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八章 危险来临

第六十八章 危险来临

    ()    秦远和陈香两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几个穷凶极恶的歹徒都盯上了,而且衔尾追来。

    两人手拉手往山走去,对身后渐渐接近的危险毫无所知。

    连续走了半个多时,终于来到山。

    在陈香的带领下,还找到了一片空旷的岩石,两人坐在岩石上生起篝火。

    山可以看到更多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陈香呆呆的看着天,不知在想些什么。

    山的冷风,越发的冰凉,秦远捡来一些柴火,把火添的更旺一些。

    他看着陈香凹凸有致的身体,一直在想陈香答应的奖励会是什么,有多么丰富。

    “香姐,你冷么?”秦远穿着外套,而陈香只是穿着夏天才流行的短裙。

    陈香搓了搓手,从上山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背着一个背包。这时她从背包里拿出一瓶驱蚊的喷雾剂以及一瓶烈度老白干。

    “喝酒就不冷了。”陈香完,就自己打开瓶盖,拿着酒瓶豪爽的喝了起来。

    秦远身上的外套脱了一半,讪讪的笑了笑,又穿了回去。

    一直都偷偷注视着的陈香,扑哧一笑:“木头,拿来。”

    木头?秦远摸了摸鼻子,感叹女人不讲理起来,简直是难以言喻。

    不木头的时候,拉着去宾馆酒店,就无缘无故的发起脾气来了。

    秦远脱下自己的外套,心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在荒山野岭,倒是湿友群中的前辈高人所的打野炮的最佳之处。

    自己要不要不木头一把?

    给陈香披上外套的时候,秦远这么想着。

    也许是他祖宗坟前冒青烟,居然心想事成!

    “远,抱着我。”陈香声的呢喃着。

    如此美事,秦远乐意之至,他不但抱了,而且抱得很紧。

    咦!

    自己的敏感部位,陡然被秦远抓住,陈香气恼的拍了拍放在自己傲娇山峰上的秦远的手。

    “不许动歪心思!”

    秦远坏坏的笑了笑,把放在陈香胸口的手往下移了,从背后紧紧的抱住……果然,不怎么冷了。

    “不好意思,习惯xìng的动作,一时改不了。”

    这句话,让陈香转过头来,戏谑的看着秦远。

    秦远立马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我以前看快播,学的,呃,不是习惯xìng动作,是临时起意。”

    紧接着,秦远大赞了陈香的诱人迷人无人能及,让时不时就对着身上这件外套发呆的陈香,心情大好,也就不计较秦远偶尔的习惯xìng动作了。

    “香姐,我请你吃香肠吧。”

    这么晚了,而且晚饭的菜实在太辣,秦远根本就没有吃好,陈香也是只顾着喝酒,完全没有吃饭。

    秦远抽回右手,默念‘老子有根大香肠’。

    陈香听到秦远以前常常看快播,微微愣了下,她可是经常一个人窝在被窝里看的,有时候还拉着秦远的嫂子方芳一起看。

    “没想到,远和我还是同道中人。”刚刚产生这样的想法没多久,身后抱着自己的人,居然就要求自己吃他的香肠。

    常看chéng rén艺术片的陈香,哪有不知道这句话隐藏的内涵?

    “怎么办,我答应过要奖励他的……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要不要……”

    心中纠结万分的陈香,忽然感觉到身后的秦远,抽回了自己的右手,而且嘴中还念念有词。

    “远在脱裤子……可是我……该不该……算了吧……就奖励……一下下……”

    陈香转过头来,正想表示自己愿意奖励一下下,忽然她闻到了一股扑鼻而来的馨香。只是闻到了一丝丝,她就不能自已的胃口大开食指大动。

    她看到了秦远递过来的一根,比普通香肠要大上一些的大香肠……不是她想的那种香肠。

    可惜秦远没有读心术,不然,他一定会狠狠的给自己两个耳光……尼玛,太特么的木头了!

    这么好的机会啊!

    陈香口口的吃着,有些甜蜜的靠在秦远的怀中。

    “远,今晚谢谢你。”满怀感激的陈香,缓缓道出了七年前的一个故事。

    那时候,陈香20岁,她父母出了车祸,办好后事之后,心情极度难过伤心的她,一个人来到了县城投亲。

    她的亲戚早已搬家,举目无亲的她漫无目的的走着。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那家大排档门口。

    那是七年前的今天,饥寒交迫的陈香遇到了21岁的那个他。

    他请陈香去大排档吃了晚饭,喝了老白干。

    他开着车带着陈香,就去了一河两岸的草地。

    那时候,也是像秦远一样,拉着陈香就想去路边的旅馆。

    陈香当时甩了一个耳光,愤愤离去。

    那个他追上来,不断的赔礼道歉,然后开车要送陈香回家。

    谁知道,半路上汽车抛锚,两人就滞留在焦山的山脚下。

    车内的气氛太过暧昧,陈香提议下车。两人很有默契的上了焦山。

    ……

    陈香淡淡的诉着,一个仿佛久远的故事。她转过身,指着秦远身上的这套衣服,道:

    “当时,他就是穿着这样的一套衣服,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不是遇见他,不知道我现在会不会还活着。”

    秦远疼惜的搂着陈香,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脊背。

    “我们就是来的这个位置,坐在这个地方。”

    陈香幽幽的声音缓缓道来,她忽然抓住了秦远的手,声问道:“你不会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吧?”

