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四章 秦远的第一次

第五十四章 秦远的第一次

    ()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强制查看成功,耗费了一个技能,该女xìng的基本资料和评分如下。”

    孙茹,18岁。

    身高:163cm。

    三围:31,23,30.

    刻度尺红sè,刻度为1.

    身材:85【150】

    相貌:80【150】

    家世:30【100】

    学识:40【100】

    能力;25【100】

    气质:70【100】

    事业:25【100】

    兴趣xìng格:50【100】

    XO技巧:25【100】

    完璧处子:否。【处子可加分200】

    肖丽的综合积分为430,征服此女xìng,可获得技能60.

    提示:该女xìng的状态异常,不能接受宿主的征服。

    尼玛!坑爹的读女器,居然有这样的提示!

    读女器怎么也是超科技的东西,只是状态异常,明人还没死。

    没死,就应该有救!

    秦远立马行使自己身为特权宿主的权利,要求读女器立马搜索,祛除女生异常状态的能力。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搜索到的可兑换物品如下。”

    医术选项类:

    疑难杂症初级诊治:价值20技能。

    疑难杂症中级诊治:价值40技能。

    ……

    根据宿主的现有技能,推荐宿主兑换疑难杂症中级诊治能力。

    “这个能够治好女生吗?”这个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虽然秦远对读女器很有信心,但还是想再确定一次。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他摸了摸鼻子,看着眼前的这些人。

    三个专家教授,大力的抨击浩子父母无良行医,牛南则是一口咬定,自己的女朋友被害死在诊所,一定要浩子的父母坐牢。

    而这时,也不知是谁报的jǐng。几个身着jǐng服的人,走了进来。

    当首一人,秦远认识,就是在学校见过一次的年轻jǐng花李米米,难得的一个名器拥有者。

    李米米扫视一眼,自然也看到了秦远,这个唯一看到了她没有拉拉链的坏蛋!

    假装没看见,或者不认识。李米米公事公办的样子,道:“有人报jǐng这里出现了医疗事故,而且还死了人,现在我要带当事人带到jǐng局去。”

    她身后的jǐng察,还了一些官面的话,不过秦远没有去听。他在以自己刚刚获得的知识和医术,研究治好女孩的最佳方案。

    这时,浩子,悲沧的请求牛南不要追究自己父母的责任。

    而表情连番变化了好多次的牛南,复杂的看了病床和浩子一眼,了声‘迟了’。

    李米米一扬手,她身后站出两个孔武有力的jǐng察,分别走到浩子的父母面前,就要给他们戴上手铐。

    “等等。”秦远道。

    他看向的是李米米,李米米估计秦远和这家诊所熟识,她摊开双手,表示无能为力。

    同时,催促jǐng察同事,将在场的人,统统带到jǐng局。

    摸了摸鼻子,秦远淡淡的道:“这个女生还没死。”

    “不可能!”抨击得最厉害的周主任,当场就跳起来。他是有名的专家,而且还是和两个专家教授一起诊断得出的结论。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秦远去过病床边,不可能比他们还了解的清楚。

    他身边的两人,也随声附和。

    其余的人,对秦远诉的话,都很默然。连浩子一家三口,都不敢相信。

    牛南更是连番冷笑,只不过他时不时的看向病床,眼神复杂。

    李米米皱了皱眉头,怪异的看了秦远一眼,示意同事带人去局里。

    “女生真的没死,而且我可以把她救活。”

    噗!

    噗!

    噗!

    三个专家教授,听到秦远的话,纷纷以行动表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眼中深深的嘲弄和鄙夷不言而喻。

    “你是专家?”

    秦远摇了摇头。

    “那你是教授?”

    秦远依然摇头。

    “那你总该是个医生吧?”

    秦远依旧摇头。

    那三个专家教授相视一眼,差笑岔气。

    一个连医生都不是的青少年,居然大言不惭的全权否定了他们三个著名专家教授的集体诊断,这件事,让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一不觉得这是一场笑话。

    而且,还不怎么好笑。

    牛南强忍住笑,脸上满是不怎么自然的悲戚。浩子一家都很难过,看了看秦远,想什么,也还是没有出来。

    李米米眨了眨眼睛,表示爱莫能助。

    这时,多无用的秦远,迈步往病床边走去。

    半路上,李米米疾步拦住。

    “人已经死了,何必呢?”任何一个普通的正常人,都会无理由的相信,著名的专家和权威的教授。

    扫了一眼周围,以及浩子父母请来的满是福尔马林味道的名医,李米米很自然的相信了三人的话。

    她是见过秦远的,而且还郁闷的被其拿捏住一个的辫子。她完全不相信,秦远会医术,更不相信秦远可以起死回生让女生复活。

    牛南也挡在了前面,一字一顿的道:“我女朋友已经死了,你别想损毁玷污她的遗体!”

