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二章 牛A与牛C之间

第五十二章 牛A与牛C之间

    ()    秦远习惯xìng的摸了摸鼻子,高声道:

    “我可以告诉大家,我能够诊治老周,同样也可以救活程二苟。我必须得救活他,秦嫂我虽然以前在路上见过一次,但我觉得秦嫂是好人,她不可能,也完全没有必要做出损害自己名誉的事。我相信她的香肠是干净的,大家可以放心的吃。”

    再次摸了摸鼻子,秦远解开程二苟的领口。

    这个悲催的贩,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对刚才没有逃跑的举动,如今是后悔不跌。

    更悲催的是,程二苟发现自己的衣领扣子被人解开,紧接着,十多条柔顺圆滑冰凉滑腻的条状物,从衣领处倒在自己的皮肤上。

    痒!

    很痒!

    非常痒!

    超级忒痒!

    程二苟刚才听到秦远的声音,他猜得到身上的东西,就是泥鳅和黄鳝。他心中恨得骂娘,但却一动也不敢动。

    此时的程二苟,非常后悔今天出来找秦嫂的麻烦。

    让他更后悔的事情,发生了。

    秦远见程二苟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对周围的人:“大家看好了,我要施展绝技,让他立马活过来!”

    话音刚落,人们还在思考秦远这番话的意思。

    就在这时,秦远将剩下的将近一半的泥鳅和两条黄鳝,通通都塞进了程二苟的裤裆里。

    啊!

    程二苟只觉得自己下面忽然一凉,然后滑腻的感觉异样的刺激,让他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而这时,让程二苟超级后悔的事情,发生了。

    程二苟的要害,陡然被泥鳅来回游移不断刺激,他突然从地上站起身来。拼命的狂抖,衣服里的泥鳅不断的掉落下来,而裤子里的却没有那么容易。

    有不少明白过来的街坊邻居,对程二苟的行为很鄙视,见到他现在狼狈的样子,也同样非常的滑稽好笑。

    程二苟听到了周围的嘲笑声,恨不能在地上找条缝钻下去。裤裆中的异样感觉让他想要发狂,他很想直接脱掉裤子,可又丢不下这个人。

    于是,他犹豫了一下。

    也正是因为他这么一犹豫,他的身体在泥鳅的别样刺激下,起了明显的反应。

    他,不可控制的勃起了!

    羞怒难当的程二苟,忽然惊声尖叫起来。

    啊!

    喔!

    嗷!

    程二苟再也不顾及周围有没有人,他一把撤掉了自己的裤子,连内裤也一并扒下。

    泥鳅像雨一样,悉悉索索的掉了下来,引得周围人哄堂大笑。

    一个人在哇哇大叫,一群人在哈哈大笑!

    秦嫂喂了一根秦远的特制香肠给老周,老周舒舒服服的倒在秦嫂的怀里,气sè好了不少。

    其实,这老子在秦嫂准备给他用嘴喂香肠的时候,就醒了,只不过依葫芦画瓢的将程二苟的装死学以致用。

    哇哈哈!

    老周虚弱的身体,在特制香肠的作用下好了不少。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止不住的大笑起来。

    他微眯着眼睛,看到程二苟把裤子全都扒下,瘦骨嶙峋的身体,斗志昂扬的弟弟,以及一条长长的鳝鱼。

    这些事情还不至于让享受着秦嫂温柔侍奉的老周如此开怀。

    秦嫂在顺着老周的指引,也看到了如此荒唐的一幕,瞬时间也笑得眼泪都出来:

    程二苟没穿裤子!

    程二苟挺着弟弟嗷嗷大叫!

    程二苟的弟弟上挂着一条长长的鳝鱼!

    鳝鱼的头,咬住了程二苟的头!

    苍天啊!大地啊!尼玛的!这特么的都是我造成的!!!

    秦远隔得最近,而且他是始作俑者,望着那么长的一条鳝鱼,‘长’在程二苟的龟!头上!

    “救命啊!快!快!快帮我拿掉!”

    程二苟在大庭广众之下,抓着黄鳝,想拉掉又不敢拉。异样的刺激,让他的弟弟异常的jīng神。

    与之相反的是,他的脸上愁苦不堪泪眼婆裟。

    那几个程二苟请来的人,都乘机溜走,秦远看到了,也没有去在意。

    秦远没有去理会嗷嗷大叫的程二苟,黄鳝没有毒,况且这也是程二苟咎由自取。

    他来到老周的身边,叮嘱他不要情绪激动,顺便让他赶紧吃药。他的特制香肠虽然有用,但毕竟不是药,起不到特有的疗效。

    老周从他的烟盒子里拿出急救药,服下后,撇下在一边不停话的中年人。老周厌烦的将其赶开,对秦远声道:

    “兄弟,真是太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我只怕到死都要和秦相敬如宾。现在,我看秦对我的眼神温柔不少,以后有机会请你喝喜酒。”

    窃喜的老周满面chūn风,连连道谢。

    就在这时,救护车和jǐng车相继开来。

    程二苟哇哇大叫,捂着下面晃悠着一条长长的鞭子,动作怪异的向救护车跑去。

    “救命啊,医生救命!”