    秦远摇了摇头,手臂用力抱得更紧了一些。

    “后来呢?”秦远深知陈香今晚是要彻底的从过去的回忆中走出,这是她的希望,同时也是秦远的期望。

    陈香站起身,牵着秦远的手,带他往前走了大约五分钟,来到一个陡峭的山头。

    “后来,我们就来了这里。”

    这里的风,比刚才那里更冷更凉更急。

    浓烈的夜风,让陈香的一头乌黑秀发凌空飘起,身上宽大外套,也在猎猎作响,提高了一截视力的秦远,贪婪的看着月光下身边的魔鬼身材。

    前面是一望无际的黑,脚下不远处,就好似如同悬崖一般的峭壁,哗哗的水流声钻进秦远的耳中。

    “下面有条河?”

    陈香轻轻嗯了一声,主动依偎在秦远的怀中。她告诉秦远,下面的河一直流到县城,就是那条一河两岸的景观河。

    如果会游泳的话,从这里到县城倒是很近。

    她茫然的看着前方,呢喃的道:“远,七年前,他就是在这里向我求婚。”

    “然后,你就答应他了?”秦远莫名的有些苦涩,正如嫂子方芳所言,如果当初没有陈香的收留和帮助,秦远没有可能继续读书,也同样没有可能获得读女器。

    而自己又敬又爱的嫂子,必定会过的艰苦,甚至是被迫投入摸个丑劣不堪的有钱男人的怀抱。

    陈香这么好的女人,那个人辜负了她,是那个人的损失!

    “我没有直接答应他。”陈香转头直直的望着秦远,继续道:“我问他,你怎么证明你对我的是真爱而不是占有。”

    秦远对陈香身体的贪yù,陡然失去了一大半,反而对陈香本人,滋生了更多的敬佩,以及怜惜和疼爱。

    身边的这个女人,过的并不像表面的那么风光美好,她很苦,很累,一个人无亲无故,独自在县城开了一个饭店。

    她每天都在笑,只是回到自己的房间,躲在被窝中偷偷的抹眼泪……

    “后来呢?”秦远两只手环抱着陈香,努力的给她温暖。

    陈香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峭壁,无声的告诉秦远,那个人跳了下去。

    秦远正想劝解几句,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分身被陈香一下子给抓住。

    “远,你在想什么?它居然这么安静?”女人就像天气一样,莫测多变。

    “香香,你很美,很xìng感,很漂亮,任何一个男人见到你,恐怕都想得到你。我也不例外。”

    秦远顿了顿,深情的道:“我也不例外。只不过,我现在更想得到的是你的心。你的心太苦太累了,我想给你温暖。”

    深沉感人的言语,声情并茂的诉,秦远温柔而又不容拒绝的看着陈香,他不是处男,甚至经历了两个女生,但是,这是他的第一次表白。

    “香香,我爱你。”

    陈香身体陡然一怔,脸上忽喜忽悲变幻不定。

    她也同样回抱着秦远,似是叹息了一声:“我感觉到了,刚才你的宝贝得我那么有力,现在居然这么柔顺,它一出现变化,我立马就感觉到了。”

    感情陈香一直都在注意我的下身的变化,秦远摸了摸鼻子,有些哭笑不得。

    秦远缓慢而坚定的推开陈香,微笑道:“我会证明给你看。”

    当年,那个他可以不管不顾的跳下去,秦远这个身体受到{xìng福起航}称号增幅的sāo年,自然不能落后。

    而且通过不久前的只言片语,那个他与陈香在一起三天后,回了京城,就再也没有回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往事和故事,秦远虽然有些恼怒自己无缘无故的被当成了替代品,但更多的是,对身边这个美艳少妇的疼惜。

    少妇少妇,腾云驾雾。

    浩子的这句话,不知不觉又浮现在秦远的脑中。他的分身在陈香的白嫩手中,渐渐苏醒,很快就充满了正能量。

    就在秦远要跳下峭壁证明自己的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几声怪笑。

    感谢啃书狂人湿兄的月票,终于下榜,感谢湿兄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让大湿兄连续四周新书榜第一,接下来的rì子里,希望湿兄们继续支持

    我们不做人物,一起来当大湿兄,花枝堪折直须折,一路风sāo啪啪啪!!!