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三章 快脱衣服【湿兄们,圣诞快乐】

第六十三章 快脱衣服【湿兄们,圣诞快乐】

    ()    走着,走着。

    秦远为了转移注意力,对着来来往往的人,不断地使用读女器。

    朱红,32岁。

    三围:36,30,38.

    身材:15【150】

    相貌:30【150】

    家世:30【100】

    学识:30【100】

    能力;45【100】

    气质:20【100】

    事业:35【100】

    兴趣xìng格:20【100】

    XO技巧:50【100】

    完璧处子:否。【处子可加分200】

    刻度尺黑sè,刻度为39。

    朱红的综合积分为275,征服此女xìng,可获得技能20.

    尼玛,黑木耳!

    还是水桶般的黑木耳。

    随便看了一个,就看到了黑木耳,秦远忍不住感慨万千。

    顺利的转移了注意力,秦远继续使用读女器。

    他瞄准了一个公司女白领,一看之下,也是大惊失sè。

    刘梅,25岁.

    三围:37,25,36.

    身材:85【150】

    相貌:80【150】

    家世:30【100】

    学识:30【100】

    能力;45【100】

    气质:30【100】

    事业:35【100】

    兴趣xìng格:10【100】

    XO技巧:50【100】

    完璧处子:否。【处子可加分200】

    刘梅的综合积分为395,征服此女xìng,可获得技能40.

    秦远望着丰rǔ蜂腰肥臀,不得不暗赞不错,虽然比不上嫂子和陈香,但也算难得。

    可是,当秦远看到刻度尺为黑sè,刻度为16的时候,刚才的赞叹变成了感叹。

    尼玛,社会上黑木耳可真不少啊。

    他在学校也用读女器查看过,高中女生虽然还是处子的依然凤毛麟角,但是只经过一两个男人的粉木耳也非常众多。

    接连看了好几个,居然全部都是黑木耳。

    不知不觉间,秦远抬起头,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广告牌……曙光网吧。

    “都出来半天了,现在回学校,也没意思,晚上香姐约我,反正今天请了一天假,干脆,现在就在网吧玩一下。”

    打定主意,秦远走进网吧。

    这里有着秦远深深的记忆,他交钱后走到曾经的位置。

    开机,启动。

    非常正常,丝毫没有那一夜的诡异。

    无聊的开企鹅,秦远听到不断的滴滴声。

    一个,两个,五个,六个……十九个。

    靠,尼玛居然有十九个离线短信。

    除去广告以外,足足还有十一个。

    背背男发了三个,秦远看也没看,就了XX……尼玛,太恶心了!

    老纸是纯洁的,不玩背背!

    还有三条信息,是来自自称喜欢69式和后进式的湿妹。

    这个开放的妹纸,秦远很有印象。

    “大湿兄,我失眠了,好痒哦,你帮我挠挠?”

    擦,这妹纸还不是一般的开放。

    秦远立马关掉,接着又打开一条。

    “大湿兄,我是湿妹耶。湿兄湿妹,天生一对,嘻嘻!”

    尼玛,又挑逗我?

    “大湿兄,明年的今rì,如果你还是童子鸡,那我一定来找你。”

    瓦擦,这是恭维我有魅力,还是在诅咒我没人要啊?

    想了想,秦远还是回复了一条:

    亲爱的湿妹,如果你长得还算过得去,要能够参加选美大赛并且入选;年龄也与我相仿,相差超过八岁就算了;身材不至于走样,比得上专业模特就行;看在你对我一往情深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牺牲一下本世纪超级无敌大帅哥的sè相,将我的宝贵贞cāo献给你。

    他给湿妹发了信息,接着看其余的短信。

    还有两个是想和秦远交朋友,一个叫湿魁,资料显示是妹纸,二十岁,秦远没有犹豫,加!

    另一个则让秦远哭笑不得,尼玛啊,是男xìng泌尿疾病科的医生。

    特么的,老纸没病!

    老纸才十九岁,刚成年一年!

    还是处男怎么啦?老纸喜欢,老纸乐意!

    对了,差忘了。老纸已经不是童子鸡了!

    去尼玛的!

    秦远随手就要关掉,忽然击发送短信:

    我认识一个神经医院的教授,你要不要去看看。

    还有三条信息,则是一些请求瞻仰秦远处男风范的前辈高人,秦远委婉的拒绝掉,这才打开湿友群的聊天记录。

    不看不打紧,一看吓死人。

    满满的一屏幕,全都是遮天蔽rì的黄、sè图片:欧美,rì韩,阿拉伯,印度,非洲,爱斯基摩人……人妻,幼师,护士,空姐,白领……清新,重口味,应有尽有。极尽荒yín。

    秦远默默的将黄,sè图片保存下来,怀着批判的态度,一丝不苟的一张也没落下。

    湿妹没有在线,那个泌尿科医生弹了两次视屏,秦远果断的拉进了黑名单。

    隐身状态的秦远,默默的欣赏着群里那群牲口,不断的讲述着,是如何一步步把隔壁邻居大姐推到,又是如何爬上了包租婆的大床……

    尼玛哦,这真的是牲口!

