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章 郝锦瑟

第四十章 郝锦瑟

    ()    秦远在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应。轻轻地推了一下,门陡然被拉开。

    一个熟悉的鬼脸,探了出来。

    开门的自然是蔡思思,秦远毫不犹豫的回赠了一个更吓人的鬼脸给她,立马吓得她跑进屋里。

    “思思,你爸爸呢?”

    走进办公室,秦远一边打量环境,一边问道。

    “爸爸在隔壁郝叔叔那里开会,他让你等一下。”

    秦远有些无聊,唤来美女蔡思思。

    这个美女,似乎对秦远也很有好感的样子,时不时的要做个鬼脸。

    两只大拇指放在耳蜗处,其余的手指伸直打开,两只食指把眉毛往上拉……

    无聊的秦远,教思思做鬼脸。一大一下玩得不亦乐乎。

    偌大的空间,一男一女,独处一室……秦远摇了摇头,暗骂自己脑袋喝酒喝糊涂了!

    思思虽然很漂亮,但现在才6岁……再过十年,貌似还可以……

    教了几个鬼脸的做法给思思,让她自己玩。秦远耳朵贴在墙壁,试探看能不能听到隔壁的声音。

    听不到。

    他不死心,耐心寻找,终于,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发现一个窗户,半封闭的状态。

    凑过去试了试,居然可以听到。

    起先,是一些琐碎杂事。

    就在秦远有些没jīng神的时候,有人提到了新来的转校生,秦远立马打起jīng神。

    “郝校长,我们班级的体育保送生豹子,被人打了,我问他他怎么都不,后来还是其他的同学告诉我,是高三三班新来的转校生秦远干的好事。”

    “郝校长,你也知道,豹子的体育成绩,那是全市第一,全省第三,是可以直接保送到省体校的好苗子,现在离田径运动会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我看豹子伤得挺重,还不知道能不能修养到最佳状态。”

    这个人张嘴就哗啦哗啦发了一通长篇大论,足足了半个时。

    期间,蔡副校长列举了豹子在学校打架勒索收保护费等等各种恶劣行为,他豹子挨打是咎由自取。

    秦远听到蔡校长替他话,他就觉得蔡校长的所图甚大。

    他还听到了老处女宋子英的声音,果然,她是来告状的,不是很好的口才,也足足了十多分钟,可见她对秦远的怨念深重。

    还有一些人提了一些琐碎的问题,没多久,秦远又听到了娃娃脸的代课老师高艾的声音。

    “我觉得豹子这样的学生,确实不对,我今天去高一上美术课,那些学生居然都跑过来找我收保护费。还什么撕碎衣服划伤脸之类的要挟恐吓的话。对老师都敢如此,可见平时实在太过疏于管教!”

    高艾的声音,平静的表面下,是澎湃的怒火。

    替豹子话的那名老师支支吾吾的,最终也还是什么话都没。

    接连了好几句,秦远一字不漏的听着,却没有听到她告自己的状,是在让他奇怪。

    他哪里知道,高艾这是丢不下那个颜面。要来收拾自己的人,就在省城回来的路上。

    断断续续的讨论了一些问题之后,郝校长总结发言:转校生留校观察,豹子的恢复问题,要随时更进。

    临末,他询问了转校生的班主任秦宛如怎么没来。蔡副校长看到她出了学校。

    提到秦宛如,秦远体内莫名的躁动。美艳班主任的如厕美景,他还历历在目,双唇相接的柔荑温润,他至今意yù未尽。

    此时的秦宛如,刚刚进入了医院。

    “医生,可以帮我查查一个叫做秦远的学生住院的资料吗?”

    “请问,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

    费了一番周折,秦宛如终于得知,秦远就是在那一晚被送到医院,资料显示:后背大面积擦伤,出血。

    连入院的时间也完全吻合,而且办住院手续的还是蔡副校长,这就更加证明,那天晚上的不知名的男子,那个燃了她新生的男子,就是今天和她离奇暧昧的学生,让她连续了很多次不得不脸红的问题学生……秦远!

    “我是他的老师,这叫我以后怎么相处啊?”

    心中打翻了五味瓶的秦宛如,揉了揉眉心,走出了医院。

    此时的秦远,还在蔡副校长的办公室。

    隔壁的会议,连续结束了两场,可是蔡副校长和郝校长两人,还在谈论学校的各项发展。

    秦远偷听了一会儿,好一阵昏昏yù睡。

    叮铃铃。

    下午上课的时间到了,蔡副校长的会议还没有结束。秦远和蔡思思打了一个招呼,就要去教室上课。

    蔡思思忽然拉住秦远的裤脚,央求他有时间找她玩。

    美人相约,秦远通常是不会拒绝的,虽然思思这个美女,还是未来版本。

    等秦远安慰了思思美女,来到教室的时候,刚好迟到了两分钟。

    上午与老处女的风波,还未平息。秦远的迟到,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杨兰作为老师不在时的第一个代表,自然而然的行使了代表的权利。

    “秦远同学,你下次可以不迟到么?”

