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六章 现场直播

第六十六章 现场直播

    ()    夜晚的风,越发的凉了。

    秦远望着向自己走来的陈香,眼睛一眨不眨。

    他还在疑惑,陈香想用那种方式强行让自己喝酒。

    这时,走到秦远身边的陈香,芊芊玉手轻抬,葱葱玉指勾了勾秦远的下巴。

    她俯下身子,清新怡人的芳香,扑入秦远的鼻中。

    秦远不懂香水,却也闻出了这是百合的香味。

    眼睁睁的看着,陈香的绯红俏脸,与自己越来越近。陡然停在面前一寸处。

    灼热的气息,百合的香味混合着白酒的味道。

    “远。”

    秦远嗯了一声。

    “不要反抗。”

    就在这时,陈香的樱桃嘴附上秦远的唇,一条柔软的香舌,轻轻的着秦远的牙齿。

    额。

    尼玛,哥哥我怎么可能反抗?哥又不是傻子?

    秦远心中笑了笑,任由陈香的香舌进入自己的嘴中。

    柔软的舌,缓慢而认真的在秦远的嘴里探寻着,翻找着,索取着……像一个寻找礼物的孩子。

    秦远慢慢的,化被动为主动……两人唇舌纠缠暗度香津……

    突然,陈香猛地抬头,然后大口了喝白酒,紧接着就再次吻上了秦远的唇。

    呜呜……呜……

    如此这般,秦远被强行灌了不少酒。

    周围的人,有羡慕,有鄙夷……喝酒与接吻同时进行的两人不管不顾。

    半个时后,两人回到车里。

    “远,谢谢你能陪我。”陈香理了理耳际的发丝,整理了身上略显凌乱的衣服。

    刚才,两人吻得忘乎所以,竟然不知道周围围拢了二三十人,眼睛直直的看着。

    几乎把两人当做了笼子里的稀奇动物。

    秦远摸了摸有些肿痛的嘴唇,刚才的一幕,实在是毕生难忘。

    他意yù未尽的道:“不用谢,应该的。”

    他想要是每天都这样,就更好了。秦远不明白陈香到底想些什么,想了想又觉得这样回答似乎不好,太危险了,香姐的撩yīn腿可是很厉害很危险的,而且惹恼了陈香,她可是会告诉嫂子的。

    也不知该如何话,秦远索xìng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摸了摸鼻子,回味刚才的一幕幕。

    “远,你刚才在做什么?”

    秦远有些尴尬,刚才吻得得意忘形,不但忘记了两人身处大排档的众目睽睽之下,更是忘记了自己只是来帮个忙的。

    进入了状态的他,自己全身心的沉入进去。吻得投入深情而且肆无忌惮。

    意乱情迷之下,两只宽大的手掌,更是不由自主的分别攀上了陈香的酥胸和翘臀。

    这个可是和波多野结衣同样的身材啊,兴许皮肤的光滑度,以及诱人的弹xìng,比那个尽人皆知的波多还要更进一筹。

    体验着手感,隔着衣服,秦远居然还不怎么满意。

    两只魔爪竟然在大庭广众面前,就那么直接的往陈香的衣服里面塞去。

    周围的一声声惊叫,这才让两人大梦初醒。

    面对陈香的问题,秦远这个好学生,只能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香姐,我以为我们在海滩度假。”

    在海滩度假,就可以上下其手了吗?

    陈香觉得秦远的回答很荒谬,同时更加的恼怒自己,竟然无法生出丝丝的怒气。

    她羞恼的伸手在衣领内摸索着,假装生气的道:“远,你以为在海滩度假,就可以把香姐的肩带扯断吗?”

    摸了摸鼻子,秦远有些尴尬的笑道:“那是个意外。”

    他忽然凑过来,问道:“要不我帮你看看?”

    刚才难道还没有摸够?居然还想看看?

    陈香娇哼一声,把秦远推开:“远,你胆子还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坐好,带你去个地方。”

    两人似乎有着某种默契,静静的听着车载音响里播放的温情歌曲。

    车子开得很缓慢,萝莉向倩倩发来信息,问秦远在干嘛。

    秦远回复:在想你。

    向倩倩:真的?

