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一章 饭店风波【四】求红票

第六十一章 饭店风波【四】求红票

    ()    老周走进来,一眼看到了秦远,高兴的走过去笑道:“远,我等你好久了,你怎么不过去?”

    忽然,他看到了秦远手上的手铐。

    冷声到:“是谁拷的?”

    中年人眼神一跳:尼玛啊!老纸被他一脚踹掉了三颗牙,都不敢拷他,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眼神敏锐的中年人,陡然一脚把汪局长的副手踹倒:“谁给你们的权利,把兄弟拷起来的?汪,你来是怎么回事?”

    嘭!

    副手倒在角落,挣扎了一下,爬不起来。

    中年人的一脚,快准狠,没有半水分。

    狠狠的瞪着汪局长,中年人恨不得也给他来一脚。若不是汪局长在市里也有关系,他不介意狠狠的踩上两脚。

    “头,这个,这个是误会,误会啊!”

    汪局长一群人,一个个噤若寒蝉。刚刚他们还气焰嚣张的斥骂的对象,怎么转眼就成了不能得罪的存在?

    马脸女人还不是很明白怎么回事,她不满意的对中年人道:“那个赵局长,您是不是弄错了,汪局长他们没错啊。这个神经病打了我侄儿,我侄儿还在医院呢!”

    教导主任慌忙拉开自己的女人,他心慌慌的,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以前随意斥骂苛责的胆学生,怎么忽然就和赵局长有了关系?

    而且看中年人的态度,还隐隐有巴结讨好之意。

    尼玛,这不科学!

    最最难受的,就是汪局长的副手,他被中年人一脚踹在腰部,只觉得像是被卡车撞了一下,半边身子都没有知觉。

    嘴里甜甜的,他摸了一下嘴角……有血!

    “赵局长,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停职期间。”

    副手气愤难当,无缘无故的被人踹了一脚,而且还是重重的没有任何预兆的一脚。若是中年人在职,他屁都不敢放一个,可如今,中年人犯了错误,被停职观察。

    自己可是二把手汪局长的嫡系,打狗还得看主人,而且显而易见的是,汪局长很快就会取代中年人的位置。

    汪局长也皱了皱眉头:“老赵,你这么做有些过了。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停职期间……”

    老周打断汪局长的话,道:“赵不用担心,你的事大也大也,这样你明天就复职吧。”

    尼玛,一句话就让一个分区局长复职,这人会是什么身份?

    原先咄咄逼人的家伙,一个个目瞪口呆。

    生意人不愧是生意人,最善于察言观sè,分析利益得失,最先回过神来:“兄弟,刚才真对不起啊,你大人大量,别往心里去。”

    秦远坐在桌边,反而像一个局外人,他看了看生意人,笑了笑没话。

    “兄弟,刚才真对不住啊。这样我自罚三杯,向你致歉。”

    也不等秦远回答,自顾自的倒了三杯酒,全部喝完。他刚才喝了不少,此刻更是醉醺醺摇摇yù倒。

    “三杯,有少。”秦远淡淡的道。

    生意人深呼吸,二话不,直接开了三瓶。

    “兄弟,我给你赔罪了。”

    咕噜!咕噜!咕噜!

    三瓶酒,一口气喝完。他还想些什么,结果软倒在地,不出话来。

    喝醉了,虽然难受,睡一觉也就没事了。得罪人,而且是得罪一个,一句话就可以让分区局长复职的存在所喜爱甚至是讨好的年轻人,这种事,孰轻孰重就不需要了。

    做生意的最讲究和气生财,最怕的就是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

    生意人临阵倒戈般的喝酒赔罪,让汪局长脸上挂不住,老周的身份他还不知道。

    其余的几人,在汪局长的暗示下,也走过来给秦远赔罪敬酒。

    一人三瓶,一个不少。

    教导主任咬了咬牙,也上前来好话,拉着马脸女人给秦远赔罪,要邀请秦远回去读书,学费全免!

    秦远直接把装酒的箱子搬过来,刚好六瓶。

    “以前有很多让远同学不高兴的地方,好吧,我喝,以后还望远冰释前嫌,有空了去三中玩。”

    马脸女人喝了两瓶,教导主任喝了四瓶,直接就喝到不行。

    汪局长望着一地的醉鬼,心中五味杂陈。他看向老周,老周撇过脸不理他。

    于是,一直都没有笑过的汪局长,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他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秦远。

    “你叫远是吧?我们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吧,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我给你搞定!”