    几个年轻的护士,吓得花容失sè。任何一个人,看到眼前突然冲出来一个**着下身,而且下身上还挂着一条长长的蛇一样的存在,只怕第一个念头是害怕。

    这人是神经病吧,那得躲远,神经病杀人不犯法。

    第二个念头,,当发觉对自己没有危害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笑,想止都止不住。

    嘻嘻!

    呵呵!

    哈哈!

    嘿嘿!

    嘎嘎!

    各种笑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只有程二苟一个人在哭,枯叶哭不出来,哭笑不得!

    在一个年纪稍大一的护士指挥下,好不容易止住大笑的护士,将程二苟扶上担架,jǐng车上急匆匆的跳下一个魁梧威严的jǐng察。

    “所有不相干的人都让开,医生护士跟我来!”

    躺在担架上的程二苟,眼巴巴的望着身边的医生护士离开。他词不达意的不断着:“帮帮我,下面,帮我,啊,我的下面!”

    他反反复复的着这些话,像极了chéng rén动作片里的经典对白。

    “爸,你没事吧?”魁梧的jǐng察,来到老周的身边,担心的问道。

    “死不了。”老周不咸不淡的道。

    中年人弯着腰心翼翼的喊了声局长,那魁梧jǐng察,微微了下头没再理他。

    “爸,没事就好,现在我先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然后我们回家。”公安局长心翼翼的着。

    老周指了指担架上的程二苟,道:“你好好查查这个人,不是好东西。”

    局长使了个眼sè,自有两个jǐng察走了过去。

    老周又指了指秦远:“我这次没事,可全都靠了他,好好感谢人家。”

    一般的高血压等类似病人,在突发症状的时候,一定不能让病人突然倒地,不然轻则瘫痪,重则脑溢血当场暴毙!

    若不是秦远眼疾手快扶住了老周,后果难以想象。

    “伙子,等下把你的资料给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报酬。”

    秦远摇了摇头,道:“既然事情差不多了,那我也走了。”

    望着转身离去的秦远,老周挣脱局长的搀扶,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不满之意不言而喻。

    “那个,兄弟,等等。我觉得我们挺有缘的,做个朋友吧。”

    一群医生护士亦步亦趋的跟着局长,局长心翼翼的伺候着老周,老周屁颠屁颠的围着秦远。

    这一幕,看得周围人目瞪口呆。

    一些有女儿的人们,不由自主的想,这个伙子太牛逼,要是能做我女婿该多好?

    有几个开始在暗骂秦远装逼的女孩,都在心里偷偷的和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作对比,突然觉得自己的男朋友或老公,什么都不是神马都不好。

    忽然就觉得,人群中心的秦远,越看越是一个处在牛A与牛C之间的人。

    禁不住老周的死缠难打,秦远不情不愿的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老周。

    最后,老周挥退身边的人,偷偷摸摸的凑在秦远耳边道:“远,你在五中上学?”

    秦远了头,狐疑的看着老周。

    “那个,那个,你可不可以帮个忙?”

    “吧,出来我听听。”

    老周扭扭咧咧,像是憋着尿。秦远也不客气,直接道:“你尿憋着就上厕所去呗。”

    “不是不是,我是想请你以后有机会多照顾照顾秦。我看得出来,你是个不错的伙子。只要你答应,我就能放心不少。”老周对秦远话,同时偷偷的看了看秦嫂。

    秦远笑了笑,他早猜到了。

    不过,秦远更想照顾的是秦嫂的女儿。

    就在刚才,他听到周围人议论,秦嫂的女儿年轻漂亮,是个难得的美人儿,才读初中。

    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年轻貌美萝莉,据还是发育的极早,据身材超好超火爆,据还特么的想找男朋友!

    秦远对老周了头,答应了他的要求。秦远的心里,却在想着自己想象中的身材火爆的萝莉,想着想着,这厮无耻的有了反应。

    秦远刚刚离开,娃娃脸代课老师高艾就急匆匆的跑出校门。

    她本来在cāo场随着学生们一起晨跑,一直在等待着爷爷的老朋友来学校给自己出气,昨天晚上还打过电话,今天早上来学校。

    在一次的张望之时,发现校门外卖早餐的地方,聚集起了老大一群人在围观。

    心口突突突的跳着,高艾没有丝毫的犹豫,立马飞奔下楼冲出校门,来到聚集的地方。

    “周爷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没事吧?”

    清瘦老大叔老周笑了笑,道:“现在没事,多亏了一个伙子。”

    秦远已经走远,他若是没有离开,看到自己一天中连续搂抱了三次的代课老师,正在身后遥遥看着自己离去的方向,不知道脸上会是何表情。

    “周爷爷,我被人欺负了,你要帮我报仇。”

    高艾添油加醋的罗列了秦远一大堆的恶劣事件,老周拍了拍胸脯一切包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