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五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第六十五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    【感谢zlxj20111111和地狱十九层两位湿兄,这是雪梨第一次收到圣诞礼物,谢谢!】

    以前有个好sè之徒sāo扰她,就被她在裤裆踢了一脚,结果一脚踢爆了蛋。在医院足足躺了大半年,夜生活是彻底的废了。

    “远,对不起,我只是想吓吓你,我不是真的想要踢伤你……你宝贝的。”陈香楚楚可怜满是懊悔的道:“要不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秦远真的是被吓到了,那一脚如果陈香没有收力,秦远都不敢想现在会变成什么样。

    “香姐,好像它没有感觉了……弟弟坏了?”秦远愁眉苦脸的道。

    什么!

    陈香大吃一惊,猛地踩了急刹车。

    她也不管身后响个不停的汽笛声,慌忙探出右手,朝着秦远的两腿中间摸索而去。

    一大坨温热物事,几乎超出了她的想象。她轻柔的心翼翼的抚弄了一下,果然……没有反应!

    此时的秦远,完全是凭着过人的毅力,坚强的忍受着,陈香温柔的抚摸。

    他一边感受着分身宝贝处的舒爽,一边尽最大的努力,控制自己的分身,不要轻举妄动。

    脸上惊慌的表情掩盖下,是无限的舒爽和享受。

    秦远微眯着眼睛,享受的同时,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陈香。

    她脸上的关切,居然如此的深厚,这超出了秦远的预料。

    同时秦远方才记起,读女器显示的陈香的资料评分。

    不但身材的评分极高,总分150,居然高达125.而且,陈香的xo技巧,总分100,居然达到了60.

    这是秦远第一次碰到。

    只是经历过一次短暂的闪婚,而且只是经历了那么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xo技巧?

    有些不敢相信,秦远再次对陈香使用了读女器进行查看。

    可结果依然如此,没有丝毫的改变。

    “香姐,你平时看不看电影啊?”

    陈香有些慌神了,没做多想就随口答应了一声。她用手抚弄了一下,没有太大的反应。而她心目中,还以为秦远是个处男。

    经常看chéng rén艺术片的陈香,从其中得知,处男是很容易被挑逗起来的。

    而她尽心尽力的抚弄,却没有多大的反应,她深深以为是自己的撩yīn腿踢伤了秦远。

    嘀嘀!

    嘀嘀!

    剧烈而杂乱的鸣笛声此起彼伏。

    后面的车被堵住,纷纷猛按喇叭,有的甚至已经破口大骂。

    “催,催个屁啊!你赶着投胎呢!”

    陈香陡然把头伸出窗外,冲着身后的车子大叫一声。

    秦远闭着嘴偷笑,哪怕陈香发脾气的样子,都是那么的不可方物xìng感迷人。

    “香姐,你今晚有什么事啊?要不我们到了目的地,再好好检查检查?”

    哪怕他的意志力提高了一截,此时再也承受不住如此的舒爽感,骄傲的龙头,缓缓抬起……

    在他们的身后的第三辆面包车,探出一个光头。

    他看了看秦远所在的黑sè奔驰B3,眼中闪过一丝yīn狠。但是他的目光,看到了陈香探出头来,他yīn狠的双眼陡然一亮。

    “嘿嘿,我发现了一个极品尤物。”

    光头坐回位置,对车内的五个眼神同样yīn狠的同伴道。

    “老二,我们现在在逃命,不要惹事。”话的是坐在副驾驶位的一个中年,他头戴宽大的草帽,衣着打扮像个进城务工的农民。

    光头嘿嘿的笑了笑,声称自己知道。

    只不过,没过多久,他又一次探出头来。这段时间,他们疲于奔命,连顿酒饭都没有好好吃过,更别提享受女人的乐趣。

    以他纵横花海的经验来看,刚才探出头发牢sāo的女子,不但长相风sāo妖冶,在床上更是摇曳生姿,是个经干的货sè。

    伸出舌头,舔了舔他丰厚的嘴唇。望着前面不远处的奥迪B3,他只觉得全身膨胀的厉害。

    “老大,今天晚上安排节目呗,都憋了这么多天,难受得紧。”

    草帽男瞪了他一眼,继续闭目假寐。

    其余的几个同伴声道:“二哥,现在风声紧,还是安全第一,等我们到了焦山,寻找机会给二哥抓两个白白嫩嫩的村姑。”

    光头猛地在话之人的大腿上拍了一下,哈哈大笑道:“还是你子最懂我的心啊,嘿嘿。”

    ……

    心中慌乱的陈香,也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更不知道自己身后有着一群亡命之徒。她轻轻的嗯了一声,再次发动车子。

