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七章 打野炮【打滚卖萌各种求】

第六十七章 打野炮【打滚卖萌各种求】

    ()    少男从峰峦中抬起头来,按了按双眼迷离的少女的脑袋。

    现场直播,进入到更jīng彩的一幕:少女遥遥向秦远挑了挑眉毛,放肆而风sāo的送来了一个媚眼,埋下头去……

    吧唧吧唧的声音,听在秦远的耳中,是如此的熟悉。比他更加熟悉的,则是他的分身。此刻更是摇头摆尾耀武扬威yù要突破封印,进入温润而紧致的红唇之中……

    “远,我们别当电灯泡了,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陈香被眼前的少男少女激情的一幕,弄得浑身燥热。她拉着秦远的手,隐隐还有些发颤。

    秦远看了看凉亭的长椅,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大大的酒店招牌,若有所思。

    当别人的电灯泡不好,让别人当自己的电灯泡更不好。

    秦远低头无声的安慰着自己焦躁不安的分身:别闹,很快就放你出来。

    任凭陈香拉着自己的手,感触到手心的些微的香汗,秦远期待着等下的香汗淋漓。

    他反过来,拉着陈香,径直往酒店走去。

    “远,你知道我要带你去哪里?”

    知道,当然知道。你是少妇,我也不是处男,孤男寡女,而且刚刚还看了现场直播。这时候着急上火的除了去宾馆酒店,还能去哪里?

    秦远如此想到,嘴上则是:“我们心有灵犀。”

    陈香随着秦远往前走,她要看看秦远会把她带到哪里?

    当秦远带着她走过车子的时候,陈香就有些神情复杂。

    两人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陈香在秦远腰间的软肉上掐了一下。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她的表情似笑非笑,也看不出是喜是怒。

    秦远摸了摸鼻子,心想难道自己想错了?

    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被陈香拉扯着来到车旁。

    只不过这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不是在反思,而是在看着那两瓣挺翘而诱人的屁股瓣。

    一步一摇,摇曳生姿。

    没有穿丝袜的白皙娇嫩的长腿,紧窄的短裙,几乎包裹不住的chūn光。

    秦远有些懊恼,在大排档的时候,怎么只顾着把主力放在了35E的挺拔巨,rǔ上,忽略了下面没有穿丝袜的交叠在一起,可以迷死人不偿命的直长**。

    “上车。”

    两人上车,陈香把奔驰开得很快。

    而且越开越偏僻,最后,居然出了县城,进了郊区。

    秦远捉摸不透陈香到底想做什么,又是给自己买衣服,又是请自己去一个味道不怎么样的大排档,接着还像个孩一样在河边和自己玩耍。

    现在似乎是生气了……看样子还是很生气。

    这几天,秦远夜夜高歌,望着近在咫尺的紧抿嘴唇暗自生气的陈香,他觉得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知错能改,还是好学生。

    好学生秦远,规规矩矩的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正在开车的陈香,神情复杂的偷偷打量秦远。没来由的,她就是觉得自己心情压抑。

    车子开出了县城,越走越是偏僻,陈香的心中,则越是复杂。

    拐过一个岔口,车子进了一条土路。

    路况不好,坑坑洼洼的上下颠簸。

    陈香的思绪飘飞的很远很远,她陡然扭头,看着秦远,命令的道:“把手拿过来。”

    秦远没有犹豫,把左手伸了过来。

    哪知道,陈香一只手开车,右手抓过秦远的左手,张嘴就咬。

    手掌受痛,秦远平静的坐着,只是看向陈香的眼光,多了几分怜惜。

    他不知道陈香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依稀能够感觉到,今天应该和陈香的闪婚有关。

    今天如此复杂多变的陈香,秦远还是第一次看到。

    外面的冷风,从早就打开的车窗吹了进来,yù火中渐渐安静下来的秦远,想到了这些年陈香对自己和嫂子的帮助。

    “香姐,你有什么事就跟我吧,出来会舒服些。”

    陈香放开秦远的手,茫然的看到自己刚才咬过的地方,留下了深深的牙齿印。

    晚上的众多的场景,和七年前的一幕幕渐渐混淆……

    “疼吗?”

    秦远摇了摇头,他此时的身体,丝毫不在乎这么一的伤。

    他不在乎,可是陈香却在乎。

    陈香停下车子,温润的舌,轻轻的添抵着那个刚才咬过的地方,淡淡的似有似无的酥痒,让秦远很是舒服。

    半响之后,陈香放开秦远的手,抹掉不止何时溢出眼角的泪滴。

    “远,你是不是有很多疑问?”不等秦远回答,她径自道:“我知道你有很多不解,放心吧,等到凌晨零的时候,我什么都告诉你。”

    偷偷的看了秦远一眼,陈香继续道:“你今晚好好陪我,陪的好,有奖励的哦!”

