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九章 饭店风波【二】

第五十九章 饭店风波【二】

    ()    秦远直接无视了刘洋的存在,他接到老周的电话。

    “远啊,你到了没,我在门口等你。”

    “我在厨房呢。”

    老周有些莫名其妙,他走进厨房固然看到了秦远。

    “你在这里工作?”

    “没有,我在给嫂子帮忙。你先去坐着,我等下就过来。”

    把老周支开,秦远把该洗的洗好,至于刘洋所的话,他直接当个屁。

    陈香走进来端菜,刘洋立马jīng神的道:“老板娘,楼上最大包间的是我介绍来的。其中有一个是县南区派出所的副所长,姓汪。”

    了头,陈香给了刘洋一个鼓励的眼神,没有多什么。

    却绕道走向秦远,在秦远的耳边声道:“远,你真的想要姐给你红包?”

    声音温和细腻,似乎还故意向秦远的耳中吹气。

    红包?!

    尼玛的,哥已经不是以前的哥了!

    再这么调戏下去,特么的会出事的!

    秦远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看到了陈香挺了挺胸。大而挺的两座玉峰颤动着,秦远的心肝也跟着颤动着。

    要不要?

    要不要!

    处男的帽子,太特么的沉重!

    读女器的技能,是那么的诱人!

    要!

    秦远转头正要出自己的想法,陈香已经笑着端菜出门。

    窈窕的身影,高高翘起的饱满臀部,极其有韵律的摆动着,这特么的就是一个妖jīng!

    这特么的还是一个无限诱人却极其奇怪的妖jīng。

    陈香对别人,从来都是生意人的那一套。对人外表热情如火,其实骨子里总是保持着距离。据秦远所知,陈香闪婚接着闪离,前后不到一个月。

    读女器上显示,陈香只经过一个男人。

    如此美丽少妇,只有一个男人,而且自从嫂子三年前来饭店之后,就从来没有听过陈香有男朋友。

    也就是,陈香是一个27岁,有着波多野结衣身材的极品少妇,还特么的是个单身,并且从来没有传出过绯闻的极品单身少妇!

    秦远看得心痒难耐,刘洋则看得怒火燎燃。刘洋同样对陈香也是有想法,不过他没有那个胆,他只敢瞅机会楷方芳的油。

    陈香以前挑逗秦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习惯xìng的动作,没想到引起了秦远一个荒唐的想法……在和波多野结衣同样身材的陈香身上,如此难得的极品炮架子上来一发打一炮!

    这个想法来得异常的凶猛,他的分身格外的狰狞,穿着合身的裤子,他忽然觉得有些了。

    秦远弯着腰,走向嫂子方芳。

    马脸女人与秦远交错而过,马脸女人不认识秦远,不过秦远却认出了她。

    “刘,呵呵,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英俊,就当厨师了,不错不错。对了,你舅舅怎么还没来啊,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

    刘洋被一通马屁拍得飘飘然:“好的,大姐你稍等。”

    来而不往非礼也,四十多岁的人,刘洋乖巧的喊姐。

    没多久,刘洋告诉马脸女人,他舅舅有事,来不了,下次再一起吃饭。

    秦远望着女人上了二楼,他笑了笑,暗道: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嫂子,有一桌取消订餐,还有一桌差不多弄好了,其余的基本搞定,现在没多少事做,我先送你去宿舍休息。”

    方芳关心的看着秦远:“远,你没事吧?是不是肚子痛,干嘛弯着腰?”

    “这个……这个……恩,是有肚子痛。”

    他敢不是吗!这厮着个帐篷,就像一面旗帜!

    方芳爱惜的拉过一张椅子:“香姐喊我帮忙看着,她去楼上招呼客人了。”

    秦远正准备坐下,发现即使坐下,那个位置依然显眼,简直是抢眼。

    “嫂子,我去楼上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上忙的。”

    “去吧,去吧,香姐人很不错的,若不是她,嫂子也没法给你凑学费。”

    秦远依旧弯着腰,趁机上了一次厕所,方才好一些,不需要再努力弯腰掩饰。

    刘洋一直注视着秦远,见秦远要上楼,立马喊道:“又想偷懒?快,把碗和盘子刷一刷,洗干净一。”

    饭店的用具,都有洗洁公司开车来接收,完全不需要先洗一次。秦远看都不看刘洋一眼,径直上楼。

    被无视的刘洋恼怒的捶胸顿足,恨不得追上去把秦远揍一顿。他看了一眼方芳,邪恶的眼神狠狠的钉在方芳xìng感撩人的曲线上。

    秦远走上二楼,而陈香刚准备下楼,楼梯是改造的木结构……不宽!

    “香姐,给我多少红包啊?”多少其实是次要的,秦远关键是要确定,是不是真的有红包。

    万恶的读女器,规定必须是全身心的征服优秀女人。若是通过piáojì,欺骗,强迫,要挟,威胁等不正常手段,则扣除十万技能。

    技能不够十万,则抹杀!