    车载音响中放着舒缓而浪漫的英文歌曲,秦远的眼睛看向前面的风景。

    这还是他第一次坐轿车,此前他只是坐过公交和拖拉机。

    奔驰车内饰品是传统的中国结,红红火火的样子。

    他舒舒服服的靠在真皮车椅上,微眯的眼睛看着车内的装饰,时而看着车外的风景。

    其实,他的目光,更多是集中在陈香与波多野结衣同样的身材上。

    “香姐,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陈香与秦远一样,表面上认认真真的开车,其实一直在偷偷的注视秦远。她很想告诉秦远,穿上这套衣服,与当年的那个他,简直太像了。

    像的不是相貌,而是那种气质和身型。

    看着看着,她就有些发呆。

    没多久,陈香把车停在路边,这里竟然是一个大排档。

    后面的一辆面包车从旁边开过,一个光头扯着嗓子喊道:“妞,给哥哥我来一发!”

    待秦远和陈香回过头来,那车已经开远了。

    车内,草帽男狠狠的瞪了光头一眼,斥责道:“老二,你想死可不要连累大家!”

    光头瞳孔收缩了一下,没有吭声。

    陈香对着面包车离去的方向怒目而视,她挽着秦远的手臂,心想就算要来一发,也不是跟你,那也是跟我的远。

    这么一想,她jīng致的俏脸,瞬间红润。

    “陈香,你脑袋瓜子在想什么呢!”

    她暗自笑骂自己,对秦远道:

    “远,香姐带你吃饭去。”

    秦远望着眼前的大排档,心中郁闷,这里还不如陈香自己的饭店。不过此时的秦远,确实饿了。

    自从获得了并且使用了【xìng福起航】称号,秦远身体的各项机能都获得增幅,连饭量也大了不少。

    两人各自了一些菜,相对坐在饭桌的两头。

    “老板娘,拿瓶老白干,度数最高的那种。”

    陈香哪怕是提高了音量,声音依然悦耳动听。大排档里面,此时也坐了三桌客人。

    这些人的目光,或多或少都被陈香吸引。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排挡,而陈香却风姿卓越身材火辣打扮cháo流,与排挡中的气氛格调以及众人的形象格格不入。

    秦远吃了几口,感觉味道还不如陈香自己的饭店。

    “香姐,你经常来?”看到陈香似乎很熟络的样子,秦远提出了心中的疑惑。

    “恩,一年来一次。”其实是每年的这一天,她都会来。

    在露天的大排档,秦远和陈香,坐在不显眼的一角。

    时而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俩个人也没有理会。

    每道菜都放了很多的辣椒,秦远有些吃不习惯。

    他放下筷子,抬头。

    只见李香手拿酒杯,望着天空零散的几颗星星发呆。

    夜晚的风有些凉,周围的繁杂与喧闹,似乎也淡化了不少。

    “香姐,白酒度数高,喝多了容易醉,少喝。”

    陈香复杂的看了看秦远,把自己的杯子递给了秦远:“你也陪我喝酒。”

    轻轻的抿了一口,辣!火辣烫舌!

    这种便宜的高粱酒,秦远估计不下四五十度。

    而此时的陈香,自斟自酌喝了半瓶。

    一张吹弹可破的jīng致俏脸,布满了绯红的云朵。迷蒙的眼神,飘飞的发丝,秦远呆呆的看着。

    “喝完它。”陈香指着秦远手中的酒杯。

    “喝不惯。”秦远了实话,他以前基本不喝酒,也就被三中开除的那晚,一脸喝了三天,差喝死。

    白酒的酒jīng浓度很高,后劲很大。秦远才喝了一口,脸上就有些发烫。

    “一个大男人,喝酒怕什么?”陈香抢过酒杯,自己喝了一大口,又推给秦远。示意秦远像她那样豪爽的喝。

    皱了皱眉,秦远不甚酒力。他不是怕喝酒,他是怕两人都喝醉了,发生什么。

    去五中的第一晚,半夜三更校花雯雯爬上床。那时候秦远醉酒,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就是最后的一步没做。差一就被坑爹的读女器规则给坑死。

    如果今晚再喝醉了,做出什么,稀里糊涂的被读女器给抹杀了,那可就得不偿失。

    他保护嫂子照顾嫂子让嫂子过好rì子的伟大理想还没有实现呢!

    “快喝,不喝我可就强制让你喝了。”陈香怔怔的看着对面的秦远,只觉得秦远的一举一动,莫不与那个他是那么的相似。

    秦远摸了摸鼻子,他还真想看看,陈香是怎么强制自己的。

    他摇了摇头,道:“男子汉,大丈夫,不喝,就不喝。”

    醉态可鞠的陈香风情万种的笑了笑,扶着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拿起老白干的酒瓶,仰着头喝了一大口。

    酒不醉人人自醉。

    眼神迷离步伐虚浮心情激荡的陈香,向秦远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