    不知是不是秦远的错觉,他看到陈香抛了个媚眼,还故意挺了挺胸。

    那两个硕大的35E玉球,颤巍巍的抖了抖,好学生秦远刚刚安抚的分身,又有了再次抬头的迹象。

    车子再次发动,越走越是偏僻,颠簸得原来越厉害,不过因为陈香的话,秦远心情越来越好。

    大约继续行驶了一个多时,奔驰车停在了一座高山的山脚下。

    秦远下车,看了看地形,疑惑的问道:“这里是焦山?”

    焦山,是将军县本地的一个有名气的游玩之地。

    这座山不是最高,却是最为陡峭,紧挨着一条大河。这条河一直流进县城,就是他们不久前所呆过的一河两岸的重改造区。

    陈香了头,示意秦远爬山。

    半夜爬山……只有疯子才干的出来。

    为了陈香的那个所谓的奖励,秦远摸了摸鼻子,他豁出去了……不就是当回疯子么?

    山石陡峭,再加上两人没有带照明工具,全靠微弱的月光,以及两人的手机屏幕的淡淡光芒。

    走到半路,陈香忽然惊叫一声。在这宁静的夜晚,尤其显得响亮。

    “香姐,你怎么了?”

    哥哥又没怎么着你,你叫什么啊?

    本来有些不满的秦远,立马就扼杀了这个念头,和波多一样身材的陈香,猛地扑进秦远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似乎是要融入秦远的体内。

    本就有些抬头的秦远的胯下巨蟒,蹭的一下,直接高高的昂起了头。用力的在陈香的杂草丛生之处!

    “有蛇!好像是老鼠!刚刚从我脚边跑过去了!”

    “别怕,就算有蛇也被你吓跑了,更何况是胆的老鼠。”

    在秦远宽广的怀里,渐渐平复下来的陈香,眼神时而复杂,时而明亮。用力的拥抱而受到挤压变形的胸部,让这深更半夜跑到荒郊野岭来爬上的孤男寡女,越发的暧昧难明。

    ……

    在焦山的另一边,几个神sè匆匆,眼底时而闪过几丝yīn冷的男子,正在商量着事情。

    “老大,刚才我们也问过这里的地头蛇,现在连将军县都全县通缉我们,想要找个乡村隐蔽下来,可不容易啊。”

    话的人,竟然就是在大排档门口,叫嚣着要和陈香来一发的光头。

    他此刻抓着自己的光头,站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给草施肥。完毕之后,他的右手山上下下的撸了几把,焦躁不安的嚷嚷着:

    “老大,我去山下随便找个女人解决一下,很快回来!”

    戴着草帽的中年男子,瞪了光头一眼,正准备话,忽然,听到了一声惊叫。

    这几人慌忙找掩体躲藏起来,整整三分钟不敢动弹。

    “谁私自离去?”草帽男厉声问道。

    “老大,我在。”

    “我也在。”

    “我没有离开。”

    ……

    清人数,居然都在。草帽南皱了皱眉头,遥遥看了看山下。

    他指了几人中跑的最快的猴子,让他下山查看一下。

    光头吵着要下山,草帽男从口袋里掏出一样物事,他立马闭嘴。

    二十分钟之后,猴子气喘吁吁的回来。告知众人,山脚下有一辆黑sè的奔驰B3.

    光头询问了车牌号,忽然猛地拍了一下自己光光的脑袋:

    “老大,这是天赐良机,上天都在体谅我们啊。这几天我们哥几个真的淡出鸟来,那个我在路上见到过的风sāo经干的女人,居然自己送上们来了!”

    “老大,我也憋得难受,反正半夜三更荒山野岭的,不会有jǐng察,出不了事。”猴子也随身附和着。

    他们揣着不少的钞票,可是一路匆匆,好多天都没有下火了。

    其余的几人,也纷纷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段时间的极度紧张,让陡然放松下来的众人,极其的想要找女人发泄。

    草帽男犹豫了一下,相继询问了几个问题,反复确认那辆车和jǐng察无关,而且言明这次把女人搞过之后,立马连夜开车逃亡邻县。

    如此这般,几人在猴子的带领下绕道山的另一面。

    “二哥,你那女人,三更半夜的跑到这偏僻的荒山野岭做什么?”

    光头咧嘴一笑,猛地在猴子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猴子也习惯了光头的举动,身体颤了颤,也跟着草帽男往前走。

    “你笨,你还不相信?那个女的肯定是找了个男的,特地找到这么一个有特sè的地方来打野炮。不信,我们两来打个赌。”

    猴子讨好的笑了笑,他伸手进入裤子里面挠了几把,声明自己完全相信光头的判断。

    他无限遐想着……打野炮……

    【感谢有點壞yi湿兄的礼物以及流离湿兄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