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章 饭店风波【三】

第六十章 饭店风波【三】

    ()    秦远走进包间,拿起桌上的开瓶器,嘭嘭连开两瓶。

    尼玛,开瓶器就在手边,居然还要喊,这特么的有病!

    秦远心中腹诽,包间里的人也是相互看了一眼,满是错愕。

    桌边坐着七八人,酒过三巡都有了醉意。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进饭店的时候,看到了两位难得的美女,就算不做什么,就站在身边,那也是养眼的风景。

    “老板娘呢?”

    “在厨房。”

    “楼下的那个漂亮服务员呢?”

    “在楼下。”

    ……

    沉稳的汪局长,瞄了秦远一眼,微微有些不满。

    这个老jiān巨猾的人物,颇有城府的领导,难得将心中的情绪溢于言表。

    很显然,秦远让他很不爽。

    他咳嗽一声,转而面对马脸女人:“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恩,你你侄儿的事。”

    马脸女人恭恭敬敬的倒好酒,噼里啪啦的道:“事情就发生在前两天,下晚自习之后,我侄儿罗三炮没招谁没惹谁,那个叫秦远的崽子,忽然神经病一般打了我侄儿。”

    “他打了一次还不罢手,我侄儿在医院看病,他还要追上去打一顿,把我侄儿打得那叫一个凄惨啊!”

    秦远就站在马脸女人的身后,静静的听着她添油加醋颠倒黑白的杜撰自己的罪名。

    “汪局长,我跟你,那个学生成天无所事事……”

    “汪局长,他每天都打架斗殴……”

    “汪局长,他每天捣蛋扰乱学校秩序……”

    马脸女人见汪局长平平静静的听着,不发一言,咬了咬牙道:

    “汪局长,他,他要杀人!他要杀了我侄儿!汪局长,你可要救救我侄儿啊!”

    汪局长没有话,他身边的一个手下,替局长倒满酒,接过话头道:“这样的危险分子,我们公安局会处理的。”

    就这么一句话,马脸女人就知道,今天回去可以对侄儿交代了,打了侄儿的人,绝对会被jǐng察抓起来。

    秦远皱了皱眉头,他倒了一杯酒,也走到汪局长身边:

    “汪局长啊,我敬你一杯。我听别人夸你铁面无私秉公办事一心为民,今rì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汪局长脸sè刷的就白了,表面上歌功颂德,暗地里绝对是指桑骂魁强烈讽刺。

    桌旁的其他人,也是相继大惊失sè。

    唯有马脸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也跟着恭维的话。

    “兄弟,你可真有眼光啊,一眼就能看出我们汪局长确实是个好领导。”

    她看秦远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而汪局长没有任何表示,还以为汪局长是看不起一个服务员给自己敬酒。

    此时的场面,出奇的静。

    马脸女人担心冷场,她把秦远喊到自己身边;“来伙子,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话的嘛。”

    这句话,让汪局长等人,脸sè再次一变。而始作俑者马脸女人犹不自知。

    “姐姐也很会话啊。”秦远笑了笑,表情怪异。

    一声姐姐,把四十来岁的马脸女人高兴得合不拢嘴。

    “呵呵,姐姐,你侄儿被人打了,住院了?”

    “是啊,那人就是一个神经病,我侄儿好端端的就被人打了,伙子,你那人是不是有毛病?”

    秦远晃了晃脑袋,这个问题,他还是第一次面对。

    “你侄儿叫罗三炮是吧,他伤得重吗?”

    “那神经病真够狠的,把我侄儿打得那叫一个凄惨。我侄儿是叫罗三炮,你难道认识?”

    介绍汪局长和教导主任认识的生意人,急的额头冒汗,他善于察言观sè,见汪局长黑着一张脸,便心知不妙。

    慌忙打断马脸女人的话,冲秦远吼道:“我们谈话,有你一个服务员什么位置?出去!”

    汪局长身边的手下,也跟着吼道:滚出去!“

    其他的人也是纷纷吼道,唯有马脸女人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傻眼了。

    包间的吼声,惊动了刚刚端菜上楼的老板娘陈香。

    陈香站到秦远的身前,心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生意人秦远没规矩,客人话瞎插嘴,汪局长的手下,也是秦远故意跑进来捣乱,影响客人吃饭。

    汪局长本人,则是直直的看着陈香。

    他是第一次看到陈香,一眼之下惊为天人。

    和波多野结衣一模一样的傲人身材,想不吸引人都难。

    他给手下使了个眼sè,手下立马会意。

    “老板娘,你看我们在你店里消费,却遇上这么一件事情,你该怎么办?”

    陈香打着和气生财的主意赔笑道:“今天我给你们打八折吧,你们看怎么样?”

