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八章 夜,一波三折【四】求红票

第四十八章 夜,一波三折【四】求红票

    ()    摸了摸鼻子,秦远看着杨兰的模样,既好气又好笑。

    “你睡我床上做什么?”秦远嘴里故意瞎扯明知故问无耻之极。

    他不由自主的想,今晚雯雯来过,肖丽还在床底下,杨兰就躺在床上,萝莉向倩倩今晚难得的没有打电话查岗,不过楼下的美艳少妇兼班主任亲宛如老师,倒是打过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到底,他现在的床铺被褥还是雯雯姐姐的物品。

    等于是他在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女老师的床上,与众多的女子发生着一些比较亲密的关系。

    这么一想,他的分身极有规律的晃了晃,让刚刚睁开眼睛的杨兰,慌忙再次闭上眼睛。

    “怎么这么大?太大了!怎么办……我那里好像很……”

    容不得她不担忧,连与秦远交战过两次的肖丽,都是对秦远的分身又爱又怕。

    虽然每一次帮秦远咬【分开念】,她都很难受,但她不得不如此,不然的话,她下面都不堪承受!

    这一夜,一波三折。

    秦远索xìng不急了,这个送上门来的学习委员,没有了白天的张扬,更没有那种你不听话,她就张牙舞爪的脾xìng。

    有的是一种女生独有的恬静和羞涩。

    秦远自己也上了床,他的腿搭在杨兰的两腿中间,以评鉴的眼神,来欣赏身下的艺术品。

    他还没动,身下的杨兰陡然曲起腿,曲起的膝盖,一丝不差的在秦远的两腿间的宝贝上。

    这么一下不着边际毫无来由,秦远猝不及防,完全承受!

    噢!

    一声压抑的低吼,秦远弓着身子,倒在床上。

    杨兰吓了一跳,慌忙坐起身来,询问秦远怎么了?

    尼玛,还问哥哥怎么了!

    秦远那个郁闷啊!!!

    “你别挠我痒痒,受伤了可别怪我。”杨兰既有些担忧,同时又有些希夷。

    秦远低头看了看,他刚才明明没有挠杨兰的痒痒,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床底下的肖丽,干的好事!

    “你快看看,好像被你踢坏了。”秦远自己揉始终不过瘾,这里不是还有美女吗,物尽其用才不至于浪费资源。

    杨兰蒙着眼睛,摇了摇头。她只是来送赌资的,其余的与她无关。

    “你受伤了,那就算了吧。”只要她心中过意的去,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呆在这里。

    她在心中对自己:“这不是我话不算数,也不是我赖账,这是他自己的问题,与我无关。”

    这么一想,她起身就想离开。直到现在,她脑中还是混沌一片,只是被自己的愿赌服输的原则xìng,自己把自己给逼到了这一步。

    煮熟的鸭子,到嘴边的肉,岂能就这么飞了?

    以秦远现在的身体,一般的情况,怎么会让他受伤。他只是想看看杨兰的反应而已。

    果然,不是很理想。

    要是肖丽的话,绝对会很关心的,而且势必会轻吞慢吐来检查一下是否出现功能xìng障碍。

    杨兰的漠不关心,让秦远心中老大不高兴……送上门来给他享用,他现在居然会生出这种想法,这世上,也许就他独一份了。

    快速的查询了读女器,如果现在把身下的学委杨兰狠狠的蹂躏一顿,符不符合读女器的坑爹规则。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xìng杨兰自愿来到宿主的寝室,身心做好了接受征服的准备,所以完全符合读女器的规则,请宿主放心征服用心体会尽心享受!”

    得到了确定的答复,秦远这厮有力的臂膀,瞬间就搂住了起身的杨兰。

    “来都来了,何必急着走呢?”

    他三下五除二,快速的剥掉杨兰的连身睡衣。

    早已等候多时的滚烫的灼热坚硬,快速的瞄准了杨兰的私密花园,对着那里的泥泞路口,发起了进攻的命令。

    只见杨兰紧闭着眼睛,不断的告诫自己,也就几分钟而已,就当是被狗咬,被鬼压……

    看到杨兰的这种样子,也没有去慢慢的前戏。

    嘿嘿的笑了笑,他要给杨兰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秦远持一杆长枪,瞄准了杨兰的要害,就要伺机而入直捣黄龙!

    轻轻的呼唤了一声:杨兰。

    杨兰还以为有什么事,茫然的睁开眼睛。

    就在这一瞬间!

    秦远挺腰!

    直刺!

    哧!

    长枪没入了一半!

    啊……杨兰刚刚叫出声,慌忙用手捂住。

    “疼!”

    “你就不知道轻啊!”

    杨兰在秦远的身上锤了几下,她只觉得自己仿佛瞬间被撕裂开来,整整半分钟,都处于失神状态!

    从失神状态醒来之后,那种极度的充实,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被充满,而且感觉充的太满,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胀开撕裂。

    同时,酥麻的奇痒,让她很想挠一挠,却不知怎么入手……哪里完全被撑满,无从入手……

    感受到身下人儿胸口的急剧起伏,以及分身被那种紧致的包裹感,这让秦远很爽。

    特别是刚才那一瞬间杨兰的短促尖叫,更是让他兴奋莫名。

    “没想到这个躺在床上就像个傻蛋一样的女生,不叫则以,叫则惊天动地!”

