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二章 不能再想了【想要红票】

第六十二章 不能再想了【想要红票】

    ()    不远处就是洗手间,秦远第一次感慨,这洗手间要是再远一该多好,自己就会有机会给嫂子帮忙了。

    直到方芳进了厕所,关门之后,秦远才恋恋不忘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往二楼走去。

    “不知道读女器中的技能,有没有透视眼,这样的话,我就可以……”

    呸呸呸!

    这是嫂子,居然这么想,你还是人么?

    天人交战的秦远,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移开钉在厕所门口的视线,走上二楼。

    熟门熟路的推开门,走进了陈香的房间。

    秦远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身材火辣曲线玲珑的陈香,在他身前不远处的床上撅着丰满挺翘的臀,慵懒而随意的趴着。

    有人女人的屁股,是女人的第二张脸。

    而此时的陈香,第二张脸正对着秦远。

    奥妙的曲线,迷人的勾缝,诱人的幅度毫无遮拦完全呈现一览无遗!

    黑sè的丝袜,更加的彰显了陈香的长腿玲珑而纤美。

    啧啧!

    秦远的臆想症,没有征兆的发作,眼前的陈香,忽然就和岛国经典的动作片女主角融合成为一个人……波多野结衣!

    瞬间,秦远有了感觉。

    体内似乎有一股灼热而爆烈的能量,几乎就要将他撑爆!

    他看到陈香的手边,有一叠红包。那股爆烈的感觉越发的强烈急躁。

    一句话脱口而出:“香姐,你准备好要给我包红包了吗?”

    陈香陡然听到声音,吓了一跳。

    望着手边的红包,脸上忽然有了奇怪的红晕。

    她慌忙坐起身来,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眼神中有些晶莹的光芒,让平rì里一丝不苟的老板娘风范,有了难得一见的楚楚可怜。

    秦远很想走过去,甚至是扑过去。

    虽然有了不改变,甚至是脱变的秦远,仍旧有些不敢。

    一个笑话上:有人问一位老农,为什么近亲不能结婚。老农嘿嘿的笑道:“太熟了,不好下手。”

    此时的秦远,就有这种感觉。

    尼玛,太熟了!

    陈香同样有这种感觉;尼玛,太熟了!

    三年前,秦远断断续续来过饭店很多次,陈香也开了上百次的玩笑。

    唯有今天,两人都有了不同往rì的特别感觉。

    “远,你还是处男啊?要不今晚陪姐,姐给你红包。”

    “远,姐给你红包,要不要?”

    “远,你的脸怎么红了?像个猴子屁股,呵呵呵,不会是在惦记姐的红包吧?”

    往rì的一个个玩笑,从陈香的脑海中一一闪过。

    她低着头,双手抓着一张相片。

    忽然,她猛地将相片撕掉,抬起头来。

    鼓起勇气,陈香双眼直视秦远。

    坐在床上的陈香,刚好看到了秦远高高撑起的部位!

    这是,这是……陈香错愕,惊奇,还有难以言喻的局促感。

    同时,她的心中自然而然的浮现一句话:特么的好大一坨啊!

    来而不往非礼也!秦远深知此理。

    陈香看着他的高高撑起的帐篷,他便盯住陈香的饱满硕大的胸器。

    虽然秦远还不好意思主动出击,但是被动反击倒还不至于软蛋。

    两军对垒,首拼士气。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秦远与陈香,相互看着对方。

    这时,陈香士气减弱移开目光,撕掉了昔rì珍藏的照片,她要从新开始一段人生。

    “远,你今晚有空么?”

    今天是个特别的rì子,是陈香的前夫离开整整七年的rì子。

    “恩。”秦远吞了吞口水,天气不热,他却异常的燥热,也许渴了,也许真的渴了。

    佳人相约,拒绝等于是犯罪!

    嫂子方芳在楼下喊秦远的名字,秦远慌忙应声,推马上下来。

    “你下去吧,记得晚上过来,今天是个特别的rì子。”

    陈香将撕碎的相片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她恢复了老板娘的风范,变回大姐看弟的眼神,戏谑而又妩媚。

    “去吧,去吧,别看了,晚上别忘了。”

    “你还看!你信不信姐姐我挖掉你的眼睛!”

    “鬼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再看,我就告诉你嫂子。”

    这是陈香的杀手锏,果然,秦远收敛了自己无所顾忌的赤果果的饥渴的目光。

    “香姐,好的,今晚给我红包哦。”

    “你想的美。”陈香白了秦远一眼。

    “那我今晚不来了。”秦远强迫自己做出一副很不情愿有些厌烦的表情。

    “你……你这个兔崽子,今晚对香姐很重要,你必须要来。”

    既然与曾经要做一个了断,而秦远的背影又与曾经的他是那么的相似,那么今晚的秦远,就对陈香特别重要。

    “远,乖,算香姐求你了。”

    这是陈香第一次求秦远,秦远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不过为了xìng福大事,他还是强迫自己忍了下来。

    “我要红包。”

    “远乖,姐以前是和你开玩笑的。姐大你八岁,人老sè衰,不适合你。”

    秦远眼神一亮,心道有戏!

