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四章 小弟弟坏了?

第六十四章 小弟弟坏了?

    ()    心急火燎的把秦远拉进房间,陈香再次看了看手腕的雅诗丹顿,再次催促道:

    “快脱衣服,赶时间!”

    呃。

    秦远差懵了。

    如此美丽迷人风韵xìng感的极品少妇,焦急万分的催促自己脱衣服,秦远只觉得自己飘在云端如在梦里。

    “快,给我脱衣服!”

    又一次的催促,秦远把心一横。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呸呸呸!

    什么乱七八糟,秦远千万个念头转过,晃了晃脑袋……脱!

    你要我脱,脱就脱!

    不但要脱,我还要彻底的脱!

    秦远虎头虎脑虎躯一震虎步一迈虎臂一振虎鞭一甩,唰唰唰,在陈香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他就把自己剥的干干净净。

    肌肉并不健壮,身躯也不魁梧,但胜在年轻有活力,外加青chūn气息浓郁。

    而且,在陈香的催促下,在紧身短裙的诱惑下,在湿友群前辈高人的敦敦教导下……秦远两腿间的宝贝,早就已经狰狞可怖一柱擎天傲视苍穹!

    喘着粗气,秦远赤条条坦荡荡的站立在陈香的面前。

    你不是要我脱吗?

    我现在脱了!

    而且,我全脱了!

    灼热的眼神,肆掠在陈香凹凸有致的躯体上。

    此时的秦远,就像一匹饥渴的饿狼!

    “你,你怎么全脱了?”

    眼前赤果果的秦远,让陈香面红耳赤目瞪口呆。

    如果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脱得jīng光,女人一般不是打电话报jǐng,就是怒斥神经病。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像此时这样。

    本就有些喜欢秦远的陈香,此刻,不但没有觉得恶心与变态,反而有些全身发热口干舌燥。

    有需要的不仅仅是男人,女人同样也有需要。只不过相对来,女人更加注重心理需要。

    “,远,你,你误会了。”

    呃。

    秦远也注意到了床上有一套,狄帆的浅灰sè休闲男装。

    这下麻烦,闹了大乌龙。

    “远,你快穿衣服,我等下带你去吃饭。”

    陈香掩面冲出房间,她的耳根都羞得通红。

    三分钟后,陈香便在门外喊道:“远,你穿好衣服没?”

    “快了。”

    过了两分钟,陈香看了看手腕的江诗丹顿,又一次催促道:“远,你还没穿好吗?”

    男人穿个衣服,绝对不需要两分钟。

    可如今,秦远在房间足足呆了超过五分钟!

    这兔崽子,在磨蹭什么?

    陈香推开房门,眼前豁然一亮。

    长相普通但是非常耐看的秦远,穿着狄帆休闲套装,显得优雅帅气了很多。

    原本有些稚气的秦远,在考究的浅灰sè布料存托下,有了成熟男人的温暖宽怀。

    就在这一瞬间,陈香又一次的想起了七年前,以及七年前的那个他。

    “远,你穿好衣服,怎么也不一声?”

    这套衣服,穿在秦远的身上确实很配,秦远站在镜子前,臭美的做了几个帅气的姿势。

    听到陈香的责问,秦远摸了摸鼻子。

    看到秦远摸鼻子的动作,陈香脑海中一个画面忽然定格:

    那画面中,一个年轻的帅气男子,穿着浅灰sè的休闲套装,带着俏皮和可爱的神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不行,我一定要忘了他!”

    陈香拉着秦远的手,就要出门。

    “等等,香姐等等。”

    秦远指了指自己的两腿之间,对陈香怒了努嘴。

    什么?!

    陈香可是少妇!而且还是一个周末会窝在床上看毛片的极品少妇。

    秦远的这个动作,分明是毛片中男优要求女优给自己咬【分开念】。

    这兔崽子,难道要我给他咬?

    不行,坚决不行!

    七年前,他也提出过一次,不过陈香拒绝了,如今秦远提出,陈香依然想要拒绝。

    不过,她心中的拒绝,没有曾经那么的坚定。

    “远,乖,别闹,我们出去吃饭。”

    秦远错愕的看着陈香娇艳yù滴的俏脸,今天下午也钻研了不少民族文化知识的他,恍然大悟。

    “哇擦,我这个动作怎么那么像是在要求香姐给我咬啊!”

