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七章 夜,一波三折【三】

第四十七章 夜,一波三折【三】

    ()    感谢xuezhizhu,Q看繁华落尽,休修三围湿兄的月票,谢谢泪落孤心湿兄的礼物,感谢众多湿兄的红票票支持,再次感谢《大湿兄》的第一个舵主莎拉111湿兄!第一个弟子银殇紫衣湿兄!以及众多捧场的湿兄们,谢谢各位湿兄!!!

    我们连续三周新书榜第一了,湿兄们,让我们再风sāo一些吧!!!!!!!!!!

    待肖丽舒舒服服的平息下来,秦远从枕头边,递了纸巾给她。然后心满意足的枕着手臂,闭上眼睛。

    幸福与xìng福,往往都存在于给予与收获之间。

    肖丽大口的呼出几口浊气,媚笑着问道:“你躺着不动,想干嘛?”

    尼玛,明知故问!

    秦远眼皮都懒得动一下,摸了摸肖丽的俏脸,轻轻的揪着她脸上的嫩肉,往下面扯了扯。

    肖丽假装无辜的问道:“干嘛啊?你话啊?你不话我怎么知道呢?你有什么需要你跟我啊。你不我怎么知道你有需要呢?”

    她赖在秦远的怀里不动,继续装无辜:“主人,你可是我的主人哦。你不下命令,仆人怎么知道你的想法呢?主人没有别的指示,那我就回寝室去了。”

    从秦远的怀里试图爬起来,看到秦远气恼的样子,肖丽越发的觉得好玩。

    一直处在不上不下异常煎熬的昂扬分身,在秦远的控制下,对着肖丽的PP抽了几下。

    “不听话,打pp!”

    按了按肖丽的脑袋,清远依旧懒得睁开眼睛。而肖丽继续淘气了几下,见秦远真的要暴走了,这才嬉笑着埋下头去。

    熟练的找准了位置,轻启香唇,缓缓的含住秦远的先头兵。舌尖在上面添抵着,像一个调皮的孩,正在淘气的吃糖,不时的发出索索的声音。

    秦远美美的享受着同桌同学的温柔伺候,想到曾经的白纸一般的生活,感觉自己以前基本都是白活了。

    啊!

    该死!

    秦远慌忙张开眼睛,狠狠的在肖丽的头上按了几下。让自己的胯下的宝贝,能够进入的更深一些。

    “心一,你咬到我了!”

    被秦远按着头,想把嘴里的物事吐出来,试了几次,完全没有办法。

    肖丽只能呜呜……呜……表示抗议。

    吐字不清的道:“我这么卖力的伺候你,谁叫你还不认真,居然分心……哼!”

    秦远恼怒的按了按肖丽的后脑勺,感受到分身受到轻微的撕咬,又是舒爽又是难受。

    生怕这个淘气的女仆,一不心把自己的宝贝给咬坏了,索xìng紧紧的按着她的头,不让她随便乱动。

    秦远自己则是挺了挺腰,对着肖丽淘气的香唇深入浅出……

    呜呜……呜……

    “知道难受了?你活该!谁让你咬我。”

    话虽然这么,秦远还是放开了按在肖丽后脑勺的手,让这个受到惩罚的女仆,可以喘喘气。

    “你刚才在想什么,该不会是想别的女人吧?”

    哇擦!居然料事如神!

    讲道理是永远都讲不过女人的,秦远深知此理。他再一次按了按效力的头,示意她赶紧干活儿。

    对肖丽的问题,干脆耍赖不回答。肖丽也只是气恼的再次咬了一下,只不过代价也不,让生气的秦远,紧紧的按着头,猛力的挺腰深入进去,狠狠的了几下。

    让这个淘气的女仆,好一阵难受,眼角更是流下了两滴眼泪。

    看到肖丽很是难受的样子,秦远方才把手拿开,让快要窒息的肖丽好好的喘喘气。

    就在这时,秦远的电话响了。

    此时12多,会是谁打电话呢?从床头拿过手机一看,居然是陌生电话。

    秦远指了指自己两腿间的宝贝,示意肖丽继续,不要停。

    乖巧的肖丽,这一次没有听秦远的话,而是凑到了秦远的电话旁,她想听听这么晚是谁打电话。她记得昨晚有一个女孩,连续不断的打了七次。

    “喂,你是哪位?”

    秦远问了一句,电话那头却久久的没有回应。

    憋着没有出来的感觉,真他吗的难受!秦远恼怒的用力的按了按女仆的脑袋,顺手挂掉了电话。

    在肖丽又一次吞吐吹箫的时候,那个电话再次打来。

    “你是谁啊?半夜三更的有什么事快?”秦远只觉得体内胀的厉害,估摸着应该是sāo扰电话,就打算直接挂掉。

    而这个时候,话筒中却传出了声音。

    “秦远,你还没睡啊?”

    这个声音……好熟!

    秦远挺腰的动作瞬间静止!他努力的回想,这个声音的主人。

    他断定,这个声音,他白天还听过!