    神奇的香肠制造能力,秦远已经体会过超科学的功能。

    是否真的抹杀,他不打算较真尝试。

    “远,你今天胆子很大哦!”陈香笑了笑,她很喜欢看秦远羞涩脸红的模样,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咳咳!秦远用咳嗽来掩饰。几乎死过一次的人,往往会改变以往的观态度。再加上他已经不是童子鸡,自然想法就有了很大的不同。

    古人曾经过:人生就一次,潇洒走一回。花枝堪折直须折,莫等花落空折枝。

    “香姐,你的身材真好,像rì本的一个明星。”

    “呵呵,远也学会拍马屁了。是不是真的啊,那我晚上查查,我像那个明星。对了,那个明星叫什么?”

    “她叫波多野结衣。”

    秦远出口就后悔了,嫂子方芳可是在陈香的饭店工作,万一陈香上网一查,生气了,发怒了,恼火了……

    女人发脾气,可是很麻烦的事情!

    陈香了头,把名字记下。

    在两人交错而过的刹那,秦远决定试探一下,陈香是真的打算与自己来一盘,还是像往常一样逗自己好玩。

    秦远调整周身的细胞,连番想出好几套不着边际却能够和香姐亲密接触的方案,他纯洁的心里,满满的都是YD的情景:

    身材火辣的香姐,衣衫半掩yù还休娇艳yù滴的款款走来,冰清玉洁的肌肤,醉人心脾的香气,交叠在一起的长腿,那娇艳的红唇,醉眼朦胧的诉:今晚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好,好,好!

    秦远连三个好,忽然头吃痛。他晃了晃脑袋,看到陈香正气恼的怒视自己。

    这厮有事没事就走神,脑袋里冒出的都是yy的jīng华。秦远这种现象,其实是一种轻微的臆想症。

    臆想症,由不同病因(生物学、心理学和社会环境因素)作用于大脑,破坏了大脑在一定范围内相对稳定的功能状态,导致认识、情感、意志行为等jīng神活动出现异常,异常的严重程度及持续时间均超出了正常jīng神活动波动的范围,因而或多或少损害了患者的生物及社会功能的一组疾病。

    秦远的这个毛病,没有什么危害,不过也闹出过一些笑话。

    现在就是如此。

    “你看什么呢?”陈香俏脸娇红,也分不清是羞是恼。

    秦远的眼睛,直直的钉在陈香的峰峦上。那峰峦在陈香的一呼一吸之间,微微跳动着,甚是迷人。

    咕噜,咕噜。

    他当着陈香的面,猛地吞了吞口水。

    “好看吗?”陈香笑了笑,水汪汪的眼睛,泛着妩媚的chūn意。

    “好看。”秦远脱口而出

    “再一次?”陈香笑得更加迷人。

    “很好看。”秦远打算赌一赌。陈香的美,远近皆知,也不是没人打她的注意,以前就有人堵过店门,结果被陈香的高跟鞋尖踢中了蛋蛋,最后事情奇怪的不了了之,一般人也不敢招惹美女老板娘。

    “远,你再一次嘛?”陈香破天荒的,用甜蜜蜜腻死人的口气道。

    “非常好看,特别好看,超级好看,好看的不得了啊!”秦远一口气完,两束发亮的眼神,依旧直直的钉在陈香逼人的胸器上。

    剑走偏锋,出奇制胜。

    惯常的方法,秦远自认为自己是不可能与老板娘陈香发生什么。

    最最离奇与离谱的情况,多也就是开开玩笑,偶尔挑逗。

    可这样,秦远不甘心啊。

    美女老板娘还从未对秦远发过脾气,不久前不心撞了一下,那都是无意之举,调侃一下,开开玩笑,这些都可以。

    发红包这也能算是开玩笑,毕竟陈香此前不止一次过这句话,不止一次让童子鸡秦远面红耳赤。

    可如今,秦远是以男人看女人的神情与姿态,来面对陈香。

    现在,秦远出招了,就看陈香怎么拆招应对。

    陈香提起了右脚,秦远的瞳孔颤了颤:特么的不会吧!难道我的蛋蛋也要碎了?

    嘶!秦远抽了一口冷气。

    “兔崽子,下次再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陈香不轻不重踩了秦远一脚,慌张的走下楼去。

    如果真不客气,可能就不是踩脚,而是踢蛋了。

    秦远望着陈香的曲线玲珑的背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他试图在与波多野结衣同样身材的老板娘这个极品炮架子上,打一炮来一发的崇高理想伟大梦想,有了突破xìng的进展实质xìng的进步。

    而这时,包间内的教导主任急匆匆的与秦远擦肩而过,直奔一楼的洗手间。马脸女人探出头来,喊道:

    “服务员,进来再开两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