    刚刚一个人跳出来,发表长篇大论,爆料自己推倒的女xìng超过了三位数!

    推倒了白领护士幼师也就罢了,他还自己推到了养他十多年的后妈!

    哇擦!这是畜生啊!

    秦远避免引火烧生,害怕自己发表言论无意间又引得一群嗷嗷大叫的sè狼对自己虎视眈眈咄咄相逼,索xìng没有发表意见。

    望着那一段段曲折离奇跌岩起伏的风流韵事,秦远口干舌燥心急火燎,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

    这短短的六个时,秦远光是搭帐篷都不下十次。

    那两腿间的宝贝,像是吞了火一般的难受,气宇昂扬狰狞可怖简直忍无可忍!

    忍字诀之最高境界: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

    陈香是自己嫂子的老板娘,秦远在离开饭店的时候,一直犹豫不决。

    尼玛,太熟了,不好下手。

    可如今,秦远坐立不安,他的体内仿佛有一吨烈xìng炸药。

    香姐那么漂亮,有着波多野结衣一般的火辣身材,自己不下手,别人可就得去了。

    想到对自己和嫂子都非常好的香姐,若是在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秦远就好似是吞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听嫂子方芳过,陈香是在七年前闪婚,不到一个星期就闪离了。

    香姐这么好的女人,居然被人抛弃,太他妈混蛋!

    秦远越想越烦躁,与其让别的男人推到陈香,那还不如自己来。最起码秦远坚信自己不会抛弃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香姐。

    想到就做。

    步伐匆匆风风火火的来到饭店,很奇怪的是饭店居然没有营业。

    这个,正是生意最好客人最多的时候,今晚怎么会在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香姐?”

    秦远朝门内喊了一声,没想到立马就得到了回应。

    似乎是等候多时的样子,陈香有些幽怨的瞪了秦远一眼,迅速的开门,让秦远进来。

    今晚的陈香,与往rì不同,jīng心的打扮了一番,化了雅致的淡妆,更增添了少妇独有的风情。

    她身着紧身的黑sè雪纺拼接连衣裙,半透明的雪纺,可以隐约看到里面淡紫sè的蕾丝胸罩,而胸罩没有罩住的地方,完全是雪花般的白皙娇嫩。

    裙子的下摆,在大腿的位置。

    秦远的目光,刷的一下,就被哪里的一片片白嫩吸引。

    陈香居然没有穿丝袜!

    穿短裙而不穿丝袜的女人,要么是破罐子破摔,对与自己是否能偶吸引男人已经不抱希望。

    另外一种,就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对自己的皮肤,身材等硬xìng条件都很自省。

    很显然,陈香就是第二种天生丽质的女人。

    只见她的大腿圆润而修长xìng感,紧致而弹xìng十足。

    秦远的目光在裙摆边缘徘回,揪准机会,就会钻进裙底中去。

    那里有神秘的草原!

    那里有诱人的沼泽!

    哪里有**的幽谷!

    ……

    秦远都想唱首歌呤首诗来歌颂赞叹!

    最最关键的是,陈香不反对和秦远那个,而且今晚主动相约,还jīng心打扮。

    最最最关键的是,秦远今天看了一个下午的黄,sè图片。那里将会是他摘掉处男帽子的关键所在!

    陈香拉着秦远进来,立马将大门关上。

    秦远心中一怔:香姐这么xìng急?那我要不要yù拒还迎假意推脱一下?

    “快,上来!”

    看了看手腕上的雅诗丹顿1988珍藏版女士手表,急切的陈香,拉着秦远往楼上疾步走去。

    “群里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香姐也才二十七岁,该不会提前就如狼似虎了吧?”

    秦远心中乱七八糟的想着,随着陈香来到二楼。

    怎么,秦远也还是个处男,怎么也要矜持一下。他的步伐,明显没有陈香来的那么急不可耐。

    “唉,虽然打定主意,在香姐身上来一发。可是事到临头懊悔迟,香姐也太急sè了一。”

    秦远晃了晃脑袋,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陈香:“哥我虽然不是处,但是可不可以女人一温柔一。文艺片里面,不都是讲究资情调吗?先整一个烛光晚餐,来瓶外国珍藏红葡萄酒,在将醉未醉之间,然后再……”

    “远,你磨蹭什么呢?快,赶时间啊!”

    陈香打断了秦远的臆想,焦急的催促秦远赶紧进房间。

    心急火燎的把秦远拉进房间,陈香再次看了看手腕的雅诗丹顿,再次催促道:

    “快脱衣服,赶时间!”

    感谢chen2sun和zlxj20111111两位湿兄的捧场,祝所有湿兄们节rì快乐,并且收到御姐,萝莉,女神,校花……等等美女的圣诞礼物,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