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四章 我会对你负责

第四十四章 我会对你负责

    ()    这么一想,秦远便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摸了摸鼻子,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

    全校最为帅气的校草郝帅,此刻上蹿下跳,活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也不知是不是急怒攻心,连话都哑着嗓子。

    这么一来,又有些像是阉割了的鸭子。

    他气焰嚣张的冲到秦远面前三米,忽然想到了什么,陡然脸sè大变,慌忙停住脚步。

    转身对身后的十几个身高马大的男生,献媚的道:

    “各位大哥,就是这子找不痛快。大家把他揍一顿,不要太严重,打成猪头就行。晚上我在百味楼请大家吃饭,当然我会重重的感谢豹哥。”

    话刚完,他就威风凛凛的一挥手,仿佛在指挥千军万马征战沙场。他自己站在原地,是要做一个运筹帷幄,灭敌于千里之外的谋士。

    他的手高高扬起,像一面鲜明的旗帜。他自信身后的这十多人,分分钟可以收拾秦远如捏死蚂蚁。

    等待,等待……咦!快一分钟了……怎么没动静……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请来的帮手。

    只见身后的所谓的打架能手,一个个面露尴尬神情委顿踌躇不前,神sè间,隐隐显出几分莫名的恐惧。

    “上啊,把他打成猪头!”郝帅跳起脚催促道。

    哪知道,身后的这些人,不但没有走上前来,反而齐齐后退一步,一个个垂眉低目躬身弯腰,比见到了自己的老大还要恭敬。

    “大哥,大爷,我们不知道是你老人家啊!”这些人,便是在cāo场上,被秦远一轮扫堂腿全部放翻的豹哥手下。

    他们此时的表情,怎是一个丰富多彩!

    一群人给秦远一个人揍了,连豹哥也挂了彩。

    好不容易送走了,五六又去招惹人家,自己这一大群收保护费的人,又悲催的被秦远收保护费了。

    此刻,还是自己这么一群人,居然愣头愣脑的冲过来,居然又撞上这么一个煞神!

    他们想哭!

    “快上啊,把他打成猪头啊!”郝帅哪里知道cāo场上的事,只是一个劲的催促。

    越是催促,这群人越是心惊胆战。眼巴巴的望着秦远,再一次后退一步。

    好学生秦远,估摸着快到了上晚自习的时间。于是也郝帅刚才一样的话:“上啊,把他打成猪头。”

    郝帅哈哈大笑,心这是自己请来的帮手,怎么可能听你的话。

    可是下一秒,他就傻眼了。一只只硕大有力的拳头,纷纷朝他的脸招呼着。

    他杀猪一般的嚎叫着:“别打我脸,别打啊!”

    “我的脸啊!”

    秦远懒得去看全校最帅的校草,变成猪头的模样。摸了摸鼻子,走进了教室。

    直到铃声响起,那群人方才住手,郝帅理所当然的成了好帅的猪头。

    坐在一排的杨兰,听到教室外面的郝帅,一个劲的叫嚷着自己帅气的脸,她就觉得自己仿佛是吞掉了一只只的苍蝇。

    异常的难受,为自己曾经的一次少不更事追悔莫及。她扭头看了看最后排角落的秦远,眼神异样而复杂。

    只是看到秦远的一个不是很清晰的身影,她的体内就蹭出一丝迷乱的火苗。

    秦远坐在角落,给萝莉向倩倩发了一条笑话,然后就把自己的手,伸进了同桌的衣领中……

    好不容易挨到下晚自习,秦远拿出一百块钱,递给肖丽。

    肖丽不接,眼神复杂的问道:“费,还是服务费?”

    秦远摸了摸鼻子笑道:“你是我的女仆,要什么费,服务费,我这是给你买套套,我担心今晚不够用。”

    他想试试,极限是多少次。

    听到秦远的回答,肖丽方才喜滋滋的接过钞票,往教室外跑去。

    杨兰坐在原地没动,只是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秦远。

    她看到秦远站起身,她也跟着站起身,同时假装收拾书本。

    秦远径直走过,只是扫描了一下杨兰微微起伏的波涛。

    虎哥坐在座位上,一直都在观察两人。他拉过一个弟,要他在校门口守着,只要两人一起出去,或者分头出去,就马上打电话给他。

    他转向另一个弟,问了问豹子的事情。

    那弟支支吾吾的告诉他,豹子中午在cāo场,十几人被秦远一个人给揍了,伤得不轻。

    四大恶人之一的虎哥,瞳孔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一下。

    “就算你能打,你敢打jǐng察吗,把老纸惹火了,我让我舅抓你进班房!”他的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也站起身,往隔壁班走去。

    窗口有一阵风吹过,把虎哥课桌上的一张纸吹落在地,上面是一个娇的女子身影,她有着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海豚臀。

    拥有海豚臀的真人,望着向她走来的虎哥,慌忙拉着自己的好姐妹,从另一条楼梯离去。

    “雯雯,你是不是真的有男朋友了?”

