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六章 夜,一波三折【二】

第四十六章 夜,一波三折【二】

    ()    秦远恶作剧一般,假装脚酸腿麻,微微的动了一下。

    他的分身心领神会,紧跟着一阵摇头摆尾,于是,秦远就蹭到了雯雯绯红的俏脸。

    雯雯无辜而又委屈的看了看秦远,嘟着嘴道:“坏蛋,你是故意的!”

    摸了摸鼻子,秦远正准备撒个善意的谎言,哪料到房门外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吵闹声。

    而且,那吵闹声,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秦远皱了皱眉头,雯雯也站起身来,赶紧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渍。

    就在这时,秦远的老土手机铃声响起。本来准备阻止雯雯穿衣服的秦远,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电话是肖丽打来的,她人就在隔壁寝室。

    “秦远,虎哥带着宿舍管理员老韩来了,你心一应付。”

    刚刚完,就立马挂掉。

    而这时,秦远的房门也被人敲响。

    艹!

    愤怒的把手机扔到枕头旁边,秦远看了看同样在枕头旁边的杜蕾斯,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凶态毕露的狰狞恶蟒。

    今天白天,就被肖丽抚弄了整整的两节课,刚刚又有雯雯的手再次加油。本来状况一切良好,再这么来个十几二十分钟,秦远估计自己也就差不多了。

    哪知道,出现这么一档事!

    “秦远,开开门啊。我是老韩,有位同学他女朋友走错房间,被你关着不让出来。都是同学,你出来解释一下,没事的。”

    门外的老韩,挠了挠头发,这档子事,她很不愿意来。

    这扇门背后的学生,可是她自己安排的位置,是蔡副校长打过招呼的。

    有人罩的学生,她一个的宿舍管理员,哪里愿意得罪。

    可是,要她来的人,同样也不能轻易得罪啊。关于虎哥,她可是知道一些地,以前虎哥打断了熊哥的腿,熊哥找人来报复,虎哥一个电话,整整来了六辆jǐng车!

    事后她听人过,虎哥的一个亲叔叔,在jǐng局当副局长!

    两头都不能得罪,老韩只能苦着脸,琢磨着秦远好学生,估计好话,于是跟着虎哥一起上来。

    等了半饷,在虎哥的再三催促下,老韩再一次敲了敲门。

    仅仅只敲了一下,房门就自动打开。

    秦远随便穿了一套衣服,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韩老师,你找我有事?”恭敬,有礼貌,这是好学生的守则。

    “呃,没,没什么。就是……”

    虎哥一巴掌,把老韩推在一边。瞪着两只牛眼,横在秦远的面前。

    “雯雯是不是在里面?你把雯雯怎么样了?”

    看着秦远云淡风轻的模样,虎哥就没来由的怒!

    曾经他在学校闹事,被他亲叔叔好一顿教训。后来他发誓,此生不在学校打人。

    如今,他很想打人,很想很想!

    今晚,他老神在在的准备着看秦远和杨兰的好戏。哪知道,没多久,他的弟,看到雯雯进了别人的寝室,后来他去老韩那里一查,立刻就要抓狂了。

    “雯雯在不在里面,跟你有关系么?”

    对于面前的大块头,秦远视若无睹,反而欣赏围观的穿着睡衣的美女同学。

    “把门打开!”虎哥两只宽大的手掌,相互挤压着,指关节啪啪作响。

    欣赏美女的秦远,饶有兴致的指了指一个短头发的女生。

    “嗨同学,你下面的门没关。”

    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秦远的一句话,让周围的人,瞬间爆笑起来。

    那个女生,本来是拉链没拉,陡然被秦远当着这么多的人吆喝出来,当场羞愧的无地自容,慌忙跑回了自己的寝室。

    女生虽然跑了,但时刚才的效果依然存在。

    “下面的门,不用关了,等会有人会进去。”

    “是不是你丫的想进去啊?”

    “难道你不想进去啊!”

    被人忽略的虎哥,被人无视的虎哥,被人不放在眼里的虎哥……他怒了!

    “闭嘴!都他妈的都给老子闭嘴!”

    学校四大恶人果然名不虚传,周围不但立马安静,还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段距离。

    虎哥摇头晃脑,全身的骨头,随着他的动作,噼里啪啦的响着。裸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肉,高高的隆起,异常的发达。

    他此时的动作,十分的不友好,不是要打人,那就是砸门。

    秦远也收敛了懒散的样子,认真的注视着对面的肌肉男虎哥,随时准备着无影脚和扫荡腿。

    “这是你逼我的,你不要后悔!”虎哥挽起了袖子,这是要打人!

    “放心,我不还手!”秦远准备用脚。

    咯吱!

