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九章 责任重大

第四十九章 责任重大

    ()    【感谢泪落孤心湿兄的礼物,感谢徐猫之粉湿兄的捧场,各位湿兄,让我们的红票飚起来吧!雪梨卡一个龙套楼,湿兄们,《大湿兄》是我们所有人的大湿兄,希望众位湿兄积极参与。灵位这几天天气冷,雪梨感冒了,又悲催的牙疼,真是要命的节奏。湿兄们注意保暖,心别感冒了。愿众位湿兄龙马jīng神,要知道湿兄们和秦远一样,都是责任重大哦!】

    “jǐng告,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xìng杨兰此时的身心不接受宿主征服,如果强行征服,将扣除十万技能。”

    读女器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让秦远立马停止,不敢再动。

    尼玛!读女器果然坑爹!

    秦远yù火焚身,现在也只能让自己的胯下的巨蟒,依依不舍的离开那片桃源洞穴。

    幽怨的看了看娇艳yù滴的杨兰,只见她浑身娇嫩肌肤赤红一片,身体时不时的还会产生余震。

    他侧开身子,让杨兰起来。

    强扭的瓜不甜,强行征服更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秦远也只能想着以后再来收拾这个与自己不对眼的学委大人。

    杨兰没想到秦远真的会让她离开,怪异的看了看他,竟然看到那条作恶多端的巨蟒身上,居然还有血丝。

    起身下床,每走一步,她都觉得很辛苦。

    转过头,狠狠的瞪了秦远一眼。

    “你看看,都出血了!”

    秦远同样郁闷,杨兰以前只经历了一下下,连那层膜都不知道破了没有……出血很正常。

    可以,如此紧致,几乎与处子无疑。

    可是坑爹的读女器,规则就是如此,所有技能的获得,都得参考读女器的评分。

    待杨兰走到门口的时候,秦远忽然开口道:“你不是我们打赌,条件随我提的吗?”

    “这还不算?”杨兰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秦远摸了摸鼻子,幽幽的道:“这可是你自己以为的,我还没提呢。”

    “你,你……”杨兰转身指着秦远,半天不出话来。她回想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始至终,秦远确实没有提出自己的要求。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同学的肆意起哄,以及自己的自以为是。

    “那么,我这样算什么?”杨兰低头看了看那自己火辣辣的地方。

    她忽然两眼一黑脚步一软,幸好扶着墙,不然就要摔倒在地了。

    扶着墙壁,她慢慢的走了出去,满脑子都是自己居然还是未能完成自己的赌注……她恍惚着不敢回头再看秦远一眼。

    不然,她可以看到,刚刚从床底爬出来的同学肖丽。

    待杨兰离开后,肖丽走过来关上房门,转身似笑非笑的看着秦远。

    与此同时,秦远的脑中,出现了熟悉的声音。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恭喜你,成功征服了女xìng杨兰。”

    “杨兰的综合积分为395,征服此女xìng,可获得技能40。”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你此时的技能为8,加上刚刚获得的40技能,合计48技能。”

    摸了摸鼻子,秦远对杨兰的离去,也没有太多的郁闷了,毕竟送来了40技能。

    望着似笑非笑的肖丽,秦远猛地扑了过去……两人酣畅淋漓的大战三百回合。

    云收雨歇之后,秦远默念:老子有根大香肠!

    制造的几根香肠,两人分而食之,很快,两人就进入了梦香。

    而今晚,失眠的人,却又增加了一个。

    住在四楼的杨兰,扶着墙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寝室,庆幸自己的室友是个吵不醒的懒猪,那种难以言喻的撕裂感,让她整晚都翻来覆去。

    一个晚上,都在念叨着秦远的名字,各种情绪交织,复杂莫名。

    早上,催人起床晨跑的铃声,伴随着东方的鱼肚白一同出现。

    睁开眼睛,秦远看到身边的肖丽偎在自己的怀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制作了几根香肠,给肖丽当早餐,以及恢复昨晚酣畅大战后的疲惫。

    快速的刷牙洗脸之后,秦远蹭蹭蹭的下楼,继续礼貌的和老韩热切的打了招呼。

    在老韩一边哈欠连天一边感叹秦远不愧为好好学生的时候,秦远的视线,在陆陆续续来到cāo场的学生群中,寻找那个长发及腰的美女。

    来回扫视了三圈,也没有看到。匆匆的和陆丰打了声招呼,秦远出了校门。

    这个时候,校门外卖早餐的摊贩,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张罗起来。

    心情愉快的他,和卖香肠的好心大婶,打了声招呼。

    被热情的塞过来两根香肠,秦远推脱不掉,秦远给钱她也不要,声称要感谢秦远那天对她的帮助。

    热心的大婶,让秦远心中温暖。

    接过两根香肠,秦远道了声谢,就准备转身离开。他的怀里还揣着几个特制的大香肠,秦远要拿去给嫂子方芳以及浩子当早餐。

    昨晚,在秦远和肖丽酣战不休的时候,大约两钟左右,浩子打来电话,那时的他气喘吁吁,可以隐约听到,话筒里传来依依哦哦的呻吟。

    秦远猜测浩子又去了那条艳名远播的胭脂巷子。

    那时的浩子,心中似乎很不痛快,秦远追问了一下,浩子支支吾吾也没有。

    秦远更加下定决心,早上一起床,就去找浩子。

    就在秦远想去找浩子之时,陡然听到旁边有刺耳的惊叫声。

    “哎呦,哎呦!”