    秦远:反正不是煮的。

    ……

    “远,交女朋友了?”陈香眼神有些暗淡的问道。

    秦远声称是普通朋友……还没有征服,只能算是普通朋友。

    两人一问一答,车子缓缓来到了沿河路。

    这几年县zhèng fǔ大力整治河边建设,加大了对沿河两岸的投资力度。

    将军县别的地方,也许拿不出手,但是一河两岸的规划设计,确实让人赏心悦目。

    将车靠边停下,两人下车一起往河边走去。

    “远,你似乎长高了,也壮了。”陈香还想胆子也忒大了,只不过她自己也很奇怪。

    似乎更希望,秦远的胆子再大些。

    “香姐也原来越漂亮了,走在香姐的旁边,我都快要被人嫉妒死。”

    “油嘴滑舌。”女人都是喜欢被人夸奖,更喜欢被自己在意的人夸奖。

    陈香喜滋滋的,像个女孩一样,绕着秦远飞跑着。

    秦远能够感觉到,今天晚上的陈香,与平常的她完全不同。

    那个脸上挂着温和而热情的笑,心中却是冷冷地冰。那个总是和自己开着生冷不忌的玩笑的老板娘,对自己爱护有加,同时很照顾子偶就嫂子的香姐。

    此时,完全不存在。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淘气的女孩。

    “远,来追我啊。”

    受到召唤,秦远摸了摸鼻子,欣然应命。

    ……

    如此同时,县五中,晚自习。

    秦宛如抱着一摞测验试卷,让学习委员杨兰分发下去。

    她的目光,看着秦远所在的空空的座位,有些发呆。

    接连两晚的失眠,让她的气sè很不好。

    也幸好如此,她才没有发现杨兰也同样打着呵欠。

    杨兰不但打着呵欠,她的神秘花园更是肿痛未消。

    那种痛,让她又爱又恨,酸痒酥麻各种感觉纷至而来,让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何滋味。

    只是发到秦远的位置时,她顿了一顿。

    “这个坏蛋,居然我的赌注还没有完成?可恶!”

    她把卷子发下去,然后又收回来。让旁边的肖丽传话,等秦远回来了,去她那里拿卷子。

    肖丽嘴里答应了一声,朝着杨兰的背影翻了翻白眼。她暗笑杨兰昨晚愚笨,又觉得昨晚的场景是在是荒唐无比。

    三个人呆在房间里,两人在床上,一人在床下。

    如果三个人都在床上,那种感觉……摇了摇脑袋,看到班主任郑看着自己这边,肖丽连忙低头做题。

    在教室门外,雯雯赶紧收回了视线,她看到了走上楼梯的替代她姐姐的代课老师,慌忙跑回了教室。

    娃娃脸的代课老师,不断地催促着一个清瘦的老头。

    “周爷爷,你快啊。中午好了要来替我出气,你居然又跑去请人吃饭。哼,一都不疼我!”

    高艾催促着老周,待他走上来,随手指了指高三三班的门牌。

    “到底谁欺负你啊,神神秘秘的?”

    秦宛如也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她疑惑的走出教室。

    询问几人要找谁。

    “我们找秦远,麻烦你叫他出来。”

    秦宛如看了看话的高艾,听到秦远的名字,她的心不知不觉的加快了跳动。

    “你们找他有事么?”

    高艾只顾着让老周来出气,被秦宛如这么一提,她还真的不好出来原因。

    接二连三的投怀送抱,到底似乎还是自己人笨,基本上是自己主动,可她也没有想到晚自习的时候,还有老师在场。

    “没什么事,请问他在教室么?”

    当着老师的面,高艾这个新来的代课老师,自然不好要求老周替自己出头。

    “他今天请假了。”

    秦宛如告知教室外的两人,心中打着九九。眼前的女子,让她有些紧张。她心中猜测着,这一老一找秦远做什么,该不会是秦远的女朋友吧?

    她回到教室,让杨兰把秦远的试卷给她,等秦远明天上课的时候,让他去自己的办公室。

    杨兰有些郁闷,只得把卷子交给班主任。

    门外的老周,同样也有些郁闷。

    “艾,你欺负你的人叫做秦远?”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老周忽然想起救了自己的年轻人,不也是叫秦远么?

    ……

    发生在县三中高三三班里里外外的一系列事情,秦远皆不知情。

    他和陈香嬉闹了一阵,双双走到河边的凉亭。

    三三两两的情侣,成双成队的散布在河岸的草坪上。

    两人才刚刚坐在凉亭的长椅上,一对年轻的少男少女就跟着进来。

    少男少女也不理会秦远两人,很快就从耳鬓厮磨发展到上下其手。

    年纪不大,动作却极其娴熟老练。

    秦远看得直吞口水,暗赞两人开放。年纪最大的陈香,反而不自觉的脸红。

    那个少男,竟然冲傻傻坐在对面的陈香无声的笑了笑。然后快速的解开少女的衣领扣子,埋头在两座鼓胀的山峰间一阵激吻猛啃。

    眼前的一幕,不亚于是一场现场直播。

    据秦远目测,这两人最多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看两人的样子,似乎好似经常来这里野合打野战。

    不但不感到羞涩,反而有些责怪秦远两人在旁边做了电灯泡……虽然秦远和陈香先来凉亭。

    眼看着如此激动人心的一幕,秦远摸了摸鼻子,想象着面前的这一对少男少女变成了自己和陈香……

    他假装被陈香踢坏了的分身,高高抬头,望着不远处的陈香跃跃yù试。

    而就在这时,更激动人心的一幕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