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章 袭警【湿兄们再风骚点】

第五十章 袭警【湿兄们再风骚点】

    ()    自知自己责任重大的秦远,摸了摸鼻子。

    如今,他有了读女器,以后的rì子一定越来越好。

    与其让身边的优秀女人,在别的男人胯下婉转承欢,过着未必幸福快乐的rì子,还不如自己辛苦,统统把自己看上眼的都收入怀中。

    不知不觉秦远忽然就想到了嫂子方芳,尼玛这么一个超级大美女,想到以后要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秦远不自觉的就心痛。

    那种痛,简直深入骨髓!

    秦远甩了甩脑袋,为了好心的大婶,也为了她不知名的漂亮女儿,他准备上前帮忙。

    五中的门卫,拉住秦远道:“伙子,你还是学生,他们都是社会成员,你不要去掺和。那些人动不动就打架斗殴,有时候还会动刀子。”

    门卫虽然也不满,可也不愿得罪人,更不愿学校的学生秦远惹上这种事。

    程二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角的血液依旧红艳。

    就在秦远准备出马给大婶也就是秦嫂解围的时候,一直出言支持的清瘦老大叔,陡然大吼一声:

    “你们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一个妇道人家,还有没有一良心,还有没有一丁的羞耻心!”

    老大叔猛的冲到秦嫂身前,温柔的对秦嫂道:“秦,你不用担心,有我在。”

    秦嫂傻了。

    老大叔自己,也傻了。

    周围的街坊领居也跟着傻了。

    准备出马帮忙的秦远,同样傻了。

    尼玛,这是上演的哪一出戏,泰坦里克号吗?

    “老周,你瞎什么呢?程二苟他想要我的摊位,那我就让给他就是了。”红着眼睛的秦嫂,看了看老大叔,安慰的道:“老周,总之谢谢你。你有高血压,不要太激动。我走了。”

    秦嫂收拾摊位,神情黯淡。

    “别走!”老大叔声音洪亮,他拦在秦嫂身前。

    “程二苟,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居然还躺在地上装死?你就不怕jǐng察把你抓起来?”老大叔面红耳赤:“你们不相信秦的香肠是干净的是吧?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老大叔一手拿起一根香肠,狼吞虎咽起来。他背后一个中年人企图拉他,被他一瞪给震慑住。

    哪知道,香肠吃了一半,老大叔忽然整个人抽搐了一下,接着就往地上倒去。秦远眼疾手快,迅速的把他接住。

    “她的香肠真的不能吃啊!你们快看,那个人才吃了一就倒了!”

    “大家以后千万不要来吃,千万不要啊!”

    “我还以为秦嫂不是这种人,看来是我们想错了。也看走眼了,亏我刚才还帮秦嫂好话。她为了多赚钱,昧着良心给我们吃有毒的香肠,太让我失望呀。”

    ……

    那几个煽风火的人,抓住机会,在人群中狠狠的造谣。

    有的甚至她月经不调,都是因为吃香肠引起的。

    有的自己浑浑噩噩的情绪低沉,也是因为吃秦嫂的香肠引起的。

    还有的更离谱,她自己十年都没有怀上孩子,也是因为吃香肠引起的。

    尼玛啊,特么的这么灵验的话,制造避孕药的厂家不都得倒闭!

    大叔身后那个企图阻止他的中年人,从秦远手中抢过老大叔,焦急的在大叔身上翻找着什么,同时胆战心惊的打了一个电话。

    “这里有没有医生?周先生的药找不到了,如果没有药,周先生可能坚持不到十分钟!”

    中年人接连喊了三声,依然没有医生出现。

    原本窃喜的程二苟慌神了,若是因为他弄出了人命,那可就不是一个摊位的事情,那是得打官司进局子甚至吃枪子的大事!

    程二苟的手脚,不自觉的抖了抖,不远处的秦远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我可以试试么?”

    中年人狐疑的看了看秦远,问道:“你是医生么?是医生就快给周先生看看!”

    “呃,我不是医生。”秦远纵了纵肩,实话实。

    “不是医生你特么滚一边去!”中年人着急上火的一把把秦远推开,若不是看到秦远刚才扶了大叔一把,不定他的方式更卑劣更过分更粗鲁。

    五中的门卫,把秦远拉到一边,劝道:“伙子,你可不要去掺和,不然一个不心,弄得自己满身是腥,那可就不好了。”

    周围的人群,也是纷纷的劝导,对于秦远都不看好,有的甚至恶语相加,他孩子不懂事,瞎搞。爱出风头,拿人命来做实验。

    好心的大婶秦嫂,眼见为自己出头的老大叔老周,忽然高血压发作血压飙高,人就晕倒在自己的面前,她赶忙凑上去扶着自己的老街坊。

    “老周,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啊?”

