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一章 救人

第五十一章 救人

    ()    “现在不是这个的时候,你有没有办法,救护车还没有来,你有办法就快!”中年人很想:你有办法就快,不然老子打死你!

    这句话放在肚中,他没有出来。

    秦远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不急不忙。

    没有多余的话语,但是秦远的潜台词很明显:“救人的事,反正你比我着急,你自己看着办吧。”

    中年人咬了咬牙,咽下带血的唾沫。

    “对不起,我对刚才的粗鲁,表示歉意。请你诊治周老先生。”中年人也是被逼的没法暂时的低头,和以后的长久生活来看,用脚趾头想问题,也会选择暂时的低头。

    秦远的傲慢,让中年人越发的相信面前的年轻人有办法可以救活周老先生。而且,他觉得秦远对他的态度越差,救活周老的可能xìng就越大。

    听到了中年人道歉,秦远笑了笑,道:“给我道歉就不用了,但你必须给人家秦嫂道歉,现在立刻马上道歉。”

    秦远明明收了中年人的歉意,还偏偏要不用道歉。明摆着得了便宜又卖乖,明摆着要嚣张的中年人打落牙往肚里吞。

    最开始的时候,若是中年人能够亮出自己的jǐng察身份,程二苟也不敢做栽赃抹黑的下流事。

    中年人的嚣张,是因为他是jǐng察,而且在心急如焚气头上,人们基本了解并且容忍。

    可人们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高中生,而且还是一个穿着普通的高中生,居然比jǐng察更嚣张。硬是当着人们的面,狠狠的踹jǐng察的屁股;硬是逼着jǐng察反过来给他道歉,硬是逼着嚣张跋扈的jǐng察,给一个弱势群体的大婶道歉。

    人们心想,这伙子装逼装过头了,肯定要挨打。有的甚至在想象秦远将会被打得多么的悲惨。

    “这位大嫂,我刚才太激动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有没有搞错,这尼玛忒不科学了!

    报纸上,网络上,jǐng察城管这些部门,欺辱打骂贩的新闻,层出不穷。

    五中门卫揉了揉眼睛,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听差了老年痴呆提前了。

    与五中门卫一样想法的大有人在,他们不自觉的在想:这伙子是什么人啊,几句简简单单的话就让嚣张的jǐng察服服帖帖跟个孙子似的。简直是母牛坐蒸笼……牛逼哄哄!

    中年人默默的数着时间,根据局长交代的事情来看,老周先生必须要在十分钟之内,寻找有效的措施,否则……后果不言而知,那将会是极其的严重!。

    而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

    秦远越嚣张,中年人越服帖。除了jīng神病患者,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会在这种事面前装逼,而且还能装的这么有风范,连奥斯卡的影帝,也未必有这么样的本事。

    这个可是分分钟都会死人的事情!

    周围卖早餐的吆喝声,议论声,呼吸声,都几乎要静止下来。人们所有的视线,都钉在秦远身上。

    趴在地上装死的程二苟也瞪大两只眼睛,直勾勾傻乎乎的看着秦远,忘记了现在是他脱身的最好时机。

    五中的门卫,在这里算是了解秦远最多信息的人。蔡副校长打了招呼进来的插班生,横看竖看也就是一个有熟人关系的普通高中生,可如今门卫看秦远,仿佛是哥伦布看新大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秦远习惯xìng的摸了摸鼻子,查看了周老先生的情况,嘴中自言自语道:“不妙,相当的不妙。”

    “伙子,你是不是医生啊?你不会治病,就不要瞎掺和,不然人死了,你可是要负责任的。”

    “对啊,对啊。我看你还是个学生吧?救护车马上就要到了,你还是等等吧。不然等下人如果死了,你可就脱不了干系。”

    “听我年轻人,我老伴以前也是高血压,有一次情绪激动,突然血压飚高,突发脑溢血,就这么,这么离我而去了。呜呜呜呜呜!”

    五中的门卫,虽然也期望秦远能够有办法,可是听别人那么一,他也跟着劝道:“伙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何必要趟这趟浑水呢?”

    “都给老子闭嘴!”中年人大吼一声,秦远可是他最后的一根稻草。他的后半辈子是否幸福与xìng福,可就全靠秦远了。

    秦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道歉!”