    雯雯不善于撒谎,只是笑而不答。寻了个由头,离开自己的姐妹,她转了几个弯,确定自己的好姐妹没有跟来,方才来到宿舍楼。

    她走到她姐姐以前的寝室,拿出钥匙,扭开门锁,走了进去……没人。

    关上房门,她的脸上立马一片绯红。

    “趁着那个坏蛋还没回来,先洗个澡吧。”

    她脱掉了身上宽大的校服,只是身着贴身的衣物。来到洗手间,推门而入。

    只见,厕所里有人!

    年轻有力的男xìng身体,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依然让雯雯脑中瞬间充血。

    赤条条一片的人,自然是回到寝室的秦远。

    他此刻正在使用雯雯姐姐,也就是寝室前主人刘老师的沐浴露。大把大把的泡沫和沁人心脾的清香,让他舒舒服服的放松身体。

    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身着三式内衣的校花雯雯。

    “美女,来洗个鸳鸯浴呗。”语气轻佻而且放浪不羁。

    校花雯雯从愣神中清醒过来,皱了皱眉头,轻啐一口:“坏蛋!”

    yù还休似怒似嗔娇艳无比!

    秦远一时间看得呆了,手上的沐浴球掉落,无巧不巧的刚好落在了他气宇昂扬的分身上。

    而且还极其巧合的挂在了上面,像一面迎风招展的彩sè旗帜!

    呃!

    雯雯瞪大了眼睛,这是她第二次见到秦远的分身,只觉得比上次还要大上不少,而且此时摇头摆尾气势凶猛,想到好姐妹所的那些馊主意,顿时羞怯不已。

    “姐妹们要让男生的那个进去,可是他那里那么大,我那里那么……这……怎么办……”

    转身就要逃离,好学生秦远,迫于读女器的坑爹规则,不能强行征服,但是送上门的美女,拉过来一起洗个鸳鸯浴,打打擦边球,总不至于被扣十万技能。

    秦远眼疾手快,瞬间闪身堵住了雯雯的后路,坏笑着向他走近。

    “你别过来!”

    “我喊人了!”

    秦远摸了摸鼻子,笑道:“这是我的寝室,你到我的寝室,还穿成这个样子,你你怎么喊人?”

    “再了,你上次强暴了我,这件事还不算完。今天又跑来偷看我洗澡,你你有何居心。”

    雯雯捂着脸,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秦远前进一步,她就后退一步。

    哪怕她今天已经打定了注意,此时也是娇羞难当。

    眼见退无可退,她索xìng不退!外表娇弱柔顺的雯雯,内心反而很坚强。

    “你今天在教室,是不是真的跟jǐng察了什么?”女jǐng走了之后,雯雯越想越不对劲。

    秦远笑而不答,只是把身上的泡沫,抓下来,然后抹在雯雯绸缎一般光滑的皮肤上。

    雯雯躲了几下,自知躲不过,便不在躲。

    安静的雯雯,倒是让秦远很不解。他摸了摸鼻子,笑道:“怎么不急着逃跑了?”

    脸若桃红依旧娇羞不已的雯雯,反而主动的在身上涂抹沐浴露。狡黠的道;“我上次不是强暴了你吗?今晚是过来对你负责任的。”

    负责任?

    哇擦,还真的是想强暴哥啊!

    美人沐浴,再没有任何忌讳的秦远,这个好学生秦远,自然乐得帮忙。

    秦远走过去,他全身都是泡沫,就这么把雯雯熊抱在怀里。像一个淘气的孩子,抱住自己最心爱的玩具。

    雯雯怔了一下,缓缓伸出手,也抱住秦远,呢喃的道:“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好学生秦远郁闷了,正准备什么,雯雯第三次道:“我一定会对你负责任的。”

    脚下微微一踉跄,秦远差摔跤。

    他把怀里的雯雯,推开了一,看着近在咫尺的校花。

    两滴清泪挂在她的眼角,在来之前,她想了很久,那天早上的一幕幕,她怎么也忘不了。

    她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她愿意和秦远rì久生情。

    “我……”

    她还想在一次,成绩好的一塌糊涂的校花,在这样的时刻,居然也与其他普通女生一样,傻愣愣的……可爱。

    柔荑的芳醇,这是秦远此刻肆意品尝的味道。他有些粗鲁的扯掉了雯雯身上仅有的武装,让汉白玉一般的酮体,一丝不挂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沐浴露的清香,处子的馨香,雯雯校花身上独有的少女体香……交叠着混合着融合在一起。

    洗手间的温度,在不断的升高。

    秦远的手,也向着雯雯敏感的地方摸索而去……

    就在一瞬间,雯雯的呼吸被秦远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她,辗转厮磨寻找出口。

    雯雯完全被秦远这家夥的气势所惊扰,一急,真是有些愣怔住了,等缓过神来,暗中挣扎使力,才知道秦远臂力吓人,一时竟也挣不脱。

    湿兄们,新的一周新的开始,让我们继续风sāo吧!!!爆个料,接下来很jīng彩,你懂的……打滚卖萌各种求,让我们的大湿兄一路风sāo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