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六章 批评教授

第五十六章 批评教授

    ()    孙茹,中上之姿,容貌清秀气质可人。也不知是不是无脉症的原因,她有一种林妹妹病美人的专有姿态。

    柔柔弱弱,楚楚可怜,鸟依人。

    让每个见到的男生,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爱护疼惜的情愫。

    而且,孙茹是秦远用读女器所观察过的女生中,气质评分最高的一个。总分100,居然达到了70.

    “谢谢你。”

    秦远挥挥手不用谢。

    病美人孙茹顿了顿,道:“谢谢你帮我扣扣子。”

    “不用……”秦远习惯xìng的话还没有完,反应过来的他,望着对面的双眼目含秋水的孙茹。

    此时的孙茹,脸sè依旧有些苍白,这不但没有给她的姿sè减分,反而更加的凸显出病美人的特质。

    弱不禁风的娇柔,更是惹人怜惜。

    只见她轻捻耳际发丝,微微低头。

    这模样,应了徐志摩的一首诗。

    那一低头的温柔,更胜凉风的娇羞。

    哪怕秦远见过不少评分高过孙茹的女xìng,却也在这一瞬间失神。

    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只有面前的女子,三分柔弱七分娇羞的向自己走来。

    他的脑中出现这样的情景,而现实中,孙茹也确实向他走来。

    一步一摇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孙茹看着秦远的眼神,有着一丝的疑惑,以及三分的感恩,其余的都是莫名的复杂情绪。

    她躺在病床上,进入了假死状态。看不到却隐约能够听到。

    若不是秦远的相救,只怕她假死都变成真死,从此香消玉殉国,红颜化枯骨。

    她走到秦远的身前,细声问道:“你救了我的命,我应该怎样报答你呢?”

    当然是大恩大德无以为报,那就以身相许呗!

    秦远强忍住心中的话,没有出来。他有些搞不明白孙茹的想法,看似是在勾搭自己,似乎又不像是。

    女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

    敏锐的感知,告诉秦远,浩子就躲在房门口偷听。

    干咳了两声,秦远摸了摸鼻子,拿出自己的破旧手机看了看时间,无声的表示自己很忙。

    果然,老周又一次打来电话,问秦远在什么地方,需不需要他开车来接。

    在什么地方?在好兄弟的房间里,和兄弟的仇人的女朋友孤男寡女呆在一起。

    这句实话,想想都觉得纠结。

    “我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几天,改天我给你开个单子,你去拿些药调养调养,你的无脉症可以得到一定的改善。”

    他其实想,可以完全康复。不过这事让人难以置信,所以依旧委婉的表示,多少有作用。

    孙茹嗯的一声,只不过看向秦远的眼神,忽然明亮了一些,接着,又变得更加的复杂。

    “他果然是个好人,我没有看错。不过……我和他……”

    秦远转身就要离去,却再次的被孙茹出声留住。

    “你把扣子扣错了,可以帮我重新扣一下么?”孙茹的声音有些发颤,默默的转过身,略显清减的光滑美背,正对着秦远。

    也不容秦远拒绝,孙茹解开了前襟的衣扣,双手自然下垂,棉质的衬衣瞬间将她大半的冰洁肌肤显露出来。

    巧的桃红sè蕾丝胸罩,后背的扣子确实扣错了。

    可是这个事,完全可以找浩子的母亲帮忙。或者护士也行,她自己慢慢的也能办到。

    可她还是请求秦远帮助。

    “报恩,算不算不正当的征服?”秦远有种知觉,孙茹可能会为了报恩而献身。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挟恩以报,不符合读女器的原则,不建议宿主以如此的方式征服女xìng。若宿主执意如此,那么对最终评选大湿兄的终极称号有着极大的影响。”

    大湿兄?

    秦远摸了摸鼻子,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号,而且还是终极称号。

    他破处后获得了第一个称号xìng福起航,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好处,终极称号,可想而知,将会给他带来多少的益处。

    其实,那个送秦远读女器的神秘人,开始的时候提示过秦远,只不过秦远当时处在醉生梦死之间,完全没有印象。

    “大湿兄的终极称号,有什么作用?”

    秦远一边给孙茹扣扣子,一边向脑中的读女器询问道。

    “提示,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你现在的权限不够,无法得知,请尽快征服更多的优秀女xìng,获得更多的技能,开启更多的权限。”

    “jǐng告,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你的权限不够,不得再次询问类似的问题,否则扣除十万技能并且抹杀!”

    尼玛,扣除十万技能,与抹杀有区别吗?