    秦远有意要让杨兰叫出声来,在让她适应了自己带着杀气的分身之后,慢慢的动了起来。

    “你轻……轻!”杨兰有些害怕了,只是不断的告诉自己,几分钟而已,就快了。

    为了缓和杨兰的紧张,秦远问了问杨兰和郝帅的恋情。

    原来两人三年前就开始拍拖,有过一次短暂而荒唐的经历。

    心中暗笑的秦远,忽然想到郝帅张口闭口王八蛋,而此时倒是真真正正的当上了王八,还是那种生命颜sè浓郁的那种。

    虽秦远连续两次征服的女人,似乎都是别人的女朋友。

    这叫好学生秦远,情何以堪啊!

    两次都不是秦远主动招惹,但结果却没有改变。

    “哥哥我怎么总是跟别人的女朋友搞上?这个可不符合哥哥我低调的个xìng。”

    这厮得了便宜又卖乖,随意的闲扯了几句,让杨兰紧张的身体,放松了一些。

    秦远终于开始运动。

    “怎么这么紧?”秦远好奇的问道,紧的他有些不可思议,连一向势如破竹的长枪分身,竟然都举步维艰!

    “我才遇到过一次……而且还不到半分钟。”杨兰再次捂住脸道。

    秦远心难怪,手上可没有客气。既然是送上们来的,而且又符合读女器的坑爹规则。

    浪费资源的行为,是极其可耻的!

    作为好学生的秦远,自然不能这么浪费。

    他抓捏揉搓,无所不用其极!

    杨兰的身体明明非常的敏感,一连番的进攻,让她身体急剧的震颤……腹中的yù火,蹭蹭的上涨。

    可她就是打死都不叫!

    紧紧的捂住嘴,咬着牙!

    两人就像有仇一样!

    “我今天就要试试,看你叫不叫!”

    秦远今晚是打算杠上了!

    他开始使用一些从快播中学到的技巧,像蜗牛一样,慢慢的推进。

    一一的给杨兰充实,然后又一一的让其空虚……接连九次!

    “杨兰,舒服吗?”

    杨兰捂着嘴,忍受着体内舒爽到无法形容的地步,她咬着牙咯咯的响,就是不肯再叫一声。

    “舒服就叫呗。”

    她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秦远也没放在心上。

    他两腿间的宝贝,对秦远的想法心领神会。

    凶恶的巨蟒,在一条狭窄的道中摇头摆尾搅风搅雨。

    同时纵容的笑道:“舒服就叫呗。”

    哪知道这个到做到的学委,硬是紧咬牙关闭嘴不语。

    他只是坏坏的笑了笑,然后大力的捏了捏在自己胸前的饱满弹xìng。

    控制着分身,完全抽离,然后……一杆到底!

    哎呀!!!

    杨兰顿时大叫一声……响彻整栋大楼……整整颤抖抽搐三十秒!!!

    “谁啊!三更半夜的还要不要人睡觉啊!”

    “我艹,见鬼了!尼玛,谁在大叫啊,把老纸梦中的波多都给吓跑了!”

    “着火了?还是杀人了?”

    ……

    杨兰身上趴伏着的秦远,微微的错愕,然后,一阵一阵的奇异吸力,从长枪端的源头传递到秦远的分身上。

    由下往上,瞬间传遍秦远全身。

    喷爆的热cháo,一浪高过一浪,让秦远身心舒坦无以复加。

    床底下的肖丽,正把耳朵贴在床底板,陡然的尖叫,让她不得不捂住耳朵。

    她难以想象,极其正派的学委大人,没想到在床上,居然可以叫的这么惊天动地!

    楼下的秦宛如,好不容易蒙着头睡得迷迷糊糊。

    杨兰那响彻云霄的叫声,立刻将秦宛如惊醒。她只觉的声音有些熟悉,但是短促的叫声,也难以分辨。

    她恼怒的掀开被子……她又睡不着了。

    那一声绝无仅有的尖叫,可是足足惊醒了数百人。

    好一阵的热议谈论,连底楼的老韩都坐不住,慌忙跑上来,不断的催促快睡觉。

    把这个尽职尽责的宿舍管理员吓得不轻,她还以为学校发生了什么强,jiān杀人案。整整一个晚上,她拿着手电筒,在各个角落翻找着。

    始作俑者的秦远和杨兰两人,保持着负距离的接触一动也不动。

    足足过了十分钟,杨兰才使尽全身力气,要推开秦远。

    “杨兰,我还没好呢?”秦远有些纠结,刚才是不是太过了,楼下的秦宛如老师可是昨晚已经失眠了,今晚看来也不会例外。

    杨兰按着自己的腹部,她只觉得自己的私密花园一片火辣辣,都分不清是舒服还是疼。

    秦远舍不得到嘴的肉,只吃一半。按着身下焦躁不已的杨兰,挺了挺腰。

    叮!

    就在这时,读女器传出信息,听到两个字,秦远便大吃一惊!

    jǐng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