    所有的人,都像在看笑话一样的看着秦远。只有浩子眼底,有一丝犹豫不定的希望……就在刚才,他亲眼目睹了秦远的气质大变。原本的普通少年,居然浮现一种诺雅与淡定。

    秦远摸了摸鼻子,凑到李米米耳边,声道:“黑sè线头。”

    陡然,李米米俏脸通红羞怒交加两眼喷火。

    什么黑sè线头,那是她上次去学校找秦远了解情况,上了厕所忘记拉拉链,一不心被秦远看到了私密处的一根杂草!

    “给我三分钟时间,反正你们都人死了,兴许,我一不心把人给救活了也不定。”

    兑换的中级疑难杂症诊治能力,他从牛南的神sè变换之间,以及刚才几人关于病情的讨论。

    基本上,秦远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他也不打算出实情,不然太特么的惊天动地匪夷所思了。

    可是,就这么一句已经被秦远淡化了很多的话语,依然让在场的人难以接受。

    死人,能够一不心就救活吗?!

    三个专家教授,立马就开始斥责。秦远的话,简直是对他们赤果果的侮辱外加无限打脸。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大言不惭!”

    “什么玩意儿!老孙这人是你们家什什么人啊?”

    “我告诉你,我现在以我们的人格担保,你要是一不心把这死人给救活了,那我们三个把头砍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三个人居然把话的这么死?秦远怪异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李米米。只要李米米头,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为病床上的人诊治。

    还有极大的可能,能够看着三个叫嚣的人如何把自己的头砍下来,给自己当凳子坐。

    李米米喷火的眼睛,紧瞪着秦远。也同样声的道:“我看你接下来怎么收场!”

    秦远忽然想起了自己和学习委员杨兰的赌注,于是,他示意李米米一起来到病床边,同时问道:“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李米米其实早就想这句话,她必须要想个办法,让秦远从此不再提黑sè线头的事。

    “我们就赌现在,看我能不能救活女生,如果我救活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我没有救活,我答应你任何要求。”

    秦远的话让李米米陡然一怔,这个赌注,似乎对她实在是太优越了,几乎是没有可能会输。

    李米米皱着眉头想了两秒钟,然后抬起手,和秦远击了一掌。

    “成交!”

    牛南还想阻止,被人民jǐng察李米米杏眼一瞪,奄奄退到一边。

    秦远认真的检查了一下女生的状况,果然和他预想的差不多。他环视一眼,提醒三个专家不要忘了自己刚才的话。

    也不急着安慰浩子的父母,他要以行动表示。

    诊所还有一个护士,也是得罪过医院的医生,才来的诊所,和秦远也是认识。

    秦远让护士找了用于消毒的酒jīng,以及一套针灸用的银针。把在场的人,都赶出了病房,只留下护士和李米米。

    第一次给病人扎针,秦远或多或少有些紧张。虽然脑袋里有着丰厚的记忆和经验,而且他也确确实实的知道该扎在什么位置。

    任何人的第一次,都会有些忐忑不安吧?这厮手拿银针,在李米米和护士的注视下,居然发呆了。

    “如果我和雯雯,向倩倩还有高艾那个第一次的时候,她们也会紧张吧?”

    李米米有些着急,拍了秦远一下,示意他快。护士立马制止,她发亮的双眼看到秦远手拿银针的样子,完全不是外行。

    紧接着,秦远当着两人的面,快速给女生剥掉了衣服。

    同时,他讯速的给女生扎了七针。手法速度快到了极致,李米米自恃眼力过人,也没有看清秦远的动作。

    旁边的护士,也看过医生扎针,但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出神入化的扎针手法和技巧。

    “扎完了?”李米米瞪大了眼睛。

    秦远放下手中的医疗用具,了头。

    “救活了?”李米米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就可以救活一个死人。

    秦远再次了头。

    “怎么还没醒?”李米米一直观察着病床上女生的反应,可半分钟过去了依旧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