    秦嫂着关心的话,听在中年人的耳朵里,就是另外的意思。中年人可是专门保护老大叔的,此刻出了这档子事,他的责任可想而知。

    中年人像推开秦远一样推开秦嫂,秦嫂踉跄了一下,脚下虚浮,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心急如焚的中年人还不满意,骂骂咧咧的道:

    “都怪你这个贱女人,若不是你的香肠有问题,若不是周老先生要为你出头,他怎么会这样!你这个下等的贱女人,等下公安局长来了,我就是你这个贱女人惹的祸!”

    中年人明显是想把自己的责任,嫁祸给秦嫂。秦嫂哭泣着,刚才老周为她出头的一幕幕,恍惚间犹在眼前。

    当中年人第三次骂贱女人的时候,忽然就骂不下去了。他蹲在地上,被秦远狠狠的一脚踹在屁股上,嘴巴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狗吃屎!

    他完全没有注意,这一下的狗啃泥实实在在,没有半的水分。

    中年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看到秦远收脚的同时还笑容满面,若不是牙齿磕掉后的疼痛,他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尼玛,有这么开玩笑的么?

    很显然这不是开玩笑,秦远也没有跟这个出口成章的狗腿子开玩笑。

    好心的大婶秦嫂,有些狼狈的坐倒在地。

    自从秦远醉酒并且险死还生之后,心境大变的他,无法容忍中年人对秦嫂的羞辱。

    “子,你知道我是谁么,老子是jǐng察!你这是袭jǐng!”

    秦远无所谓的摸摸脸,微笑着道:“袭jǐng就袭jǐng吧,有种你打我?”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在一个孔武有力的jǐng察保镖的面前,极尽挑衅的指了指自己的脸,接着还勾了勾手指头。

    这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去做的事情,秦远做了,还特么的做得嚣张跋扈。

    “找死!”中年人迅速欺上近前,沙包那么大的拳头,对准了秦远的鼻子。任何人在遇到这种情况,其实是佛,也要发火的吧?

    秦嫂当然知道秦远是为自己才出手,不对,应该是出脚。她望着中年人朝秦远扑去,吓得脸sè大变,她紧张的忘了些劝阻的话。

    那几个煽风火的人,也是忐忑不安,他们也不过是拿了钱帮程二苟办事,可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这可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

    再这么搀和下去,还能有好果子吃?

    胆大的继续看热闹,胆的慌忙把脸转到一边。有些人已经在预料秦远的脸会开花开成几瓣。

    中年人严重的失职,他是jǐng察没错,却是一个犯了错误的jǐng察,费了好大的劲,才通过关系,得到这个保护周老先生的差事。

    这个差事,没有任何的收入,却可以让他给局长留下好印象,为以后的复职升职打下坚实的基础。

    哪知道,他漫不经心的一个疏忽,周老先生眼看是难以成活,不定局长一生气,随便扔他几只鞋,都够他喝一壶。

    “老子就算以后rì子不好过,现在也要好好的修理你!”

    中年人满面狰狞,高高扬起的拳头,带着呼呼的风声,就要粗鲁的亲吻秦远的脸庞。

    “你不打算救老大叔了?”

    拳头停在秦远鼻尖前的两寸处,陡然的停顿,让中年人气血翻滚好不舒服,更是让他的手臂一阵酸麻,他不用想也知道,他的手受伤了。

    “难怪他胸有成竹成事在胸的样子,原来他……他有办法。”中年人压制自己的难受劲,如果事情有转机,自己能够不用负这么大的责任,掉两颗牙齿这种事,他完全不放在心里。

    “你……你有办法?”中年人心翼翼的问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四分钟,由不得他不在乎不心急。

    只要有办法,救的不仅仅是老大叔的命,同样也是他自己的命。局长与父亲周老先生平时相处的不融洽,但是局里谁都知道,局长最在乎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秦远没有直接回答,他饶有兴致的看着中年人。

    “你,刚才要打我?”秦远表情认真,没有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样子。

    一个模样普通的高中生,如此对高大威猛的jǐng察话,本来是一种很搞笑的事情,周围的人却都没有笑出来。

    他们纷纷在猜测,刚刚高中生了什么,令嚣张的jǐng察投鼠忌器。就连在一边的五中门卫,也是对秦远另眼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