    一股强烈的刺激,让秦远好不容易安抚的分身,再一次的立正。

    再一次指了指自己的两腿之间,秦远解释道,裤子拉链拉不上来。

    他刚才大半的时间,就是用来拉拉链,可是那里似乎卡住了,怎么拉也拉不上来。

    洞门打开,秦远可没有将宝贝招摇过市的爱好。

    陈香白了秦远一眼,暗自责怪秦远不早,害得她刚才还面红耳赤羞恼不已。

    蹲下身子,陈香低着头给秦远拉拉链。

    她心翼翼的拉了几次,也没有拉上来。

    秦远直直的站着,他的目光,顺着陈香圆圆的衣领,游进陈香饱满硕大的胸口,驻扎在那一条深深的可以迷死人的沟渠中。

    雪白的娇嫩肌肤,似乎有一股诡异的魔力,无形中引诱着秦远。

    居高临下的望着蹲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少妇陈香,本来就屹立高耸的棒子,有了再次增大的趋势。

    虽然陈香很心,但是依旧不可避免的碰到了秦远昂扬的分身。那鼓胀胀的一大坨,腾地跳动一下,摩擦了陈香粉嫩的脸颊。

    呼!

    从镜子中,映shè出陈香埋首在秦远胯间微微颤动的身影。

    视觉上,大大的刺激了秦远的敏感神经。

    “这是香姐在给我咬【分开念】啊!”

    秦远在心中嘶吼,他忍不住挺了挺腰。

    又一次碰到了陈香娇羞的俏脸,而且这一次的幅度比较大,陈香一不留神,就坐倒在地。

    “兔崽子,你再不安生一,我告诉你嫂子!”

    “对不起,对不起香姐,你弄得我好痒,这也不能完全怪我。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秦远很怕嫂子的责怪,不好意思的把陈香从地上拉起来。

    他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

    陈香捂着刚才被触碰的脸颊,那里滚烫的厉害,她暗啐一口:这兔崽子真够坏的!

    她的心里有些慌乱,也有些甜蜜。她想板着脸生气,可是望着秦远关切的神情,也只能作罢。

    她心里,还是舍不得生气的。

    又一次看了看手腕的江诗丹顿,陈香羞恼的剜了秦远一眼:“远,现在可不许乱动,没时间了。你再瞎动,我可会告诉你嫂子。”

    陈香再一次蹲在了秦远的两腿之间,披散的乌黑青丝,遮掩住满面的娇羞,却遮不住波多野结衣同样的火辣身材。

    秦远索xìng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波多野结衣在咬的情景。

    丁香舌……

    一吞一吐……

    酸痒,麻酥……

    ……

    秦远不可抑制的傲然挺立傲视苍穹,yù要将陈香新买的内裤个窟窿。

    “香姐,好的红包呢?”秦远伸手抚摸陈香柔软的青丝。

    陈香瞪了秦远一眼,可是没有什么效果。

    男人的头,女人的腰,这都是不能随意触摸的地方。

    女人的头,其实也是如此。

    被秦远摸着发丝,陈香的感觉很奇妙,痒痒麻麻的酥感,若有若无,撩拨得她久旷的身体一阵火热。

    “远,别闹。”

    “再闹,我可告诉你嫂子了。”

    “别,痒!”

    陈香幽怨的拍掉秦远的手,惆怅的坐到床上。不知是第几次看手腕的江诗丹顿,叹了一口气:时间真的来不及了!

    “香姐,走吧,我们去吃饭。”秦远有些心疼的道。

    “来不及了,现在去买一套这样的衣服,已经来不及了。”陈香闭上有些湿润的眼睛。

    “换套衣服不行吗?”

    陈香摇了摇头,这套衣服对她有很重要的意义

    “香姐,拉链拉上去了。”

    秦远的话刚完,陈香便从床上跳了起来。

    真的拉好了?

    她还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力,都没有办到。她蹲在秦远的胯下,查看一番,果然拉上了。

    陈香瞪着秦远,眼神火辣,嘴角挂着危险的笑,摆明了秦远不给出一个完美的解释,那么陈香就会将此事告诉嫂子方芳。

    咳咳。秦远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拉链里面卡住了一根线。”

    如此浅显低劣毛躁的谎言,陈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的右脚了,然后飞起一脚……

    坐在奔驰B3副驾驶上,秦远的心还久久不能平静。

    不久前的一脚,发扬了武学中快准狠的前两样。

    就差那么一,就会听到蛋碎的声音。

    哪怕事情足足过去了半个时,秦远依然双手捂住两腿之间。

    “远,疼吗?”

    秦远没出声,低着头捂住重要部位。

    其实不疼,只不过开始的时候吓了一跳而已。

    陈香一边开车,一边观察身边的秦远。

    半个时前,她发现秦远故意卡了一根线在拉链里,难以自制的怒了。

    她奋起一脚……只不过是为了吓一吓捉弄自己的秦远。她那一脚奇快无比,而且角度刁钻,位置准确。

    不过,那一脚她明明记得没有使力,只是稍稍的碰触了一下而已。可是看秦远的神情,分明很痛苦。

    “难道我真的踢伤了远?”

    身为二十七岁少妇的陈香,当然知道男人的哪个部位的脆弱与重要。

    以前有个好sè之徒sāo扰她,就被她在裤裆踢了一脚,结果一脚踢爆了蛋。在医院足足躺了大半年,夜生活是彻底的废了。

    节rì快乐湿兄们,祝湿兄们的兄弟金刚不坏……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