    陈香的是自己年纪大不适合,没有不愿意。那么,拥有了波多野结衣身材的香姐,是愿意和自己那个的了。

    最最起码,是没有明确反对!

    不反对,那就是有机会!

    再,陈香所的年龄问题,完全不是问题。二十七岁的陈香,天生丽质,身材火辣,完全是极品少妇。

    少妇少妇,腾云驾雾!

    浩子这句话,秦远一直记在心里。

    他转过身,假装离开。

    陈香望着秦远的背影,眼神黯淡,仿佛一瞬间被抽空了,没有了力气和jīng神。

    “如果我晚出生几年,或者你早出世几年,我们还是合适的。远,你察觉到了姐在喜欢你吗?”

    “也许,姐喜欢的是你和他相似的背影,这对你不公平。”

    这些话,陈香想出来,却还是放在了心中。

    忽然,她的胸部陡然一阵酥麻……她被偷袭了!

    望着做贼心虚慌张逃离的秦远背影,陈香抚摸着被秦远偷袭的位置,脸sè变换不定,时而恼怒,时而窃喜,时而惊诧,时而娇羞……

    最后,陈香骂了声兔崽子,关上了房门。

    时间回到一分钟前,秦远假装离开。他偷偷的回头,看到陈香的落寞与孤寂。

    他心中窜出一股冲动,很想冲过去将香姐抱在怀里,紧紧的抱住,不让她受一的委屈。

    这是他心中一股很强烈的想法。

    他还有一种更强烈的想法,那就是扑上去,推倒,进入……腾云驾雾!

    鬼使神差的,秦远发光的眼神,几乎不受他控制一般,钻进了陈香的衣领。

    那温软白玉般娇嫩白皙的肌肤,指引着秦远的目光往深处探索。

    秦远用蚊子般的声音,道:“香姐,让我摸一下。”

    不管不顾的,秦远偷袭了。

    他的手,握住了陈香的娇嫩,还不可思议的捏了捏,并且还了头,似乎对触感和弹xìng非常的满意。

    “尼玛,我胆子怎么这么大!”

    秦远急匆匆的跑下楼,对自己刚才的举动还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他除了征服的肖丽和杨兰以外,第二次摸女人的胸,是第一次主动触摸。

    第一次抹胸,那还是在昨天的曙光网吧。嫂子方芳的离奇胸袭,那惊人的弹xìng还记忆犹新。

    哇,感觉太爽了……

    秦远兴高采烈眉飞sè舞一蹦一跳的来到嫂子旁边:“嫂子,走,我送你去宿舍。”

    方芳一直看着秦远从楼上下来,走到自己身边。她秀眉微皱,望着秦远的高高撑起的帐篷,叹了口气:

    找个机会,给远介绍个女朋友吧。

    嫂子方芳为秦远把所有的事情,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唯一还没有做的是给他找女朋友。

    秦远一直对比两次抹胸的不同感受,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不堪状况,被嫂子看得清清楚楚一览无遗。

    扶着嫂子的手臂,秦远陡然一惊……触手间,都是细腻的柔软,惊人的弹xìng!

    秦远一直没有对自己的嫂子使用读女器,也许是潜意识的尊重吧。

    不过嫂子方芳和老板娘陈香的身材,是一个层次的,而陈香和波多野结衣的身材完全一样。

    由此可见,嫂子的身材有多好!

    陈香的胸围,是人见人嫌的35E。方芳则丝毫不输,可想而知,那两个傲人的存在,该是多么的雄伟!

    处在兴奋中的秦远,无意中触碰到了嫂子胳膊下的软肉。

    那里,同样是方芳的重要部位。

    虽然只是边缘,但是酥麻的感觉依旧强烈。

    秦远和方芳,两人都很尴尬。

    方芳的脸上掠过一抹红晕,心中涌起几丝慌乱。明知道自己的叔子秦远不是故意如此,可她还是难掩惊慌神情。

    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她心中升起。方芳心中大震……为什么以前我见到远都很平静,怎么现在会止不住的心慌?难道是因为远长大了变得成熟?

    两人名为叔嫂,实则情同姐弟。

    而且,两人的感情,甚至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姐弟。

    送嫂子回宿舍之后,秦远不敢久留。

    嫂子在他心中占据着最最重要的位置,秦远生怕再待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去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能再想了……

    【感谢zlxj20111111湿兄的捧场和地狱十九层湿兄的礼物,以及yulihu湿兄的月票。湿兄们,大湿兄连续四周新书榜第一了,除了黑票以外,别的都来吧……身后的书红票什么的都很凶猛啊】

    今晚平安夜,祝湿兄们平平安安,幸福与xìng福一个都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