    刚刚进教室的秦远,摸了摸鼻子,淡淡的道:“你每个月可以不肚子痛么?”

    噗!

    正在喝水的虎哥,不由自主的喷了,喷得他的弟满头满脸。

    陆丰正拿着一本书猛啃,陡然听到,险些咬到舌头。

    其余的同学,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啧啧称奇,有的竖起了大拇指,有的忍着笑却捂着肚子。

    “人才啊!”

    “比人才还要人才,兄弟我佩服!”

    “这哪里是人才,这是天才!”

    ……

    听着各种各样的笑声,杨兰的脸sè青了又白,白了又红,红了又黑……她咬着嘴唇,狠狠的瞪着秦远道:

    “天才,就是天生的蠢材!”

    她见秦远无所谓的耸耸肩,感觉自己的还击完全落在了空处。气愤的一字一顿道:

    “秦远,你别忘记了,你和我打的赌。”

    学委大人杨兰转过身,大声的喊安静,她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接连喊了三声之后,教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上午的时候,我和新来的转校生打了一个赌,为了避免他耍赖,我希望大家都来做个见证。”

    听到两人打赌,学生们瞬间兴致高涨。吵吵嚷嚷的要求杨兰现在立刻马上公布打赌内容。

    杨兰企图想在秦远的脸上,看出一丝悔意,哪知道秦远只是无所谓的摊开双手。

    “不怕你现在无所谓的光棍样,等下我把打赌内容一公开,你就等着承包教室卫生和清扫厕所吧!”

    再次的瞪了秦远一眼,然后让学生们都安静下来。趾高气扬洋洋自得环视一圈,方才施施然道:

    “今天上午,我和秦远打赌。这一次的测验考试,如果他的分数比我高,那么我无条件答应他一个要求。”

    她笑了笑,暧昧的道:“任何要求哦。”

    教室里瞬间响起了各种起哄声,应了《红楼梦》中形容薛大傻子呆霸王的那些话。

    哄堂!轰然!

    百分之七十的同学,都替秦远感到悲哀。

    杨兰的学习成绩,那是有目共睹的优异。而且都知道秦远旷课了,而这次的测验,恰好有几道题都是这几天课程的内容。

    百分之二十的同学,替秦远感觉到极度的悲哀。同时,对杨兰的做法,就有了一些不满。

    剩下的百分之十,就只剩下对秦远的默哀了。连一向相信秦远的陆丰和肖丽,也没有设想过,秦远有赢的可能xìng。

    他们只是希望,秦远不要答应太苛刻太过分的要求,就已经谢天谢地。

    赚足了噱头的杨兰,终于公布了,如果秦远比她的成绩差,需要负担的责任。

    清扫寝室以及教室的所有卫生,外加公共厕所的垃圾清理,一直到放寒假!

    哪怕仅仅是一天,那特么的都要累死人!

    哪怕什么都不做,专门搞卫生,单单一个人,还真的是一项人力所难完成的任务。

    秦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置可否。身边的女仆同学肖丽,帮秦远温柔的按摩大腿,声的表示,自己愿意帮忙打扫,让秦远不要过于担心。

    尼玛,哥担心了吗?

    任凭同学们发表意见,秦远懒得纠正这些错误,反正成绩出来了,问题自然就能够解决。

    而就在这时,秦宛如抱着一摞试卷走进教室。

    厚厚的一摞试卷,秦宛如放在讲台上,命杨兰分发下去。

    这是隔壁高三四班的卷子。

    下午的第一节课,就是交叉批阅试卷。秦宛如飞快的看了秦远一眼,仅仅只是一眼,就让她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仅仅一眼,她就觉得自己被秦远接触过的唇瓣,有些酥麻。咬了咬嘴唇,这种酥麻的感觉,却反而更加强烈。

    一抹绯红的光晕,飞快的爬上她的脸颊。她连忙低头,以免被学生看见。

    秦远接过杨兰递过来的试卷,对杨兰蔑视的眼神不予理会。

    卷子很整洁,字迹优雅,有一种古典的韵味。

    俗话,见字如见人。

    只是看字迹,秦远就感觉一股心旷神怡清秀典雅的古风迎面而来。

    看了看名字:郝锦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