    “先不这些,你最起码应该敬我们的老大一杯表示诚意吧?”

    喝酒,在生意场上,这是常事。陈香从秦远手中拿过杯子,自行倒了一杯,遥遥举杯向汪局长敬酒。

    这时,秦远抢过陈香手中原本属于自己的酒杯。

    “香姐不胜酒力,就让我替香姐敬汪局长一杯吧。”

    秦远眼见陈香香唇贴在酒杯上,而那个位置,正是自己刚才喝过的地方。

    抢过酒杯,还是在那个位置,一口喝干,他忽然就有一股与香姐间接接吻的奇妙感觉。

    陈香一个人cāo劳这个饭店,有时候需要陪着喝不少的酒,虽然她可以不喝,为了能够好好经营下去,她还是喝了。

    她幻想过有一个男人,会为她挡酒。其实曾经有过,可惜……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秦远,陈香有些恍惚。

    昔rì可以随意挑逗,任意开玩笑,肆意捉弄的盆友,如今长大了成熟了懂得捉弄人了,也知道照顾人了。

    生意人见多识广心知要糟,他与陈香也是认识,刚想提醒几句,可已经来不及。

    汪局长眼一瞪,刀子般的眼神刺在秦远的身上。

    他的手下,直接一掌拍在桌子上:“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给我们局长敬酒?滚出去!”

    一个服务员而已,哪有话的份。

    生意人看了看陈香,想什么,嘴中也没有出来。马脸女人求人办事,也不敢多,酒桌上都是附和的声音。

    “滚出去!”

    “什么东西!”

    “一个端盘子的,还真把自己当个人呢!”

    ……

    教导主任吃了热菜喝了冷酒,肠胃不好的他自然而然的拉肚子。

    当他从洗手间回到包间的时候,直愣愣的盯着秦远。

    他得知秦远转学去了五中,就不好直接找秦远的麻烦,奈何罗三炮接二连三的被揍,整天吵吵嚷嚷,自己的老婆马脸女人也是在耳边不断的吹风。

    于是教导主任才拜托生意人宴请汪局长。

    “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秦远淡淡的道。

    教导主任短暂的愣神后端起昔rì的威风,告诉众人,秦远就是打伤自己侄儿的那个不良学生,也就是马脸女人口口声声的神经病。

    生意人冷哼一声,本来想帮着陈香两句话,看来是不需要了。

    马脸女人瞬间对秦远态度大变,怒目而视,自己的宝贝侄儿被打,自己刚才还在跟凶手闲话家常,她只觉得胃里难受。

    汪局长手指在桌面上与规律的敲击着,眼神趋于平淡,只不过偶尔有一丝yīn冷闪过。

    他的手下站起身来,解下腰间的手铐,向秦远走去。

    ……

    饭店门口匆匆走进来一个中年人,他对门边的方芳问道:“刚才是不是有个老人来了饭店?”

    方芳了头是。

    刘洋从厨房探出头来,惊喜叫道:“舅舅,你来了!你不是没时间吗,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汪局长他们在楼上,我带你上去。”

    中年人不耐烦的道:“我有事,下次再吧。”

    蹬蹬蹬!

    中年人急匆匆的上楼,刘洋也跟了上去。

    挨个的看了一遍,中年人进入了最里面的包间。

    刘洋喜滋滋的跑上来,对教导主任等人道:“我舅舅来了,就在隔壁。”

    汪局长站了起来,中年人是自己的头上司,他环视一周,道:“大家都和我一起去隔壁,敬局长一杯。

    他的副手把秦远拷了起来,厉声命秦远乖乖的呆着,回来的时候再带他去jǐng局。

    陈香心急如焚,汪局长只是不着痕迹的用眼神侵犯她的火辣身材,副手还隐隐约约的暗示,若想让副秦远少受苦头,必须要付出一代价。

    而这个代价,显而易见就是诚意。

    女人的身体……是最好的诚意。

    “远,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如果实在不行,我就打他的电话。”

    秦远知道那个‘他’,就是陈香的前夫,很神秘的一个人。

    这几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陈香从来没有告诉过前夫,这是她的傲气。

    可如今,她居然为了秦远少收苦头,愿意放下这份傲气。

    刘洋没有跟着一起,他yīn笑着对秦远道:“我远啊,你犯了什么罪啊,怎么被拷起来了。”

    “呵呵,要不要我帮你啊,我舅舅可是公安局局长。”

    就在刘洋趾高气扬的俯视秦远之时,汪局长等人丛拥着中年人和老周走了进来。都在猜测老人是何方神圣,竟然让自己的局长如此态度。

    “周先生,我看到兄弟就在隔壁,真的。”中年人恭恭敬敬的道。

    【恭喜地狱十九层湿兄,成为第二个弟子。各位湿兄,强烈求红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