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八章 饭店风波【一】

第五十八章 饭店风波【一】

    ()    重要部位突然受到攻击,陈香久旷的身体瞬间有了感觉,她的体内忽然灼热了一下,然后又cháo湿起来。

    一股麻痒地酥感,侵袭她的身体。她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呻吟出声。

    吟!哦!

    慌张回首向后望去,恰好看到了,同样是要害受到碰撞的秦远那微微错愕却又深深舒爽的神情。

    陈香条件反shè闪开的身子,忽然恶作剧般的再次挪了回去。

    两人同时轻呼一声!

    “呵呵,我远,你如今胆子也忒大了吧,居然都敢吃香姐的豆腐了。你撞我一下,我撞你一下,如今扯平了。”陈香戏谑的笑道。

    尼玛,两次都是你撞的好不好?

    秦远在心中吼道,嘴上扭捏的道:“香姐,你的身材真好!”

    当然,秦远的心里其实更想的是,你的弹xìng更好!

    偷偷的瞄了一眼嫂子方芳,发觉方芳没有注意到刚才的尴尬场景,秦远忽然很想再来一次。

    以前,陈香时不时的和秦远开一些荤腥的玩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问过这些浅显的之后,陈香会接着问:喜欢女孩的什么地方,有没有跟女孩子开过房?

    最后,陈香还会问:远,你还是处男啊!呵呵,你可真是稀有动物啊!考虑一下,今晚陪姐,姐给你发红包。

    那时候的秦远,一张嫩脸红得跟猴屁股似得,那模样,直逗引的陈香笑的踹不过气。

    那时候的陈香,花枝乱颤的笑称秦远娇艳yù滴!

    尼玛,娇艳yù滴是形容女人的好不好???

    想到以前常常被陈香取笑,秦远就郁愤难平。他的兄弟感同身受,同样高高耸立着,以实际行动表示自己的不满。

    “好了好了,姐不给你开玩笑了。你嫂子脚扭伤了,你去厨房帮帮忙。”

    陈香妩媚的揪了秦远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远,你今天不上课?”

    以前胆懦弱的秦远,哪里禁得起陈香的言语调戏,随便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就会让秦远尴尬羞怯老半天。

    但那是以前的秦远!

    如今的秦远,可以是脱变!

    只见秦远并没有回答陈香的问题,他瞧了一眼嫂子方芳,促狭的凑到陈香的耳边,轻轻的吹气。

    温热的气流,吹动陈香耳根的绒毛。

    调戏的人,反倒被调戏了!

    “香姐,今晚给我红包好不好?”

    红,红包?

    又没到过年,要什么红包?

    忽然,陈香想起以前的玩笑。

    在陈香回过神来的时候,秦远已经进了厨房。

    “这鬼头!脸好烫啊,要不要给他红包?呸呸呸!陈香,你都27岁了,还想老牛吃了嫩草啊。”

    秦远没有听到陈香的自言自语,他不敢再在陈香的身边待下去。陈香举手投足的风韵,那种属于成熟少妇的味道,和波多野结衣一样的火辣身材,深深的刺激着秦远的荷尔蒙。

    和厨房的人打过招呼,也不需要人指使,他自己走到水池边,清洗蔬菜。

    这家饭店,加上老板娘一起也就六个人。老板娘陈香,嫂子方芳,李,王姐,大厨,厨刘洋。

    饭店共有两层,楼下是大厅,楼上有包间。

    在这个饭店里,最忙的人,其实正是秦远的嫂子方芳。她身兼数职,既要当端菜的服务员,也要当洗碗的厨娘,还要当扫地的清洁工。

    好在陈香平时照顾,经常会帮帮忙,不然方芳累死也忙不过来。

    “秦远,今天不用上学?”刘洋眼神yīn沉的扫了一眼。

    “恩,今天嫂子脚受伤了,过来帮帮忙。”秦远洗菜摘菜似模似样。

    “来,把这个土豆和西红柿洗一下。”

    “好的。”

    “还有这个黄瓜,韭菜,辣椒。”

    ……

    “那些白菜,花菜,西洋菜,也都洗一下。”

    ……

    “这些菜里面容易藏虫子,你洗干净一。多洗几次,反反复复的洗,一定要洗干净。”

    ……

    “洗完了没有?洗快,不要偷懒!”