    秦远的房门,居然在这个时候打开,雯雯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你们吵什么,我在上网跟我姐姐在网上聊天。”

    在雯雯的身后,果然是一台开启状态的电脑。

    “韩老师,查房不是一般的在12吗,现在才11:57分,还有三分钟。”

    雯雯也不等老韩的回答,她转而看向秦远,道:“秦远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我马上就好。对了,我姐姐的电脑放在你这里,请你帮忙照看一下,谢谢。”

    她打开门,分别了三句话。

    第一句,针对这门外的所有人。

    第二句,则是对宿舍管理员所,明了查房的时间还没到。语气平淡却一针见血。

    第三句,则是对寝室的主人秦远所。同时,也是给门外的人听。自己只是来借用电脑,秦远不断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反而自己还打扰到对方的休息。

    这一切,表面上是这样,一句话都没有跟虎哥。同时,每句话都是给虎哥听。

    当着众人的面,雯雯关掉电脑,对秦远头道谢,毁了自己的寝室,淡淡的了两个字:“无聊!”

    这两个字,重重的砸在虎哥的心上。他狠狠的一拳砸在墙壁,嘭的一声响,震落了不少的白灰。

    朝秦远扬了扬拳头,虎哥猛地转身离去。

    没有热闹可看,门外的众人相继离去。

    秦远郁闷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独自一个人躺在一米二的木床上。

    作为一个年少方刚气血旺盛食髓知味的sāo年,秦远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大约半个时之后,秦远的房门外有了动静。他立马从床上跳下来。

    快速的分析,深夜来此的是前来报复的虎哥,还是身材火辣的女仆同学,亦或者是决定对自己负责任的校花雯雯,可能xìng最的,就是学委大人有杨兰。

    jǐng惕的打开门,果然是一心想着要伺候自己的女仆肖丽。

    温润的酮体,八爪鱼一般的爬上了秦远的身体。灼热的唇,像一团火,不断的在秦远的身上,摩擦着,燃着……

    “怎么,今晚又睡不着?”

    典型的得了便宜又卖乖。

    肖丽张开嘴,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秦远肩膀吃痛,身体受到刺激,他的分身,却反而越发的耀武扬威起来。

    手上亵玩着一对洁白的玉兔,时不时的在两嫣红的豆蔻上,轻几下。

    称职的女仆,一个劲儿的往秦远怀里钻,恨不得融入秦远的体内。

    这两人都不是第一次赤身**的比赛,各自的喜好,基本都有些了解。

    只见,秦远抱着肖丽,猛地一下子扔到床上,饿虎扑羊一般扑过去。

    细密的吻,雨一般的倾泻在这位同桌的身上。从她光洁的额头开始,沿着俏脸的边缘,一路吻到肖丽的耳际。

    秦远坏笑一声,将肖丽的粉嫩的耳坠,含在嘴里,就像含着一片薄荷糖……这是肖丽的敏感地带之一。

    就这么一下,肖丽不自觉的嘤咛一声,这一声几乎细不可闻,却百转千回,萦绕在两人的耳际。

    嗯……哦……

    淡淡的压抑的娇喘,渐渐的在房间响起。

    身材火辣的肖丽,瞬时间媚态顿生媚眼迷离。她看向秦远的眼神,几乎快溢出水来。

    含着耳坠的秦远,模模糊糊的笑了一声,继续在耳根处耳鬓厮磨一会儿,然后沿着脖颈,火热的吻,一路往下。

    自始至终,他的手都没有闲着。前凸的酥胸与后翘的饱满臀部,纷纷失陷与秦远的魔掌之中。

    受到过催情药水毒害的肖丽,身体异于常人的敏感。一连串的吻,让这个接连受到秦远两次滋润的好同学,全身都在微微震颤。

    就在这时,吻着肖丽脖颈的秦远,抬头朝她嘿嘿的笑了笑,猛地埋头下去,一下子含住了一粒粉红的蓓蕾。

    嘤……咛!

    嗯……哦!

    这个半夜三更跑来伺候秦远的女仆,在秦远的热吻之下,在自己的傲娇的相思豆失陷于秦远火热的唇中,在她身体的震颤一次比一次激烈之时。

    秦远猛烈的发起进攻,他柔韧的舌尖,肆意的撩拨着嘴中的蓓蕾,不断的画着圈圈。

    这时候,肖丽身体的震颤到了一种极致。

    秦远眼睛一亮,右手大力的揉,搓掌中的玉球,左手在挺翘的臀上用力的抓了几把。

    他更是用力的猛吸了几口,意思淡淡的酸涩馨香,进入他的嘴中。

    而此时肖丽微微闭着眼睛,紧紧的抱住秦远的头,猛地抽搐起来……

    更是在此时,楼下的秦宛如老师,再一次听到了和昨rì一样的呻吟,她辗转难眠,翻来覆去。

    若有若无的声音,撩拨着她内心深处的念想,和体内深藏的yù望。

    她的手,不自觉的抚摸着自己的右胸,她记得中午,秦远的口水还留在了上面。

    一想到秦远,她陡然翻身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