    成熟了不少的秦远,接过杯子也笑了笑:“汪哥笑起来真有特sè,以后有事还得麻烦,到时候,汪哥可不要嫌麻烦。”

    “你我哥两以后就不要那么见外了,就怕你到时不愿意找哥哥我啊。”

    汪局长亲自给秦远去了手铐,两人有有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有过命的交情。

    陈香望着眼前谈笑风生的秦远,眼神一阵模糊:像,真像,真像曾经的他。

    那背影,那神情……和记忆中的情景几乎重合。

    她叹了一口气,曾经的已经过去,再美的记忆也只能是回忆,已经回不去了。

    地上的教导主任,忽然一阵哀嚎,捂着肚子来回翻滚。

    这一群人,除了汪局长,其余人都是躺着出饭店,救护车将他们运到医院。

    有两人需要洗胃,教导主任则是胃穿孔,当即做了手术。

    这一场饭店风波,最后是这么一个结局,没有一个人能够预料。

    马脸女人坐在病床边唉声叹气他们这一次,钱也花了,罪也受了,还特么的胃穿孔!

    “你秦远那子是不是故意的啊,你平时那么软弱一个人,怎么忽然就变了,该不会是故意装逼,给我们难堪的吧?”

    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刘洋。

    刘洋趾高气扬的俯视秦远,哪知道瞬间一切就变了。

    自己引以为傲的后台……身为所长的舅舅,都需要对秦远心讨好。

    “我,我特么的还在他面前炫耀?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刘洋额头冒冷汗,心翼翼的观察秦远的脸sè,见秦远没有找自己麻烦的意思,慌忙想要退出去。

    中年人喊住他:“刘洋,你在电话里什么,哪个得罪你了?明天舅舅就可以复职了,吧。”

    还?特么的你都对人家讨好巴结,还个屁哦!

    刘洋谎称没什么,一溜烟的跑了。他不敢再待下去,若是舅舅要他赔罪,三瓶酒之后,他绝对会躺下。

    秦远在老周的强烈邀请下,只得来到隔壁包间。中年人也被老周赶了出去,包间里只有秦远和老周两人。

    嘭!

    老周栅上包间的门,还搬来椅子抵在门后。神神秘秘的道:“远,我今天来就主要是请你帮忙。”

    一个时后,秦远连番拍胸脯保证,老周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秦远帮着收拾碗筷,陈香望着秦远的背影出神,几次都yù言又止,叹了口气。

    陈香有自己的房间,就在二楼。她神sè怪异的绕开秦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不大,却很整洁。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百合的香味……他最喜欢的香味。

    “为什么,为什么又想起了你?”陈香自言自语,她把自己扔在床上,眼睛湿润。

    她挪开枕头,掀开被子床单,一张模糊的背影相片跃然而出。

    在相片的旁边,还有一叠赞新的红包,这是去年发红包后剩下的,随手扔在了这里。

    房门内,陈香在哭,房门外,秦远在笑。

    秦远好端端的收碗筷,刘洋急匆匆的走上来,一把抢过。

    “远,你休息一下,这些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

    “上午的时候,对不起啊。你可千万别放在心里,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

    “远,你歇着,歇着,我来,我来。”

    望着殷勤的刘洋,秦远很难忍住不笑。

    上午和现在的态度,真特么差别太大了。

    秦远乐得轻松自在,他下楼走到嫂子身边,刚好看到嫂子起身。

    “嫂子,我送你去宿舍吧。事情都忙完了。”

    ……

    “嫂子,你怎么了?不舒服?”

    ……

    “要不,嫂子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秦远见嫂子神情有些不对劲,焦急的问道。

    嫂子方芳红着脸支支吾吾的不出话来。半饷才道:

    “远,你上去跟香姐打个招呼,然后再送我回宿舍。”

    “不用,我喊一声,叫刘洋传话就行了。”刘洋现在对秦远的态度,可是七百二十度大转变。

    方芳脸sè更红了,秦远走到跟前,关切的问道:“嫂子,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烧了?”

    秦远边边伸手,他想试试方芳的额头烫不烫。以前胆时候的他,不会这么做,现在却自然而然的伸出手。

    啪!

    方芳拍掉秦远的手,恼怒的道:“叫你上去,你就上去,哪来那么多的问题?”

    俏脸通红的方芳,踮着一只脚,跳着往洗手间而去。

    呃,原来是想要上厕所。那通红的脸,不是因为不舒服,而是憋着难受。

    望着嫂子一只脚行走的艰苦模样,秦远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