    “老板娘,你这早餐是不是不干净啊。我肚子好痛,痛死我了!”

    穿着花衬衫的瘦弱男子,倒在地上大声呼喊。周围吃早餐的人们,纷纷围了上来。

    “原来她的香肠不干净啊,我以后再也不买她的香肠了。”

    “怎么办,我刚才吃了两根,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

    “这人真是缺德,肯定是把那些不能吃的过期食品拿出来卖。这样的人真是要不得啊!”

    “老伴,以后可要记住了,千万不要买她的香肠,不然什么时候中毒了都不知道。”

    ……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

    好心的大婶百口莫辩,大把的年纪,急哭了。

    “程二苟,我过了,这个地方是我一直经营的摊位,我不愿意让给你,你怎么能这样?你让我以后怎么做生意,怎么面对这些街坊邻里?”

    大婶的声音,哪里敌得过群众的声讨。再加上程二苟躺在地上,时不时的叫肚子痛。

    秦远眼见事情急转直下,索xìng也在一边观望。

    对于好心的大婶,秦远很有好感。可他也暂时没有想到好办法。

    “没的,你的香肠不干净,我刚才还好好的,吃了你的香肠,我就开始肚子痛,这不是你的香肠有问题这是什么?”

    “赔钱,快赔钱!”

    “哎呦,痛死我了,快给钱,我要去医院。”

    躺在地上的程二苟不依不饶,他偷偷的暗笑,被细心的秦远观察到。

    秦远拉过身旁对大婶表示支持的一位老大叔,凑在耳边声问道:“大爷,这个程二苟是什么人?”

    “程二苟啊,他是卖豆腐脑的。他秦的位置比他好,想要换,秦不答应,他就动歪主意。我吃了秦十多年的香肠,从来没有听过不干净。程二苟这人心眼太,要不得!”

    老大爷的耳朵不是很灵,秦远只有凑在他耳边话,他才能听到。但他的声音确实相当的洪亮,一番话,从他的嘴里出来,大部分的人都能够听到。

    这时候,群众的舆论风向,就开始改变了。

    “难怪我觉得这人眼熟,原来是卖豆腐脑的,听大爷这么一,这事情还真有可能是这个样子。”

    “我也吃了秦嫂的香肠好几年,从来都没有不舒服过。秦嫂在五中门口卖香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人家十多年的口碑,怎么可能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是,就是。我儿子在这里上高中,一直都喜欢吃秦嫂的香肠。据秦嫂的女儿也在附近读书,秦嫂怎么可能拿不干净的东西出来卖?”

    这么一来,程二苟暗中煽风火的几个帮手就不敢随意吭声。

    程二苟梗着脖子争辩道:“她女儿在附近的学校读书,也不能证明她就不能拿不干净的东西出来卖。我刚才明明是吃了她的香肠才肚子痛的,这是事实!”

    暗中煽风火的几个人,再一次的鼓臊起来。

    地上的程二苟,忽然大叫两声。

    他的嘴角有鲜红的血液流出,虚弱的道:“她的香肠真的不卫生。”

    这下子,原本相信秦嫂为人的老街坊,也不得不怀疑起来。这吃了一个香肠,人都吐血了,这还能算是香肠么……这简直是毒药!

    “她那个香肠,肯定是过期了!”

    “真的不卫生啊,大家以后千万不要吃。”

    “这种不干净的东西,打死我都不吃了。”

    “快报jǐng吧,救人要紧。”

    好心的大婶,也就是秦嫂。她难过的放下手中的工具,哭着道:“程二苟,你赢了,我把摊位让给你就是,你起来吧。”

    秦远在心中暗赞,这秦嫂也是个聪明人。

    秦嫂的年纪有四十多岁,但是丰润犹存,可以想象到年轻的时候,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女儿在附近的学校读书,秦远不自觉想,什么样的母亲生什么样的女儿,秦嫂的女儿一定很漂亮。

    大婶漂亮的女儿,自己这辈子有没有可能得到?

    秦远忽然想到,自己只有不断的征服女人,才能够获得技能,用技能来换取各种逆天的玄妙的能力。

    只有不断的征服,不断的享用,不断的啪啪啪!

    世界如此美好,岂能白走一遭?

    天底下那么多的水灵灵的白菜,不能都让猪给拱了。

    那么多优秀的女人,自己不搞,也始终要被别的男人搞,还未必能够给予她们幸福。

    这么一想,秦远忽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