    刘洋指使着秦远,语气中隐隐透露出心中的怨恨和不满。秦远莫名其妙的看了刘洋一眼,低下头继续做事。

    “这西洋菜没洗干净,再洗一次。”

    ……

    “还有这娃娃菜也一样,快,今天很忙,等下有几桌重要的客人要来,你利索。”

    刘洋嚣张的样子,连大厨都看不过去。他做好一盘菜,转身看向刘洋。

    “刘,你别只顾着抽烟,也帮帮忙啊。别光顾着指挥人,人家远挺好的,你别鸡蛋里挑骨头。”

    在厨房里,一般情况是负责洗菜的王姐,受厨的管,而厨受大厨管。

    “嘿嘿”刘洋不yīn不阳的笑了笑,道:“我大厨,你这是管我呢?”

    大厨自顾自的炒菜,没有答话的意思。

    “艹,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啊!”刘洋肚子里有股邪火,在不久前看到床上的方芳时,就已经熊熊燃起。

    他借机在秦远身上消火出气,却受到大厨的干涉。平时也就算了,可今天不同。

    “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是个大厨就了不起。你知道等会要来的是什么人吗?那是县南区派出所的汪所长。”

    “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我们这个不起眼的饭店吗?那是因为我,因为我刘洋!我告诉你们,若不是我刘洋,他们不会来我么这里!”

    “你们这些人,什么都不懂。这个社会靠什么,无非就是两样,钱,大把的钱。还有就是关系,人脉。你没有关系,有钱也未必用。”

    “我跟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因为我,他们才来的吗?”

    刘洋稍等了一下,他在等待大厨和秦远两人巴结讨好的询问,等着两人前来拍自己的马屁,等着俩个人屁颠屁颠的围着自己大肆吹捧到飘飘yù仙时,才不耐烦的出原因。

    可是,结果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等了一会儿,完全没人搭理他。

    刘洋仿佛忽然一脚踩空般的难受,他咳嗽一声,掩饰尴尬,继续道:“我想你们绞尽脑汁也猜不到,还是我告诉你们吧。因为……”

    “大厨,你有没有闻到,好臭啊!”秦远突然提高音量道。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谁放了臭屁。”

    刘洋张大嘴巴,也不是,不也不是。他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名拳王,站在争霸赛场上,蓄力已久的重重一拳,即将热情的亲吻对方的头颅,马上就可以KO对手瞬间就能砸到敌人,风风光光的夺得冠军,而这时忽然响起了回合结束的铃声,他涨红着脸郁闷的要吐血。

    闻了闻,不臭啊。后知后觉的刘洋,这才知道两人的是他话像放屁。

    恶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拿大厨没有办法,但是洗菜的秦远,刘洋倒是有法子整治。

    “这个西洋菜再洗一次,还有这个娃娃菜,还有辣椒……”

    就在刘洋刁难秦远的同时,有几个客人走进了饭店。

    这几个人衣着都很考究,也都是三五十岁,观看外表,很容易看出这些人都是在各自领域有着一定身份的人。

    自信,气质,温文尔雅。

    “汪所长,请上二楼。兄弟订好了包间,一切准备就绪。”

    五十岁左右的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恭恭敬敬的围在几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旁边。

    前面几人了头,后面挺着大肚子的生意人拉住眼镜男,脸sèyīn沉的道:“我你这个教导主任也太抠门太寒酸了吧。我还不容易把这几尊大神请动,你怎么安排在这种不起眼的店?”

    教导主任声道:“我听这里的厨师和赵所长是亲戚,我让他把赵所长也请来了。”

    那人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教导主任,跟着也走上二楼。

    几人相继进入最大的包间,生意人了几句吉利话。

    陈香察言观sè,也知道这几人不是一般的食客。她取了几瓶好酒,帮着张罗饭菜。

    没多久,酒菜纷纷上来。

    教导主任先给汪所长以及李科长敬烟。

    就在这时,一个马脸女人蹬蹬蹬的冲了进来。

    “你来做什么?”教导主任脸sè很不好看。

    “医生,炮儿以后可能会破相。炮儿寻死觅活的,我这也是没法啊,怎么样,你跟领导都反应了没?炮儿不把那子抓起来,他,他就不活了!”

    马脸女人哭哭啼啼的道。

    汪局长咳嗽一声,淡淡的道:“有事就事嘛,吃饭先不急。”

    “是是是,这件事还得劳烦汪局长啊。”

    马脸女人一把推开教导主任,连珠代庖的道:“你一边去,还是我来吧。我外甥被他的同学给打了,打得那叫一个惨啊!鼻梁骨都骨折了。医生他这辈子是要破相啊!”

    生意人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也帮腔道:“这些学生动不动就打架闹事,也太不像话了。”

    汪局长没有话,他身后的副手却道:“这种事,你们等会儿告诉我就可以了。”

    马脸女人似乎还想些什么,被教导主任被拉到一边:“你去厨房催催,问厨师刘洋他舅舅怎么还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