    一句话,秦远看这个,对工作不负责任,对人嚣张跋扈,并且媚上欺下的中年人不顺眼。

    “好的,您请放心的为周老先生整治。”中年人态度恭敬,转身向五中门卫道歉。

    这样的场面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也让门卫惴惴不安的同时,心中一阵暗爽。

    真正明白中年人的寥寥无几,却也还是有那么几个。他们看了看那神态自若的秦远,不自觉的了头。

    秦远从怀中,拿出一个塑料胶袋,里面是两根香肠。

    人们惊奇的看着秦远的所作所为,莫名其妙的摸不着头脑。连那几个对秦远有信心并且暗自头的人,也是表情古怪丰富多彩。

    没有理会周围人暗中的指指,秦远冲秦嫂微微一笑:“秦嫂,要想救周大叔,现在就全靠你了。”

    什么?靠一个卖香肠的妇女?

    一直都相信秦远的中年人呆住了。

    期待着秦远制造奇迹的门卫也呆住了。

    周围密切关注的人群不能自己的同样呆住了,

    “靠,靠我?”秦嫂止住哭声,询问道。

    “还记得你托我给你带来的国外进口多功能保健香肠吗?”秦远对秦嫂眨了眨眼睛。

    聪明的秦嫂,果然没有让秦远失望。

    “香肠可以救老周吗?”

    秦远把胶袋打开,香气四溢芳香扑鼻而来。

    这种香味,是在场的人群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在袋子打开的一刹那,就瞬间吸引了所有人。

    眼尖的人,已经发现了秦远手中的香肠,要比普通的香肠大上三分之一。人们方才想起,这是国外进口多功能保健香肠。

    “普通的香肠,自然救不了老周,但是这种可不一般,救不救得了老周,这我不知道。但是,你按我的做,我敢保证,老周必定可以坚持到救护车赶来。”

    老周挺身而出,要自己不用担心,有他在。这一幕反反复复的出现在她眼前,挥之不去。

    “你吧,要我怎么做。”不管要她怎么做,秦嫂都豁出去了,只要能救老周就行。

    听到秦嫂的话,秦远很满意。本来不需要秦嫂这么麻烦的,但他忽然一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搓成一段好事成就一对鸳鸯,也同样功德无量。

    秦远把手中的两根大号的香肠,递给秦嫂。嘱咐她把香肠咬碎,嘴对嘴的喂给老周。

    秦嫂踌躇了一下,望了望地上的老周。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红,附身按秦远所的那么做。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在秦嫂用嘴给老周喂香肠的时候,老周隐晦的眨了眨眼皮。

    人们自始至终的都在关注着秦远的一举一动,秦远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道:“没事了,不用担心。”

    没有理会中年人的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秦远对周围的人群问道:“谁有泥鳅鳝鱼之类的?借我用一下。”

    中年人立马跟着道:“我以十倍的价钱买下来,麻烦帮帮忙,买来救人的。求求各位拜托大家啊!”

    很快,一斤泥鳅和三条黄鳝便送到了秦远的面前。

    秦远拿着这些东西,径直来到程二苟的面前。

    “他要做什么?难道是要治病?”

    “你们看到没有,老周的气sè好多了。”

    “那个什么进口香肠,真的好香啊!不知道多少钱一根,我也想尝尝。”

    “你们快看!他在干什么!”

    依旧没有理会旁边人的议论纷纷,秦远蹲下来,假装给程二苟做检查。

    程二苟请来的那些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计划好的,原先香肠不卫生,一起逼迫秦嫂,让她离开这个好摊位。如果没有离开,那么程二苟便将准备好的鸡血拿出来,装作中毒昏迷的样子。

    秦嫂不过是一个普通妇女,程二苟自认为这么一来,秦嫂非走不开,以后再也不敢在这一片卖香肠。

    哪知道老大叔老周,横插一脚。而且还突然高血压犯了,当场晕倒。高血压不能情绪激动,否则很容易突发脑溢血,若不是在老周发作的当时,秦远眼疾手快将其扶住,恐怕老周现在人已经不行了。

    发生的事情,完全超脱了程二苟等人的意料之外。

    在原计划中,是程二苟假装中毒,然后他们在一旁推波助澜,要求秦嫂把摊位让给程二苟,当做是医药费的补偿。他们谈妥补偿之后,就会假装带程二苟去医院,然后借机离开。

    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

    老周跳出来护着秦嫂,这件事是个意外。

    秦远能够治病救人,这同样是一个意外。

    让他们借机去医院的借口,都没有了。

    其中有一个还不死心,他想着事情闹太大了,对秦远道:“兄弟,我看二狗兄弟就不用你诊治了,我带他去医院看看就可以了。”

    秦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看得心中有鬼的他不敢对视,仓皇逃离。

    【感谢泪落孤心,临风客,荒野狮三位湿兄的捧场,各位师兄,黑票就尽量换红票吧,雪梨看着胆战心惊的,剧情有高低起伏,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一味的高,cháo就不是高cháo了,望湿兄们体谅,多投红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