    秦远在心中道,他转念一想,还是有区别的。

    扣除十万技能,不一定就抹杀。

    意思就是,有可能获得十万技能。

    想了一会儿,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楼下越来越大的吵闹声,拉回了秦远的思绪。他快速的替孙茹扣好扣子,手指触摸到孙茹冰凉嫩滑的肌肤,微微有些心神荡漾。

    心神荡漾的,还有他身前的孙茹。她期待着发生什么,同时又不愿在这种情况下发生。

    扣好扣子,秦远转身出门,吓了浩子一大跳,两人笑闹了一阵,一起走下楼来。

    牛南涉嫌杀人,被李米米带走。

    那三个专家教授,却被围观的群众阻拦在诊所内。

    言出必践,言出必行,这种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连十几岁的学习委员杨兰都知道并且努力做到的事情,

    身为著名专家和权威教授的三人,却寻思着怎么赖账。

    见到秦远从楼上下来,这如坐针毡的三人,慌忙屁颠屁颠的跑到秦远的身边,心翼翼的着好话。

    “哥,对不住啊,我们没想到你会是民间高人。”

    “兄弟,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我们几个眼拙,没有看出来,弄出来这么大一个笑话,实在惭愧的紧。”

    “不知哥的师傅是哪位,我们想去登门拜访一下。”

    秦远摸了摸鼻子,淡淡的笑了笑。眼前的人,又想拍自己的马屁,又不愿意愿赌服输,还特么的想要摸老子的底。

    他与浩子闲聊着,丝毫不搭理这三个拿热脸来蹭自己屁股的专家教授。

    三人大打悲情牌,拉着浩子父亲不停的好话。全然忘记了刚来时对浩子父亲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无视和鄙夷。

    浩子父亲原本也不愿搭理,可耐不住这些人的厚脸皮,最后也帮着好话,让秦远帮着想想办法放他们一马。

    不然这三人,完全出不了诊所的大门。

    热心的群众,对于满口大话的所谓专家和教授,蝌蚪不怎么感冒。

    更何况这专家和教授,在不久前还那么的嚣张跋扈。

    “你们不是,人家兄弟救活了女孩。你们三个就把头砍下来,给兄弟当凳子坐么?我们这么多人都在此作见证,你们快砍头。”

    “就是,就是。快砍了头,我好去上班呢,别耽误我时间。”

    “我想看看你们的头砍下来做成的凳子,好不好坐舒不舒服,我们也来坐坐。”

    ……

    诊所外聚集着好几十人,将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三个专家教授,直听得冷汗直流。他们恭恭敬敬的在秦远身旁,卑躬屈膝细声细气的着好话。

    秦远喝光了三杯茶抽完了两支烟解决掉一片口香糖之后,方才不冷不热的道。

    “这里有简陋啊,我刚才做手术,都差受到干扰,险些不成功。”

    这三个人老成jīng的人物,愣了一瞬,立马表示回去之后,将会送来一批医药物资,以及先进设备。

    秦远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浩子母亲,拿来纸和笔,让三人当场写下物资和设备的数目和rì期,并且签字画押。

    表面上是扶持捐助,其实就是自掏腰包给浩子一家添设备器械和药品。

    写完之后,浩子的父母大喜过望。可秦远看了看上面的字迹,居然认识的字没几个。

    “你们这写的些什么?我看不懂。算了算了,再写一张一模一样的,字写好一。”

    堂堂的专家教授,被秦远当做学生一样的批评,也只能老脸一红乖乖受教。

    同时,所答应的物品和设备,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翻了一倍,三人也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吞。

    只是一再央求秦远不要把三人过的话打过的赌传出去。钱没了,再挣就是,对他们来想赚钱不难,可是名誉坏了,那就没得混了。

    直到三人的第二张欠条写好之后,秦远方才心满意足的走出诊所,对围观的人:“大家散了吧,我带这些人去公证处。”

    对于秦远,热心的群众自然是了很多喜人的话。见当事人都这么了,四周的人也就慢慢散去。

    三人出来后,对秦远再次虚心假意的感谢一番,慌忙狼狈逃窜。

    秦远懒得理这些人,和浩子挥了挥手,往嫂子所在的饭店走去。

    他的身后,浩子的父母,热切的看着秦远的背影,手上拿着六张欠条,恍恍惚间就像是在做梦。

    差一定就是极度严重的医疗事故,几乎就要倾家荡产还要接受牢狱之灾。

    可是,自己儿子的一个好朋友,奇迹一般的就挽救了自己的一家,还倒赚了不菲的医药用品以及设备。

    两人随意看了一眼,这六张纸条上罗列的物品,价值足足不下三万!

    “等下看看存折里有多少钱,都给远送去。”

    两人的声音,不远处的孙茹完全听到。背上的酥麻触感依旧存在着,望着秦远离去的方向,她看了看然后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