    “你是,是秦宛……秦老师?”花了十秒钟,秦远终于想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主人,就是自己的班主任。

    “秦老师,你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此时的时间,差不多凌晨一!秦远很疑惑,这个时间,住在自己楼下的秦宛如,打电话给自己,难道是要求自己下去,聊聊天气情况啊,聊聊人生理想啊……

    “哦,没……没什么。副校长你明天要请假,我想告诉你,不要老是耽误学习……恩……好好学习,好好学习!”

    连续了两次好好学习,然后立马挂掉了电话。秦远只觉得莫名其妙。

    “啊,你居然又咬我!”虽然咬的不疼,却也吓了秦远一跳。

    他愤怒的扔掉手机,狠狠的按着调皮女仆的头,猛力的直着腰,挺了挺,又挺了挺……

    呜呜……呜……

    “你什么?大声!”

    秦远的动作不停,还有加快的趋势。

    呜呜……呜……

    “听不清。你清楚一!”

    呜呜……呜……

    “你在投降啊?”

    呜呜……呜……

    “那你大声啊!”

    呜呜……呜……

    就在秦远的惩罚,进入到关键的时刻,他的房门居然轻轻的响了一下……这是有人在外面推。

    抓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居然一一十三分。

    同时,他收到了一条信息。

    “开门!”

    这居然又是一个陌生号码!

    吓得去秦远瞬间出了一丝冷汗……班主任深夜查房!

    刚才莫名其妙的电话,秦远就有些怀疑,他猜想定然是自己在楼上的动静太大,吵得她无法睡觉。

    一定是这样!

    事实上也差不多,秦宛如确实被若有若无的呻吟,弄的无法入眠。可她还不知道秦远就住在她的楼上。

    秦宛如给秦远打了电话,却支支吾吾的不知什么好,只能督促秦远好好学习。心慌意乱的挂了电话,她去了趟厕所,方才想起那本珍藏的【初夜】,昨天被自己撕得粉碎早已尸骨无存。

    没法,她只能用被子蒙着脑袋,不断地呃辗转反侧,时不时的就想起那天晚上那个莫名的人工呼吸。

    却与此同时,秦远误以为自己吵到了秦宛如,于是班主任深夜要来查房。

    他蛮横的了三下,让肖丽又落下了两眼泪,他方才万分不情愿的从香唇中拔出自己的凶器。

    “班主任秦老师上来了!”秦远凑到肖丽耳边传神道。

    肖丽同样也吓了一跳,这时房门再一次的被推动了一下。

    两人手忙脚乱的穿衣服,而这时秦远又一次收到信息。

    “快!”

    秦远连内裤都来不急穿,急着帮肖丽扣好胸罩的扣子,环顾四周,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处。

    而肖丽,衣服也来不及穿戴整齐,匆匆忙忙的裹了一下,抱着几件衣服,躲进了床底下。

    稍稍的掩盖了一下床上的痕迹,秦远方才赤着脚去开门。

    门刚刚被打开一条细缝,陡然就被人大力的推开。

    一个熟悉的身影,钻了进来!

    学委大人?

    杨兰!

    秦远怔怔的看着,眼前穿睡衣的女生。

    睡衣的款式很保守,上下几处要害,都防守的很严密。

    只不过这款睡衣的布料,则是半透明的雪纺,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里面粉嫩的肌肤。

    秦远的眼睛,不受控制的闪了闪,眼神止不住的往衣服里面钻。

    忽然,他愣住了……杨兰傲娇的胸口,居然有两凸起!

    学委大人深夜造访……居然没有穿胸罩!

    而且,秦远的目光,还隐隐约约的看到,一撮黑sè的杂草之地!

    这个言出必行的女生班干部,还真的半夜三更来送赌资!

    观察着秦远的反应,杨兰觉得很满意,并不是如白天那样的被无视,而是sè眯眯的眼神火热而滚烫。

    “看来白天是装的!故意显得对我没兴趣,其实是yù擒故纵!”

    秦远哪有杨兰想得那么的深奥和复杂,他短暂的愣神之后。又看了看床底,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肖丽的一截紧致圆润的腿。

    朝杨兰勾了勾手指头……低调做人是秦远的原则,但是高调的索要赌资,这也是一种原则。

    “不知学委大人深夜造访,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秦远搞怪的行了一个书生的礼仪,他发现杨兰的身体绷得太紧,有必要先放松放松。

    杨兰气恼的瞪着他,一心只想着赶紧完成自己的赌注,然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本来她还想着要赖账的,但是怎么都熬不过自己的原则,满满的一脑子,都是‘言出必践’和‘言出必行’!

    这就像一个魔咒!

    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挣脱不开!

    煎熬了几个时,她从来没有如此的痛苦过!

    “不就是一次吗?算了,本姑娘眼睛一闭往床上一趟,也就几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就当是被狗咬了,被鬼压了!”

    于是,这个原则xìng很强的学委,在内心的煎熬下,来到了秦远的寝室。

    她瞄了一眼秦远搞怪的神情,心里也微微的放松了一些。径自走到床边,往床上一趟,就闭上了眼睛。

    一副任凭宰割任君鱼肉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