸有致xìng感火辣的娇嫩酮体……这是理想的暖床专用品啊!

    大厨的眼睛,看着肖丽的身体,散发着贪婪和灼热的光芒。

    “不用。”坚定的否决,没有一丝一毫的商量。

    认真工作的肖丽,嫌憎的瞪了大厨一眼,继续刷锅洗碗。

    “那今天晚上……”

    肖丽直接打断道:“没时间。”

    大厨的脸,瞬间变了颜sè。另外的两个厨子,也在看他的笑话。他的眼神陡然变得yīn霾,狠狠的扔掉了手中的不锈钢盘子。

    嘭!

    响声很大,大厅外的秦远皱了皱眉头,他一直在注意蔡校长和他的女儿蔡思思。

    蔡校长三十出头的模样,平头,很干练的样子。这个年纪当上副校长,自然是有着过硬的能力。此时就在不远处,逗自己的女儿玩耍。

    秦远越发的觉得,蔡校长对自己的威胁很大。

    他一直都希望嫂子无时无刻都幸福美满快乐,却打心眼里不愿意,心中和眼中的双重女神……嫂子方芳,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这会让他抓狂!

    “盘子掉了,你没看到吗?还不捡起来,洗干净!”

    “难道你不想在饭堂工作?想的话还不赶紧干活儿?”

    大厨洋洋自得的俯视着,弯腰捡起盘子的肖丽。戏谑的看着她无声的清洗,然后放好。

    嘿嘿的笑了笑,他再一次拿起那个洗好的盘子,故作惊讶的啊了一声,盘子应声落地。

    嘭!

    “盘子又掉了,还不捡起来?”

    肖丽怒目而视,难过而又愤恨,同时又无能为力……正如大厨所想,她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高中女生。

    再一次默默的捡起盘子,清洗干净。而此时,大厨再一次的伸手去拿盘子。

    “你太过分了!”肖丽的双眼晶莹朦胧。

    大厨哈哈大笑:“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呢!”

    他用力的将盘子扔在地上,同时张开双手十指,分别向肖丽的前胸和后臀袭去。

    他叫嚣着,要不远处的两个厨子,也向他学习。

    你让我没有面子,我就要在你身上找回面子……反正一个没有背景的普通女生,他以前也玩过一个。

    突然,有一阵冷风袭来。就在他的手,即将触摸到肖丽的敏感部位时,他只觉得脚腕陡然吃痛,瞬间重心不稳。

    嘭!

    近两百斤的肥肉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一次的声音,比上两次还要响亮。

    胖子肉多,耐摔。晃了晃脑袋,看到肖丽身边站着一个模样普通的学生。大厨狠狠地瞪了一眼,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艹……”

    嘭!

    还没等他站稳,普通男子就突然矮身,一个扫荡腿,他华丽丽的又一次摔倒。

    大厨心里那个恨啊!很不服气的再次站起。

    嘭!

    连续三次的摔跤,胖子大厨也有些懵了。

    “有本事,你等我先站稳!”锲而不舍的再一次站起。

    嘭!

    “我还没站稳!”

    普通学生,自然就是秦远。他摸了摸鼻子,甚是好笑。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过话,更没有答应过任何事。

    陆陆续续的有学生走进饭堂,低调的秦远,不愿意接受万众的注目,好言相劝道:“以后肖丽的工作减半,工资翻倍,OK?”

    大厨冷哼一声,转过脸去。肖丽拉了拉秦远的衣袖,示意他算了。

    “兄弟,帮个忙。我真不喜欢打人。”秦远真诚的道。

    大厨嘴里咕噜一声,一口浓痰飞快的吐出。

    秦远眼疾脚快,一抬腿,浓痰刚好吐在鞋底,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我真不喜欢打人啊!”

    一边感叹,秦远动作快捷近似无影。猛地一脚踹在大厨的脸上。嘭的一声仰倒在地,那口浓痰回到了他的嘴边。

    “真不喜欢打人。”

    嘭!秦远提起脚,再次踩下去。

    “哥是个低调的人。”

    嘭!又一次的提脚,然后踩下去。

    “你为什么要逼我呢?”

    嘭!继续踩!

    “你太可恶了!”

    嘭!越踩越顺!

    “你太过分了!”

    嘭!胖胖的脑袋,简直是个猪头。

    肖丽拉了拉秦远的手,她的眼中散发着明亮的光芒。大厨的猪头形象,让她解气又解恨。同时又有些担忧,怕他报复秦远。

    秦远提起脚,拍了拍鞋面的灰尘。

    “我艹……”

    嘭!

    摸了摸鼻子,秦远无奈的再次提起脚。

    “我……”

    嘭!

    笑了笑,秦远歉意的提起脚,道:“不好意思,你要什么?”

    “别打,我投降……呜呜……”

    这边的喧闹声,引起了蔡校长的注意。他牵着女儿思思的手,走了过来。

    “这儿,发生了什么事?”

    仿佛是看到了救星,刚刚还喊着投降的大厨,猛地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脱离了秦远的攻击距离。

    泪流满面的哇哇大叫着,同蔡校长诉苦,声称自己被秦远无故毒打。连带着把肖丽也给训斥了一番,一口咬定秦远是想在学校闹事。

    蔡校长看了看秦远,又看了看肖丽,以及趴在地上猪头模样的大厨。他皱了皱眉头,询问秦远事情的经过。

    “哦校长,是这样的,大厨原本是要给肖丽减轻一半的工作,再加一倍的工资。不过后来又反悔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所以我就跟他商量了一下。”

    大厨差直接哭了:都打成猪头了,这还叫商量?

    “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你要是不想承包,我不介意换一个。”

    呃!

    两滴清泪从他的眼角流出……真哭了。

    “秦远,吃了饭,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蔡校长完,就走出了饭堂。

    蔡思思掉过头给秦远做鬼脸,秦远回馈了一个,吓得她赶紧捂住眼睛。

    秦远走到失声痛哭的大厨身边,温和的询问道:“肖丽的工资?”

    “她的工资涨一倍,工作减一半。”大厨飞快的答道。开玩笑,他还有别的选择么?蔡校长明摆着跟对方很熟的样子,得罪这么一个煞神,唉!

    承包饭堂,每年的收入,还是很不错的,他哪里舍得丢弃。对秦远的怨恨,也只能深深的埋藏在心底。

    忽然,他觉得眼前一下子黑了,一只鞋底印在了脸上。等到再次恢复光明,隐约听到:“不好意思,习惯了。”

    他想哭……还特么的哭不出来……

    秦远中午邀请了陆丰和肖丽两人吃饭,吃完饭,饭盒被肖丽这个女仆抢去洗,他优哉游哉的走到了饭堂后面的校长办公室。

    蔡校长的办公室,是专门的办公室,比秦宛如的要大上不少,有三十个平方的样子,里面有一个房间,是他休息的地方。

    秦远在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应。轻轻地推了一下,门陡然被拉开。

    【感谢地狱十九层湿兄的礼物,各位湿兄,你们有什么意见,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在书评区,告诉雪梨。《大湿兄》是我们所有湿兄们的大湿兄,大湿兄以后的路,湿兄们了算。至于书评区很多关于女主的问题,雪梨不好透剧,透剧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总是既然是爽文,雪梨这么写了,自然是会让湿兄们满意的。一本一百来万字,现在只是一个开头,有些东西,其实是伏笔……了不透剧的……呵呵,湿兄们,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